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章 黎钢的努力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章 黎钢的努力

????就在方明远与家人商榷着方彬日后移民香港的时候,整个奉元市的高层都已经知道了下午发生在奉元机场里的事情。

????杨均义和马永福回到市内,几乎是第一时间里,就被省委省政府的领导招去,详细地询问了下午所发生的一切。

????虽然说最终方明远还是将戴在手上的手铐让杨均义取了下来——毕竟回家带着这么一副东西,着实是有些不方便,而且也无法出现在公众场所,但是杨均义所付出的代价,却也是不小。所以涉足其间的警察,全部都被停职,做为去机场捉人的为首之人,机场分局的苗成泽刑侦副队长,更是被限制了行动。这还只是第一步,具体的责任追究,还在进一步的商榷中。

????可以说,这一次行动的性质极其的恶劣——苗成泽等人,对方明远等人和黎铭明显的区别待遇,可以说已经将他的立场表露无余。如果说他是将所有人一视同仁,黎铭也同样被带上手铐,回警察局后进行讯问,那还有几分推脱的余地,可以说是执法粗暴等等等等,但是黎铭无铐在身,又在警察局里悠闲自在地品茶,这就未免有些太不像样了。如果说一般人,遇上这样的事情恐怕也就只有自认倒霉,谁让人家黎铭的背景大、后台硬呢,但是遇上了方明远,就是黎铭的不幸了。此时的他,已经被杨均义下令拘留,等待进一步的审理。

????至于那位休息室里放着毛片的金海洋局长,虽然说不可能因此就将他撤职查办,但是可以肯定,在未来,他肯定会被调离实权岗位,发到某个闲职上提前养老了。他算是让杨均义在方明远的面前彻底地丢了面子。只要杨均义还在秦西,金海洋就不要想着有东山再起的那一天!

????杨均义恼火之余,其实心中亦有几分窃喜,虽然说,秦西省警察系统他无疑是老大,出了这种丑事,对他肯定是有影响,但是,影响更大的却是奉元市警察局的头头脑脑们,毕竟这金海洋的直接领导者是奉元市警察局。做为秦西省省会奉元所辖,奉元市警察局自然是秦西警察厅下最大的,也是最为关键的部门,杨均义虽然担任警察厅厅长已有三四年,但是这警察系统里还不是他一家独大,能够和他掰掰腕子的人还有不少,而其中,奉元市警察局局长孙一凡就是其中影响力最大的一个。

????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在聆听了他们汇报之后,做出了明确的指示,对于奉元市警察局下属机场分局人员的这一知法犯法、执法犯法的恶劣行为要给予严惩,毫不姑息!对于这些涉案人员,都要追究其的责任,带头的几个人更是要严办,给人民给受害人一个明确的交待。至于在飞机上所发生的事情,要进行详细的调查取证,确保将其办成铁案!让双方当事人都提不出异议来。

????这样一来,奉元市警察局自然是首当其冲,能够借此机会敲打敲打孙一凡,让杨均义在恼火之余,也算是小有安慰。

????而与此同时,满心怒火,又是忧心如焚的黎钢找上了奉元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武明卫的家门。武明卫是黎钢去世老妻的兄弟,也就是黎铭的舅舅。

????“黎钢,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小铭他怎么就让你教育成了这个模样!在飞行中的航空器里殴打机长,他就是不为其他人的小命考虑,也得为自己的生命安全考虑考虑吧?一旦发生不可挽回的事件,难道说同样在飞机里的他就能够幸免于难了?”一看到黎钢,已经知晓了此事的武明卫这火气就不打一处来,一脸恨铁不成钢地道。他这个姐夫,对黎铭实在是太纵容了!纵容来纵容去,结果就闯出了这样大的祸事来。

????可是恨归恨,自已过世的姐姐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即便是再纨绔,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有牢狱之灾吧?何况姐姐过世的时候,拉着自己的手,一再叮嘱自己要照顾好外甥的情景仍然恍如昨天,他又怎么可能置若罔闻。

????这事说大不大,也许拘留几天,写个认罪道歉书就能了结;但是说小也不小,在飞机上闹事的人不少,但是在飞行过程中殴打机长的,黎铭还真是蝎子尾巴——独一份!说他是危害公共安全,一点都不过份!那可是完全有可能到监狱里享受几年的国家照顾了。

????看着黎钢那仿佛一下子就衰老下来的脸,武明卫的语气又松缓了下来“姐夫,这件事的关键还是在于受害人一方,如果说对方能够不追究此事,以你在省民航局里的影响力,再安抚好航空公司,还有那些挨打了的机组人员,这件事还是有回旋的余地。对了,受害人一方是什么人?”

