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章 坐山观虎斗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你去乌克兰,安全上我不担心,但是要多注意身体,那边天气还比较冷。√∟顶点小说,”方明远伸手帮郑嘉仪将衣领竖了起来,此时已经是下午,天色已经变得阴暗,雪花虽然没有变大变密集,但是却一直下个不停。这里地处郊区,四下空旷,又有多个大型冰雕,气温比起市区来又要低不少。要不是看郭晴儿她们玩得开心,方明远早就提出来回城了。

????“嗯,我就去三天,你不用担心。”郑嘉仪轻笑道,她还是很享受方明远对自己的温柔。她是代表着方明远前往乌克兰,一方面是去恭喜维克托阿尔托罗夫在乌克兰第一大政党地区党中成为了三号人物,另一方面也是去乌克兰“视察”一下大豆生产,那里已经成为了佳华食用油集团公司在西北地区分公司的大豆重要供应地,顺便再看看乌克兰的社会现状,以及有什么“便宜”可占的。方明远对乌克兰的关注,可是一直都没有放松。

????“那个克利斯沃罗格国家钢铁厂,你还想收购吗?”郑嘉仪道。

????方明远当初有意收购的克利斯沃罗格国家钢铁厂,虽然由于乌克兰国有资产基金会的从中干预,最终还是由乌克兰本国资本所收购。但是,在去年的九月,乌克兰总理宣称克利斯沃罗格国家钢铁厂的价格被严重低估,造成了国有资产的严重流失,所以必须归还国有重新私有化。经过了乌克兰各方势力的一番博弈,去年的十月乌克兰基辅经济法院宣布,克利斯沃罗格国家钢铁厂的股份出让非法,收购者必须将所有股份归还给乌克兰国有资产基金会。今年的二月二十二日,克利斯沃罗格国家钢铁厂百分之九十七的股份被归还乌克兰国有资产基金会。而就在前几天,乌克兰国有资产基金会公开宣布,准备重新拍卖克利斯沃罗格国家钢铁厂的百分之九十七的股份,底价预定为二十亿美元!这一底价比起上一次拍卖克利斯沃罗格国家钢铁厂的价格要高出近三倍!只是这一消息。其实早在近两周之前,包括维克托阿尔托罗夫和在乌克兰国有资产基金会里任职的安德烈亚尔莫连科议员在内的多人就已经提醒了方明远。

????“先看看热闹好了,不要表示出兴趣来,更不要表态。”方明远笑道,“坐山观虎斗好了。”乌克兰这几年来的经济形势仍然不好,整体来说,仍然处于不断下滑中。

????虽然说,华夏对乌克兰包括大豆在内的多种农作物都开启的进口大门,对于乌克兰的农业复苏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同时,世界钢铁产业近几年来也在复苏。乌克兰政府又对克利斯沃罗格国家钢铁厂进行了大力扶持,黑色冶金工业也成为了乌克兰的支柱产业,兼并了焦炭企业和铁矿山的克利斯沃罗格国家钢铁厂成为乌克兰国民经济中举足轻重的大型工业企业,年产七百万吨钢铁,去年产值高达二十亿美元,拥有职工近六万人。但是农业和钢铁产业的复苏并不能够改变乌克兰经济日益恶化,政府财政支出入不敷出的现实,即便是克利斯沃罗格国家钢铁厂目前的利润不错,乌克兰政府仍然不得不考虑将其出售以换取资金。

????“你是说阿塞洛克基集团公司和lnm集团公司会争夺克利斯沃罗格国家钢铁厂?”郑嘉仪会意地道。以微弱优势仍然占据着世界第一大钢铁企业的阿塞洛克基集团公司与不断挑战阿塞洛克基集团公司地位的lnm集团公司正全力地在世界钢铁业开展收购、兼并活动。克利斯沃罗格国家钢铁厂在他们的眼中,无疑是一块大大的肥肉。

????“嗯,这是肯定的。克利斯沃罗格国家钢铁厂虽然有着种种的不足,但是有着充足的原料来源和完备的产业链条。这使得收购者基本上不用进行大规模的技术改造就可以继续运营下去。而且乌克兰所在的地理位置,以及克利斯沃罗格国家钢铁厂在乌克兰社会中的地位,都会令他们两家公司垂涎三尺的。呵呵,要产量有产量。要市场有市场,还能够提高自己在乌克兰社会的影响力,一箭多雕。”方明远点头道。“这池子混水,咱们没有必要现在趟进去。”

