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一十五章 大项目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文生去了,自然杨书记就会被调整。”苏爱军轻叹了一口气道。由于国内煤炭市场价格的一路上涨,晋西省做为国内的产煤大省,从中获利匪浅,如今也已经成为了令人眼红的所在。但是想要调整杨均义,没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和一个足够好的新位置,可是不行的。毕竟他在晋西省的一把手位置上,还没有干满一个任期。

????如果说将时文生安排过去,自然是没有两个都和方家关系密切的干部担任一省的一、二把手的道理,尤其是这种关系还是人尽皆知的,更是要避嫌,杨均义自然就要调整位置,无论是方家还是苏家对此都说不出什么来。这样的话一个二把手职位换个一把手职位,还是值得的。

????“不去,未来那就是一个坑!”方明远直截了当地道,如果说仅仅是杨均义的话,还可以在煤炭价格开始下跌前调出晋西省,而而要是时文生现在接任二把手,届时可就不好调整了,稍有不慎就会毁了时文生一世清名。苏爱军会意地点了点头,方明远早就提到过,煤炭市场的火爆只会是一时,有上涨自然就会有下跌,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红吗。晋西省经济过于倚重煤炭产业,这就会造成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结果。

????“你的想法我会转述,另外还有一件事情。”苏爱军沉吟了一下道,“京津城际铁路已经开工建设一年多了,到目前工程进展一切顺利,估计到奥运会之前投入正式运营不成问题。这应当是我国国内的第一条真正意义的高速铁路。高速铁路对于地方经济发展的意义,我想,这就不用说了,我想问问你,平川铁路运输公司有意参加商奉城际高速铁路的建设吗?”

????“啊?”方明远有些诧异。商奉城际高速铁路,他当然知道,连通中原省的省会商都市和秦西省省会奉元,全长预计为五百一十一公里左右。设计时速在三百到三百五十公里,商奉城际高速铁路客运专线开始通车运营后,可以使商都市和奉元市之间的交通时间由过去的六至八小时缩短至两小时以内。是铁道部在二零零四年提出的华夏铁路长期规划中高速铁路网的重要组成部分。该项目在去年九月份正式得到了铁道部的批准,可以说是中原省和秦西省这几年里重要的基础建设工程。预计投资可能会高达六百个亿。不过……据他所知。这条铁路的投资方全是国有资本。

????“为了兴建商奉城际高速铁路项目,由铁道部、秦西省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原省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投设组建商奉城际高速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然后由商奉城际高速铁路有限责任公司拥有未来商奉城际高速铁路的管辖和权益,然后委托奉元铁路局来运营。但是,你也知道。如今铁道部、中原省和秦西省的财政都不宽裕,都拿不出太多的资金来,到现在商奉城际高速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的自有资金连二百个亿都没有,如果说余下的建设资金全部通过贷款解决的话,未来商奉城际高速铁路的还款压力就太大了。”苏爱军叹了一口气道。每公里的造价超过了一亿元,而且还没有考虑到开凿隧道和铺设桥梁的费用,高速铁路虽然好,但是这投入也是非常惊人的。

????“所以?”方明远眨眨眼睛道。

????“所以问问你,平川铁路运输公司有没有兴趣进来当个股东?”苏爱军道。

????“是小股东?还是大股东?或者说控股股东?”方明远放下了筷子,一口气问道。“小股东算了,不去受那个气。大股东得想想值不值,要是控股股东的话,那没问题,余下的资金我方家包了。”在五百公里左右的路途,高速铁路与汽车和飞机相比起来,还是有着很大的时间优势的。两个小时的时间,还不够旅客们在机场折腾呢,而且铁路还有准点的保证。虽然说短时期内,商奉城际高速铁路盈利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从长远的角度,以及它的附带效益来看,商奉城际高速铁路对于方便中原省和秦西省之间的人员交流,还是可以起到相当大的作用的。同时这也是对平川铁路运输公司运营能力的考验。

????苏爱军看了方明远半晌,苦笑地摇了摇头道:“你就那么喜欢控股?那可是要差不多四百亿元呢。”

????方明远耸耸肩膀道:“不控股不行啊,否则被他们玩了都没地说理去。至于那四百亿,也就是五十亿美元,凑一凑也不算是什么难事。”和国家资本打交道,就必须要步步小心。稍有不慎,就可能会被对方吞得连骨头都不剩,所以除非没有选择,否则的话,方明远向来不喜欢和国有资本合作经营,即便是经营也要掌握控股权。

????对于方明远的这一提议,苏爱军是真的为之动心,如果说不走银行贷款的话,那么对于商奉城际高速铁路来说,就没有了未来沉重的还贷压力,实现收支平衡就要容易地多。而且,未来的商奉城际高速铁路交给平川铁路运输公司来运营,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平川铁路运输公司在运营奉晋铁路上的业绩是摆在那里的,虽然说这其中有潼宜、晋宁的经济异军突起的缘故,但是谁也不能够否认,平川铁路运输公司就是用一条原本并不重要的铁路支线实现了盈利,而且用盈利还实现了潼晋铁路的建设,以及原有线路的改造。虽然说如今平川铁路运输公司也因此有一些负债,但是那对于每年都有着可观盈利的平川铁路运输公司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而如今,说实话,对于高铁建设提上日程一事,其实高层已经基本上达成了共识,但是建设资金和如何来保证盈利,就成为了高层们头痛的新问题。高速铁路的造价要远高于传统铁路,维护成本、以及列车的采购成本更是连着翻着跟头上涨,一列列车就价值两亿元,这在过去简直是不可想像。如果说,不是考虑到高速铁路所带来的其他方面的效益可以弥补这些。传统铁路还难以实现盈利的铁道部是说什么也不会上马高速铁路的。

