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三十章 小得意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安德鲁是满面笑容地离开了夏文的办公室,但是刚刚进入了车门,安德鲁脸上的笑容就立时变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少有的极其严肃。,这一次前来拜访夏文,他可是着实地做了一番功课,也想过了不少用来说服夏文的理由,做好了要出血的心理准备。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居然会如此地顺利!夏文竟然会这样的干脆利落快,痛痛快快地就将联系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和龙兴建设集团公司负责人的方法交给了自己。由于太顺利了,安德鲁的心里倒是有些嘀咕。

????不过心里再怎么嘀咕,安德鲁也很清楚,卡特斯克金属集团的未来发展可以说基本上都要依靠来自华夏的铁矿石采购,与越多的华夏企业,尤其是建筑、钢铁和运输企业打好关系,也方便卡特斯克金属集团的铁矿石进入华夏市场。就是以最近在眉睫的事情卡特斯克金属集团的融资来来说,他也是希望能够从华夏得到足够的投资。

????如果说不出意外的话,二零零六年将会是卡特斯克金属集团自成立以来,对资金需求最大的一年,安德鲁已经与多家投资者接洽,想要引入更多的战略投资者。但是那些来自欧美国家的投资者,所提出的方案都令他很不满意——他们实在是过于贪婪了。所以安德鲁希望能够从华夏找到合适的投资人。

????“方明远……”安德鲁喃喃地道,对于这个以神秘而告称的华夏年青人,他也是耳闻以久,也许这一次有机会见个面?不过,安德鲁并没有打算从方明远这里谋求什么投资,虽然说他也知道在方家的旗下有着两家都有着不小规模的钢铁企业,其中辽省钢铁集团更是华夏国内顶尖的钢铁企业之一。但是有了海平矿业公司,他却不认为方家还需要从卡特斯克金属集团进口铁矿石。

????当然了。更重要的是,像方明远这样能够白手起家创下这一番基业的人物,就算是年青,安德鲁也担心如果说将方明远拉了进来,日后方明远会不会挑战自己对卡特斯克金属集团的控制权?掌控了多家企业的方家,资金之雄厚可想而知,他可不想自己的心血届时却成全了方明远。那样的话,他就成为了他人的笑柄!

????“我得意地笑,得意地笑……”方明远一边哼着歌,一边收拾着桌上的东西。脸上挂着难以抑制的笑意。

????“什么事情,让你这样高兴?是因为要见到馨彤了?”郑嘉仪有些奇怪地看着他道,不过是刚才出去接了个电话而已,也没有说多久,难道说有什么好消息不成?

????“因为……咦,怎么这么大的醋味啊,谁家吃螃蟹了?”方明远抽了抽鼻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道。

????“你才吃醋了呢!”郑嘉仪轻拍了他几下,轻嗔道,“不要打岔。发生什么好事情了?”

????“一条大鱼主动地上钩了,你说我能不高兴吗?”方明远笑道,“澳大利亚的卡特斯克金属集团的董事长去找夏文了,从他那里要了龙兴建设集团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高层的联系方式。估计是想要龙兴建设集团帮助它兴建港口和矿区通向港口的铁路,郭氏航运集团公司则是负责日后的铁矿石运输,这可是两笔大单。”

????“卡特斯克金属集团?就是那个前年你让我查找的成立不久的那家矿企?”郑嘉仪想了起来,对于这一家矿企她还是有着颇深的印象。因为她觉得卡特斯克金属集团的那位创始人就是个大忽悠,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一位忽悠的功底还是蛮深的。拿着还在地下的铁矿石到华夏来。与国内的钢铁企业签下大额的长期订单,然后再用这些订单去贷款并推动公司的股价,然后由于公司在股市上的价值有了明显提升,它在资本市场上自然也就更容易再融资,然后进行矿山开发的基础建设,然后再在未来将这些铁矿石卖给华夏的钢铁企业,整个过程在郑嘉仪看来,颇有些空手套白狼的味道。但是方明远对于这一家公司却显得相当地重视,有专人负责它的情报,并且每周都要向方明远报告详细情况。

????但是直到今天,郑嘉仪仍然并不看好卡特斯克金属集团的未来,因为它所拥有的矿区,面积虽然不小,目前宣布的储量也算不少,但是这片矿区的位置其实是位于力拓和必和必拓两大巨头矿区的边缘,是属于两大巨头放弃的荒芜之地,虽然说离最近的必和必拓公司的铁路运输线不到三十多公里,但是必和必拓公司并不允许它使用自己的铁路线向港口运输铁矿石,这意味着卡特斯克金属集团必须要自己建设一条通向港口的铁路线,而在西澳大利亚州,铁路线的造价一般每公里在三百万到四百万澳元左右,而这一条铁路的总长度可能要有三百公里左右,如果说再算机车、车厢等其他费用,这一笔投资的金额将极其惊人。而且这还不是所有,与矿区临近的港口,目前铁矿石的吞吐能力已经完全被必和必拓、力拓两巨头所垄断,卡特斯克金属集团如果仍然想从那里出口,就得自己再修建一个铁矿石装运码头,这个的投资同样不是一个小数。就算这一切都完成了,卡特斯克金属集团在最初的几年里,仍然要面临着严重亏损的局面,因为它的铁矿石开采不达到一定的生产规模,那么它的生产成本就很难与世界上的其他公司竞争。海平矿业公司在最初的那几年里,亏损得就是郑嘉仪都觉得心惊胆颤。因此她很怀疑,这个卡特斯克金属集团能不能撑过这最初的几年艰难时光,而如果说撑不下去的话,那么卡特斯克金属集团所做的这一切,就完全会成为一场盛大的泡沫。而国内的那些钢铁企业所付出的预付款自然也就打了水漂。

