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九十五章 尘埃落定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双方间的心理预期相差太大,所以这一次见面,可以说在这件事情上,根本就是毫无进展,没有达成一星半点的共识。但是石祖军的心情却并不是很沮丧,一来这种事情,谈上个半年一年的,也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比这时间更长的商业谈判,多如牛毛,就是他自己也没有想过,这一次与方明远见面,就能够得到个确定的结果。

????二来,也是方明远会做人,石祖军这一次虽然在成立卫星新公司上是两手空空,但是方明远却答应了,旗下的企业会在近期内与华夏卫星通信公司进行合作,而华夏卫星通信公司自从组建以来就面临着国内传统卫星通信业务急剧下滑的态势,公司盈利状况一直都不佳。为改变公司业务单一、客户市场单一的不利局面,华夏卫星通信公司这两年来可是做出了不少的改变和突破,但是说实话,效果也只能说勉强说得过去吧。石祖军这一次香港之行,要是能够揽下这一笔业务,也算是华夏卫星通信公司今年的开门红了,这对于石祖军在华夏卫星通信公司里确立自己的地位和权威,无疑是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当然了,还有一件事,就是方明远很爽快地答应了会考虑给予石清妍一个面试的机会。

????吃完饭,又聊了一会,石祖军和石清妍很知情识趣地起身告辞,方明远和宗正将他们送走了之后,又回到了包厢里。

????“方少,不是我打击你,你的这个要求,恐怕上面很难同意。卫星产业……呵呵,与其他产业还是有着很大的不同的。”宗正剪了一根雪茄,递给了方明远道。

????“总要试试的,再说我也没有打算独占新公司的所有股份。”方明远接了过来耸耸肩道,“我可不希望日后埋个不定时炸弹。”

????“嗤!他们也得敢才行!”宗正嗤之以鼻道,他虽然可以理解方明远的顾虑。但是却不认为会有这种事情的发生,以方明远如今在国内外的影响力,以苏家如今在国内的地位,长远了不敢说。至少近二三十年里,他不认为会有人如此大胆妄为。方明远笑了笑,宗正的想法他当然明白,但是他就是不想这样做,即便是发生的概率很低很低。

????“衙内。上一次我和你说的,让新大学落地奉元或者说潼宜的事情,你想得怎么样了?”方明远问道,“苏叔可是等着你的确信呢。”

????“我和他们商量过了,落在秦西省倒也不是不行,但是秦西省方面是不是也应当有些表示?”既然方明远无意在这件事情上继续扯下去,宗正自然也不会做那种招方明远不痛快的事情。

????“秦西省教育厅每年会给大学一定的补贴,可以无偿划拨一定的土地供你们建设校园,可以减免的税费都会减免,大学的教职员工如果愿意在奉元或者说潼宜落户。都没有问题,外地教职员工的家属,省政府也会帮助他们在当地找工作,但是你们也要优先面对秦西省招生。”方明远道。

????“这些都不重要!”宗正摇了摇头道,“秦西省能够提供的,其他省份也能够提供。苏省长既然希望我们能够落户秦西省,总得拿出来一些实质性的东西。”

????“嗤!”方明远毫不迟疑地表示出了自己的不屑道,“在秦西省的这份办学自由的氛围,在其他省份,你也能够得到?”

????宗正立时哑口无言。如今的华夏,大学都有恶婆婆管着,不但人事上事事插手,财务上更是时时地卡脖子。原本在社会上倍受尊敬的学者教授,却不得不为五斗米折腰,与自已的邻国相比起来,这地位相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而民营大学,那就不是恶婆婆管着了,简直就要成了仇人了。八个看你不顺眼,什么地方都能够挑出毛病来。

????平川大学之所以能够获得这样快的发展,在国内得到大量的高水平教授学者的投奔,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平川大学开出的薪酬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在平川大学里,不受那份闲气,这里是教授治校!别说学校里的行政人员了,就是省教育厅,也别想随随便便地就到学校里来对学校事务指手划脚!在最初的那一段岁月里,方明远和苏爱军可没少收拾那些看不清形势的公务员,连带着省内的其他大学也从中受益不少。到了如今,苏爱军已经是一省之长,省教育厅恐怕是最郁闷的,明明苏爱军是从省教育厅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可是自己的权力却是大大的缩水。

????宗正相信自家兴办的大学,在大面上肯定是吃不了什么亏,不管是哪个省份,当地教育厅要是敢明目张胆地给自家大学下绊子,那就是自己找死,也不看看大学的董事都是谁!但是,面对那些隐晦的手段,他又能怎么办?总不能大炮打蚊子吧,基层那点事,还动用自家的关系?

????“我也不要求别的,日后帮着给拉两个国际上的合作伙伴,这总可以吧,能够达到韩国成均馆大学那水准就行。”宗正道。

????方明远横了他一眼,虽然说并不怎么喜欢棒子吧,但是人家成均馆大学的水准,国内的这些大学里,又有多少家敢说自己能和对方比一比?“你要是能够达到那标准,别说成均馆大学了,就是日本东京大学,美国哈佛大学,英国剑桥大学,我也能想办法让你们成为合作伙伴。要是你达不到那标准,就老老实实地在国内找,别出去丢国人的脸。”方明远毫不客气地道。平川大学在自己和苏爱军、陈南山的眼皮底下发展了这么多年,才算是有些底气。

????“我也没说近两年,当然是什么时候达到标准了,什么求你牵线搭桥的。”宗正一脸委屈地道,自己也没说要那么高的水准,不就是成均馆大学吗?在韩国是知名大学,放眼全球,也就那么回事了。

