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六十五章 连家船民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方明远并不知道沪市汽车集团公司的管理层正在琢磨如何来阻止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并购江宁汽车集团公司,他正接待着一位不速之客——农业部副部长兼国际合作司司长苏爱民。

????“明远,来得仓促,也没能提前和你打声招呼。”苏爱民带着几分歉疚地道,因为他的突然到来,方明远不得不调整了今天的工作安排。

????“没什么,计划没有变化快,我都习惯了。”方明远笑笑道,“二伯这一次过来,是不是长江禁渔试点一事有了什么眉目?”对于在郢南省进行禁渔试点一事,方明远也是一直在关注着。苏爱民回到京城之后,就在尽力地推动,只不过他听说农业部里,对于此事争议不小。

????“是有了一点眉目,这一次来找你,就是想问问你有时间吗,我们去实地考察一番。”苏爱民笑道。

????“要用多长时间?”方明远微微地皱了皱眉头,随即问道。他这里刚到江宁,就又要跑到郢南省去,放东海省和江宁汽车集团公司相关人等的鸽子,不大合适。但是他也明白,苏爱民的时间同样紧迫。

????“去淮阳省峄城市,和东海邻省,倒是离得也不算远。”苏爱民道,“耽搁不了你多少时间,我想东海省和江宁汽车集团公司也会给我个面子。”他在体制里呆了这么久,方明远的那点顾忌也是心知肚明的。

????“淮阳省?怎么不是郢南省?”方明远有些诧异地道,他还记得,当初苏爱民提出的试点省份可是郢南省。

????“部里几经商榷,认为郢南省还是不合适作为试点省份,要是淮阳省,部里批准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苏爱民苦笑道,“主要是郢南省的长江流域面积远比淮阳省大,部里认为还是从一个比较小的省份开始试点比较好,这样即便是失败,也影响不大。”

????“哼。那干脆选择沪市好了!影响最不大!我这花钱的都没有担心,他们有什么好担心的。”方明远撇撇嘴道。他知道苏爱民选择郢南省,正是因为长江有上千公里的河段都在郢南省里,一旦展开试点。哪怕是试点的时间长一些,也算是对长江中的渔类资料的一次强力保护。而且,在他和苏爱民看来,上来就啃硬骨头,固然是困难重重。但是一旦成功地攻克,那么其他省份就好办了,长江的全面禁渔工程就可以迅速地推广开来。苏爱民无奈地笑了笑,这种事情纯粹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在他和方明远看来,由难至简,有着诸多的好处,但是在很多人,包括一些支持他推动长江全面禁渔的人看来,还是由简至难更稳妥一些。这两种方式。其实很难说哪一种更好。而之所以他选择了郢南省,也是因为他对方明远有着极其强烈的信心——自“出道”以来,只要方明远想办的事情,从来也没有遇到过大的挫折,这样逆天的运势,不好好利用岂不是愧对了方明远的支持。

????“沪市的渔民数量太少,而且他们的生活水平要普遍性地高于内河渔民,没有什么试点的意义!”苏爱民解释道。其实说到底,还是内地沿长江的这些省份,经济水平与沪市相比起来。差距太大,没有足够的工作岗位和资金来安排这些渔民弃船上岸。

????“好吧,二伯你稍候一会,我安排一下。立即就走。”方明远当机立断道。苏爱民难得能够抽出时间来,而且赞助长江全面禁渔,这也是个大工程,不管是为了自己的赞助资金不打水漂,也为了日后更好向国内国际募集资金,他都势必要对长江渔业的现状有个真实的了解。不然的话,可能就要闹笑话丢脸了。至于东海省和江宁汽车集团公司这边,反正自己也没有打算这一次来就能够达成协议,更多的是双方间交换一下对于此事的意见,达成一致,正式的收购谈判还在后面。而且他也并不是甩手离开,郑嘉仪会代表自己留下来,与他们继续协商。

????峄城,位于淮阳省西南部,长江下游南岸,潜水河汇入长江的河口,上千年的建城史,有着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华夏优秀旅游城市,国家园林城市,国家森林城市等一系列的耀眼头衔。也是淮阳省重要的区域中心城市和交通枢纽,初步形成了轻纺食品、石油化工、机械及汽车零部件、商贸流通四大支柱产业,有着近七百万人口的峄城市在淮阳省经济中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

