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零九章 去向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抱歉,今天只有一章了。☆→顶☆→点☆→小☆→说,

????二零零六年的春节,平川古城的方家宅院里,人头涌涌,若不是方明远当初就将方家宅院两旁的宅子都留了下来,这一次连住的地方都要紧张了。

????“很少看到爸妈他们那样高兴了,四世同堂,呵呵……”时文生和方明远初一一早并肩走在古城的街道上,几名保卫人员跟在了两人的后面不远处。这里并不是古城的商业区,而是住宅区,经过了大年三十晚上的一通折腾,早上还能够早起的人并不多。时文生是因为下午就要去奉元,然后初三就必须要返回晋宁,所以方明远不得不一早就爬起来。

????“让海涛努力努力,很快你家也就能够四世同堂了。”方明远打了个哈欠道,昨晚一直到两点多才睡,早上七点钟就不得不爬起来,他还没完全清醒呢。

????“海涛?他才多大,而且也没有你小子这本事!能够让这么多的好女人心甘情愿地跟着。”时文生笑道,“连混血儿都有。”宇田光璃是黄种人和白种人的混血儿,她与方明远的儿子自然也是混血,小家伙从小就格外的可爱,谁见谁喜欢。

????“嗯,也是,他要像我这样,会出大事的,所以我不去当官。”方明远又打了一哈欠道。

????“听说,你在香港参加了个成年礼宴会?结果搞得香港豪门来次大聚会?”时文生笑道,这事他是在饭桌上听林莲她们说的。

????方明远挠挠头,其实他本来就是应郑嘉仪的要求,去露个脸、散散心,也算是代表方家偶尔参加一下香港上层社会的社交活动,结果是谁也没有想到,香港的其他豪门家族在得知了他出席了宣家的成年礼晚宴后,虽然说各家的老爷子都没有出动。但是二代的核心成员却是纷纷出动前来参加,到最后,香港的豪门家族在宣氏的别墅中居然凑了个七七八八。宣建华的成年晚宴最终变成了一场关于香港未来发展的讨论会。当然了,对于宣氏家族来说,这可是是意外之喜,散场的时候,宣松甫话里话外对方明远是感激不尽。

????“阴差阳错的,其实我就是去散个心。”方明远一脸无奈地道,“谁知道最后成了经济研讨会了。”原本是去散心了,结果还是和一群至少四十岁向上的中年人讨论经济问题。

????时文生拍了拍方明远的肩膀。笑道:“好了,好了,别臭着脸了,这种事情,恐怕别人还求之不得的。”这只能说明,方明远在香港这些豪门家族中的影响力。

????“对了,姑夫,我和你说的那事,你想好了吗?”方明远问道。“走与不走,我们都必须要提前开始运作,不能让他们到时候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如果说能够将晋宁的工作安排好,不让我这几年的心血付诸流水。当然是走!只有到了更高的岗位上,才能够做出更大的事情来。”时文生毫不迟疑地道,“光是一个秦西省,就算是加上晋西省和燕邢省。也是改变不了的。”

????“嗯,这个我们都已经考虑过了,如果说您打算走。那么现在就要开始调整晋宁的干部,苏叔、赵叔、李叔也会配合着你,晋宁可以交给其他人,但是它的主导权我们是不会放弃的。”方明远点了点头,时文生的这个决定他并不感到意外,时文生在省内的晋升,可以说已经几乎触到了天花板,不离开秦西省是不能够再向上了。

????“那么我得提醒一句您,估计您去的地方不会是发达省份,那里的位子太炙手可热了。”方明远道,“继续向西和向北,我并不建议您去,当地的问题太复杂,而且影响力也太小。西南……也是这样。燕邢省……那里距离京城太近,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敏感,虽然那里也是个穷地方。”靠近京城的所在,自古以来都是国内的经济发达地区,谁又能够想到,燕邢省却混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你就直接说希望我去哪里好了?我有这个心理准备。”时文生一摆手道。

????“目前,我觉得最好是东北三省,一来,那里的经济发展并不尽如人意,相对而言,位子也就好取得一些。二来,那里工业基础雄厚,自然资源丰富,底蕴在那里,只是在如今的国内形势下无法发挥出自己的优势来。三来,那里靠近俄罗斯、韩国和日本,方便我方家的海外产业照顾。四来,我原本就打算在东北三省进行投资,姑夫去了,投资项目都不用调整。五来,那里靠近京城,对京城的影响力不可忽视。”方明远直言道。

????“可以,呵呵,去东北也不错,至少我不用学当地的语言了。”时文生笑了起来。秦西压延设备厂当年就是从东北迁到的秦西省,厂子里的人直到今天也有很多说东北话的人。这个结果并不出乎他自己的意料之外,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他自己也是认真地考虑了一遍自己的去向,国内的省份虽然多,但是筛检来筛检去,也就那么几个省份可选,东北三省就在其中。

????“不过,姑夫,你也要有些心理准备,东北三省那一块,经济形势很不容乐观。”方明远迟疑了一下道,“您初来乍到,很多工作不是那么好开展的。”东北走这一趟,方明远可不是只和那些官员们凑在一起,私下里也走马观花地走访过民情,说实话,东北如今的经济形势很不容乐观,而其中的原因可谓是错综复杂。固然有改革开放以后,对这一地区抽血过多,投资却不足的缘故,也有很多的其他因素。至少如果说姑夫真的去了那里,保卫工作是一定要做好的。

????“要是好啃的果子,你觉得会落在我们的手里吗?”时文生不屑地道,“而且,越有挑战性的工作,才越有成就感吗,硬骨头都啃下来了,日后那些软柿子算个什么?”时任晋宁一把手多年的他。言语间也多了几分霸气。

