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九十二章 无奈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本泽议员微微地点了点头,算是给予了长谷川正一明确的回答。长谷川正一两眼都不由地有些发直,这究竟怎么一回事,这脸都打得啪啪的了,怎么还要给方明远塞好处,难道说上面的那些决策者一个个都是受虐狂不成?不过,能够坐到神户商工会议所副会长的他,终究不是一般人物,片刻的惊诧之后,也就想清楚了这其中的关键。

????越是在这种时候,越不能够对方明远进行打压,因为整个事件中,方明远没有什么可供日本人指责的地方,就算是东史郎在很多日本人的眼中是非国民,是给日本人抹黑的罪人,但是站在方明远的一贯的明确立场上,两人却是志同道合者,连江宁大屠杀都要搬上电影的方明远,怎么会不支持和欣赏东史郎?

????而方明远要拍江宁大屠杀,不能够说日本人全知道吧,但是稍微对电影有所关注的人都知道,当初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宣布这一消息的时候,也曾经在日本引发了轩然大波,但是最终又把方明远怎么了?方明远不是连毛都没掉一根,反倒是日本政府里有人被免职,顺带着还被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用《珍珠港》扇了把脸,连拒绝上映都不能。虽然说美国人一直在放纵日本政府,但是这也是要讲究分寸的,要是真的逼到了角落里,美国政府就是再不想管,也得应世界民意敲打敲打日本政府有些事情就是能做却不能说的,即便是再背地里男盗女娼,表面上也一个个要装得和圣人一样。

????这种局面下,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冷处理,同时给方明远塞好处,毕竟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的道理,在日本也是通行的,否则的话。每年怎么都会有官员因为贿赂或者说政治献金而下马甚至于入狱的。最好是方明远自己也舍不得拒绝的好处。

????“方君……实在是太狡猾了!”长谷川正一愤然道。这种滑不留手的感觉,实在是令人感到无奈。以往方明远都不接受媒体采访的,凡是他出席的电影首映式,媒体记者们都不得拍照,更不要说摄像了。这一次参加东史郎葬礼,却一改他以往的风格,这样高调,要说目前的这种局面,不是他有意造成的,谁信?

????“这才是高明的手段!”本泽议员也叹了一口气。这才是阳谋,与阴谋相比起来,光明正大地来,才更令人头痛。即便是明知道他是在将日本政府和东京法院放在火上烤,公然在世界上打脸,但是又能怎么办?在这个峰头浪尖上,打压方明远只会将日本政府和东京法院从火上烤变成放到炼钢炉里炼!甚至于可能会引起国人的强烈反感,影响内阁的执政稳定性。

????“呼……”长谷川正一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这才道。“本泽议员,这么说,神户新机场运营权转让一事,我们还要尽快地促成?”

????“星马航空公司是不是想要在新公司里与方君争夺一下主导权?”本泽议员问道。

????“也不算是争夺主导权。毕竟星马航空公司还有意与秦西机场集团公司加强合作,拓展与华夏之间的业务,不可能和方君对着干。”长谷川正一皱眉道,“他们只是想要在新公司里有足够的话语权。”本泽议员微微地咧了咧嘴。这从本质上来说有什么区别吗?星马航空公司要是在新公司里有足够的话语权,就肯定至少会威胁到方明远在新公司中的主导地位,说白了。星马航空公司和它背后的日本航空公司,不就是想借着新公司里的合作来换取秦西机场集团公司在它们开拓华夏航空市场时的配合吗?

????“我不管星马航空公司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也不想他们未来想怎么做,我只是提醒你,这件事情上不要轻易地掺和进去,既然你已经将星马航空公司的想法通知阪本知事他们,余下的事情,就是他们和方君要如何选择了!”本泽议员郑重地道。

????“嗨!”长谷川正一应道。

????长谷川正一退了出去,看着他的背影,本泽议员的眼中闪过了一抹阴翳,长谷川正一是他在神户商工会议所里的重要棋子,但是并不是不可或缺的,他已经点醒过他了,如果说他仍然执迷不悟,继续在这件事中掺和的话,那么他就不得不是启动备用方案了。

????星马航空公司和它背后的日本航空公司光看到了这件事中可能有的庞大利益,却忽略了他们这样其实是在虎口夺食!方明远可以容忍日本的企业加入新公司来获取丰厚的利益,但是肯定不喜欢星马航空公司来分权的!尤其是在他得不到新公司掌控权的前提下。

????方家对于公司掌控权的重视,可以从旗下的那些企业股权上看得出来,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平川石油集团公司、家乐福集团、辽省钢铁集团公司、九龙航空公司、sogo0株式会社集团、德光电子集团、龙兴建设集团、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除去了秦西航空制造集团和与它有关的企业之外,哪一家企业不是方家和郭家、有时会再加上郑家掌控了绝对控股权,而且这些公司除了家乐福集团之外,全部都不上市!而家乐福集团虽然上市,但是方家和郭家依然是掌握了绝对控股权!