????黎钢苦着脸,武明卫所说的这些,他又何尝不明白,只要方明远他们不追究,那三个机组人员根本就掀不起什么风浪来。“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来头不小。为了他,连杨均义和马永福都惊动了!”

????“杨均义?马永福?警察厅厅长杨均义?省政府办公室主任马永福?”武明卫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只知道黎铭在飞机上生事,殴打了机长,结果被人给打了,还铐了起来。下飞机后,奉元机场警察分局派人将他们都带了回去,听说对方在警察局里还受到了不公的待遇,后来被上面的领导给捉了个现行。但是具体是上面的哪位领导,他却还不知道。杨均义和马永福,这两位可都是省里的实权人物,虽然不是顶尖的那几个,但是各自的能量也不小,尤其是杨均义,那可是秦西省里警察系统的**oss,这件事居然连他都惊动了?那对方的来头可的确是不小。

????“对方是三个人,动手的那个是个中年人,其余两个一个是个少年,另一个是个女青年,但是看样子,那个少年才是最重要的。杨均义和马永福叫他方少!那个中年人可能是他的保镖,那个女的就不知道是秘书了还是朋友。我查了一下旅客登记表,那少年叫方明远。”黎钢咬牙切齿地道,“问题就出在那个小兔崽子的身上,我一得知消息就立即赶向机场警察分局,到了那里我就低三下四地向人家陪不是,看得出来,杨均义和马永福都有意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否则也就不会把我引见给他,但是他却一口咬定,小铭他的行为危害公共安全,威胁他的生命安全,必须要严办,还说什么绝不原谅!他都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杨均义和马永福还能怎么着?tmd,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这么丢脸过,向一个少年低声下气地!”

????一想起下午在分局局长办公室里的那一幕,黎钢这心里对方明远就恨得无以言喻。他堂堂民航局副局长,又五十多岁的人,就是在民航总局的领导面前,也有几分薄面,什么时候那么低声下气地求过谁——早年里不算,至少近十来年里,就没有过了。可是当着杨均义和马永福的面子,他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少年,居然大咧咧地说什么绝不原谅,要不是杨均义和马永福他们在跟前,当时他就想大嘴巴狠狠地扇他!让他明白,什么叫尊老,什么叫领导!

????什么狗屁玩意,自己来求他,就是给他脸了!他居然还给脸不要脸!

????“方少?方明远?”武明卫喃喃地道,这肯定不是一个一般人,能够让杨均义和马永福这样称呼的,不是哪位领导家的子弟,就是……

????“我想起来了!”武明卫一拍大腿,沉声道。

????“你想起什么了?”黎钢连忙问道。

????“小铭这一次的确是闯祸了!那个方明远,那可是在省委省政府领导那里都挂了号的!”武明卫的眉头已经拧成了一个疙瘩。

????“啊?”黎钢难以置信地张大了嘴巴,虽然从杨均义和马永福的态度上,他也想到了方明远肯定不是一般人,但是武明卫的说法还是让他觉得冲击力不小。

????“你啊你啊,随了关心古董,纵容小铭,你还关注什么?”武明卫没好气地道,“方明远你不知道,家乐福超市你总该知道吧?”

????“知道,这个我知道。”黎钢虽然贵为民航局的副局长,家里有着保姆操持一应家事,但是偶尔也会去超市购物,作为秦西省境内最大的连锁超市,家乐福超市,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况且在官场上,谁不知道方家和香港的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背后的郭家关系密切,正是因为方家有人救了当时来奉元省亲的郭家小公主,这日后才飞黄腾达起来,如今在秦西省内,也是有名的民营企业了。

????“家乐福超市的所有者是谁,你还不知道吗?”武明卫追问道。

????“当然是方……”黎钢说了个半截,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无法相信地颤声道,“那个方明远是方家的人?”

????“还是长子长孙!也是家乐福的创立者!”武明卫阴沉着脸道。意识到了方明远身份的他此时心里也是凉了几分。最初知道这个消息后,说实话,武明卫虽然有几分担忧,但是却并不慌张。在他看来,黎铭的行为无疑是极其过份了,可以说定他个危害公共安全,并不算过份。但是这事却并不是不能运作,由黎钢出面,安抚了那家航空公司,再由航空公司向那几个机组成员施压,将此事的遮掩一下,自己再和媒体吹吹风,让他们不报导,或者说轻描淡写地弱化此事,再安抚了那几个被带到警察局的受害者,最多拘留几天,此事也就完了。

