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二十九章 送上门来的卡特斯克金属集团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ps:ps:今天有事,不一定有第二更。▲∴顶▲∴点▲∴小▲∴说,

????此时的华夏正是在一年最冷的季节里,而在太平洋的澳大利亚,这里却正是一年最热的季节。

????从奉元省亲归来的夏文一家,对于两地季节的变化,无疑是有着最切身的体会——一家三口都因此而患上了感冒。这使得坐在办公室里的夏文鼻头有些发红。不过这并不能够影响到他的好心情。因为海平矿业公司将在数日后正式启动两处新矿山的投产,这使得海平矿业公司的铁矿石年产量将从目前的一千五百余万吨,提升到三千八百余万吨,而且这也意味着,为卡拉索矿区所兴建的铁路和港口的运力也将得到充分的利用,这会使得海平矿业公司的吨矿生产成本大幅度下降,由原本的近五十美元下降到了三十九美元左右。而二零零六年二月的全球铁矿石的市场价格已经突破了九十三美元每吨!

????成本与售价之间的巨大差额令海平矿业公司的利润率十分地惊人,也令夏文对于方明远的商业天赋佩服地五体投地。想当年,海平矿业公司刚成立的时候,没有人看好这家远在西澳大利亚州的企业,卡拉索矿区的储量虽然丰富,但是基本上没有生产的基础设施,海平矿业公司开采出来矿石,没有铁路线和港口根本就运送不出去。而在西澳大利亚州建设铁路和港口这些基础设施,投资金额极其惊人,这也使得海平矿业公司开采出来的铁矿石成本高昂,最初的时候,基本上是生产地越多亏损地越狠,要不是有方家雄厚的资本在背后支持,海平矿业公司早就关门倒闭了。

????而且,由于几大巨头对于铁矿石市场的垄断。海平矿业公司最初开拓市场的努力可谓是事倍功半,绝大部分的产量,其实都是在方家旗下的钢铁企业内部进行消化。

????就在夏文觉得海平矿业公司盈利遥遥无期的时候,从二零零三年开始,国际市场上铁矿石的价格开始增长,谁也没有想到,短短的几年时间,铁矿石的国际市场价格居然可以逼近一百美元每吨的大关,而且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至少在未来的两三年里。铁矿石的国际市场价格仍然是处于上升通道中。这也就是说,海平矿业公司至少还有几年获取暴利,而截止到去年的年底,海平矿业公司已经实现无负债。而在今年,海平矿业公司出口的铁矿石将实现翻番式增长,这也意味着今年海平矿业公司的收益将更喜人,身为海平矿业公司负责人的他,所能够得到的薪酬自然也会更高。

????夏文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琢磨着怎么样能够进一步地扩大矿山的产能和港口的运力,同时也在等着一位访客——澳大利亚卡特斯克金属集团的董事长弗利斯克安德鲁。

????卡特斯克金属集团是一家正式成立于二零零四年初的矿企。算是海平矿业公司的同行。不过它的矿区位于西澳大利亚州的西北部的皮尔巴拉地区,在其高达近六万平方公里的勘探面积中,卡特斯克金属集团据说已经发现并拥有近四十亿吨铁矿石资源,其中有十二亿吨达到储量标准。而这只占了它勘探总面积的不到百分之十四,可以说未来的铁矿石储备十分地丰富。

????但是卡特斯克金属集团距离盈利还很遥远,因为这些铁矿石要开采出来,必须要投入巨额的资金。而且皮尔巴拉地区并不濒海,这些铁矿石想要出口,卡特斯克金属集团还必须要投巨资修建一条长达三百公里的铁路。以及一个用来出口铁矿石的港口。

????不过,夏文还是有些不明白,安德鲁来找自己做什么,毕竟皮尔巴拉地区和卡拉索地区相距甚远,安德鲁就是想要借用海平矿业公司的铁路和港口出口铁矿石都不现实。一方面是因为好奇,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个弗利斯克安德鲁在澳大利亚还是很有名气的。童年出生在矿区的他,长大之后就在矿业公司中工作,之后担任过多家矿业公司的非执行董事和执行董事,算得上是资深的业内人士。二零零四年初,他出资近千万澳元收购了一家在澳大利亚股市上市的一家企业,并将其改名为卡特斯克金属公司。

????后来,安德鲁多方筹资拿下了皮尔巴拉地区的勘探和开采权,并成立了卡特斯克金属集团,据说他在该公司中的股份超过了百分之四十一,是第一大股东,自然而然地他也就成为了卡特斯克金属集团的董事长。虽然说到目前为止,卡特斯克金属集团还没有能够出口哪怕是一吨铁矿石,但是安德鲁已经代表卡特斯克金属集团与华夏的多家钢铁企业签订了铁矿石长期供货协议,并成功地得到了高达每年三千万吨以上的订单。正是凭借着这些合同订单,卡特斯克金属集团在澳大利亚银行借到了数以十亿计的美元,也是凭借着这些合同订单,卡特斯克金属集团在澳大利亚股市上的价格,到现在已经从零点一澳元每股上涨到了零点九三澳元每股,成为了股民所追捧的对象。对于这样的一个颇有几分传奇色彩的澳大利亚人,夏文自然是要见一见了。

????安德鲁比与夏文约定的时间要晚到了十分钟,这是一个有着金发的典型白种男子,看起来年纪应在五十岁上下。

????“夏先生真的是很年青啊,抱歉问一句,夏先生今年有三十岁了吗?真的是很难想像,像海平矿业公司这样的大企业,它的负责人居然是这样的年青有为。”安德鲁感慨道。

????“安德鲁先生,你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我还有下一个约会,所以,你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总不会就是要见我一面然后再感慨几句吧?”夏文不动声色地指了指墙壁上的时钟道。虽然他不能够确定这一位到底是在夸他还是在损他,他还是决定要强硬一些。澳大利亚人在面对华夏人的时候,很多人都有着一种发自骨子里的自傲。

