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七十二章 马屁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周宁当然不会是顺便找上官懿聊聊天,方明远提出的由辽省钢铁集团参股南钢集团公司的提议,这两天他与公司的主要管理人员都进行了交流。对于辽省钢铁集团参股南钢集团公司,众人自然是意见不一,整体上来说,支持的居多,反对占少。

????进入二零零五年以来,虽然说国内钢铁市场火热,钢铁产品的价格连连涨价,南钢集团公司的利润出现了大幅度的上涨,但是铁矿石的价格涨势,比钢铁产品的价格相比起来,只能说是更为火爆,已经创下了几年前周宁他们根本无法想像的历史高价!而且铁矿石在国际市场上,价格从目前的趋势来看,仍然存在一路走高的可能性。加上煤炭涨价,航运涨价,加上近些年来,工人的工资也在不断地提高,钢铁企业的炼钢成本其实也在一路走高!

????南钢集团公司也有那有识之士意识到在繁花似锦中暗藏着危机,国内的钢铁产业的产能仍然在不断地迅速扩大,而华夏的钢铁产量已经是世界第一,超过了包括美国和日本在内的欧美多个发达国家的钢铁产量总和!如今火暴的钢铁市场行情能够维系多久?谁又敢保证?而一旦钢铁市场的行情进入低谷,面对高昂的铁矿石、煤炭价格还有日益上涨的人工费用,南钢集团公司还能够保证盈利吗?

????做企业,在有的时候不是看谁活得好,而是看谁活得长,将所有的竞争对手都拖死的企业,谁又能说它不是一家好企业?

????南钢集团公司在最困难的时期,要不是东海省政府和江宁市政府给予南钢集团公司明的暗的补贴,要不是有几样特种钢产品的支持,亏损那是铁铁的,但是那一段困难时期,周宁他们很多人都记得清清楚楚,不仅仅是南钢集团公司的日子难过。是国内钢铁产业普遍性地低落,只有那几家高端产品较多,出口渠道畅通的企业当时的日子还说得过去。

????俗话说居安思危,南钢集团公司管理层中也并不全是酒囊饭袋。自然能够想得到,如果说国内的钢铁市场价格出现大幅度波动甚至于下滑,南钢集团公司届时会是什么样的处境。从这一点上来说,南钢集团公司如果说得到了辽省钢铁集团公司的参股,无疑是一件好事!

????“上官省长。辽省钢铁集团公司不仅仅有来自国内的铁矿石和煤炭的稳定供应,方家在澳大利亚的海平矿业公司,每年也可以稳定地向国内提供数以百万吨计的优质铁矿石,方家还拥有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航运也得到了保障。所以,国际市场上铁矿石价格和航运价格的上涨,对于方家来说,是又多了两个利润增长点!”周宁沉声道。

????上官懿不禁为之动容,方明远担任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总裁一事他是知道的,但是方家在澳大利亚居然还有一家矿企。这却是他不知晓的。他虽然没有经营过钢铁企业,但是毕竟是主管工业的副省长,这些年下来,就是再不懂,也知道一些基本道理。辽省钢铁集团公司这岂不是成为产业一条龙了?上至矿石开采下至钢铁产品的需求,一应具全!

????“您也知道吧,目前江宁汽车集团公司是南钢集团公司车用钢板的最大客户,而江宁汽车集团公司如果说被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收购,并且将轿车的产能扩大到年产一百万辆以上,对于车用钢板的需求将会大幅度地增长。这一块新增的大蛋糕,方少虽然答应了会继续向南钢集团公司采购,但是……南钢集团公司目前的产能明显无法满足。而且,方家旗下如今有辽省钢铁集团公司。有与阿塞洛克基集团公司共同参股投资的光耀钢铁集团公司,南钢集团公司无法满足的车用钢板需求,自然会交给它们。说得再直白一些,就是南钢集团公司能够及时地扩大产能,方少为什么不把订单交给自家的公司,而要让给南钢集团公司呢?”周宁直言道。

????上官懿张了张口。最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是啊,明明人家旗下的公司自己能够生产,为什么要将利润丰厚的这一笔大单交给南钢集团公司来做?凭什么?为轿车年产量百万辆的企业稳定提供车用钢板,这笔订单会令全华夏所有的有生产车用钢板的钢铁企业都为之疯狂的。就算是周宁与方明远之间的关系不错,也不可能什么都不付出的就得到这笔订单,否则的话,方明远又如何向辽省钢铁集团公司和光耀钢铁集团公司的其他股东做解释?除非说……南钢集团公司能够以低于辽省钢铁集团公司和光耀钢铁集团公司的价格向江宁汽车集团公司供货,但是这可能吗?

????上官懿也知道,辽省钢铁集团公司如今是国内钢铁企业中私营企业中的老大,就是将所有的国有钢铁企业算进去,利润率也是最高的一级中的一个。辽省钢铁集团公司报出来的利润率,其中有没有水份,谁也不知道。虽然说方家在纳税方面一向信誉很好,没有偷税欠税的纪录,但是总是有一些并不怎么合理却合法的手段来隐瞒一些东西的。而上面也有可能会默认这一点,毕竟让一家私营企业占据了钢铁产业的头把交椅,将诸多的国有大型钢铁企业都踩在脚下,这也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传扬开来,上面大佬们的脸面也不好看。

????否则的话,上官懿真的是找不到什么合情合理的理由来解释无论是产量,成本控制,还是产品结构,以及销售渠道均在国内一流的辽省钢铁集团公司为什么不是国内钢铁产业的头名。

