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一番话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方明远的动作这叫一个干脆利落快,卢总统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他这一杯酒就已经下肚了。¥℉顶点小说,方明远冲他亮了亮杯底,笑道:“如果说总统阁下觉得我的诚意仍然不够,那么我就自罚三杯,怎么样?”

????方明远的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卢总统自然也就不好再说什么,连忙拦住了还要倒酒的方明远道:“方社长,赔罪什么的话就不必说了,你想见我,又何必和李会长一起搞得这样神秘,青瓦台随时都欢迎方社长的光临。”方明远是香港锦湖电影集团公司和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总裁,他称方明远为社长,倒是也没有错。

????“阁下以为我愿意搞得这样神秘?”李涧熙指了指方明远道,“还不都是因为他的坚持。”

????“哈哈,总统阁下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青瓦台我还真的不敢去。”方明远笑了两声道。

????“方社长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我青瓦台是龙潭虎穴不成?”卢总统一脸不解地道,他可是听得分明,方明远说的是“不敢去”,而不是“不想去”。

????“青瓦台倒谈不上什么龙潭虎穴,但是贵国的媒体和民众实在是太疯狂了,我这人,这些年来虽然薄有名气,在全球也算是有不少的fans,但是托老天的福,加上大家给个面子,我自己又小心,所以直到今天,绝大多数人对我是只知其名不知其相。我不想我这些年来的所有的这方面努力全部都付诸流水,更不想失去现在的清静生活。”方明远笑笑道。卢总统和李涧熙脸颊微热,他们知道方明远这分明说得是国内的那些比香港狗仔队还要厉害的国民。

????“开个玩笑。”方明远笑道,“实际上我是想和总统阁下见一面,说些话,但是又不想让外人知道。所以只好麻烦李会长了。”

????“不知道方社长有何见教?”卢总统也不纠结于方明远这种见面方式了,看了看表直截了当地问道,“我在双龙汽车公司停留的时间有限,最多能够再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必须要去机场迎接外宾了。”

????“其实我是在听说贵国总理辞职一事后,才决定要和阁下见上一面的。阁下可明白这是为什么?”方明远道。

????卢总统沉吟了片刻,脸上微有不悦地道:“方社长,你如果说……”

????“你想歪了!”方明远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道,“我不会以此威胁你放弃韩国的什么利益,也没想通过你从韩国捞取什么好处。我只是觉得,你的一些做法比较符合我的看法和利益。当然了,你们北方的那一位,算是我国的友好国家,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个人对他们有什么好感。我只是觉得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有利于我和我的国家的发展。而且你在总统的位子上坐得稳当,也有利于韩国和我国之间的外交关系发展。在对待美国和日本的态度上,我们也比较一致而已。我不希望韩国政府由一个完全亲美亲日的派别所把持。”

????卢总统有些诧异地张着口,一时间不知道想说什么,不由得目光转向了坐在一旁的李涧熙,李涧熙面无表情地听着,却是一言不发。

????“我不代表任何人,我只代表我自己来和你说这一番话。说白了。我不希望你的任期后半程变成瘸腿总统,更不希望你的继承人在下一次的总统大选中败给亲美派。届时朝鲜半岛肯定不得安宁,而我在韩国的合法利益也得不到保证,三星集团也得不到安生。这样说,总统阁下能够明白了吗?”方明远道。

????卢总统皱眉想了片刻道:“你的意思是……支持我帮助我稳定局面,是因为这样会对你有利,但是却并不会损害到韩国的国家利益?”他是平民总统。但是却不是傻瓜,自然明白政治人物也是需要有资本的支持的。而资本的支持,对方也是需要回报的。如果说在不损害韩国的根本国家利益的前提下,能够得到方明远和李涧熙的强力支持,对于如今的他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

????“如果说总统阁下认为推动减少美军在韩国的军事存在,保持朝鲜半岛和平稳定,谴责日本政府肆意篡改历史教科书来否定侵略战争,大力发展华夏与韩国之间的贸易往来这四件事情是在损害韩国的国家利益,那么我无话可说。”方明远道。

????“你说你不代表任何人,但是这四件事似乎并不完全是私人事务吧?”卢总统道。

????“对于日本政府肆意篡改历史教科书来否定侵略战争的这一行为,我想所有的华夏人和韩国人都有资格来谴责,因为我们两国是日本侵略战争最大的受害者,而且如果说卢总统了解我的话,就应当知道,我从不掩饰我对这类事情的态度。这一点,卢总统有什么疑问吗?减少美军在韩国的军事存在,保持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对于华夏的东北三省经济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而我方家目前正在考虑向东北三省进行投资,我不希望因为朝韩关系的紧张,影响到东北三省,影响到我方家的投资,这样说卢总统可以理解吗?”方明远道。

????“总统阁下,可能你没有关注,在不久前,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区政府正式决定与华夏的龙江省和青山省合作,扩大滨海边疆区与华夏之间的转口贸易。而方家旗下的辽省钢铁集团公司正在和日本jfe钢铁株式会社合作,共同收购位于华夏青山省境内靠近华俄边境的一家钢铁厂。而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已经派人前往青山省,与青山省政府的相关部门商榷重新启动从华夏国内通向滨海边疆区几个港口的铁路线。”李涧熙插口道。

????“我方家的俄罗斯合作伙伴,正在收购滨海边疆区几个港口的股份,而在此之前,他们已经成功地成为了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的董事,虽然说在俄罗斯铁路系统里的发言权可能还有限,但是一个滨海边疆区的铁路分公司。还是有把握的。”方明远轻笑道,“如果说不出意外的话,我的姑夫,将会在近期调入东北三省中的龙江省或青山省担任二把手,而我方家旗下的德光电子集团,也将在东北三省建设新的生产基地。这样说,总统阁下可以相信我的诚意了吧?”