????这正所谓是此一时彼一时,当年方明远对克利斯沃罗格国家钢铁厂感兴趣,是看中了它的优势所在,但是到了现在,在辽省钢铁集团公司已经与阿塞洛克基集团公司、jfe钢铁株式会社合作在国内扩张的前提下,克利斯沃罗格国家钢铁厂的重要性,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大大地降低。有那份资金,不如留在国内并购产能过剩的钢铁企业。也免得引来lnm集团公司的强烈不满。

????虽然说他是阿塞洛克基集团公司的重要股东,lnm集团公司与阿塞洛克基集团公司的全球竞争势必会影响到他的收益,但是方明远还是乐见其成的,只有阿塞洛克基集团公司受到的压力越大,那么他从中混水摸鱼的机会就会越多。要是阿塞洛克基集团公司的地位稳如泰山的话,就是联合韦尔夫家族,他们也不可能在阿塞洛克基集团公司董事会中掌握更多的权力。

????“我明白了!”郑嘉仪嫣然一笑道,“我到了乌克兰,多听多看少说,吊着他们!”

????“省长,这就是长马国际联运线的现状。”吉书军收起了面前的资料道。他和吴永江的求见立即得到了支赫俊的回应,事先做好了功课的他说起来自然是条理性十足。

????支赫俊点了点头道:“既然是这样,那么吉省长你就辛苦两天,尽快地将谈判资料准备好。嘿嘿,让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低头,这可是很难得的,你们可不要辜负方少他们的努力。”

????“是,我马上调集人手,准备资料。”吉书军重重地点头道,“省长,我再多嘴一句,如果说卡马铁路国际联运线成功重新启动,辽省钢铁集团公司和jfe钢铁株式会社又收购了高显钢铁有限公司,那么高显州与省里其他地区之间的公路和铁路也很有必要提升改造。”看着吉书军出去的背影,支赫俊嘴角翘了翘,很显然,吉书军从这一刻起,就已经在方家资本进入青山省一事上站了队。

????“方少他们的动作很快啊!”支赫俊递给了吴永江一根烟,吴永江双手接了过来,支赫俊摆了摆手示意吴永江不必为他点烟道。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刚刚同意打通从青山省到日本海的通道,这边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就同意就重启卡马铁路进行商榷,这样的办事速度,可是不大符合他印象中的老毛子。

????“方少向来动作都是很快的。”吴永江轻笑道,“要不然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积蓄下这样可观的财富。”支赫俊也不禁哑然失笑,吴永江这话也确实是没有错,要是办个事都得三五年,那黄花菜都凉了。

????“方少在俄罗斯的影响力,恐怕还在我们的估计之上。”支赫俊道。一个外国人,能够这样快地推动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区政府和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做出这样的决定,恐怕还要莫斯科上层人士的点头。吴永江笑了笑,并没有答话。方明远在俄罗斯的影响力越强,对于目前的青山省来说,当然是越好。

????虽然说包括滨海边疆区在内的俄罗斯远东经济区,面积足有六百余万平方公里,但是居住人口却少得可怜,满打满算也不过七百五十余万人,比歆京的总人口也没多出多少,自然也就没有多大的消费市场,但是它却有着充足的自然资源,可以源源不断地向国内运送。

????支赫俊看了看表,站起身来道:“这件事,我得向邢书】记汇报一下,你也随我一同去吧。”

????方明远一行人回到市区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在吕晶婷的指点下,一行人来到了位于歆京商业区里的一家方家酒楼,解决晚饭。点完菜,屁股还没有坐热乎,就接到了罗津的电话,他已经赶到了歆京,还带来了一位朋友。

????“罗大哥,坐坐坐。”方明远另要了一个包间,招待罗津两人。

????“方少,打扰你吃饭了吧?”罗津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被方明远称一声“罗大哥”,令他在朋友面前是倍感有面子。

????“你们还没有吃饭吧,自己点吧,我请客。”方明远笑道,“这一位就是谢国东谢先生吧?”跟在罗津身后的中年人,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个头挺高,一看就是东北汉子。

????“方少,您好,我是谢国东,冒昧前来打扰。”谢国东连忙上前道。方明远的大名,他可是早就听说过了。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在这里见到。

????“远来是客,请坐。”方明远伸手和他握了握道,“谢先生不用拘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