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四十六章 全权代表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方明远挂了电话,想了想这才迈步回到了包厢里,将手机交还给郑嘉仪笑道:“你们商量出来个结果了吗?咱们的时间可是有限。~顶点小说,”

????“我们决定了,去歆京最大的滑雪场玩!”郭晴儿举手兴奋地道,“据吕小姐说,那里最多可以同时接纳三千五百名游客呢,对外营业还没有七年。”

????方明远的目光扫过郑嘉仪和李馨彤,两人点了点头,李馨彤道:“我们的时间有限,不可能去远处,这里又距离市区不远,刚好也可以观赏一下雪景。”其实她们三人,不要说这种人工滑雪场了,就是全球知名的滑雪圣地,也亲身体验过。不过是由于时间有限,很多景点又不感兴趣,更没有在这里逛街购物的兴致,所以去滑雪场玩玩,也就无所谓了。方明远就更无所谓了,只要李馨彤她们三人高兴,大家精神得到放松,就足够了。致于他自己不会滑雪,那都不是事。

????歆京月潭滑雪场是歆京市最大的人工滑雪场,共有五条雪道,其中初级雪道有三条,一条越野雪道,还有一条中级雪道,雪道总面积达到了六万平方米。

????“啊?远哥哥,你不会滑雪?”郭晴儿诧异地叫道,“那你干吗同意来这里啊。”李馨彤和郑嘉仪也是有些吃惊,两人也没想到,方明远居然对滑雪这项运动一窍不通。不过两人又随之释然,方明远手头的事务那么多,就是有闲暇的时间,还有这么多人需要陪,滑雪这种费时费力的室外运动,他没有精力和时间学习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不过两人心里又有些心疼,外人都看到的是方家在方明远的手中,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发展到了如今的高度。却选择性地忘记了方明远在其中的付出又有多少。

????“不会我就学呗,你们几人滑你们的,我找个教练。”方明远笑笑道,“以前没时间没精力学,看看今天能不能学会。”方明远对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放下锻炼的身体还是有信心的。

????“不用找教练了,我来教你。”李馨彤笑道,“当初在欧洲留学的时候,我可是在瑞士玩过高山滑雪的。”

????“那好,他就交给你了。晴儿,我们和吕小姐去中级雪道。”郑嘉仪想了想道。郭晴儿还要再说什么,却被郑嘉仪推了一把,这才与吕晶婷向空中索道的方向走去。

????“走吧,咱们去初级雪道。”李馨彤挽住了方明远的胳膊道,“我还以为你无所不能呢。”

????“那是超人,是”方明远哭笑不得地道,“我只是一介凡夫俗子,有什么不会的。那不是很正常?再说了,谁也不是一生下来就会滑雪的,怎么到我这里,就成了新鲜事。”

????李馨彤掩口轻笑道:“又不是我一个人这样想的。刚才你没看到晴儿那惊诧的模样吗?我看她才是我们这些人里,最认为你无所不能的人。打破了少女多年以来的崇拜之心,可是罪过的。”

????方明远伸手在她的头上敲了一记,不客气地道:“扯淡。这种话也是你这个当嫂子的能说的?”

????“哼,我为什么不能说?我只是说几句话而已,有人可是持放纵的态度呢。”李馨彤轻嗔道。郭晴儿的那点心思。以及其他人的态度,就连她都已经看出来,她才不相信方明远自己心里没有数,要是那样的话,他就纯粹是个榆木疙瘩了。虽然说,方明远在这种事情上,向来并不算积极,但是到了现在,已经有了这么多的牵绊,如果说仍然看不出来郭晴儿的小心思,怎么可能!

????“唉……”方明远不由自主地先叹了一口气,他又怎么可能察觉不到,但是他却又避不开。郭老爷子和于秋暇答应郭晴儿来帮助自己,这本身就是表明了态度,而自家这边,没有谁提出异议来,本身也是一种态度。在这种局面下,他个人的态度就是再坚定,也不能够直截了当地表露出来,否则的话,伤害的就不止是一个人。

????“好了好了,别想了,既然出来了,就开心地玩吧。”李馨彤连忙道,难得方明远有闲暇和她们一起出来散心,她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把话题扯到郭晴儿的身上了。

????两人选择了一条初级雪道,由于并不是周六日,滑雪场里人并不多,所以倒是也不用担心教学过程中有人打扰。不得不说,方明远从小一直坚持到现在的身体锻炼还是很有作用的,良好的平衡感和体力,令他在学习中事半功倍,并没有教多久,方明远就可以像模像样地滑行了。

????“呼……看着你,我真的觉得自己像是个笨蛋!”李馨彤喃喃地道,当初她学习滑雪,可是摔了不少跟头吃了不少的苦头才学会的。

????雪道并不长,坡度也比较缓,两人顺利地滑到了山下,李馨彤提出来休息一会。滑雪场里也有茶座和咖啡厅,两人找了一家视野不错的咖啡厅,坐了下来。李馨彤解开了外套,虽然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滑雪毕竟是个体力活,她有些微微出汗。

????“你的学习能力真的好强,就这么点时间,居然就已经掌握了要领。”李馨彤端起了送来的咖啡喝了一口,微微皱眉。

????“旅游景点的咖啡,普遍性地存在这种问题,将就将就吧,别当真。”方明远注意到了她的神态变化轻笑道,咖啡确实是品质一般,价钱还挺贵。但是,方明远知道这在华夏已经是常态了,可不是谁都像奉元、潼宜的旅游景点那么有良心——虽然那点良心也是严加管束才有的。

