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四十二章 伤脑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方明远婉拒了支赫俊为他安排住处的好意,而是选择了位于歆京市区里的一处别墅——这里是罗津名下的产业。龙江国际贸易集团公司虽然说并不是方家控股的公司,但是方家却是大股东,只不过运营权一直都交给了罗津和武威两人,所以入住罗津名下的产业,不仅仅是因为这里比酒店更为舒适,也是保证了私密性。

????支赫俊和吴永江两人将他送到了别墅之后就告辞了,一会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两人都必须要参加的,当然了,两人也都约了再见面的时间。

????别墅很大,内部装修看得出来是用了心的,在得知方明远要借用后,罗津还让人又再次认真清扫了一遍,依照方明远几人的喜好重新布置准备,别墅中的佣人们也都提前打过了招呼,所以方明远一行人只需要拎着行李入住就好了。

????别墅外面还有一个花园,不远处是一个人工湖,现在还结着冰,从这里无论是去商业区、还是火车站或者说去歆京龙成国际机场都很方便,距离歆京电影制片厂的老厂区也不算远,可以说是市区里的黄金地区。当然了,这也是因为歆京的市区与京城之类的一线城市相比起来太小的缘故。

????“罗津他明天会赶过来,龙江国际贸易集团公司去年在龙江省发展地不错,可能会替龙江省做说客。”李馨彤站在他的身旁,陪着他看着窗外的飞雪道。

????“嗯,很正常。”方明远笑笑道。JFE钢铁株式会社和辽省钢铁集团公司有意合作收购高显钢铁有限公司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云政宇还专门打来了电话,询问龙江省的钢铁企业哪里不如高显钢铁有限公司了,为什么选择了高显钢铁有限公司而不选择龙江省的钢铁企业。被他一句“JFE钢铁株式会社看不中龙江省的钢铁企业”给堵了回去。等德光电子集团有意在东北三省建立生产基地的消息传开了,来当说客的人恐怕还要多。龙江国际贸易集团公司毕竟是以龙江省为根据地,和自己又有这么一层关系,罗津被龙江省的官员们“抓壮丁”也是意料中的事情。

????“嘉仪和晴儿在做什么呢?”方明远回首看了看左右道。

????“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呢。你当我们拎包入住就不用收拾东西了?而且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的。”李馨彤好笑道。方明远的东西倒是不多,但是也不用他来收拾。

????“也别收拾了,总忙碌着,也得抽时间休息休息。”方明远拉住了李馨彤的手笑道,“我们出去转转,放松一下,那些伤脑筋的事情回头再说。”

????“好啊,好啊!”李馨彤兴奋地跳了起来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跑去找郑嘉仪二女去了。难得方明远自己主动提议要出去走走,她当然是举双手赞同了。而且。外面还飘着小雪,大地一片雪白,这不禁令她想起了那些缠绵悱恻的经典爱情韩剧了。

????“永江,你说这个方少是什么意思?要说他无意投资青山吧,可是从他以往的作风来看,不像。如果说他有意投资青山吧,为什么很多关键的问题他却又避而不谈,这里面是什么缘故?”支赫俊斜倚在后座上,若有所思地道。德光电子集团要是能够在青山省落地。可不仅仅是它一家企业,也许还会为青山省带来大批的配套企业投资,总投资金额将会是相当惊人的,这对于青山省的经济拉动。是他这个二把手也绝对不能忽视的。尤其是在如今的青山省因为粟末水水污染被搞得焦头烂额的现在,更是具有带动意义。

????而且他也想不明白,堂堂JFE钢铁株式会社和辽省钢铁集团公司,在国际上都算是排得上号大型钢铁企业。合作收购一家企业,几乎是重建高显钢铁有限公司,预计产能居然只有二百万吨。钢铁产业不是规模越大成本越低吗?而且又有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的出海通道,方便进口铁矿石,青山省又有丰富的煤矿。

????吴永江苦笑道:“省长,既然您问到了,我有个人的一点看法,仅供参考。”

