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三章 韩国剧震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上午,罗津就带着谢国东来到了别墅。↖顶↖点↖小↖说,

????“方少这是刚刚起来不久?”罗津看着坐在餐桌前正吃早饭的方明远,迟疑了一下道。现在已经是十点半了,他们两人早上六点多就醒了,要不是担心会打扰方明远的美梦,早就来了。

????“嗯,昨天晚上,吴副省长足足聊到了一点多才走,等我躺下时都已经三点多了。请坐。”方明远打了个哈欠指了指身旁的椅子道,到现在他还有些没有睡醒的感觉。不过收获也是不小,对于青山省高层的一些事情,有了明确的了解,就是东北三省的其余两省的一些事情,从吴永江的口中也有所了解。而最大的收获,是方明远觉得吴永江似乎态度更为主动了。

????“那我们还真的是打扰方少了。”罗津拉着谢国东坐了下来笑道。

????“没什么,两位要不要吃点?”方明远随意地问道,“咱们一边吃一边说。”

????“不了,我们两人过来之前已经吃过饭了。”罗津摆了摆手道,“方少有什么想法,我们可是洗耳恭听。”

????“谈不上什么洗耳恭听,罗大哥你这样说,我可是愧不敢当。”方明远笑道,“我认为这一行谢大哥你可以做大做强,未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且,如果说米的质量好的话,可以做成品牌,家乐福集团可以帮着销售,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一部分的城市居民对于高品质的大米等粮食作物的需求也是要求口感的,像泰国米和日本米,都是有着一定市场的,而且这个市场会越来越大。别说几百亩的产量,就是几万亩几十万亩的产量都可以轻易地消化掉。在初期推广时,家乐福集团可以减免一部费用,算是我对谢大哥事业的支持。”

????“那再好不过了。虎河那地方虽然是靠近边界,地广人稀,一年也就能种植一季,但是质量那是不用说了,都是上好的。”罗津拍掌道。

????“我明白谢大哥在将事业做大做强这方面有一些担忧,这也是我国目前的现实。政策不稳定,官员的腐】败,银行方面没有足够的支持,销售渠道的缺乏,交通不便利等等等等。都是国人创业的一道道拦路虎。但是这些问题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未来肯定会是越来越小,还是那句话,其他的问题都可以一步步地来解决,等到这些条件都具备的时候,时机也就错过了。所以,谢大哥你可拖不得。政策和官员的问题,有罗大哥在,他和龙江省主要官员也说得上话。这你不用担心。资金问题……我想前期罗大哥借你一些对他也并没有什么压力。银行这一块,国有银行改变起来太麻烦需要时间,济民银行我倒是说得上话,但是好像它的网点还没有铺到虎河。你要是去其他地市,只要有济民银行,我想适额的贷款是不成问题。当然了,你要是想更放心一些。我和罗大哥可以入股,咱们可以商量好日后谢大哥功成名就我们两个股份退出的时间和办法,你看怎么样?”

????罗津暗地里用手捅了一下谢国东。笑道:“那当然是最好了,方少,我们就凑个趣,当个股东。你方家看不上这几百亩上千亩的农场,我可是想过过当农场主的感觉是什么呢。”要是谢国东能够得到方明远的入股,哪怕只是百分之几,就无异于有了一道护身符,别说县长什么的了,就是龙江省的一、二把手想要动谢国东,也得考虑一下方明远的态度反应,对此他可是深有体会。龙江国际贸易集团公司的发展过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向里面伸手,伸是知道方家在其中有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之后,就都老实了。

????“那就这样决定吧,我要个百分之十,钱数谢大哥统计出来后,告诉我一声好了。”反正就是挂个名,所以方明远也没打算要多少股份。何况有罗津呢,而且有自己入股成为股东,不管虎河县的哪家银行,还能不贷给谢国东他款?方明远在国内银行业的信用度,那可是绝对是国内顶级的,借个千八百万的,那都不算什么钱。

????“好,没问题。我和老谢商量好了,给你信。”罗津都没有说代方明远出资,直截了当地应道。

????“那我就衷心地希望谢大哥未来前途无量,成为华夏种植业的领军人物!”方明远笑道。只是他也没有想到,十来年后,谢国东还真成了华夏种植业的领军人物,他所掌控的企业,旗下的租赁土地常年超过了十万亩!这个数字,如果说放在国际上,确实是不算什么,比它还要大的农场比比皆是,但是在国内的环境下,能够做到这一点却是极其地不易。谢国东也成为了东北三省有名的农业致富的富豪。方明远又和罗津、谢国东谈了谈为了保障未来的盈利,控制生产成本,未来的公司要适度地向农业种植的上下游产业扩张,以获取利润最大化。

????方明远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两声,方明远顺手拿了起来,只看了几眼,脸色就变得有些古怪。谢国东暗地里用手捅了一下罗津,罗津笑道:“方少,看来你又要忙碌了,那我们就先告辞了,回头你什么时候有空暇了,我再过来。”

????方明远笑了笑,倒是也没有劝阻,站起身来将两人送到了别墅门口,轻声地和罗津说了一句话,罗津的脸色也变得古怪了起来。

????“出什么事了?”车子启动之后,谢国东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这才注意到了罗津的古怪神色,诧异地道。

????“刚刚方少接到的消息,韩国总理因为高尔夫丑闻向韩国总统递交了辞呈,韩国总统已经接受了他的辞职,距离他担任韩国总理还有三个多月才两年时间。”罗津道。龙江国际贸易集团公司与韩国也有贸易往来,所以对于韩国政坛的主要人物,他也是有所关注的。

