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十一章 事情有变化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十一章 事情有变化

????今天有些事情,整个下午都在外面,一直到九点才回家,差的两q字明天会补上。

????方明远很忙,过年的时候,由于打算去找那个金矿,所以在秦西省并没有多呆,几乎是过完年就离开了,所以这一次回来,还有着诸多的事情要处理。关于黎铭的那些事,根本就抬不上桌面。而且此事已经捅到了杨均义和马永福的手里,他相信,两人肯定会给他一个完美的交待。

????至于黎钢,虽然方明远认为他肯定也不是只好鸟,更不是个好官,但是想要将他一并扳倒,那却不是一件易事。现在这才是九零年,国内的互联网还根本不成气候,更没有那些热心网友们的人肉搜索,自己又不是官场中人,而且黎钢所在的省民航局又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部门,属于直管部门,省里对他的管辖权也有限,想办法对黎钢施加压力不难,但是想将他一举拉下马来,那可是要费不少的功夫,搭不少的人情,而且很有可能会引起其他官场中人的强烈反感,对于自己,对于方家来说,那都不是一个好结果。

????虽然说,在外人的眼里,强势崛起的方家,有老爷子和方彬在,还有他的父母和叔叔姑姑们,他又是个未成年人,哪轮得到他来说话,但是那些熟悉方家的人,却明白,真正的大事情,还是需要方明远来拍板定案。所以当他们得知方明远回来后,从第二天起,这访客就是一拨拨的,络绎不断。

????先是赵雅的爷爷赵建国,老爷子已经在方家这里住了两天了,就为了等方明远回来。如今的赵建国,也早不是秦西压延设备厂里的一个中层干部了,老人办理了提前了退休,在平川县里拉着儿子媳妇,依照方明远的建议,开了一家食品加工厂,专门生产方便面,有家乐福超市帮着推广,如今产品是行销全省,每年的利润也是相当地可观。最多再过一年,办厂当时所贷的钱款就可以完全还清了。

????赵老爷子这一次就是想问问方明远,以他的眼光来看,自家的方便面在全省的销量是否还有进一步上升的余地,而且赵家与方家能不能再进一步加强合作,他想进一步扩大厂子的生产能力,并且将产品向外省市推销出去。老爷子的要求,方明远自然不能忽视,就是不说赵雅的这一块,老爷子当年对方家可是照顾有加,方明远那可是个念旧的人。

????而且民以食为天,这方便面的消费群体在华夏之大,足以令除了印度之外的所有国家都为之瞠目结舌。至于印度人,在方明远的印象里,似乎更喜欢咖喱饭。只要口味和价格合适,这方便面食品加工厂无疑就是一台源源不断的印钞机!若不是当时手头还并不宽裕,加上方明远也意识到摊子一时间不能摆地太大,与其个个领域都参一脚,不如先在一两个领域里做出口碑和品牌来。所以当赵老爷子透露出赵家也想要创业的时候,方明远就把这一块让给了赵老爷子。

????对于赵老爷子的提议,方明远自然是不会拒绝,在提醒了一些发展时需要注意的事项,又提出了做碗面的点子,最后承诺方家会在年底向赵家的食品厂注资参股后,赵老爷子可谓是满意而归。

????其实赵老爷子想让方家参股进来,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从一开始,老爷子就是想仿照方家饭馆的模式,几家共同持股,但是苏爱军对这一块没什么兴趣,而且他手头的资金太少,加进来也占不了多少股,而方家则是考虑到摊子太大,暂且停止向其他领域的扩张。赵老爷子在方明远的推动下,这才毅然决定投资。但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经营后,老爷子发现,若是没有方明远不时地提点着,加上方家在方方面面地照应,厂子是不可能发展到如今的地步,所以希望方家参股的愿望也就越发地强烈。这一次,经过他和方老爷子的再三争取,总算是达到目的了。

????接着就是冯倩的父母,他们如今在秦西压延设备厂里,也是中层的干部,日子过得虽然不能够和方家和赵家相比,但是两人也已经是很知足了。这一次前来,主要是问问冯倩在京城里的情况。