????但是郑嘉仪也明白国内的这些钢铁企业为什么会与卡特斯克金属集团签订长期的供货合同,实在是因为近两三年来,国际市场上铁矿石的价格就如同坐了火箭一般扶摇直上,虽然说华夏是铁矿石的第一大进口国,但是由于货源基本上被几大巨头所把控,加上国内的一些因素。造成了国内的这些钢铁企业对于铁矿石的价格根本没有话语权,使得国内的这些钢铁企业,不得不面临着价格不断上涨的铁矿石将原本应当属于自家企业的利润,拱手让给了这几大巨头矿企和它们背后的那些人。所以,当卡特斯克金属集团跳出来时,国内的这些钢铁企业是真切地希望这个什么卡特斯克金属集团,能够成为一根必和必拓以及淡水河谷公司想起来就烦的搅】屎棍,从而打破现有的格局。

????“没错就是它!”方明远笑呵呵地道,卡特斯克金属集团,未来澳大利亚首富诞生的公司。也是澳大利亚股市上未来几年里的最大妖股,创下了在短短几年里升值倍数最惊人的纪录。而且它也确实是对打破几大巨头垄断铁矿石市场的格局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如果说能够给予它足够长的时间,也许它真的能够做到。

????“嘉仪,不管怎么说,它的出现,可以分散力拓这些矿企巨头们对于海平矿业公司和cmm公司的关注,从这一点来说,我们也要感谢它。”方明远拍了拍郑嘉仪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海平矿业公司和cmm公司在近两年里获利丰厚。而且因为有几大矿企巨头的光芒遮掩,还不为世人所知。但是对于力拓这些矿企巨头们来说,海平矿业公司和cmm公司的产能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威胁。

????只不过因为有巴西政府和西澳大利亚州政府的“庇护”。这些矿企巨头们也只能以一些正常的商业手段来进行竞争,对于销售渠道完全不成问题的两个公司来说,形成不了重大的威胁,当然了。这其中韦尔夫家族也是功不可没。而发展地远比海平矿业公司更为激进,又是澳大利亚本土企业的卡特斯克金属集团,无疑会在未来为海平矿业公司和cmm公司分担去不少来自几大矿企巨头的压力。

????郑嘉仪上下打量了方明远几眼。她总有一种感觉,方明远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隐瞒着并没有说出口,不过郑嘉仪也不是那种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不问个水落石出就睡不着觉的人,所以她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那就是说,你同意龙兴建设集团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与这个卡特斯克金属集团进行接触了。”郑嘉仪道,“关于省文化厅和镐京电影制片厂所提出来的,与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合作,共同组建新的电影集团公司的提议,你有兴趣吗?还是说,让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派人来先和他们谈着?”

????方明远沉吟了片刻,说实话,最初听到这个消息时,他确实是有点动心,如果说能够参加到未来的新电影集团公司去,那么也就意味着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进入内地电影产业会少一些政策上的阻碍,毕竟镐京电影制片厂的底蕴放在那里的,扯它的虎皮,有时候在国内电影产业中办事还是蛮有用的。但是正所谓有利必有弊,与镐京电影制片厂合作也会带来不少的麻烦,这主要是因为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在未来的新公司中的话语权得不到切实的保证,而且他也担心镐京电影制片厂的那些旧毛病也会被带入新公司,那样的话……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的加入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

????“先谈着吧,拉着蓟京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方明远道。不管怎么说,镐京电影制片厂毕竟是家乡的企业,又有苏爱军从中牵线搭桥,自己怎么也得给几分面子,而且即便是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不适合加入新公司,也可以让蓟京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参与进去,有了未来新公司股东的身份,蓟京文化交流有限公司的发展也可以少受一些掣肘。当然了,如果说可以的话,他也是希望镐京电影制片厂的改革能够成功,华夏的电影产业,不能够光指望着香港电影人来支撑,更不能光靠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如果说镐京电影制片厂能够真正地成长起来,不管是对华夏的电影产业还是香港电影产业,甚至于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都会从中得益的。

????郑嘉仪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她已经明白了方明远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和立场。

????汉城国际机场的贵宾候机室里,李馨彤与姐姐李馨真正在等待着方明远的专机落地,虽然说昨天韩国境内普遍性降雪,汉城的降雪更是达到了中雪,由于能见度的问题,汉城国际机场也减少了飞机的起降班次,甚至于一度关闭机场。早上六点多的时候,降雪才结束,但是天空中云层仍然很厚,但是在上午九点多,天气开始转晴,到了现在已经是阳光普照大地。

????“看来连上天都欢迎妹夫他的到来啊。”李馨真搂着妹妹的腰看着窗外笑道。

????“大姐,你有了身孕,干吗还非要来和我一起接机?新罗酒店的事情,我替你问问也就是了。”李馨彤扶着她,轻声地道。李馨真有着四个月的身孕。

????“方少前来汉城,我要不陪你来,难不成让崔宜秀陪你来?哼哼!”李馨真拍了拍妹妹的肩膀道。有的时候,她真的是很羡慕自己的这个小妹妹,不但得到了父亲的宠爱,还追求到了自己的爱情,更重要的是,她的爱情与家族的利益是方向一致的,而且方明远的社会地位、身家也决定了她的地位在家族中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如今已经可以说是家族中除了父亲和母亲之外的第三人,就连家中的独子李英昊也不得不俯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