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二十四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云龙,不用考虑我们两人的想法,你自己来选择!”一直沉默不语的赵清宁突然开口道,“现在就选,凭你的本心去选!”

????“清宁!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现在就给……”杜丽梅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赵清宁一记响亮的耳光抽了回去,打得她倒在沙发上,半晌都说不出话来。£∝顶点小说,

????方明远心里暗叹了一口气,杜丽梅还是太嫩了,思路跟不上,赵清宁倒是明白了其中的关键。赵云龙如果说根本不想选择第二项去冒险到海外发展的话,那么考虑半年也没有什么用。如果说赵云龙想要改变自己的未来,那么越早表示出自己的态度来越好,至少可以得到在场这些人的多多少少的赏识,人们对于那些敢于面对困难迎难而上的人们,总是会多几分好感的,而这几分好感,也许在关键的时候,就可以救人一命的。尤其是在场的自己!

????赵氏家族在海外没有什么根基,也就是和三星化工有个合作关系,但是方明远不是啊,不要说邻近的俄罗斯、日本、韩国、东南亚的这些国家,就是在北美、南美、大洋洲和欧洲也多多少少地有方家的势力存在。而且方明远要是想帮他们一把的话,有的是办法让赵家的其他察觉不出来,但是这个的前提必须是让方明远觉得他们值得自己伸手!

????而给予杜丽梅这一记耳光,不仅仅是因为她此时还没有想透这其中的关键,也是因为赵清宁知道,杜丽梅在赵家、在方明远和苏爱军、李东星的心里,都并没有什么好印象,这也是他自己的一个表态。

????“呼……”走出了客厅来到了院落里的方明远长出了一口气,寒冷的空气令他的精神为之一振。

????“明远,你做得很好!”苏爱军拍了拍他的肩膀,欣慰地道。最终赵云龙选择了第二条。决意到海外拼搏,以争取重新得到家族接纳的机会。这个结果在苏爱军看来,无疑要比赵清宁一家三口被彻底地逐出赵家要好。而赵建国也点出了,留给赵云龙的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将会从原本要分给赵雅的股份中留出来,赵鹏未来分到的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已经足以保证他在平川顶好集团中的控股地位,其余的股份则分别由赵清风、赵芳、赵雅持有。同时,赵建国也明确地表明,在他百年之后,王政国一家将得到平川顶好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而化工企业则完全地属于赵雅,这样的结果,可以说保证了赵家未来的平稳过渡。

????“明远,这个提议,事先你和赵雅、你的老丈人他们通风了吗?”李东星站到了另一边笑道,“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当然要提前打招呼了,我原本是打算从我在海外的资产划出一部分给小雅,弥补她的损失。不过她和我岳父都拒绝了。”方明远活动了几下胳膊道。他也是考虑到,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要是直接划归赵雅所有,可能会在赵氏家族的其他人心中引发强烈的不满,毕竟赵雅已经分得了化工企业这个重量级的企业。赵家毕竟是方家的重要盟友。双方合作已经有多年,赵建国在世的时候,两家的关系肯定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赵建国百年之后。王政国和赵鹏主政的话,那么这个不满就可能会引起一些隔阂,为了这些财产。埋下日后的隐患,实在是犯不上。

????苏爱军满意地点了点头,方明远能够想得这样周到,令他感到很满意,尤其是主动地提出来给赵云龙留下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表明了自己对于赵家的财产并没有主动伸手吞并的态度,这无疑会令赵家的其他人放心很多。

????“只不过我叔叔估计要头痛了,赵鹏他原本还有意大力栽培的。”方明远道。既然已经决定了未来赵鹏将会是平川顶好集团的实际控制者,那么他现在就必须要加入平川顶好集团熟悉其业务了。而赵鹏毕业之后没有进入赵家的企业,而是进入了方家旗下的企业,就是因为他和父亲赵清宁不和的缘故。如今赵清宁一家三口将远赴海外,自然也就没有这个问题了。