????然后就是平川县的那些人,乱七八糟的不少人,得知方明远回来了,也纷纷前来。虽然说方家的脚步已经跨出了平川县,但是平川县这里却是他们的根基所在。这两年来,平川县的发展速度在整个秦西省里也是十分地耀眼,一个小商品批发的集散地,已经初成规模,如今正在加紧建设三期工程。每年仅此一项所收取的税收,给平川县政府所带来的财政收入,就是八八年之前,平川县政府收入的数倍。如今的平川县,财政已经基本上还清了亏空,开始产生了赢余。这在秦西省县一级的政府里,可是相当罕有的。

????如今李东星已经是平川县的县委书记,短短的一年多时间,他就能够完成从代理县长到县委书记的跳跃,方家在其中的功劳自然是不可磨灭。

????平川县警察局的老局长,如今也已经升到潍南市警官局里任副局长,朱大军当仁不让地接任了局长的宝座。可以说,这两年来,和方家亲近的这些人,无不在事业上大踏步的前进着。这也令他们坚定了支持方家发展之心。

????还有古宇诚、苏爱军他们,也都前来方家转了转。让方明远每天都忙忙碌碌的。

????在他回到秦西的第三天傍晚,刚刚吃过晚饭,杨均义突然打来了一个电话,接着就驱车赶到了方家。

????“方少,关于黎铭的事情,又有了一些新的变化!”杨均义一入座就开门见山地道,“那三个被打的机组成员,还有与他们同机的机组成员,已经纷纷改口。如果说依照他们的新说法,黎铭在飞机上的醉酒闹事,已经构成不了刑事责任,最多也就是拘留十五天。!而且,涉案的那些警察们,一个个一口咬定,对你们执法粗暴,是他们的个人行为,并没有受到任何人的指使。”

????杨均义的脸上显露出了一丝怒意,这些机组成员都不是秦西省人,他们改口后,虽然明知道是在做假证,杨均义也拿他们一时间没有什么办法。想到这么大的一件事,甚至于惊动了自己,如果说最后却要草草地了事,那岂不是让他人看自己的笑话!尤其是奉元市警察局的孙一凡,那还不乐得后槽牙都得露出来。

????方明远也不由地一怔,他沉吟了片刻,缓缓地道:““杨伯伯,黎铭的行为到底算不算对机组成员实施暴力,到底有没有可能危及飞行安全,仅仅凭着这些机组成员们的讯问笔录就能够确认吗?”

????方明远心里已经很明白了,这肯定是黎钢在暗地里做了工作了,身为民航局副局长的他,向航空公司施压,再让航空公司对公司里的这些机组成员们施压,改变口录,减轻黎钢的罪责。如果说黎钢只是在飞机上借酒闹事,那么此事的性质无疑就轻多了,最多也就是拘留、罚款再加上写几份保证书而已!这对于黎铭来说,根本是不痛不痒!

????如果说黎铭仅仅是在飞机上借酒闹事这样的话,方明远也不会揪着此事不放,更不会在黎钢的面前说什么绝不原谅之类的话,这个世界上的不平事太多太多,多到了人都为之麻木。方明远心里很清楚,别说自己还只是个未成年人,就是自己当上省委书记,当上国务院总理,那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够依照自己的设想推进的,所以他虽然对黎钢心有不满,但是也没打算死揪着不放手。只要黎铭得到了应当有的处罚,此事也就算了。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能够容忍黎钢在黎铭的定罪问题上动什么手脚!拘留十五天,这算什么惩罚?对于那些日后在飞机上闹事的权力所有者,还能有什么威慑力度?

????飞机上惹是生非,威害乘客和自己的安全在前,又威胁辱骂陈忠在中,飞机落地后还报复在后,这样若是还能让他逃脱法律的制裁,那么日后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想要爬到自己和方家的头上去!别说在全国了,就是在秦西省内,实权大于黎钢的官员那就比比皆是!

????“杨伯伯,你在这里等一下。”方明远站起身来,走上楼去,过了片刻,又拿着两盘小巧的录像带走了下来,将其放到了杨均义的面前道:“杨伯伯,这一次我在香港,买了一台袖珍型的录像机,原本是打算带回来玩玩,恰好当时机舱里乱成一团的时候,我的随行秘书想起了这个东西,暗地里给拍了下来,我想这个应当比那些笔录更有说服力吧?”

????“那太好了!我现在就回去,看他们还怎么说!”杨均义一拍大腿,喜形于色地叫道,有了录像,那么那些机组成员的笔录就算不得什么了,黎铭想要逃脱法律的制裁就没那么容易了。

????“杨伯伯,等一下,我还有事要和你说!”方明远连忙拦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