????而那些方家旗下企业中不掌握绝对控股权的,基本上也都进入不了方家的核心企业名单,只不过是用来拓展人脉,拉拢盟友的。比如说华夏现在最大的计算机生产企业,还有华夏最大的广告公司。

????神户新机场很可能在未来会成为方家旗下航空公司在日本的基地机场,方明远对神户新机场的重视也就不用说了,星马航空公司想要在新公司里得到足够的话语权……挑战方家对神户新机场的控制权肯定会起冲突!日本航空公司虽然在航空业内算是个巨无霸了,但是方明远又岂是个软柿子!秦西航空制造集团、秦西机场集团公司、秦西航空公司和九龙航空公司自建立到现在这才多久的时间?两虎相争,岂是像长谷川正一这样的小人物能够插足其中的。现在只能希望日本航空公司与方明远之间能够达成协调,或者说这只是星马航空公司的想法,背后并没有日本航空公司的意思。

????不过在他看来,日本航空公司让步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一来正如他和长谷川正一所说的那样,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日本国内凡是与方家有关的事情,都要慎重小心地处理,免得给方家留下把柄,在国际社会上继续抹黑日本。二来,日本经济发展乏力,也需要有新鲜血液加入,方家要是处理不好,很可能会引起其他外资的担忧。而且方家在日本国内的经济影响力也不可小看,虽然说分布在多个行业之中,但是总资产却已经是相当地惊人,一旦引起了方家的强力不满,很可能会引发其他的问题。

????“唉……”本泽长叹了一口气,方家这是在华夏,要是在日本,岂不是又一个财团出现了,而是一个在短短的最多也就二十年时间里建立起来的。横跨多个行业的庞大集团,而且对政府还有着强力的影响力。

????九龙航空公司的总部设在位于香港中环的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二期十九层,在董事长室里,方明远站在窗前眺望着大海。虽然现在是不折不扣的冬季。但是香港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

????“方少,抱歉。我来晚了!”随着屋门被人推开,总裁陈景涛走了进来。

????“这怎么能怪您呢,是我没有提前打招呼就过来了。”方明远转过头来笑道。“还要麻烦您赶过来。”说着,招呼陈景涛坐下。

????陈景涛笑笑,坐了下来。虽然说方明远在九龙航空公司中并没有担任任何管理职位,连董事都不是方家在九龙航空公司的代表是方彬。但是陈景涛又怎么能不知道,实际上,九龙航空公司的真正话事人,隐性董事长其实是眼前的这个年青人。在新加坡航空公司干了多年的他,是在李现龙的推荐下,得到方明远的认可,成为了九龙航空公司的第一任总裁。

????方明远其实也在看陈景涛,不得不说,陈景涛的管理能力是十分出色的,九龙航空公司自从成立以来,运营管理这一块,方明远基本上就没有怎么过问,也就是九龙航空公司采购飞机时,他会多关心一些。而九龙航空公司在陈景涛的管理下,迅速地在香港站稳了脚跟,并壮大起来。到了如今已经是香港航空市场上,不折不扣的第二大航空公司,仅次于国泰航空公司,可以说完美地实现了建立它的初衷。

????“听说,您刚才是在九龙航空公司的新总部?”方明远笑道,“建设地怎么样了?”

????“楼体已经完成,现在主要是内部装修和进设备。”陈景涛道,九龙航空公司在香港的赤鱲角,香港国际机场的附近,与一九九八年落成启用的国泰航空公司总部相隔不到三百米,隔着马路相望,总占地超过了四公顷。总部由四栋大楼组成,包括十五层的办公大厦,二十七层的酒店大楼,十二层的仓库大楼和十层的飞行培训中心,楼面的总面积超过了十七万平方米。不仅仅为进出香港国际机场的旅客提供完善的住宿、饮食、健身和娱乐场所,也为九龙航空公司的两千五百余名员工提供充分的后勤保障。

????“国泰航空公司对此有什么反应吗?”。方明远笑道,两家公司明显地是在打擂台,九龙航空公司总部可以说是处处压国泰航空公司总部一头。

????“私下里,当然是有些怨言了,但是在公众场合,国泰航空公司无论是董事会还是管理层,还是表示出了绅士风度,表示欢迎我们进行积极的竞争,以促进香港航空业的更好发展。”陈景涛笑道。

????方明远也笑了起来,怨言自然是不能够拿到台面上来讲的,毕竟九龙航空公司虽然是直接以国泰航空公司为竞争对手,但是却并没有什么违规的行为,既没有成心挖国泰航空公司的墙角,也没有搞什么低价机票倾销,国泰航空公司方面即便是有意见,也没有什么可供它公开谴责的。

????“方少这一次去日本,可是令全球华人大快人心了。”陈景涛竖起大拇指一脸钦佩地道。他也是华裔,日本在二战期间占领了新加坡,并制造了新加坡大屠杀,据新加坡华人团体统计可能会达到十万人,而且这是一次有着明确历史记载针对新加坡华人的大屠杀,发令者是第25军司令官山下奉文中将,指挥者是第25军参谋长铃木宗作中将,执行者是第九旅团团长河村参郎少将。在二战结束后,新加坡各处被挖出无数具的骨骸。

????现在在新加坡市区的美芝路有一座规模不大但意义重大的公园战争纪念公园。高达七十米的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就坐落在这座公园里,纪念碑下埋葬的,则是上世纪60年代初在新加坡市郊山谷内发现的被日军杀害的数千具尸骨!

????但是,在二战结束后,英美国家设在新加坡的法庭关心的是日军在新加坡对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欧美国家的国民和士兵所犯下的罪行,对于华人在新被占领的这些年里所遭受的苦难根本就不重视。对于日本战犯关于屠杀华人的供述,根本不给予严格核实就相信了他们所说的只有区区五千人的说法。

????新加坡独立之后,与日本之间也曾经为当年的侵略一事有过多次交涉和要求赔偿,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日本政府答应向新加坡赔偿二千五百万美元和同等数额的长期贷款,但是却没有官方的道歉。(未完待续……)

????第二百九十二章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