????“赵鹏这孩子心性不错,又有能力,我比较看好他。”李东星笑道。苏爱军微微地点了点头,表示对李东星这个说法的赞同。

????“赵家这下子算是稳定下来了,至少在十年内,应当不会再出什么拖后腿的事情了。”苏爱军笑道。就在刚才,赵建国极其严厉地警告了王政国和赵鹏,如果说两人再犯下类似赵清宁的同类错误,他就要将他们的继承权全部都剥夺掉,转由赵雅的孩子来继承,而只需要这个孩子或者说这个孩子的后裔答应改姓赵就可以。现在,有赵清宁这个前车之鉴,没有人会怀疑赵老爷子的这番警告只是说说而已。

????方明远引领着两人来到了另一个小客厅,赵老爷子那边还有一些扫尾的工作,刚好他们三人可以坐下来谈一谈,三人都是忙人,能够凑到一起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李叔,相信您也听到了风声了吧,事情又有变化。”方明远直截了当地道。这种事情,就是自己这边人不说,对方也会放出风声的。

????“你是说文生他要调出秦西省的事情吧。我听说了。”李东星点了点头道。

????“原本我打算的是等省里的局面稳定下来,就运做李叔你的调动,但是现在我只能说计划没有变化快,恐怕您短时间内不能够离开秦西省了。”方明远歉疚地道。

????李东星做为奉元的一把手,省委常委会成员,在秦西省里的上升空间其实也是极其有限了,除了一、二把手的位置之外,其余的位置,对于他来说,意义不大,甚至于有有了面子丢了里子的感觉。所以当初方明远才承诺在苏爱军坐稳了二把手的位置之后,帮助李东星去外省争取二把手的位置。

????但是突如其来的时文生调动,无疑是打乱了原本的计划。如果说时文生和李东星都调出秦西省,先不说有没有合适的位置供李东星选择,苏系的两名官员成为正部级干部会有多大阻力,最现实的一个问题就是苏家和方家在秦西省境内的实力会受到不小的削弱。不但失去了对晋宁的直接控制能力,在奉元也将面对强有力的挑战,这个局面,是苏爱军和方明远都不愿意看到的。

????毕竟秦西省是方家发展的大本营,也是苏爱军日后进一步走上更重要位置的基石,没有了足够的控制力,那么未来很多的设想,执行起来就可能会大打折扣,达不到最初的设想。而且即便是成功了,也可能会被他人分走太多的好处,为他人做了嫁衣。所以,李东星不但不能走,而且最好即便是有机会调出,也要拒绝,为苏家和方家的重新调整争取时间。

????“我明白!”李东星轻叹了一口气道,他也是在体制里呆了多年的人,在得知时文生会被调走的消息之后,他就已经意识到这个结果的发生。虽然他很遗憾,但是他也明白,时文生的调动,并非是方家和苏家的主动运做,而是对方的阳谋!当然了,这其中也有方家和苏家让步的因素在其中,毕竟两家在秦西省的影响力要是过于庞大,也会引起不必要的很多麻烦。这是上位者为了达到平衡的必然结果,不是想不做就可以不做的。而时文生的处境与他基本相同,如果说不调出秦西省的话,也一样是上升空间有限。多方衡量的结果,他的牺牲可以说就是必然的结果。

????“东星,不要气馁,古人云‘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苏爱军给他点上一根烟笑道。李东星眨眨眼,苏爱军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事情又有什么转折不成?

????“现在只能说是只有个想法,还没有具体的办法,也许能够让李叔你在两年里实现再向上一步的目标,而且是在本省。”方明远笑道。

????“吧嗒!”李东星嘴上的香烟掉了下来,好在他立即意识到,抢在裤子被点着前又拿了起来。

????“明远,你这话当真?”李东星认真地问道。虽然说要等两年,但是如果说是在秦西省里再进一步的话,那无疑又是值得了。他的仕途就是在秦西省开始走上腾飞的道路,算算到现在也有十几年了,可以说在秦西省里已经有了相当不错的基础,如果说在秦西省里再向上一步,他用不了多久时间就可以将手中的人员进行再整合,从而真正的掌握应有的权力,这可比空降到其他省份,只能够带上几个级别不高的心腹嫡系,然后艰难地在当地重新打开局面要省心省时多了。纵然再等两年,从实际上来说,却也并不算多吃亏。

????“哎呀,难道说苏书记也要走?”李东星突然一拍腿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