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七章 迟到的黎钢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七章 迟到的黎钢

????当黎钢的小车冲入机场警察分局的大院里时,他并没有注意到,在院里还停放着几辆看车牌就知道的来自省警察厅和省政府的车辆。车子停在了分局的楼门前,黎钢这一次等不及司机下车来给自己打开车门,直接推门而下,快步地走入了楼里。

????刚走进楼门,他还没来得及上楼去局长办公室,就听侧面有人低声地叫他“黎局长,黎局长!”

????他侧头看过去,正看到一个熟人,机场分局的刑侦队长郭冬,也是他同学的儿子,两家走得相当地近,郭冬之所以能够调到机场警察分局当刑侦队长,这里面黎钢可是出了不少力。站在另一侧的走廊里,郭冬不住地向他招手,黎钢不解地凑了过去,急声道:“冬子,什么事,我这里还有急事,小铭被你们局里的人带回来了,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黎局长,你过来,过来说话。”郭冬一把揪住了他,将他扯进了一旁的办公室里,又探头出去看了看。他这一系列化的动作看得黎钢他是迷惑不解,这里可是机场警察分局,可是看郭冬的模样,怎么就好像身处险地一般这样鬼鬼祟祟的。“我说冬子,有什么事情直说吧,我是真没时间和你多说什么……”

????“黎叔,你怎么来得这么慢啊!”郭冬唉声叹气地道,“你来晚了!”

????“来晚了?”黎钢还未坐下的身子晃了晃,直觉得眼前直冒金星,难道说,铭儿因为伤势过重而有了什么不测?还是说……

????郭冬这才察觉到了自己的话里显然有歧义,连忙伸手扶住了黎钢,低声道:“黎叔,你别误会,你儿子黎铭没事,打得并不重,最多是个轻伤,但是打他的人却是大有来头!”

????黎钢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定了定神,不是儿子伤势过重就好。“什么来头?”能够让郭冬说出这句话来的人,在奉元市里可是人不多,要知道他老爸在市政府里也是个部门的头头。

????“您刚才过来的时候,没有看到院里的车吗?省警察厅的杨厅长和省政府办公室主任马主任都来了!”郭冬一脸心有余悸地道。今天幸好得讯时,他正在机场附近处理一件案子的尾巴,没有在局里,否则现在留在上面的人就要多出一个自己了。

????“杨均义杨厅长和马永福马主任?”黎钢也大吃了一惊,这两人一个是秦西省警察厅的一把手,一个是省政府目前最有前途的办公室主任,他们两个人怎么会都跑到这里来了?

????“可不是,就是他们两个,带着不少人,直接就闯了进来。当时,局里正在审讯那些人,杨厅长一下子就怒了!”郭冬低声地道。

????“金局长,这件事,你得给我一个交待!谁让你们这样做的?”杨均义愤怒地站在了奉元机场分局的局长金海洋的面前,咆哮如雷道。他一进审讯室,就发现双方间的当事人完全是不公正的对待,黎铭坐在审讯室外悠闲自在地喝着茶,局里的医生正在给他治伤,而方明远他们六个人,则是被分到了六个审讯室里,进行审讯。这一幕立时令他想起来曾经在离山区发生过的那一幕,又是警察,居然又是警察!自己的属下怎么就不能给自己的涨涨脸,反而老在方明远的面前落自己的脸!

????杨均义当时就如同爆发的火山一般,彻底地愤怒了,当即就将分局的金海洋局长,连带两个副局长,还有当时在场,以及去机场捉人的所有相关人员都调集到了一起,由他带来的省厅警察“看押”了起来。将方明远六人解救了出来。

????“是谁给你们的权力?让你们可以在家人未到场的情况下讯问未成年人了?还给他带上手铐!身为局长,你难道不懂得警具不得随意使用吗?”杨均义根本就不等金海洋回答,继续咆哮道,“谁又给你们的权力,让你们篡改讯问笔录的内容了?是不是打算到最后,还要再上演一把屈打成招啊?”

