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六十八章 残酷的现实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有了钱佳的保证,又拿了那二百元钱,张本根自然就不会拒绝方明远他们的登船参观了——看看自家的船,再聊会天就能够拿到二百元钱,这样的美事,简直就如同天上掉馅饼一样。如果说可能,他希望这样的事情天天都发生。那样的话,母亲的医疗费用,还有孩子的上学问题,就都不用再担心了。

????“看来那边是谈好了,我们过去看看吧。”苏爱民注意到了钱佳他们那边的谈话是告一段落。

????看到方明远他们走了过来,钱佳连忙迎上前道:“苏先生,方先生,您可以上船参观了。不过,他说旁边的那一艘船,是他母亲居住,老人这些天身体不大好,天气又不好,所以能不能就看看这艘船?”

????“哦,没有关系,我们就不打扰老人了。”苏爱民摆了摆手道,“你做得不错!”他只是要借张本根一家实地地了解连家船民的生存状况,又不是抄家。

????方明远、苏爱民还有郭晴儿上了船,张本根把自己的媳妇叫了出来,让她陪同着,破家值万贯,虽然说他不认为这些人会拿他家什么东西,但是还是有个人看着会比较地放心。

????船并不大,从头到尾也就是六米左右,最宽处三米左右,就在这不大的地方里,是张本根一家人生活的地方。船里没有什么电器,唯一称得上电器的恐怕只有收音机和手电了。不过,看得出来张本根一家人还是比较爱干净的,虽然说家里的东西都是破破烂烂的,有些甚至于堪称古董,但是都比较干净,也没有什么怪味道。但是常年在水上,东西难免都带着潮气。

????“你们方便就是在船上吗?”郭晴儿好奇地问李玉梅道,船尾那边看起来全无遮拦的,她无法想象人蹲在那里会是什么样?

????“一般可以的话,都会上岸的。只有迫不得已的时候。”站在她身旁的李玉梅拘谨地道,“而且我们的船太小,有些家的船大,就会在后面弄一个。”站在郭晴儿的身边。李玉梅简直都不知道手要往哪里放了,简直就像电视里的大明星一样。

????“没有电灯,没有电视,也没有手机,你们晚上天黑了做什么?”郭晴儿看了看左右。这里放眼望去,稍近点的村镇都得走相当长的时间。

????“当然是睡觉了,实在睡不着的时候,我们就坐着船头数桥上过的车辆。”李玉梅指了指远处的公路桥道。虽然说也可以听收音机,但是买电池那也是要花钱的。郭晴儿怔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是好,对于已经对夜生活习以为常的人们来说,简直无法想像只要天色一黑就要睡觉,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出外玩乐的生活是什么样了。

????“那是你们的孩子?几岁了?上学了吗?”郭晴儿的目光落到了站在船头好奇地看着他们的张虎兄妹。随口问道。

????“嗯,一个十岁一个七岁,没有上学。”李玉梅垂首道。

????“为什么还不上学?”郭晴儿诧异地道,“是因为没有钱吗?你们连孩子上学的费用都支撑不起了?”

????“晴儿!”方明远回头叫道,微微地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问这类戳人心窝子的问题。虽然说国内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但是在地方上实行的时候,还是有着很多折扣——并不是所有地方政府都有潼宜的魄力和财力来支持义务教育。定点入学,就近入学,择校费等多种多样的要求。将那些没有后台没有财力没有足够聪明的孩子拒之门外。像连家船民这类渔民,船无定所,孩子有时也会随着他们流动,上学也确实是一个比较令人头痛的问题。哪一所学校也不喜欢自己的学生在学期里频繁地增减。

????郭晴儿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对方明远做了个鬼脸。方明远笑了笑,又扭回头来道:“张大哥,你们如今一年打渔的收成怎么样?听说与前些年相比起来,收获越来越少了?”

????“是,与前些年相比起来。没法子比了。”张本根叹了口气道,“我们每天早上一早出船一直到下午才回来,但是打到鱼是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小。就拿长江的刀鱼来说吧,您知道刀鱼吧?”