????“唉,你别小看棒子的那些大学,要是咱们国家的大学水平都能够达到棒子大学的平均水平,陈南山陈老师做梦都能够笑醒。”方明远叹了口气道。教育是一个国家的发展之本,但是在国内,大学的水平实在是令人无语,也难怪学子们都打破头地要挤入那几所名校。宗正也沉默了下来。领先亚洲乃至世界数千年,到了现在,居然连当年仰自家鼻息的小小藩国都不如了,这种心理落差,对于像他这样可以开眼看世界的人来说。自然也是有着。

????“那就这样说定了,大学会在奉元或者说潼宜落地,你在合适的时候,给牵个线搭个桥。虽然我们没有指望用它来赚钱,但是名声多少还是要的。”宗正正色道,“要是能够闯出名声来,日后各家掏钱也会更痛快。”方明远点了点头,名也不要,钱也不要,就是为了发展教育的人。不能说没有,但是绝对不会是宗正他们。

????“既然决定了,那就尽快开始教职员工的招聘工作。至于校区,我有一个提议,你们最好是先收购一家现有的学校,然后一边办学,一边建设新校,等新校建设完了,你们这边的先期工作也完成了。”方明远提议道,“可别把办学这事想得简单了。觉得只要砸钱下去就行,届时别说我没提醒你。”

????“这事还得求你,建校初期,平川大学最好借给我们些人。帮助我们将框架搭起来,等我们走入了正轨,他们再走。”宗正道,“我们给他们开双倍的工资,怎么样?”

????方明远沉吟了片刻,宗正的这个要求倒是应当注意。毕竟宗正他们是打算以平川大学为模板来兴办大学,与国内的普通大学可以说是有着很多的不同,平川大学也是一边做一边摸索,才做到了今天,算是有个像样的章程了。要保证新大学日后不会再走回老路去,派些人去指导还是有必要的。

????“双倍不双倍的我就不管了,回头我给你一个名单,只要你们有本事,拉走都可以。”方明远道。

????“那就太好了!”宗正一拍巴掌,兴奋地道,他们其实也想这样做,培养人哪里有挖人来得快,上手就能够使。但是平川大学那可是方明远的一亩三分地,在平川大学里挖人,那可是要做好被方明远找茬的心理准备,虽然说方明远也是新大学的董事之一。

????“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人可以给你们,但是你们也要善待他们,少耍什么大爷脾气,否则的话,我可是要全部收回来的。”方明远道。那可是未来平川大学继续扩张的储备,要不是看在宗正他们也是要发展同样的大学,否则说什么方明远也不会让出去的。

????“明白,明白!你的人我让他们都当大爷一样供着,这总可以吧?”宗正连声地道。反正他是董事,也不会常年在学校里,头痛的人是下面人。况且,他也明白,想要像平川大学一样干出点名堂,就必须要给予这些人真正的尊重,否则的话,人家干吗放着平川大学不干,跑你这里来。就算是工资高,人家平川大学工资也不低啊。要知道,很多学者教授更重视的是自己在学校里受不受尊重,未来有没有发展的前途,为了多些钱而让自己心气不顺,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犯不上了,平川大学又不是办不下去了。

????“你要是能够保证这一点,我会和陈校长打招呼的。”方明远点了点头道,他有这个信心,自己的这个招呼不打的话,就是宗正他们开出双倍的薪酬来,也不见得有多少人会跳过去。

????“对了,你刚才说收购个学校,有没有合适的备选?”宗正笑道。方明远的这个提议,倒是比较符合他的心意。他们现在并不缺少资金,重要的是尽快地打开局面将学校建立起来,他们这些人都已经想好了,仿效当年的平川大学,头三年不对外招生,而是从各自旗下的企业中,挑选值得培养的人才送入学校,一方面是对这些人进行深造,另一方面也是完成学校最初的磨合。三年之后,再正式参加高考招生,面向全国招揽人才。

????“这个你可是问错人了,我哪里有那个闲功夫去关心。回头你去秦西省教育厅,他们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地答复。”方明远道。秦西省的那些部属高校是不要指望了,但是还有市属高校和民营大学,这都是宗正他们可以运做的对像。这些年来,秦西省在教育这一块的投入一直都比较重视,苏爱军成为了省委常委、省长之后,这一块更是重视,在加大了对教育的投入之后,同时也严格了对这些高校的考核,想要混水摸鱼,可以说是越来越难。那些有能力有潜力的学校自然是获得了很好的发展,而那些什么都没有的学校,日子自然是越来越难过。

????“嗯,我记住了。”宗正点了点头道,和教育厅打交道,这种事情他擅长。

????“苏叔惦记这事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也算是节前给他份大礼。”敲定了这件事,方明远也是心情大好。

????“哎,我听说你最近又和日本钢铁工程控股公司搅在了一起?怎么着,打算有什么合作?”宗正抽了口雪茄道,“你说吧,一边你噼里啪啦地抽着日本人的脸,一方面却又赚着日本人的钱,还和日本人合作着,日本人还得陪着笑脸,没什么怨言,这日子过得。”他是真的觉得神奇,小日本那到了国内,只要不涉及到什么修改历史教科书、参拜个神社啊、否认江宁大屠】杀什么的,各方面都是哄着捧着,就这样,小日本骨子里还是爱搭不理的。方明远这倒好,虽然没有什么恶言相向吧,但是因为日本人的不当言论,也发过几次脾气,这一次更是将日本人的脸抽得都要肿了,怎么日本人就这么老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