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四章 私下里的见面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韩国总理辞职一事,在国际上,除了那些政坛上的人物之外,绝大多数老百姓是不会惦记的,最多最多也就感慨一番,韩国的官员真不好当,总理怎么跟走马灯一样,哪一个都干不长也就罢了。,

????但是在韩国国内,这却不折不扣地是一件大事情,能够走到那个高度的官员,哪一个没有自己的派系、盟友、圈子?哪一个背后不站着一群人?即便是他再公正廉明再大公无私,那么他也代表着很大一部分人群,而不是单独的个体。韩国总理的辞职,而且是以这种谈不上名誉的被迫辞职,对于他个人来说,对于他所在的派系小圈子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损失!虽然说,在韩国的历史上,不乏倒下又重起的官员,但是这种事情,终究是他个人仕途上的一个污点,而且是无法抹去的污点,也是日后其他党派攻击他的弱点所在。

????卢总统对此是尤其感到痛心,原本他是把这一位当作了未来自己的接班人来培养,一个长期在总理这个韩国总统的最重要的行政助手一职上工作多年的人,一个曾经被韩国诸多媒体誉为“历届最强的实权总理”的人,日后如果说能够参加韩国总统大选,先天上就比其他竞选人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

????卢总统出身韩国平民家庭,没上过大学,凭自修连续多年赴考才考取律师资格证书,从此才算是走上事业发展的正途,可以说是一路艰难地走到了如今的地位,虽然说,如今的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够再说自己仍然是一介平民,但是他的心中还是没有忘记自己从政的初衷,终究是要为民众、为这个国家做些什么。

????但是自己的得力助手,也是自己所看中的未来接班人,却因为他自己的不检点而不得不辞职退出政府。这不但使得自己对于他的期望全盘落空,也给自己带来了严重的执政危机。

????卢总统很担心,下一次的韩国总统和国会大选,将会是在野党的天下,而自己这些年来的执政成绩,将会被部分甚至于全盘推翻,韩国的未来将再一次被亲美派所把持,而他与前任韩国总统费尽心力才缓和下来的南北关系,将再一次地紧张起来。

????韩国的经济发展虽然远好于北方同胞,但是在军事实力上。却并不见得有多大的优势。更重要的是,一旦战争暴发,即便是有着美国支持的韩国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先不说能不能统一朝鲜半岛,就是统一了朝鲜半岛,留下来的也是一个烂摊子,韩国的经济也许要因此倒退几十年!这绝对不是夸大其词,韩国的政治、经济、科技、文化中心是汉城,汉城都市区的经济总量占到了韩国经济的近一半!而北方散布在韩朝军事分界线上的诸多火炮。射程已经完全可以将汉城市区笼罩在其中。除非说一开战,韩**方就能够将军事分界线北方上百公里纵深的军事力量一扫而空,否则的话,汉城就将面临着对方大规模的炮击威胁。足以将整个汉城变成一片火海!在他看来,这样的胜利,不要也罢。

????所以他继承了前任韩国总统的“阳光政策”,至力于朝鲜半岛的南北和解。缓和南北双方间的紧张局面,继续对北方给予经济上的援助,开展南北经济合作。在他的任内。已经实现了中断了半个世纪的公路和海路连接,并在努力地进行着双方铁路进行连接的谈判。如果说双方间能够在铁路上实现连接并且达成无害通过的约定,韩国的商品就可以通过朝鲜铁路与俄罗斯和华夏的铁路源源不断地运向亚洲的腹地,这无疑将节省大量的运输时间。但是现在看来,这一切也许在自己卸任之后,都会成为泡影——亲美派在自己执政的这几年来,对于自己的这些做法,早已经是批评无数,认为他这样的做法有资敌的嫌疑,认为韩国应当进一步地加大对北方的制裁力度,逼迫金氏政权低头,甚至于令北方发生内乱,从而实现南统北。

????忧虑使得他这几天来夜不能寐,而白天还有诸多的国务需要他处理,于是整个人明显地见消瘦。

????“阁下,我们要准备出发去双龙汽车公司视察了。”贴身助理小声地提醒他道。

????“嗯?到时间了?”卢总统诧异地抬头看了一眼挂钟,果然时间已经留给他不多了。

????卢总统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文件,放到了桌旁,站起身来向外走去。双龙汽车公司是韩国汽车产业中的重要一员,虽然说前两年陷入了困境,濒临破产,但是被三星集团收购之后,在李涧熙的大力整顿下,如今已经显露出了欣欣向荣的迹象。今天是双龙汽车公司新车型正式下线的日子,李涧熙先两天亲自给他打电话,邀请他前来视察,为双龙汽车公司的员工们鼓舞士气。

????对于这个邀请,卢总统十分地重视,一方面是因为随着三星集团的经济地位在韩国不断地提升,李涧熙的社会地位那自然是不用说了,如果说不能够得到他的支持,至少是不反对,否则的话,就是总统的位子也有不稳的可能。另一方面,卢总统自己也需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提振他在国内的支持率。

????而且,三星集团日前已经松口,答应考虑在三星集团旗下的企业中选择几家在韩国上市,这对于提升韩国股民们的信心,可以说是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韩国前十名的大企业集团中,除去完全国有的之外,也只有三星集团一直没有企业上市,始终游离在股市之外。对此,韩国经济界和民间都有很高的呼声,希望三星集团能够有企业上市,一方面三星集团可以获得更多的发展资金,另一方面也可以让国人分享三星集团高速发展的红利。

