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八十七章 感谢你们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不仅仅是方明远亲自出现在了祭场,与他一同前来的还有另一位大人物——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而且,林莲、林蓉、宇田光璃都随他一同前来。

????村山富市虽然已经从首相的位子上退下来多年,而且由于年龄和身体的因素,如今在日本的政界也并不是很活跃,但是他毕竟是前日本首相,政界的影响力还是有一些的,尾山宏等人自然也是认识他的。对于村山富市的到来,他们也是很吃惊的。虽然说村山富市的立场也是积极地推动华夏与日本的友好,并发表了有名的村山讲话,是日本历史上继细川护熙之后第二位以首相身份向二战亚洲受害国口头道歉的政治家。但是要他出席东史郎的葬礼,这却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过的。

????村山富市注意到了尾山宏等人诧异地神色,笑了笑,和众人打了个招呼,却没有多说什么。他倒不是专门为了东史郎的葬礼而来的,虽然说他的立场是比较倾向华日长久友好,但是他的身份却又决定了他不能够旗帜鲜明地反对日本后任的几位首相,也就是出言批评一番罢了,而之所以今天会出席东史郎的葬礼其实还是因为方明远的缘故。

????日本渔民被俄罗斯边防警备厅打死打伤扣留一事,虽然说到了现在,除了那位倒霉的船长之外,其余的渔民都已经被日方接回到了国内。但是,对于那位船长,日方仍然在密切地关注。从俄罗斯方面传来消息,俄罗斯方面要以进入了俄罗斯领海进行非法捕捞、抗拒俄罗斯边防警备厅执法人员执法等多项罪名起诉该船长,这些罪名要是最终都属实的话,这位日本船长,估计要在俄罗斯的监狱里呆个十三四年了,等他出来,也差不多就可以考虑退休了。

????对于这个结果,大多数日本国民自然是不希望见到的。日本政府也一直在努力与俄罗斯方面进行沟通,想要将该船长接回国来。但是俄罗斯方面在此事上咬得很紧,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一再沟通,日本方面却并没有取得多少明显的进展。更可气的是。在此期间,大嘴巴的日本外相“漫画太郎”又一次“失言”,招惹地俄罗斯总统又出言敲打了日本一番,俄罗斯国防部长还在此期间前往北方四岛公开视察。当然了,日本政府对此是深表遗憾和不满。但是这对于一向对日态度强硬的俄罗斯来说。又有个鸟用?

????这眼看着俄罗斯方面起诉日本船长的日子就快要到了,日本国民对于此事上政府的工作不力也是相当地不满,已经有多家媒体公开质问政府,搞得日本现首相也是头痛不已,为了推动日本的国内改革,他已经是绞尽脑汁牵涉了几乎全部的精力,哪里还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整日为此事费脑筋?

????于是,某些人就又想到了方明远,虽然说也要出血,但是至少会隐蔽很多。日本政府的面子上也好看一些——不是从俄罗斯人的手中为国人“赎身”,日本人和俄罗斯人之间的恩怨也不是简单就能够说清楚的。他们曾经踩着沙皇俄**人的尸骨成为了列强之一,但是在二战中,苏联军人也给予了日本人堪称致命的一击,彻底地打碎了日本政府转移到东北来继续顽抗的梦想,战后还占领了北方四岛,前苏联庞大的军事实力令日本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都处于紧张地状态下。对于这头蛮横喜欢使用武力的北极熊,日本人可不敢像对待华夏那样强硬,惹急了,那一位是真的敢动用武力的。就连美国人也不会帮忙的。

????对于日本人的这一请求,方明远却一直都没有答应,无奈之下,只好又请动村山富市来与方明远交涉。恰恰此时方明远从中东地区乘机来到了京都,村山富市连忙赶了过来,只是他也没有将方明远到京都和东史郎的葬礼联系在一起,所以当得知方明远是要来参加东史郎的葬礼时,他要再离开都不合适了。好在方明远出现的地方一般都不会有媒体,这件事要是不大肆宣扬的话。倒是也罢了。

????“长内秘书长,我没有来迟吧?没有提前打招呼,实在是很抱歉。”方明远道,“介绍一下,这是我在日本的助手林莲和林蓉姐妹。”

????“方君……”长内小夜子简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村山富市她是认识的,宇田光璃那就更不用介绍了,在日本人中,她的知名度远超很多政客,因为她是日本演艺界中在好莱坞、在全球电影界中最有名气的女星,可以说是日本女性的骄傲。若不是宇田光璃根本就无意从政,否则的话,就凭她在日本的大量粉丝,捞个国会议员当当,还是很有希望的。至于林莲姐妹,长内小夜子也是隐约知道一些,虽然是为方明远管理在日本的财产,但是在日本经济界中也是很有名的女性。方明远不仅仅自己来了,居然还将这些位大人物也一并带来了。

????长内小夜子通知方明远的时候,只不过是因为东史郎和方明远有过数次见面,而且方明远也给予日本支援东史郎案审判实行委员会这个团体很多暗地里的帮助,觉得这件事情应当向他通报一声,根本就没有指望方明远会亲自前来参加葬礼,那可是世界知名的大人物,数家集团公司的所有人!