????“所以说,我们商量过了,为了南钢集团公司未来的稳定发展,为了更好的应对可能会出现的经营困难,引入辽省钢铁集团公司的资本,让它成为公司的重要股东之一,是公司筹集资金、改善产品结构,以及扩大销售渠道的必须。我这一次前来向您汇报工作,也是希望能够得到上官省长您的支持。”周宁肃容道。

????上官懿手扶着头,垂首无语,半晌才道:“现在应当有不少人都知道了吧?”周宁既然来找自己。那么南钢集团公司管理层的其他人等,也肯定是在分别说服其他人,当然了,肯定也有人在想办法来阻止这一事情的发展。

????“嗯。应当吧。”周宁淡淡地道,“不过我想您也不必担心,这件事情肯定是不会外传的,公司的员工们是不会知道的,不会影响到公司的正常生产。”

????上官懿满意地点了点头。他明白周宁的意思,赞成辽省钢铁集团公司入股南钢集团公司的人,认为方家有足够的实力和条件来说服省里,自然犯不上发动群众,而反对辽省钢铁集团公司入股南钢集团公司的人,也同样不敢将这个消息传扬出去,因为一旦让公司里的这些员工们知道,恐怕这些人反而会持赞成态度!方家旗下的企业,薪酬和福利比同行普遍要高,这已经是大家的共识。而方家一直以来的好信誉,尤其是当年那一场席卷长江流域的大洪水中,家乐福集团贡献出了大批的救灾抢险物资一事,直到今天仍然为很多人所铭记。

????上官懿可不想届时南钢集团公司的员工们闹起来,搞得省里反倒陷入了被动,那样的话,他这个主管领导,也是脸上无光。

????“这件事情,让我想想,我会尽快地和其他领导交流意见。促成这一项合作。”上官懿此时已经明白了,他与方明远见面时那种似乎意犹未尽的感觉是从何而来的了。原来,方明远还有着这样的打算。不过,上官懿也明白为什么方明远当时没有和他提起。因为周宁也很清楚地说明了,他也是在接机的时候方才知道的。

????上官懿有些头痛,很显然,如果说省里不批准辽省钢铁集团公司入股南钢集团公司,估计也不会影响到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对江宁汽车集团公司的收购,但是南钢集团公司也别想吞下未来江宁汽车集团公司车用钢板的大单。而对于这一点。省里还没有什么可说的,南钢集团公司产能不足,这是现实,难不成要求未来的江宁汽车集团公司扩张产能要等着南钢集团公司不成?而南钢集团要扩张产能,就必须要加大投资,投资的钱又从何而来?东海省主管财政的官员如今因为赤色和债务都已经要发狂了。

????“哎,方少今天离开了东海省向西去了,你知道他和苏爱民苏部长是去做什么了吗?”上官懿“随口”问道。

????原本屁股已经要离开沙发的周宁又坐了回去想了片刻道:“和苏部长啊……如果说我没有猜错的话,应当是去了淮阳省,方少和苏部长有意推动长江全面禁渔的试点。”这个事情他曾经听方明远提到过,后来就比较上心,一直打听着农业部的动向。长江全面禁渔这事,虽然说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秘密,但是对于上层人士来说,却不是什么机密事情。周宁前一段时间听说了,农业部似乎是打算在淮阳省进行试点的消息,再联系上方明远是和苏爱民一起离开的,这就不难猜了。

????“呃?”上官懿诧异地睁大了眼睛,他说什么也没有想到周宁居然会给了他这样的一个回答。长江全面禁渔试点?他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而且……长江全面禁渔这事,苏爱民是农业副部长,也算是他的职权之内,这又关方明远什么事?他跟着算是怎么一回事?

????“听说,为了保护长江流域的鱼类资源,方少有意赞助农业部长江全面禁渔行动。我也就知道这些了。”周宁耸耸肩道。

????“赞助长江全面禁渔行动?”上官懿重复了一遍道。如果说不是听得清清楚楚,他简直以为自己的耳朵有毛病幻听了。长江全面禁渔?说起来只有六个字,但是要做起来,那可是要涉及多个省份的超百万人口的大工程,投入资金恐怕每年都得几十亿元,而且这还是个无底洞,方明远是钱烧的了?

????“嗯,方少希望能够推动长江全面禁渔,保护长江流域的生物资源。”对于上官懿的反应,周宁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他初听到此事的时候,反应比起上官懿来,也没好到哪里去。

????周宁走了,上官懿坐在自已的办公室里,也没有心思再批改文件了,点了颗烟,呆呆地看着窗外,他的秘书进来了多次想要提醒他夜色已经深了,但是都没有敢开口。

????上官懿在思索长江全面禁渔这件事背后的意义,他不主管渔业,所以禁不禁渔他并不操心,但是他主管工业,长江流域要是保护渔业资源,呵呵,环境保护杜绝企业向江河中排污,这也是很重要的一项工作。不过,从他所了解的情况来看,方家旗下的企业,对于排污方面,还是一向都很重视的,有着多个先例。

????“方家还真是资金雄厚!”上官懿喃喃自语道。一方面在积极地进行扩张,秦西机场集团公司、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辽省钢铁集团公司……最近都没闲着,另一方面居然又要赞助长江全面禁渔,方明远就没有发愁自家的资金链会断了吗?不过从他的角度来看,这倒是一件好事,不用担心方家像很多企业一样,到境内投资又是要土地优惠,又是要贷款支持,自家的资金还拖拖拉拉地难以到位,虽然说不是资金雄厚企业就一定会蒸蒸日上,但是资金不足的企业,日子肯定不好过!

????“哼,这马屁也是拍得响响的!”上官懿撇撇嘴道,这样上赶着给苏爱民撒钱,还不是为了更紧地抱着苏家的这条大腿!资本家逐利的天性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