????当然了,卢总统一直以来都很重视三星集团公司,不仅仅是因为它是韩国的第一大企业集团,更是因为它准确地来说,是一家华韩合资企业。三星集团公司的大股东并不是李氏家族,而是香港的一家名叫庄海投资公司。这在韩国的上层小圈子里,并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考虑到公众的反应,而且庄海投资公司也反对,三星集团又不是上市企业,所以一直都没有对外公布过。

????虽然说,做为一名韩国人,从感情上来讲,他自然是不希望韩国最大的企业三星集团公司的大股东居然是一家香港的投资公司,而这家投资公司的所有人虽然从来也没有公开过,但是知"qing ren"都明白。肯定是华夏境内的平川方家。所以在韩国上层社会的小圈子里,一直以来都有一股声音,要求政府出面,说服李涧熙和庄海投资公司改变股权的比例,或者说接纳新的股东进入,至少保证三星集团公司的控股权是应当在韩国人的手中。

????对于上层社会小圈子的这一呼声,李涧熙为首的李氏家族是听而不闻,根本就不给予搭理。在韩国都没有设置办事处的庄海投资公司就更不用说了,什么回音都没有。这令很多有意入股三星集团公司的韩国人为之愤愤不已。

????卢总统可以理解这些人的想法,不管是从国家荣誉还是从个人利益来说,但是从长远的理智的角度来讲,卢总统并不支持这些人的做法。庄海投资公司成为三星集团的大股东是有着历史原因的。当年亚洲金融危机暴发,韩国陷入高额债务无力偿还的困境,国内的这些大企业集团也同样是面临着破产的风险,庄海投资公司是以当时合理的价格收购了三星集团的股份。也正是因为庄海投资公司的入股,从而使原本同样面临着大笔到期债务无法偿还的三星集团公司稳定了下来,也连带着稳定了一大批与三星集团公司有业务往来的企业。为韩国后来能够重振经济起到了不可忽略的作用。

????如果说危机的时期求着人家投资,而到了经济好转企业利润率上来了的时候,又逼着人家退股,这样的事情传了出去,韩国在国际社会和经济界中的形象就完蛋了。而且庄海投资公司的背后是平川方家,韩国人要是逼着对方从三星集团公司中退股,就不担心对方的报复吗?不说如今韩国国内的这些大企业集团在华夏都有投资,只要看看可怜兮兮的印度尼西亚政府和印度政府,直到今天了,仍然时不时地会面对来自国际媒体对于它们不懂得感恩之心,只会忘恩负义的指责,国家首脑仍然不时地要为此丑闻公开道歉,就可以想象韩国日后的模样了。

????而且,三星集团公司这些年来的发展之所以如此迅猛,也与它在华夏进行了大规模投资有关系,如果说没有了方家的配合,又怎么可能如此地顺利?

????只是不支持归不支持,他也不能够明确地对此表示反对意见,毕竟要稳定他现在的地位,也不能够和那些人轻易地站在对立面上,而李涧熙又岂是那么容易低头的人?

????对于卢总统的到来,李涧熙带领着三星集团公司的核心层,以及双龙汽车公司的管理核心层,在厂部大楼的门前迎接,诸多媒体的记者也一并到场。在李涧熙的陪同下,卢总统视察了双龙汽车公司的新suv车型鲲鹏的流水线,又亲自上车驾驶感受了一番后,对鲲鹏的性能和舒适度赞不绝口。

????很快就临近中午,在双龙汽车公司的厂食堂的包厢里,李涧熙和卢总统在一张圆桌前相对而坐,两人的助理都已经被打发到了门外。

????“李会长这是要和我谈些什么,搞得这样神神秘秘?”卢总统笑问道,从接到了李涧熙的邀请时,他就有一种感觉,这一次双龙汽车公司之行,恐怕并不是那么简单,果然是不出他的所料,看情形李涧熙显然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自己谈。

????“总统阁下,不是我要和你谈些什么,而是有人想要和你谈些什么。”李涧熙淡淡地道,“阁下稍候片刻。”说着李涧熙走出了屋去,并没有过多久,从门外带进来一个戴着鸭舌帽将上半截面孔都挡住的年青男人。卢总统有些奇怪地上下打量着他,李涧熙亲自带来的人,从安全上讲,肯定是没有问题,所以他也不担心什么,只是好奇李涧熙这样做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年青男人随手将帽子摘了下来,在桌旁坐了下来,这才对卢总统用英语道:“总统阁下,很抱歉我不会韩语,但是我听说你的英语不错,所以也就不用专门找翻译了。”

????卢总统这才看清楚了年青人的相貌,不由得吃了一惊道:“你是‘方’,平川方家的方明远!”虽然说方明远的相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个谜,但是对于一国总统来说,搞到方明远的相片却不是太难。但是他却没有想到方明远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用的是这种方式!如果说方明远有意想见自己的话,只要传个话来,自己怎么也得给个面子的。毕竟据他所知,方明远可以随时提出要求会见华夏的总理和日本首相,就是要见美国总统,想必也不是多难的事情。自己虽然是韩国的总统,国家元首,可也没自大到认为自己的国际社会身份就比这三位高。

????“我是方明远,以这种方式和总统阁下见面,还请见谅。”方明远端起了桌上的酒杯,给自己和卢总统各倒了一杯,举杯道,“先干为敬,就算是我的赔罪。”说罢,方明远一仰脖,将一杯韩国烧酒全都灌了下去。韩国烧酒虽然叫烧酒,但是与华夏的白酒相比,就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酒精含量也就当于华夏的黄酒,所以方明远倒也不担心酒喝多了会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