????“姑夫要是这样想的,那就是再好不过了。”方明远鼓掌道,“不过您也放心,首先还得有相当长的时间准备,也会有干部和资金相继进入东北的。不会让您去唱空城计的。”时文生笑了笑,这一点,他相信方明远一定可以做得很好的。

????“我说,你是不是有点未卜先知?知道我可能要调出秦西省,所以提前跑到东北布局去了?”时文生搂着方明远的肩膀低声道。事情实在是有些凑巧,所以他忍不住要问问。

????“这倒真不是。准确地说是因为我在东北已经开始投资,所以当您要调出秦西省,我才建议您去东北。”方明远道,“时间比较紧迫了,姑夫您回晋宁后,需要做的工作可多了。”

????“是啊,要保证晋宁未来的发展方向不偏离我们预定的轨道,要做的事情确实是很多。我打算回去之后,先将财权向人】大偏斜一些。”时文生道。“晋宁如今的财政有不少的节余,我得给它们安排好去向,不能够留给他们挥霍。”

????“但是您也得把握好分寸!”方明远连忙道,“煤炭的好日子不会这样长久下去的。要是晋宁不留点家底的话,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虽然说时文生在晋宁的这几年,也一直在主动地推动晋宁的其他产业发展,但是煤炭产业目前来说仍然是晋宁的经济支柱。

????“嗯……明远。经济危机真的又要来了?”时文生皱眉道,“怎么感觉如今的经济危机发生地越来越频繁,纳斯达克崩盘这才几年前的事情?东南亚金融危机仿佛还在昨天一样。”

????“真的有这个可能。就在未来的几年里。而且,这一次,对于咱们国家的影响会更大。”方明远叹息道,“两年后您只要看看煤炭的价格上涨了多少,就应当知道,这个泡沫有多大!”在他的记忆里,国内的煤炭价格是在二零零八年的下半年达到了峰值,特别是二零零七年至二零零八年的一年时间里,国内的煤炭价格上涨超过一倍。而与二千年时处于低点的煤炭价格相比起来,八年时间里,煤炭价格上涨了近八倍!就是考虑到通货膨胀,人工费用和原材料的不断上涨因素,这个涨幅也是极其惊人的。也正是因为国内煤炭的价格不断上涨,沿海地区省份进口煤炭的数量也是越来越多,华夏也从煤炭的出口国变成了净进口国,每年进口煤炭都在上亿吨!

????在次贷危机发生后,国内的煤炭价格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若不是国内强力刺激经济,推出了大规模的投资计划,从而使得煤炭价格又在高位维持了几年,但是到了他前世里去世时,国内的煤炭市场价格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大幅度下滑,而且这一次国内经济界的人士普遍性地不看好煤炭的未来走势。

????这一世里,虽然说煤炭的涨幅仍然是相当地惊人,但是方明远会努力地说服苏浣东,尽可能地避免华夏重蹈覆辙,那种靠大规模投资强力刺激经济的做法,不过是将炸弹引爆的时间延长而已,而且到了那个时候,国内经济更是积重难返,反而错过了经济结构调整的机会,原本应当淘汰的产能却是严重地过剩!

????时文生眉头紧皱了起来,方明远关于经济方面的预言他是坚信不疑的,以往的例子已经是数不胜数了。晋宁之所以有今天,也是因为在煤炭价格位于低谷时,他相信了方明远的判断,整顿了晋宁的煤炭产业,并加大了投资力度。

????“全球性经济危机,谁也躲不过去的。”方明远拍了拍时文生的肩膀道,“不过,您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您得这样想,越是这种时候,阻碍变革的力量才会越虚弱,才是您大展手脚的时候。”时文生哑然失笑,心情倒是因此无由地好了不少。

????“你计划中未来在东北地区的投资项目,能不能和我透透底,我也好心里有个数。”时文生低声地道。

????方明远失笑道:“姑夫您这还是心里没底啊,好吧,好吧,我大概地说说,现在正在谈着的有与日本钢铁工程控股公司联合投资的钢铁厂,有和龙江省农垦总局合作的大豆生产项目,计划中的还有与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合作的出海通道项目,如果说出海通道项目顺利打通的话,后继还会在东北投资制造业的一些项目。当然了,如果说当地政府能够大力推动的话,也可以上马高速公路项目和铁路项目。其实我是很看好东北三省的铁路项目的,如今交通已经成为了东北三省物资运输的一大瓶颈,如果说能够解决了这个问题,东北三省的经济发展即便是没有什么新的投入,也会有一个小小的提升。”

????东北地区的铁路网建设与全国相比起来,可以说是相当地滞后,现有的铁路大多是建国前和建国后所修建的,虽然说从铁路密度来说,仍然位居全国前列,但是却是问题多多。很多铁路的使用率并不高,比如说那些通向林区和矿山的铁路。还有就是电气化铁路和复线铁路在其中所占的比例较小,行车速度、行车密度和列车牵引重量普遍较低,这在时间就是金钱、效益就是生命的现代社会中,无疑是落后了一大截。

????“没有兴趣整合东北三省的机场业?”时文生满意地道,做为一名空降过去的干部,就方明远方才所说的那些个项目,能够有一两个,就足以令他在新地方站稳脚跟了。

????“兴趣是有,但是一来秦西机场集团公司近几年发展的很快了,需要停停脚步消化一下。二来,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方明远道。时文生会意地点了点头,既然知道经济危机就在眼前了,那么一些并不急迫的项目完全可以拖一拖,届时会有更好的价钱,非要在高位接手,那才是傻瓜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