????“刚才听那位吕小姐说,在华夏国内,各地的景区门票在近几年涨幅都很惊人,但是服务品质却是在不断地下降。如果说不加以改变,再这样下去,我看华夏的国内游会被越来越多的华夏人所唾弃。”李馨彤道。参股了咫尺旅行社的她,对华夏国内旅游业的状况,自然也就上了几分心,但是越了解。就越觉得华夏国内旅游业的发展前景中,隐患多多。

????虽然说,从全球各国的旅游业来看,就是相关法律健全,旅游业世界知名的欧美发达国家,以差充好、坑蒙拐骗游客的事情都有发生,就是韩国国内,类似的事件也是屡有发生,但是像华夏的旅游业这般乱象的,却是相当罕有。华夏的旅游业和相关产业。给李馨彤一种都是在做一锤子买卖的感觉——根本就不考虑自已的信誉,游客们是见一个宰一个,根本就不打算做回头客的感觉。

????方明远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确实是如李馨彤所说的那样,国内旅游业的乱象不但会逐渐失去外国游客这一块市场,还将本国的游客都逐步地推向了海外市场。如今国内的这些知名景点,一提起来,人们不是首先夸奖那里的景色有多优美,反而说得大多都是那些令人气愤不已的宰客行为和地方政府部门的不作为。这些年下来。一个个知名的国内旅游景点,都因此而臭名昭彰。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相关的法律倒是有,但是相关部门的执行力太差……”方明远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有的时候,真的不明白你们到底是想要怎么发展下去,贫富差距比发达国家还要可怕……”李馨彤也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道。“刚才是南钢集团的周宁给你打电话吧,出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他听到了风声。沪市汽车集团公司空降了一位副总,据说很有背景,在我们收购江宁汽车集团公司的问题上,持强烈反对的态度。也许……沪市汽车集团公司不甘心就这样看着江宁汽车集团公司落到我们的手里,还想再和我们……”方明远将周宁告诉他的消息详细地告诉了李馨彤,李馨彤虽然是担任了他的助理,但是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的事务,她却也一直没有放下,而且在李氏家族中,她仍然是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的负责人。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李馨彤对此并不感到意外,毕竟东海省与沪市相邻,沪市汽车集团公司不愿意嘴边的肥肉不但没有落到自己的口中,反而被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夺去,成为自己的心腹之患,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如果说江宁汽车集团公司真的扩充产能的话,最先受到冲击的业内同行无疑就是沪市汽车集团公司了

????“这个陈镇东,你调查他的背景了吗?”李馨彤问道。虽然并不意外,但是并不代表着她对这个出来搅局的家伙会有所客气,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收购江宁汽车集团公司,并不是方明远个人一时意动,而是他和李氏家族交流后的结果,无论是从她身为李家三女的角度来看,还是方明远媳妇的角度来看,陈镇东的行为都令她很恼火。当然了,恼火并不需要表现出来才是真的恼火,平静的海面下,火山随可能爆发那才是最可怕的。

????“还在调查,不过我想大概能够划出范围了。”方明远笑笑道,“看来最近方家有些太出风头了,所以有人看不过去了。”这一路上,他已经想过了其中的缘由,很可能是因为有人不希望看到方家的势力借着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收购江宁汽车集团公司一事,向南方渗透。

????“是有些出风头了。”李馨彤皱着眉头又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拿过咖啡厅的菜单来看了一遍,最后叫来了服务生要了一杯白水。

????“有那么难喝?”方明远有些好笑地道,他虽然不喜欢咖啡,但是由于工作的缘故,平素里也时常喝咖啡。这个咖啡厅所提供的咖啡,口味虽然并不好,但是在方明远觉得,还没有到难以下咽的地步。

????“很难喝。”李馨彤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屯,看看这个陈镇东能够玩出什么花样来。”方明远道,“其实我更操心的是东海省的意见,如果说那些官员们铁了心要将江宁汽车集团公司卖给沪市汽车集团公司,那才是麻烦。”

????李馨彤思忖了片刻道:“我记得资料上提到过,江宁汽车集团公司的总经理姓左的那个,对于将江宁汽车集团公司出售给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最为抵触,曾经多次公开表达自己的反对意见。我觉得,你不妨以他为突破口。”

????方明远轻轻地鼓掌道:“我们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他也是想到了这一点,虽然说,做为江宁汽车集团公司的总经理,左清钰肯定是体制中人,以他的级别,如果说愿意成为官员的话,也可以在体制中谋求一个不错的职位。但是,在国企任职的这些人,又和正式的官员有些区别,所以将打击目标放在左清钰的身上,一来可以对东海省的某些人形成威慑力,让他们明白秦川三星汽车集团公司虽然低调,但是却并不是软柿子他们可以随便捏的。二来,也可以避免过于刺激东海省的那些官员们。

????“而且,我觉得你还可以双管齐下,沪市汽车集团公司不是现在正在和江宁汽车集团公司争夺英国morrisgarages汽车公司,能不能在这一块给他们找点麻烦?还有……”李馨彤道。

????方明远伸手虚压,打断了李馨彤的话道:“馨彤,这件事情就全权交给你来处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那你得给我提供足够的支持。”李馨彤侧头想了片刻道,“比如说欧洲的韦尔夫家族。”

????“这还用我为你提供支持吗?”方明远失笑道,“好,我会和安洁莉娜说的,这件事情上,你是我的全权代表,这样总可以了吧?”

????李馨彤嫣然一笑道:“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试一试了?反正捅了娄子,还有你呢。”

????“嗯,捅个窟窿,还有个高的我顶着呢。”方明远伸出手来迅速地在她的琼鼻上轻捏了一下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