????“知道,长江四鲜之一,生活在长江入海口淡水与海水的交界处,以肉质鲜嫩闻名。”苏爱民笑道,“不过这些年来,长江刀鱼的产量明显下降。”

????张本根“啪”地一拍巴掌道:“您说得再正确不过了。我从小就跟着父母在长江上打渔,到现在也有三十年了吧,八十年代刀鱼鱼汛的时候,我们一家人每天能够打到六七十斤,最大的刀鱼足有一斤重。而到了九十年代,我们就只能打到二十斤左右了,到了今年,整个刀鱼鱼汛期间,我家总共就打到了八斤九两刀鱼,最大的也就是三两多。去掉成本,再去掉办刀鱼特许捕捞证的费用,我家就挣了不到五百元钱。”

????苏爱民侧头对方明远道:“根据部里的资料,七十年代的时候,长江每年刀鱼的产量都能够在三千五百吨到四千吨之间,而到了八八年的时候,产量就下降到了三百吨,而到了去年,产量已经不足百吨。”

????“如果说不改变的话,也许十几年之后,就没有了长江刀鱼。”方明远道。

????“准确的说,应当是没有了野生的长江刀鱼,我听说有研究所正在研究如何人工养殖长江刀鱼,好像已经有了成果。”苏爱民道。

????“咱们还人工养殖大熊猫和东北虎呢,但是能够和野生的一样吗?东北虎养殖中心现在整天发愁如何恢复东北虎的野性呢。”方明远不屑地道,“人工养殖那只能说是万不得已的办法,要是人工养殖的和野生的一样,干吗人们都喜欢吃野生甲鱼?”

????“哎,对了,两位要不要野生甲鱼?”张本根突然想了起来,从船上拿出了方才儿子张虎抓到的那只甲鱼道,“这是我儿子运气好在江边捉到的,真正的长江野生甲鱼,您看这背甲和爪子就知道了。”这几个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他们要是喜欢了,肯定给的钱多。

????“为什么看甲鱼的爪子就知道是不是野生甲鱼?”苏爱民问道,“这家伙个头可不小啊,得有个三四斤了吧?”

????“得过四斤了,您看这爪子,凡是长到了一定个头的,爪子要是钝的,那就肯定是养殖的。因为养殖的甲鱼都是在水泥池里,甲鱼的爪子常年与水泥地摩擦,磨钝了。而野生的甲鱼是在水中,水中的泥土可不会像水泥地那样结实。”张本根解释道,“还有这背甲、腹甲,都是可以分辨出来的。如今这长江里能够长到四斤以上的甲鱼可是不多了。您二位运气好,我儿子他刚抓回来就来了。”

????方明远笑笑道:“这个回头再说,我还有些事情想要问你。如今这峄城市里,像你这样的连家船民还多吗?大家的日子都过得不好?”

????张本根讪讪地将甲鱼放到了船板上,陪笑道:“具体的人数我并不知道,但是怎么也得七八百人吧?日子吗,大家都差不多。”

????“日子这样苦,鱼也这样少,就没有想过上岸生活?”苏爱民问道。

????“唉……”张本根叹了口气,“想过,这些年来收入是一年不如一年,鱼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小,可是……”张本根仿佛一下子就打开了话匣子,将满腹的心酸苦楚都全部倾诉了出来,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苏爱民和方明远也不打断他的话,只是在一些问题上会追问一句。

????“水产品捕捞农业税、资源费、港务费、教育附加费、兵役费、海塘费、公负费……”方明远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虽然记得并不清楚,但是算下来似乎也有十几种。

????“最狠的是碰到渔政执法人员,只要我们打渔稍有不对的地方,罚款几百元那都是轻的,他们是会扣船的,而要是被他们扣了船,想要再要回来,不拿个几千元钱是不可能的。”张本根道。

????苏爱民微微地点了点头,这种情况并不是只在峄城市存在,很多地方的渔政执法队伍由于尚未纳入公务员的编制,工作经费也不能列入财政预算,拨款又常常不足,尤其是基层渔政部门,很多地方只能靠向渔民收费和罚款维持机构运转,收费罚款越多,机构运转才能维持下去,员工们才有工资,这无疑使得那些渔政执法队伍对违规的渔民都实行重罚。这又加重了这些渔民的负担。但是这就是华夏的现实,很残酷的现实!

????一直站在船头的陈忠注意到从远处过来了一艘渔船直奔这边而来,立时提高了警惕,当渔船来到了近前,他有意地将方明远和苏爱民都挡在了身后。

????“张本根,张本根,你在不在船上?”来人突然大叫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