????这样,给黎铭点苦头尝尝,也算是个教训,免得他日后更无法无天,这样从某种角度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黎钢实在是太溺爱这孩子了,这样下去,天知道他还能惹出什么样的事非来!武明卫可是听说了,上一次黎铭在飞机上无理取闹,最终他居然安然无事,反倒是那几个受害的空姐丢掉了工作。这种事情,偶一为之,也还罢了,但是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俗语说的好,上的山多必遇虎,可不是次次黎钢都能够护得住他。

????但是方明远居然卷了进来,那事情就难办了。方明远不但是新兴家族方家的长子长孙,又是家乐福超市的直接创立者,又是与香港郭家的直接联络人,可以说,他就是方家的核心,也是一个资产恐怕要数以亿计的富商,这样的一个人物,被人威胁到了生命安全,事后还被警察局给予了不公正的对待,其怒火之可怕,那可不是几句安抚的话,或者说一些蝇头小利就能收买的了的。

????而且更麻烦的是,方明远这个名字,那是在省委省政府领导那里都挂了名的。不说前年里,平川县因为他的缘故,避免了抢购风潮的影响,令秦西省几乎在全省沦陷的情况下,还能保有最后一块遮羞布;不说他与郭家之间的关系;不说他和郭家联合投资对于离山区经济的推动作用;仅凭家乐福超市开到一地,就尽最大努力解决一地军属警属工作的作法,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们也不能委屈了人家。这可是给秦西省各地政府解决了现实中的难题。若是让方家因此而寒了心,所带来的后果……

????武明卫长叹了一口气,别说他和黎钢都只还只是个中层干部,就是省委省政府的那些部级领导们,遇上这样的事,也要犯难的。

????“明卫,这可如何是好?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他可是你的外甥啊!”黎钢也不由得慌了手脚,他即便是再嚣张、张狂,也明白,这打了平民百姓和打了省委书记的儿子,能一样吗?方明远居然是那个方家的嫡系成员,又是家乐福超市的直接创立者,这身份可是非同小可!

????武明卫恼火地吼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你干什么去了!以前他惹事生非的时候,我没警告过你这样做的后果吗?我只是个市级检察院的副检察长,不是省委书记,这么大的事,是我想插手就能插手进去的吗?”

????黎钢猛地站起身来,扑通给武明卫跪了下来道:“明卫,黎家可就小铭这一根独苗,你姐姐她临死时还不放心他,你是他舅舅,你可一定要帮帮他啊!“

????武明卫说什么也没有想到黎钢居然会来这么一手,连忙起身要将他扶起来,黎钢却说什么也不站起来。武明卫几经努力后,怒形于色地道:“姐夫,这么大的事情,我就是想办法,也不可能立即就拿出切实可行的对策来吧,你总得给我时间来考虑吧。你这样跪着,让我怎么去想办法!”

????黎钢闻言这才站起身来坐到了一旁。武明卫坐在沙发上,阴沉着脸,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很多整间屋里已是烟雾弥漫。黎钢忐忑不安地看着他,等待着结果。

????就在黎钢都要失去信心的时候,武明卫这才嘶哑着声音道:“姐夫,事到如今,想要让小铭他安然无事地脱事已经是不可能了,依据我国的刑法,‘对飞行中的航空器上的人员使用暴力,危及飞行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小铭他的作法,可以说就是危及飞行安全,但是由于他人的及时制止,尚未造成严重后果。应当是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说仅仅是这样的话,我也可以想办法运作成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说拘役,再缓期执行。这样一来,小铭虽然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人身自由受到一定限制,但是却可以免了牢狱之灾。”

????黎钢闻言不由得为之一喜,此时的他,已经不指望儿子能够完全平安无事的脱身,哪怕是受到一定的人身自由限制,只要不进监狱,以自己目前的家产,也够他挥霍一辈子了。

????“但是!这要有两个前提,一个是要想办法证明奉元机场警察分局的那些行为不是他指使的;第二个,必须要有当时机组成员证明,小铭他当时对机组成员们的行为,即便无人阻拦,也并不会对航行中的飞行器造成严重后果,这样的话,即便是方家有意想为难小铭,法院审判时最多也不会超过五年有期徒刑。当然了,如果说能够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就能够想办法运作成缓期执行。”武明卫自己就是副检察长,对这些自然是门清。

????黎钢立即站起身来道:“明卫,那事不宜迟,我这就去联络航空公司,解决那几个机组成员。但是奉元机场警察分局这一块,以我的能力,恐怕……”他虽然由于职权的原因,和机场警察分局的头头脑脑们都很熟悉,但是此事涉及到了杨均义出面,恐怕就连金海洋这个局长,都办不上什么忙。

????武明卫沉吟了片刻道:“你尽力而为吧,我再找找关系,看看能不能私下里联系上那几个涉案的警察,让他们将小铭从此事里摘出来。那样的话,事情就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