????“嗯,你说,哎,对了,我听说你和他多年前就认识?”支赫俊突然问道,“怎么这些年里,也没联系吗?”吴永江要是有方家的支持,不可能现在还只是一个副省长。

????“唉……”吴永江叹了口气道,“省长,我确实是和他多年前就认识,那时候我还在龙江省任职。不过,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我家的那小子,在龙江省基层工作的时候得罪了方少,若不是方少给我个面子……”吴永江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支赫俊当然也没有再追问,他倒是知道吴永江的儿子原本也是体制中人,不过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退出了体制,看来根源就出在了方明远这里。对于这个结果,他倒是也并不意外,多年以前,方家虽然没有现在的地位,但是也不是一个普通中层干部的子女能够轻易招惹的。不过看来方家后来对吴永江也并没有什么打压的动作,否则的话,吴永江也不可能调出龙江省并一路升到了青山省副省长的位子上。推一个人上位,和踩一个人下去,这难度可是绝不在一个等量级上的。

????“方少有意在青山省投资,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但是是大规模的投资,就像堂山市那样,还是试水,就不好说了。也没准就是我们看来是大规模投资的项目,在方少的心中也不过是在试水。”吴永江叹息道,“但是,对于我们来说,这却是有着天差地别的。只有方少越重视我们,那么我们和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的合作才会越迅速,而这关系到我们未来与龙江省之间的出海口份额的竞争……”

????“哎呀,我说我总觉得我忘记了点什么!”支赫俊双手一拍道。吴永江这话倒是提醒了他,虽然说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同意了向青山省放开出海通道,使得青山省的商品可以通过长岭市海关进入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然后再通过港口进入全球海运系统,但是这意味着它也同时向龙江省开放。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目前的海港运力虽然是有富余,但是谁敢说两三年后,它的运力就仍然足够?届时自然是谁能够令俄罗斯滨海边疆区获得的利益大,谁就占据上风。亲兄弟明算账,何况只是两个相邻的省份。

????“龙江省……哼!”支赫俊冷哼了一声。这一次,因为粟末水被污染一事,龙江省和青山省闹得确实是比较僵,尤其是在事后补偿一事上,龙江省一口咬死了六十亿元的赔偿不松口,也是令青山省这边有些下不了台。虽然说在私下里,龙江省方面也表示了,这六十亿元的赔偿,只要青山省方面公开承认了,那么实际上给个十亿八亿意思意思就行了。虽然说十亿八亿也不少,但是考虑到龙江省这一次也确实是因为青山石化集团公司的缘故受到了巨额损失,十亿八亿的还真补偿不了,青山省就是咬牙也得认下来。可是青山省方面却更希望是那怕私下里多给龙江省一些,虽然说财政吃紧,但是只要想想办法,终究是能够挤出来这笔钱,公开向龙江省赔偿这事就算了——很丢人的。但是龙江省方面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死活就是不同意,而京城方面对于此事也是态度不统一,所以这事仍然在扯皮中。而且两省相邻,又同是东北三省的成员,竞争当然也是无处不在,所以在这种事情上,断没有成全对方的道理。

????“那么永江,你觉得怎么样才能够让那一位下定决心,在青山省投资?”支赫俊问道,不仅仅是高显钢铁有限公司,他还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投资!青山省目前是什么情况,他们这些人当然是很清楚了,注水局的那些报告,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

????“首先要改变,至少也是要表现出来要改变的诚意来。方家旗下的企业为什么大多数都是在秦西省或者说一线城市发展,除去了那里是方家的故乡和发家之地以外,其他原因我想省长您心里多多少少地也有数。而除了秦西省和那些一线城市之外,燕邢省的堂山市,可以说是最近几年,得到方家投资最多的城市了,为什么会选择堂山市,而堂山市又为此付出了什么,我想就是关键。”吴永江道。

????支赫俊默默地点了点头,在得知了方家有意在青山省投资后,他也找了很多关于方家的资料,认真地了解过,自然也明白吴永江没有说透的那些话。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我们要真的做出改变。省长您注意过吗?方家的旗下企业,从来也没有过偷税漏税的纪录?”吴永江正色道,“而且,每年都会向社会捐赠可观的财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