????“厅长,是这样,这件事我并不知道啊?苗成泽他们讯问他们几人,我也不知道啊?”金海洋站在那里,已经是满头是汗。他确实是觉得自己很冤枉,整件事他并不知情,刚知道厅长突然前来,还没搞清楚厅长玩什么把戏呢,就被提过来狠狠地批评了一通。此时的他,已经对苗成泽他们几个恨之入骨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也不汇报一声,搞得自己这样的被动。

????“杨厅长,处理你们内部的事务,可以等回头送走了方少后再说,这位金局长,嘿嘿,不是刚到任的吧?”坐在一旁的马永福冷笑道。堂堂一个分局局长,连底下人做出这么大的事情,都掌控不住,居然还有脸和杨均义说自己的不知道,这要是自己的部下,早就把他踢出门去了。

????金海洋身子一哆嗦,马永福的这一句话,实在是太狠了,分明是在说他御下无方吗!可是在这个时候,别说他的级别远不如马永福,就是相当,他也不敢在暴怒的杨均义面前再多半句口。

????“老马,你说得容易,送走方少,送走方少,我怎么送走他?不给他个交待,我有什么脸面要他先摘下那个手铐!”杨均义看着金海洋,这恨得简直是牙根直痒痒,恨不能直截了当地咬他两块肉下来。这群混帐东西们,扣人之前就不知道打听打听吗?还真以为天老大,党老二,你老三了!

????虽然说他赶来的相当及时,讯问刚刚开始,连基本的个人资料还没有记录完,但是苗成泽他们给方明远戴上的手铐,方明远却说什么也不摘下来。

????“杨伯伯,你们警察好大的威风啊,面对普通老百姓,这手铐是想上就上,想摘就摘啊!”见面时方明远的话语仍然在杨均义的耳边余音尤在,令他为之羞愧不已。

????马永福到得比杨均义稍晚一些,倒是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一层关系。马永福沉思了片刻,看来这一次方明远也是被激怒了,杨均义不给个说法,显然是不罢休了。

????“你说什么?”黎钢吃惊地睁大了眼睛,黎铭他居然在空中飞行的飞机上借酒闹事,还动手殴打机长,这样才被人给打倒铐了起来。别的不说,就这殴打机长,显然就是个大麻烦!

????“黎叔,小铭他这事做得太离谱了,你最好立即赶上去,向人家道个歉,陪个罪,再和杨厅长、马主任说说好话。这事要是闹起来了,搞不好小铭他会被判刑的。”郭冬忧心忡忡地道,方明远既然能够惊动杨均义和马永福,显然也不是一般人家的,苗成泽将人家从机场铐回局里来,这件事可不是能够轻易化解的。要是被捅到了媒体上,那样的话,黎钢就是再有本事,恐怕黎铭也难逃法律的制裁。甚至于可能会波及到黎钢自己。

????黎钢自然也明白这其间的关键,黎铭在飞行中的飞机上借酒闹事,还算是小事,一般也就是罚款、拘留,最多十来天也就出来了,但是他在机上殴打机长,那性质就不同了。如果说没有惊动杨均义和马永福他们,只要飞机安然降落了下来,那么这也不算什么,航空公司怎么也得给自己一点面子,帮着将此事压制下去。但是如今杨均义和马永福显然皆已经知道,再想压制下去,无疑是很不现实。

????“嗯嗯嗯,我这就上去!”短短的时间里,黎钢的心态就从兴师问罪转化成为了“负荆请罪”。

????而此时,方明远他们六人,却是坐在了分局的贵宾室里,吃着水果,喝着茶水,等待着结果。只是其他人的手铐都下了,唯有方明远仍然戴着那副手铐吃喝起来都很不方便,只能由林莲来喂他。

????方明远他们三人倒是神态自若,不过机组成员的那三人,就是另外一个模样了,显得有些惊慌惊恐。突然被警察铐上手铐,带到警察局里讯问,不是所有人都有那么好的心态来承受的。

????“方少,杨厅长请您过去。”一名警察走了进来,客客气气地道。

????方明远看了看机组的三人,笑道:“你们放心在这里,不会有事的。”这才站起身来,带着陈忠和林莲走了出去。

????一进局长那足有四十平米的大办公室,杨均义和马永福就迎了上来,杨均义客气地道:“方少,这一次让你受惊了,我对属下管理不严,是我的责任。”

????方明远失笑道:“杨伯伯,虽然说您是秦西省警察系统里的老大,但是我也并没有奢望您能够管理到系统里的任何一个角落,是谁的错误就是谁的错误,该不是有您的心腹爱将杂在其中了吧?”

????杨均义这心里先是松了一口气,只要方明远不记恨自己就好。为了这种事而得罪一个前途无量的人,实在是太冤枉和郁闷了。“方少说笑了,就他们,哼哼!”

????“老杨是看不上他们的。真要是有心腹爱将,也不会放到这里来的。”马永福一笑道,“整件事情基本上已经搞清楚了,不知道方少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