????“高尔夫丑闻,什么意思?”谢国东有些不理解地问道。

????“韩国每年的三月一日,是纪念当年韩国反抗日本统治的‘三一运动’的纪念日,但是今年的三月一日。韩国的铁路系统暴发了罢工,罢工导致韩国八成的铁路系统瘫痪,引起了极大的社会关注。但是当天这位韩国总理却不在处理这件事情,而是在外地与企业家打高尔夫球,还被韩国媒体给曝光了出来,引起了韩国社会的强烈谴责。前几天,韩国总理向社会公开赔罪道歉,但是看来韩国国民这一次没有接受他的道歉。”罗津道。

????“就因为铁路罢工时打高尔夫?一国的总理就要辞职?”谢国东一脸难以置信地道,这也未免太玩笑了吧。确实,在发生铁路工人罢工的时候。韩国总理在打高尔夫休闲,听起来似乎是不大好,但是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韩国政府又不是只有总理一个人,其他的官员干什么吃的?就没有直接负责解决铁路罢工的官员吗?

????“嗯,可以说就是这样。不过,这一位也是有过多次前例了,也不知道他怎么就那么喜欢高尔夫。去年有两回,一次是韩国某地发生山火,还有一次是韩国南部发生暴雨。他都在打高尔夫,估计是韩国人也是事不过三吧。”罗津耸耸肩道,“不过你也不用这样惊诧,在韩国。类似的事情很多,高级官员常常辞职的。据我所知,像什么桥塌了,建筑物塌陷了。篡改学历了,滥用办公经费了,子女有外国国籍了。发表的论文抄袭了,国内出现了大规模停电了……全都会导致官员辞职,其中不乏总理和副总理这一级别的官员。我记得有个最冤枉的,好像是总统身边的重要助理吧,因为他的下属骚扰女实习生,宣布负责辞职。”

????谢国东嘴巴张得老大,这都是什么理由啊?要是下属骚扰女性,上司都要辞职的话……

????“好了,好了,老谢,不是我说你,你在虎河那里呆得这眼界有待提高啊。这世界可不是就只有咱们华夏、俄罗斯和朝鲜,还有很多很多的国家的。上世纪八十年代,韩国总统全斗焕颁布《公职人员伦理法》,规定了财产登记、礼物申报、就业制度三大原则,禁止公务人员以提供商业便利为代价,从与其有直接商业关系的公司收受礼物。其中明文规定被禁止收受的礼物包括现金或价值超过3万韩元以上的人情往来。韩国法律中对人情往来的定义包括了提供住宿、报销交通费用和参加宴请、玩高尔夫这样的奢侈运动。而且不要说总理了,就是卸任总统,韩国人也审判了好几个,现任韩国总统在前年还被国会弹劾,不过是侥幸过关罢了。所以这一位辞职在韩国人看来是理所应当的,只不过这位现任韩国总统的日子就不大好过了。”

????“看来现任韩国总统的日子要不好过了!”坐在沙发上的方明远喃喃自语道。韩国的政治体制是总统负责制,每五年选举一次的总统为韩国的国家元首和全国武装力量总司令,也是政府最高的行政长官,而总理是总统最重要的行政助手,由总统任命国会批准。

????正是因为韩国总理只是总统最重要的行政助手,而韩国总统又只有五年任期不得连任,所以在韩国政坛上,每当暴发什么大的事件,实权不足替罪有余的总理就会成为牺牲品,这也是为什么韩国历届政府以来都有总理辞职下台事件,而且有的总统任期内,还有多名总理下台。但是现任韩国总理与他的前任都有所不同,这是因为现任韩国总统有意试行责任总理制度,也是对他有着足够的信任,所以分给了他很多权力,从韩国媒体称这位韩国总理为“历届最强的实权总理”就可见一斑。

????他的下台,对于曾经被国会弹劾过又还有差不多两年任期的韩国现任总统来说,可以说是如断一臂,接下来的两年任期,搞不好会成为瘸腿总统。对于这一位韩国总统,方明远还是比较欣赏的,至少他在任期间,华夏与韩国的关系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他还致力于朝鲜半岛的和平,尽力促进朝鲜南北双方的和解。在对日本的态度和立场上,多次公开批评日本政府拒不承认当年的战争罪行,对日本政府肆意修改历史教科书歪曲丑恶的侵略历史、至今仍然企图染指独岛、参拜靖国神社等行径给予严厉谴责,可以说在这一点上,与华夏的立场基本相同。

????而且在他的任期内,虽然他并没有改变韩美同盟的关系,但是却对美国在韩国境内驻军给予了诸多的限制,并且在他的任期内,美国从韩国撤出了部分军队,这对于缓和朝鲜半岛和东亚局势起到了重要作用——不得不说,这也减少了对华夏的军事压力。

????而这件事情的发生,对韩国现任总统,对于韩国未来两年的发展,将会起到十分重要的影响,也会影响到韩国国内外诸多的方面。无论是华韩关系,还是三星集团,对此都不得不有所准备。

????韩国国会会不会因此而对韩国总统展开新一轮的弹劾呢?方明远心中盘算着。

????“应当不会!”耳边突然传来了李馨彤的声音,吓了方明远一跳。

????“什么应当不会?”方明远诧异地道。

????“不是你刚才问的,我国国会会不会因此而对我国总统展开新一轮的弹劾?我告诉你应当不会,因为现在的执政党和总统是一个阵营的。”李馨彤歪着头奇怪地道,“你不是在问我吗?”

????“我刚才说出声了?”方明远这才恍然道。

????“当然了,我又不会读心。”李馨彤这才明白原来方明远并不是注意到自己的进来,而是下意识地将心中的疑问说出口了,不禁白了他一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