????“咳!”安德鲁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道,“夏先生,我这一次前来拜访你。是想从你这里打听一下,负责贵公司的铁路和港口建设的公司是哪一家建筑公司,还有,为贵公司负责运输业务的航运公司是不是香港的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不知道夏先生能不能告诉我它们的联系方式。”夏文眨眨眼,看着安德鲁没有说话。

????安德鲁这一次来见夏文,就是想请夏文为卡特斯克金属集团联系龙兴建设集团,为卡特斯克金属集团的皮尔巴拉矿区建设一条铁路和一个供铁矿石出口的港口。在此之前卡特斯克金属集团已经和澳大利亚本土的多家建筑公司联系过,这些公司的报价高得令他感到肉痛。尤其是在卡特斯克金属集团还没有一吨铁矿石出口创造价值的现在,他对自己手中的每一张美元都是十分重视的。

????所以他就将主意打到了海外的建筑企业头上,海平矿业公司的卡拉索矿区就这样被他所关注到了。同样是新兴的矿企。又同在西澳大利亚州,同样会受到那些巨头的排挤,但是海平矿业公司仍然在短时间内修建好了一条连系港口和矿区的重载铁路,还从无到有地建设起来一座现代化港口。尤其是当他听说,海平矿业公司的铁路和港口只用了两年的时间就完工投入使用,而且总投资的金额只有澳大利亚建筑公司报价的四分之三,这可是令安德鲁大为心动。要知道,那些建筑公司们最快也是承诺会在三十六个月到四十个月之间完工。而在他看来,海平矿业公司的港口建设和铁路建设难度还在皮尔巴拉矿区之上。毕竟那里已经有一个港口存在,卡特斯克金属集团只是要在那里再建设一个专业的铁矿石运输港。

????而且更重要的是,安德鲁听说,海平矿业公司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关系很好。海平矿业公司的铁矿石基本上全部都由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负责运输。而且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是一家香港的航运公司,据说不仅仅运输船队有着相当大的规模,还和华夏内地政府的关系很好,在华夏内地多地投资港口建设。

????而从卡特斯克金属集团的成立之初。安德鲁就是奔着华夏的铁矿石市场去的,世界上那些主要的发达国家,钢铁企业已经发展到了顶峰开始衰退。而且这些企业早就已经与那些铁矿石生产巨头们合作多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卡特斯克金属集团想要从铁矿石生产巨头的手中将市场份额抢过来,又谈何容易。

????而新兴市场中最重要的这几个国家,如俄罗斯和印度、巴西,本国的铁矿石产量完全可以满足国内的钢铁企业的需要,甚至于还有多余的产量可以供应国际市场,卡特斯克金属集团的铁矿石就是再压低成本哪怕是赔钱卖,算上海运的费用也不可能低于这些国家自己的铁矿石价格,所以基本上可以不用考虑了,只有华夏对铁矿石的需要十分地强劲,也需要有新的公司出现来打破目前铁矿石供应格局,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够在华夏的钢铁企业手中拿到诸多的铁矿石长期供应订单的原因。

????所以,如果说能够与龙兴建设集团联系上,再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打好关系,对于卡特斯克金属集团的铁矿石日后进入华夏市场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

????“负责我们公司铁路和港口建设的是华夏的龙兴建设集团,运输业务也确实是由香港的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负责,它们的联系方式很容易找到的。”夏文半晌才开口道。他倒不是有意给安德鲁难堪,而是他一时没转过弯来,这一位跑来见自己敢情是来送业务的。

????“这个……希望夏先生能够引见一下。”安德鲁笑道,“当然了,我会记得卡特斯克金属集团欠夏先生和海平矿业公司一个人情,日后必有所回报。而且我们也不会抢原本属于海平矿业公司的运力。”卡特斯克金属集团要出口铁矿石就是由龙兴建设集团接手,最快也还需要两年时间,而提前与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签约的话,这个时间足够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再组织起来一支船队了。而有了海平矿业公司这个曾经的大客户介绍,安德鲁可以更顺利地见到龙兴建设集团的负责人。

????夏文沉吟了片刻,站起身来道:“安德鲁董事长,请稍候片刻。”虽然说引见他见龙兴建设集团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并不是什么大事,也算是给两家公司拉了一笔大业务,但是卡特斯克金属集团日后却要和海平矿业公司成为竞争对手的,它的矿石出口越慢,对海平矿业公司应当是越有利的,所以他要问问方明远的意见。

????“夏先生,我们虽然是同行,但是我们日后都要面临着几大巨头的打压,如果说卡特斯克金属集团能够尽快形成规模,也可以分担贵公司所面临的业内压力!”安德鲁也站了起来,郑重地道。安德鲁不是傻瓜,自然知道海平矿业公司的创始人和所有人,也是龙兴建设集团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重要股东,如果说不能够得到海平矿业公司的认可,那么即便是联系上了龙兴建设集团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也可能会被海平矿业公司从中阻挠,这也是为什么他希望能够得到夏文引见的缘故。

????夏文离开并没有多久,大概有一杯茶的功夫,就又回到了办公室里,直截了当地给了安德鲁两张名片道:“我已经和他们联系过了,贵公司可以派人前去和他们接洽了。”

????安德鲁怔了一下,这才连忙双手接过了名片,放到了自己的名片夹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