????京津城际铁路之所以能够顺利的开工,是因为一来只有一百二十余公里,津市和京城又都是国内的一线城市,又正值奥运会要招开。所以才这么顺利地上马,但是对于它的未来盈利前景,说实话,国内的那些专家们并不是多么地看好。而商奉城际高速铁路的投入比京津城际铁路还要高,两地的经济水平比起津城和京城来都有着不小的差距。所以无论是铁道部,还是中原省和秦西省,筹资才会这样的困难。

????三方谁也不想在里面多投钱,都想着占另两个的便宜,反正这家公司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是不要想着挣钱了,甚至于可能在这些领导们两个任期结束后,还是一个无底洞。结果就是到了现在三方连二百亿元的资金都没有筹措出来,别说正式动工了,就是后继的贷款,都不是那么容易借到手的。如果说不是这样的话。他们才不会想到引入社会资本,想到平川铁路运输公司的。

????“控股股东,恐怕不容易。”苏爱军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道.虽然说,如今国内在铁道这一领域中,已经有所放开,一些支线铁路已经交给了地方企业来运营,但是作为一条新建设的高速铁路,又是连通奉元和商都市两个重要的省会城市,也是未来国内横向高速铁路线的重要组成部分。铁道部通过的可能性在苏爱军看来是微乎其微。

????“大股东呢?总不能我们平川铁路运输公司拿钱拿大头,股份却是占小头吧?”方明远撇嘴道,“要是那样的话,有本事自己筹资好了。而且。说是大股东,届时你们三家一站队,只要平川铁路运输公司没有拿到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东,那都是小股东。”和国有资本合作,就是这一点最让人头痛,虽然说这些股东们可能是属于不同地方的国有资本。互相也不统属,但是一有上面的领导出面,却又很容易地站到了同一个战壕里,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就很难得到保证。

????苏爱军只能苦笑,虽然说他很想反驳方明远的这一观点,但是建国后,以及改革开放之后,那数不清楚的“产权不清”的案例,实在是让他的底气有些发虚。

????方明远沉吟了片刻道:“算了,如果说拿不到控股权的话,平川铁路运输公司进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不过是陪着你们赔钱罢了。有那闲情还不如想想怎么样争取京堂城际铁路的控股权。”他倒是觉得以京城对燕邢省的轻视和燕邢省的没钱,京堂城际铁路倒是有可能让平川铁路运输公司掌握主动权。

????苏爱军简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虽然说从商奉城际高速铁路有限责任公司传回来的消息,未来商奉城际高速铁路的盈利前景不佳,但是他还抱着一丝希望,让方明远这样一说,他就一点信心都没有了。

????“明远,你觉得商奉城际高速铁路真的不能够保证盈利?”苏爱军道。

????“苏叔,高速铁路在世界上有不少国家都拥有,但是目前来说,确定盈利的只有日本新干线中的部分线路,绝大多数的高速铁路都是亏损的。当然了,这是算公司的小账,要是算经济大账,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方明远道,“至于国内,呵呵。”苏爱军在铁道部部长的任上,虽然对铁道部也是几经整顿,也努力地进行改革试点,但是铁道部的诸多弊病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扭转的?

????“道理是这样,但是如果说不能够保证盈利,哪怕是收支平衡,未来对于中原省和秦西省的省财政压力就会很大。”苏爱军无奈地道。

????“那没法子,既想马儿跑,又不给吃好,哪有这种好事情?”方明远摊开手道,“这世上没有点石成金的神仙。要是说省里敢将商奉城际高速铁路完全交给平川铁路运输公司,我倒是敢试试。”

????“你真的想试试?”苏爱军眼睛为之一亮道。

????“可以试试。”方明远沉吟了片刻,还是给予了苏爱军一个肯定的回答,“但是别告诉我,运营有时间限制有这个限制那个限制的,高铁虽好,但是前期投入太大,想要盈利,比普通铁路难度更大的。”方明远一直都认为,在国内全面铺开高速铁路的建设是不现实的,只会给铁道部带来高昂的债务,但是在部分地区,高速铁路的建设却又可以起到经济催化剂的作用。

????这一点从日本高速铁路的发展史就可以看出来,日本确实拥有着世界上第一条盈利的高速铁路,但是从整个日本的高速铁路系统来看,它却又是严重亏损的,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日本政府实施了铁路私营化的主要原因。其根本原因就是日本的高速铁路无序无节制地进行扩张,结果就是除了头几条建成的高铁线路之外,其余再兴建的高铁线路基本上都是亏损。

????中原省和秦西省的经济水平在国内虽然都排不上最前列,但是中原省的庞大人口,以及它在国内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商都市交通枢纽的地位,而秦西省的未来,没有人比方明远自己更有信心,所以他才说想要试试。

????其实他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只是他无法说出口而已,虽然说商奉城际高速铁路项目的预计造价是近六百个亿,但是方明远认为它的真正实际造价能不能够达到五百亿元都是两说的,国内这种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其中的猫腻实在是太多太多,从中中饱私囊的人也太多太多,但是只有自己亲自建造一条线路,才能够对建设成本到底是多少有足够的发言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