????好在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连声地道:“正式仪式还没有开始,给您介绍一下,这三位是贵国驻我国的领事李国洪李领事,‘华夏人民战争受害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团长尾山宏先生和干事长小野寺利孝先生。请您几位稍候片刻,我要立即去通知东史君的家人。”因为该来的人基本上已经到齐,马上就要开始正式的仪式,所以东史郎的遗属们都已经聚集到了祭场,而方明远他们的到来,无疑需要他们亲自到门口迎接的,这可是请都请不来的大人物。

????方明远刚要张口劝阻,村山富市微微地摇了摇头,轻声地道:“会有人指责他们失礼的。”日本是一个注重礼节的国家,尤其是像婚礼和葬礼,更是有着一整套的礼节。方明远不是日本人,所以即便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又算是屈尊前来参加葬礼,不会有人指责。但是东史郎的遗属们要是有什么失礼的地方,那日后可就是会被人大为指责的。

????方明远恍悟,这才和已经目瞪口呆的尾山宏三人一一握手见礼,对于尾山宏和小野寺利孝两人,方明远也是知道的。在日本这个高收入高支出的国家里,律师原本是高收入阶层,但是以尾山宏和小野寺利孝为首的“华夏人民战争受害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的成员们,一直都在为华夏的战争受害者对日诉讼案件提供免费代理服务。

????像“教科书诉讼案”、“731人体试验案”、“江宁大屠杀”、“晋西慰安妇案”、“刘连仁劳工案”、“永安无差别轰炸案”、“李秀英名誉权案”,以及“遗弃化学武器及炮弹案”……等诸多对日诉讼案件,历时已有三十多年。这个坚持正义的律师群体不仅仅无偿为华夏的战争受害者们代理这些对日诉讼,诉讼中所需要的一切费用都是他们自己掏腰包,而且他们还多次自己出钱将那些受害者接到日本出庭,这使得他们大多数人的生活条件一般,不得不过着拮据贫困的生活。

????“尾山先生。小野寺先生,请允许我以一名华夏人的身份,向两位和“华夏人民战争受害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的所有成员们表示真诚地感谢!”方明远郑重地道,“诸位的所做所为,还有已经过世的家永三郎先生和东史郎先生,以及与诸位志同道合的日本朋友们,让我相信华夏和日本这两个国家还有和平友好的未来存在。”

????尾山宏也是满心的激动,他曾经为家永三郎代理,起诉日本文部省删掉了家永三郎编撰的历史教科书中的“江宁大屠杀”、“731细菌部队‘等内容,整个诉讼历时三十五年之久。最终在一九九七年八月,经过三次提诉,十次判决后,日本最高法院对此案作出了终审判决。认定日本文部省做出的对家永三郎编撰的历史教科书中的“江宁大屠杀”、“731细菌部队‘等多处的审定意见为违法行为。责令政府为此向家永三郎赔偿日元四十万元。

????“方君。我们也要感谢您当初为日本人民所做的一切,虽然说我们当时……”尾山宏摇了摇头,只有亲身经历过日本右翼分子疯狂的人才会真正理解到方明远当时所面临的巨大压力到底有多大,当时可不仅仅是日本右翼分子在叫嚣着封杀他,日本民众和日本政府都在向他施加压力,可是他当时就是坚持。即便是拿出了巨额赔偿准备金,也仍然坚持。最终,日本人却为自己的不信任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只可惜,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后悔药卖。尾山宏当年虽然没有参与进去,但是对于方明远的“危言耸听”也是有些不满,认为他的这种行为是“哗众取宠”。所以今天亲眼看到方明远,他也是有些激动。

????“其实,对于两位和‘华夏人民战争受害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的其他成员们,我是早就想见了,但是……一来是没有合适的时机,二来也是怕反给你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是喜欢严于律人、宽于律已。”方明远诚挚地道,“但是,如果说你们遇到了什么困难,我希望你们能够想起我。”

????“方君,你的顾虑我们完全可以理解。其实我们也有着同样的顾虑,所以……”小野寺利孝道,“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要感谢您为日本所做的一切,感谢您今天能够前来参加东史君的葬礼。”

????“但是,我仍然要说,有些赞助你们还是应当收下,虽然说……这是我个人的一点不成熟想法,如果说有什么不当的地方,还请不要生气。”方明远道,“各位因为无偿地为我国战争受害者代理诉讼,甚至于垫付所有的费用,使得各位的生活受到了明显的影响,这样做当然是很高尚的,但是从长远来讲,我觉得并不利于团结更多的正义人士站出来。毕竟诸位都不是一个人,你们有着家庭、有着家族,很多人上有老下有小,在贵国这个高消费的国家里,生活压力很大,诸位可以严格地要求自己,但是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家人能够得到幸福的生活,我想很多人是愿意支持你们正义事业,但是却有着很大的顾虑,这些压力来自家庭来自家族来自社会,我们要为他们考虑。”

????方明远对于这一点可以说是有着深刻地体会,就像是国内对于摔倒的老人、甚至于摔倒的人应不应当扶这个问题,一直以来都是争议不休。很多人惊呼国人的道德滑坡,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就能够体会到国人的无奈。法律的不健全,加上在实际实践中的问题,使得国人搀扶摔倒的老人已经成为了一个风险极高却全无收益的事情。

????就算是一个有道德的人,一旦遇到这种情况,在没有切实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就会面临着两难的选择,是对自己的道德心负责,还是对自己的家人负责?为了坚持自己的道德,而将家庭陷入到无尽的麻烦和财务压力中去,这样的行为,能够得到广大国人的赞扬和认同吗?

????至少方明远认为当家人和陌生人同时遇险时,自己先救家人,再救他人的行为,没有什么错误——一个连自己血脉相连的家人都不爱的人,又怎么可能会爱其他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