笔趣阁

第二百四十六章 前来索赔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你说什么?秦西机场集团公司?他们怎么会突然要收购青山省民航机场集团公司了?”司马树新顾不上收拾桌上被水打湿的文件,一把揪住了自己助理的衣服大声地问道。他记得很清楚,青山省民航机场集团公司的潜在收购者中,并没有秦西机场集团公司在内。

????“不知道,消息是从青山省民航机场集团公司那里传来的。据说秦西机场集团公司已经将正式的收购要约递交给了青山省省政府了。我一听到消息,就立即赶来向您汇报。”助理慌张地道。

????司马树新放开了自己助理,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这个消息太突然了,令他一时间也有些失态。这主要是秦西机场集团公司,在司马树新的心中,其威胁性还在沪市机场集团公司、鹏城机场集团公司、粤省机场集团公司这些国内知名的国有企业之上。

????秦西机场集团公司是公私合营企业,国有资本在其中并不占据优势的地位,自然也得不到国家的很多特殊照顾。但是秦西机场集团公司却又有着象京城机场集团公司这些企业所没有的优势,那就是它是方家航空产业整个产业链中的一个,上面有秦西航空制造集团制造飞机,有秦西航空公司和九龙航空公司这两个强力的盟友,有海湾第二银行和济民银行为其提供充足的贷款支持,还有龙兴建设集团为其扩建改造甚至于新建机场,还有来自波音公司和空中客车公司的技术支持,平川石油集团公司的航油支持,这使得秦西机场集团公司在运营成本控制和招揽航空公司上占有很大的便宜,加上其旗下又有多个核心城市的机场或者说机场股份,使得近几年来它的发展势头之猛,就是京城机场集团公司也自愧不如。

????青山省民航机场集团公司当初有转让的风声传出来时,司马树新还担心秦西机场集团公司会从中插上一腿,好在后来证明他是多虑了。似乎秦西机场集团公司的注意力更多的是在燕邢省。谁又会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候。秦西机场集团公司会跳了出来。

????司马树新迅速地拿起了桌上的电话,他必须要在第一时间里确认这一消息。做为京城机场集团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司马树新自然有他的渠道,加上吴永江和青山省政府也并没有刻意隐瞒。很快他就从青山省方面了解了秦西机场集团公司向青山省开出的价码。

????司马树新颓然地坐下,不设裁员比例,二十二亿元正式签约两个月后付清,这样的条件,已经比京城机场集团公司开出的价码高出了不止一筹。更重要的是,司马树新意识到了秦西机场集团公司这一行动的背后意义,秦西机场集团公司这是在收购青山省民航机场集团公司,是在扩张自己,同时也是在帮助青山省方面解决最急需的资金问题。

????青山省的财政状况,司马树新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也知道肯定是负债累累,赤字高悬,否则的话青山省方面又怎么舍得将刚刚建成投入使用的歆京龙成国际机场也要转让出来。青山石化集团化工厂的爆炸,可是在青山省原本就已经是捉襟见肘的财政上又狠狠地割了一块肉!而在这个时候。秦西机场集团公司突然站出来,以这样优惠的条件收购青山省民航机场集团公司,出价甚至于超出了青山省自己的期望!青山省的那些官员们会怎么想?就算京城机场集团公司、沪市机场集团公司、鹏城机场集团公司、粤省机场集团公司这些国内知名的国有企业现在愿意为青山省民航机场集团公司开出更高的价码来,青山省也只会更感激秦西机场集团公司,也只会记得没有秦西机场集团公司的雪中送炭,就不会有其他公司的锦上添花,而锦上添花永远也不如雪中送炭!

????而秦西机场集团公司收购青山省民航机场集团公司所多花的那些钱,也不是全部打水漂,有了地方政府的主动配合,那可是能够帮助秦西机场集团公司解决很多当地员工的生活问题的!

