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四十九章 忧虑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当会议结束时,在吴永江和吉书军面前的小本子上已经密密麻麻地全是字了。↑顶点小说,不过,吉书军仍然是意犹未尽,要跟着吴永江回办公室继续谈。俄罗斯滨海边疆区放开入海通道这件事,再加上辽省钢铁集团公司和日本jfe钢铁株式会社要收购高显钢铁有限公司,吉书军就是再没有脑子也明白,接下来方家想要做什么了。对于方家的这一计划,吉书军自己当然是举双手欢迎了,不要说高显州了,就是青山省,交通状况都可能会得到改善!

????“不要高兴地太早,这个消息很快龙江省也会知道的,届时谁快谁慢还不好说呢。”吴永江给他泼了盆冷水道。两省既是邻居,也是竞争对手。

????“所以啊,你能不能介绍我认识一下方少,你也知道省里的好几个项目,就是因为资金筹集不到,而迟迟无法开工。而且,交通环境得到切实的改善,对于高显州乃至全省的经济提速也是有着显而易见的作用的。”吉书军道,“别最后高显钢铁有限公司的最后一块短板成了运力不足,那岂不是太……”

????“这一点方家肯定会考虑到。”吴永江打断了他的话道,“你觉得那一位会出现这样的纰漏?”说话间,吴永江手中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吴永江随意地扫了一眼,脸色微变,随即站住了脚步。

????“出什么事了?”吉书军诧异地道。

????“通知我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滨海边疆区分公司会在明后天与我们联系,商榷双方间合作重新启动华俄长马铁路国际联运线的相关事宜。”吴永江倒也不瞒着他,沉吟了片刻道,“我要去向支省长汇报这事,你是主管这一块的,要不要一起去?”

????“当然!”吉书军喜不自禁地道,这才是想睡就有人送枕头,原本他想着。还需要自己这一方和俄罗斯方面主动联系,想法子说服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呢,结果俄罗斯方面自己主动凑过来,这主动权至少在表面上可是就掌握在了已方的手里了。

????“怎么了?”郑嘉仪挽着方明远的胳膊侧头问道,刚才他接了一个来自俄罗斯的电话,就有些若有所思的模样。

????“没什么,刚刚狄安娜通知我,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滨海边疆区分公司已经决定就在这两天与青山省这边联系,商量重新启动华俄长马铁路国际联运线的相关事宜。如果说一切顺利的话,从长岭铁路口岸到滨海边疆区几个港口的铁路线就算是打通了。青山省从长岭进出口货物的运输能力就会得到很可观的增长。”方明远笑道,“狄安娜她们动作倒是蛮快的,我还以为得再过些时日,她们才能够搞定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滨海边疆区分公司呢。”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郑嘉仪也有些好奇,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她也知道,当年华俄长马铁路国际联运线停运,主要是因为俄罗斯方面的问题,就是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认为它吃亏了,而且当时好像通过长岭铁路口岸的货源也并不充足。所以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悍然决定关闭了这条国际联运线。老毛子就是这样穷横,完全不顾忌华方的利益。

????“上一周吧,霍尔多科夫斯基和人联手成功地成为了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的股东,并进入了董事会。有了这一层关系,老毛子办事就麻利多了。”方明远道。老毛子在这一点上,倒是和国内很相似,搞定了公司上层。有时候会起到奇效。不过这种事情,也就是有霍尔多科夫斯基出头。俄罗斯国家控股的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掌控了俄罗斯境内绝大多数铁路线的运营权和所有权,可以说不仅仅地位十分重要。也是极其敏感,自己或者说自己控制的公司想要成为它的股东,都可能会引来俄罗斯方面的高度警惕。

????郑嘉仪恍然地点了点头,她也明白,霍尔多科夫斯基想要加入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确实是有着不小的优势的,首先他有钱,尤科斯基石油公司如今已经成为了俄罗斯境内最大的石油公司,而国际市场上石油价格又在不断地上涨,所以他的身家也在不断地膨胀,在俄罗斯上层社会中的地位在不断地提升。其次,尤科斯基石油公司每年运向东西伯利亚的石油有上千万吨,是西伯利亚铁路运输的大客户,这几年来,又一直传着华夏和俄罗斯之间要修第二条石油运输管道,将石油运到太平洋沿岸,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也得笼络着点他。