????“二零零四年,峄城市的国民生产总值突破了四百亿元总量居全省第二,人均年GDP居全省第五,人均年消费总额居全省第二,城镇居民人均年收入八千二百余元,全年农村居民纯收入二千一百余元……”方明远翻看着手中的资料,口中喃喃地道。苏爱民舒服地靠在车的后座上,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行驶,这车可是比他的座驾要舒服多了,颠簸感并不明显。

????“峄城市的长江河段有二百四十余公里,占淮阳全省江段总长的五分之三,沿江有专业渔民村八个,长江专业渔民有一千三百多户、渔业人口近五千人,专业渔民有两千六百人左右。其中很多人都是连家船民。”苏爱民道,那些资料他已经看过了多遍,其中的一些数据都已经是烂熟于心,闭着眼睛都能够说出来。

????“苏二伯,连家船民是什么?”一旁原本看着窗外的郭晴儿扭回头来有些诧异地问道。

????“连家船民啊,原本指沿海地区的疍民,但是苏二伯是指在长江流域里,没有陆地上的居所,干活在船上,吃饭在船上,睡觉在船上,就连上厕所都在船上的渔民。他们的船一般多是长五六米,宽三米左右,首尾翘尖,中间平阔,并有竹篷遮蔽船舱为居所的船只。生产劳动在船头的甲板,船舱则是家庭卧室和仓库,船尾遮蔽处就是卫生方便的场所。”方明远头也不抬地道。

????郭晴儿不禁变了脸色,虽然说在香港如今也有住在船上的人,但是那是因为香港的住房价格太贵,买船居住比买房居住还要便宜的缘故。但是那些船一般都会有多个卧室,有的甚至有几百平米。而方明远所说的这种船,总面积有十几平米?要是一个人居住,还就罢了,要是一家三四口人,那可就太恐怖了!

????“这样的生活也太苦了,我简直无法想像那……那怎么生活!”郭晴儿道。

????“是啊,不要说你了,就是我,没有亲眼看到的时候,都无法想像,一家三代人要如何在一艘或者说几艘这样的船上生活。没有家用电器,也没有清洁的水源,除了卖鱼和购物上岸的生活要怎么过。”苏爱民叹了口气道,“这一次,你就会亲眼看到的。”自已好歹当年也是经历过上山下乡的,不要说像郭晴儿这样简直就是含着金饭勺出生的富豪家族成员了。

????“我听嘉仪姐说,苏二伯是打算要改善他们的生活吗?”郭晴儿问道。这一块的事务,原本就没有交给过她,直到来峄城市之前,郑嘉仪才简明扼要地和她大概地说了说。郭晴儿也没太往心里去,她更高兴的是能够与方明远一起出来散散心。

????“也算是吧,如果说不能够解决了他们的生活需求,全面禁渔就不可能推行下去。”苏爱民点了点头道。这些年来,长江全面禁渔虽然一直都有专家学者呼吁,却始终得不到执行,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这数以十万计,甚至于可能达到百万人的渔业人员无法得到妥善的安置。而连家船民,又是渔业人员中条件最为艰苦的群体。

????“那我可以捐赠……两千万港元给您,希望对改善这些人的生活能够有点帮助。”郭晴儿迟疑了一下道。

????“苏二伯,收下吧,这丫头是个小富婆,两千万港元对于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以负担的大数目。”方明远笑笑道,“相信苏二伯一定能够将这笔钱用到刀刃上。”方明远都这样说了,苏爱民也就不说什么客气的话了,他也知道郭晴儿是郭家的小公主,未来郭家在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和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中的股份都要由她继承,说是身家亿万,一点也不为过。

????“我知道,很多人都信不过国内的这些慈善组织,但是你们不是已经有了海平慈善基金会,这笔钱完全可以交给他们去运作的?”苏爱民有些不解地道。

????方明远摇了摇头道:“海平慈善基金会目前还没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将救助目标扩大到长江流域来,目前秦西省境内还管不过来呢,最多也就是周边省,淮阳省太远了。再说了,我们这样做,肯定是要砸一些人的饭碗,这笔钱交给淮阳省当地来运做比较好,最多监管严厉一些,也算是让他们心理平衡一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