????但是……青山省是满意了。京城机场集团公司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司马树新的心里虽然不甘心,但是也明白,恐怕这件事情也就是这样了。这件事情虽然看起来秦西机场集团公司做得不地道,但是谁又能够公开说它的不是呢?在青山省最需要资金的时候。秦西机场集团公司的这一做法可是救了大急了。而且它的出价明显地高于其他公司的出价,其他公司对它的这一截胡行为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是商业行为,价高者得,也是符合市场规则的。

????“方少,这一次你可是帮助了吴永江和青山省一个大忙。青山省民航机场集团公司……呵呵,那可是一个烫手的山芋,除了歆京龙成国际机场之外,其他的那四座机场,都是亏损大户。”云政宁笑吟吟地道,“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将我们龙江省机场管理集团也一并收购掉?”龙江省机场管理集团,成立于二零零三年年底,下辖有十二个干支线机场,形成了一个以冰城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幅射的民航交通网络。目前有国内、国际航线七十余条。而它目前的状况,与青山省民航机场集团公司相比较起来,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只要龙江省愿意卖,价码又合理的话,秦西机场集团公司当然欢迎!”方明远不客气地道。既然已经打算并购了青山省民航机场集团公司,那么也不差多一个龙江省机场管理集团,而且掌握了更多的机场,自然也就为秦西航空公司打开了更多的市场,也促成了秦西航空制造集团的客机销量。虽然说二零零八年经济危机暴发会给航空业带来一些损失,但是从整体上来说包括华夏在内的世界民航产业,还是处于进一步发展的大趋势中,所以抢占更多的地盘,无疑从长远角度来看,是值得的。

????云政宁笑了笑,虽然说从他个人的角度来看,将龙江省机场管理集团交给秦西机场集团公司,应当是一个更好的选择,但是这件事情并没有经过正式的政府讨论,他也不好在这里向方明远做出什么明确地表态。云政宁这一次前来青山省,是为了粟末水污染一事,调查组要进行两省统一协调布置工作。本来这种事情,还用不到云政宁亲自出马,但是一来为了表示出龙江省方面对于粟末水受污染一事的重视,二来也是云政宁想要亲自与方明远见面,所以才由云政宁亲自前来青山省。

????“我可记住了方少你的这句承诺了,如果说省里真的有转让的打算的话,我会第一时间通知秦西机场集团公司的。”云政宁笑道,“对了,谢谢方少,日本钢铁工程控股公司的执行董事兼副社长上国直志先生,目前正在省内考察现有的钢铁企业。”

????“谢就不用了,上国董事是代表着日本钢铁工程控股公司的,他的意见我们辽省钢铁集团也是要尊重的,如果说龙江省的现有钢铁企业都得不到上国董事的认可的话,也许我们也会在东北其他两省里挑选合适的企业收购。”方明远摆手道。

????云政宁对于方明远的这一番话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上国直志也一直是这样的态度,龙江省虽然是他考察的第一站,但是并不意味着这家合资企业就一定会落在龙江省的钢铁企业头上。无论是日本钢铁工程控股公司,还是辽省钢铁集团,也是要为自己的投资盈利向股东们负责任的,可没有资格拿什么“交学费”一类的屁话来搪塞股东们。

????“我们会充分地表现出龙江省招商引资的诚意的。”云政宁笑道,“不过方少也放心,我们不会拿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做交换的。”云政宁曾经研究过方家以往的投资先例,发现方家的投资,除了项目的必需条件之外,最为重视的是当地的社会稳定和官员清廉程度,对于招商引资的那些优惠条件,反而并不怎么重视,只要应当有的有,一般也就可以了。所以,与其在招商条件上下功夫,不如届时给项目落地的县市搭配好一套好班子。

????“云省长,贵省这一次派你前来,是为了粟末水被污染的赔偿事宜吧?”方明远正色道,“不知道贵省有没有赔偿的底线?”

????云政宁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这一次粟末水遭受了严重的污染,虽然说污染的程度目前还不好说,但是肯定称得上是建国以来,史无前例的。当然了,这样说还是客气的!做为粟末水在国内的下游地区,龙江省也觉得,如果不采用一些严厉措施的话,隔三差五地来一回,日后的这日子就没法子过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