????“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终究是经济地位不高,俄罗斯人担心的是我们的经济渗透,但是由俄罗斯自己人出面,他们的警惕心就会小很多。”方明远道,“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这块肥肉,倒是便宜了霍尔多科夫斯基。”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控制着规模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铁路网络,但是它却是盈利的,每年至少有数百亿卢布的利润。

????“虽然说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是国家控股,但是它的股东里还有私人资本,你不得不承认,人们对花别人的钱总是会大手大脚的,但是花自己的钱就会精打细算了。”郑嘉仪笑道,“平川铁路运输公司不是也在想办法突围呢吗。”

????方明远拍了拍她的手,他确实是在可惜,什么时候华夏的铁路也能够像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那样实现全面盈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年都要东拼西凑地勉强拿出来个说得过去的成绩,经济稍微不景气,铁路就是亏损大户。总说我们的铁路维护成本高,可是再高能够比在零下数十度的冰天雪地里维护西伯利亚大铁路更艰难?虽然说苏浣东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想办法改变铁路部门,但是到现在为止,铁路的时速提起来,运力有了明显地增长,线路长度不断增加,也出现了地方经营的铁路,但是却一直改变不了铁道部对全国铁路的垄断,仍然无法实现政企分离。

????平川铁路运输公司成立也有不少年了,但是到现在,也仍然是只能控制住晋奉铁路,虽然说如今的效益相当不错,但是如果说全国煤炭市场价格发生下滑,晋宁的煤炭出现滞销,对平川铁路运输公司的业绩就会产生不小的影响。只有掌握更多的铁路线路,平川铁路运输公司在业内的话语权才能够得到保障。这也是为什么方明远希望能够拿下京堂城际铁路的缘故。像京城和堂山之间的这种铁路要是平川铁路运输公司都能够拿下来的话,那么其他铁路,铁道部也就没有多少借口明着阻碍平川铁路运输公司的进入了。

????“霍尔多科夫斯基,还想要参选俄罗斯总统吗?”郑嘉仪看了看左右,轻声地问道。

????“我和他谈过一次,他虽然表示理解我的想法,但是到底改没改心思,这就不是我所能够知道的了。”方明远摇头苦笑道,霍尔多科夫斯基也是野心勃勃的人,能够闯荡下今天的这份家业,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对于这种人,想要轻易地改变他的想法,那无异于痴心妄想。

????“如果说他始终不改变主意,那么我们就不得不做后备的准备。可惜了我们与霍尔多科夫斯基这些年的合作了。”郑嘉仪婉惜道。不管霍尔多科夫斯基是尊守合同,还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这些年来,他与方家的合作还算是愉快,虽然也有磕磕碰碰的事情,但是都没有闹到不可收拾。如果说霍尔多科夫斯基因为想要参选俄罗斯总统而受到打击的话,方家在尤科斯基石油公司和梅纳捷普民营银行中的利益如何保障,都不得不考虑。

????梅纳捷普民营银行还罢了,尤科斯基石油公司在俄罗斯石油产业中的龙头地位决定了它不可能成为外国资本控股的企业——俄罗斯政府这些年来一直都在至力于将境内石油公司的控股权收归国有或者说俄罗斯资本所有。所以,可以肯定地说,如果说霍尔多科夫斯基倒下,尤科斯基石油公司的大股东肯定会是俄罗斯联邦或者说俄罗斯的某个资本。

????“是有些麻烦,但是还不到无法可施的地步。你也不必过于担心。”方明远轻笑道。如今的方家资本,在俄罗斯经济中的地位也远不是当初可比的,加上他与俄罗斯总统还算是不错的私人关系,又有老当益壮的老别列夫斯基,谁想要强行夺取方家在尤科斯基石油公司中的股份,就要考虑一下后果他们承受得起吗?

????郑嘉仪想了想,挽着方明远胳膊的手紧了紧,甜甜地笑了起来。是啊,有方明远在,她有什么好担心的,就是俄罗斯的局面一塌糊涂,对于方明远来说,也不过是伤筋却动不了骨,只要有时间,未来仍然是光明的。

????而连三十岁还未到的方明远,与那些商界的大人物们相比起来,缺少时间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