????卢总统也不禁动容,如果说方明远所说的这些都是真的话,那么方明远未来可能在东北三省的投入将会是相当地惊人的。否则的话,至少他在俄罗斯方面的投入就会付诸流水。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滨海边疆区政府,港口,哪一个要拿下来,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卢总统的心思又不禁一动。如果说真的如方明远所说的那样,要打通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的出海通道的话,对于韩国来说,也是有好处的。这意味着韩国与华夏之间的贸易往来,尤其东北三省和朔方省的进出口贸易,可以不必一定要走渤海湾的港口,进入华夏国内。而韩国出口俄罗斯和中亚的货物,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要走海参崴然后穿过整个西伯利亚。这样一来。可以缩短不少的运输时间。

????韩国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国家,那点自然资源都在北方境内。韩国也是高度依赖国际市场的国家,仅仅靠国内的消费市场,根本就消化不了每年所生产的那些商品。华夏的东北四省,以及俄罗斯和中亚各国的广阔市场和丰富资源,无疑都是韩国经济发展所需要的。

????“方少有意扩大与韩国航运企业的合作,建立一条从华夏到俄罗斯到韩国的陆海联运航线。从而进一步地促进华夏东北地区和韩国之间的贸易往来。”李涧熙补充道,“也是对总统阁下的支持。”

????卢总统怦然心动,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如果说能够为韩国的这些财团带来丰厚的足以令他们心动的利益,那么即便是看他这个平民总统不顺眼。那些人也会为了利益所得而不来与他为敌。

????不过他随即摇了摇头道:“这些利益都不是短时期内可以见效果的。”

????“但是它可以稳定人心,给阁下应变的时间。我听说,贵国人对于外交成果向来都是很重视的,阁下不妨从这里着手。”方明远道,“我个人看法,不如仿效贵国的前任总统。”

????卢总统沉思不语,方明远站起身来笑道:“该说的我都说了,最后说一句,谢谢总统阁下当初反对汉城改名首尔的提案。”二零零四年初,汉城市长就有意推动将韩国首都汉城改名为首尔,但是他的提议被不少人反对,其中不乏一些知名人士,而卢总统也是其中之一。最终汉城改名首尔的这一提议在今年年初被韩国国会彻底地否决。虽然说,日后韩国人仍然可以再提出类似的申请,但是至少也可以安生几年。

????方明远在李涧熙的陪同下离开了房间,虽然说卢总统还有话想要问,但是他也明白,此时不是合适的时机,而且一旦张口,双方间的平等地位就可能会发生改变。

????李涧熙很快又回到了房间,端起酒杯道:“总统阁下,这些菜要不要换一批热点的?”

????“不必了。”卢总统摇了摇头道,“我也没有多少胃口,吃些东西就行了。”虽然仍然算是冬季,但是屋子里比较暖和,方明远在这里停留的时间也不算长。而且韩国的传统菜肴里有不少也算是凉菜。

????“对于方社长的这一番话,不知道李会长是怎么想的?”卢总统喝了两杯酒之后,这才问道。

????“合则双利,峙而同损。”李涧熙淡淡地道,“不过我们撑得住这些损失,总统阁下要是不在意这两年任期和继任者是谁的话,也无所谓。”李氏家族对于韩国政治并不过份介入,但是卢总统坚持扩大韩国和华夏之间的贸易往来,对于三星集团的发展是有利的。

????其实,卢总统和李涧熙两人的关系,是既互相敬佩同时又很不喜欢对方的,根源就在于李氏家族无疑是属于韩国财阀团体中的一员,而身为文人政府首脑的卢总统却是一直在致力于限制国内财阀团体的权力。

????在韩国,诸多现代财阀的兴起是源于强力军政府执政时期,而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韩国政治民主化之后,民选的文人政府虽然说具有比军政府更正当的以“民选”为基础的合法性执政资格,但是实际上却失去了强力军政府对于诸多财阀的管理和控制能力。原本要推行的财阀改革政策,却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推行开来。

????其中最令政府无奈的就是,打击已经集中和掌握了足以左右韩国经济发展的这些财阀,将会使原本就已经处于下滑期的国民经济陷入更大的困境。而在冷战结束之后,世界经济发展虽然加速,但是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也是越发的激烈,而且韩国被夹在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和世界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华夏之间,每一任总统,都要肩负着沉重地经济发展压力。而偏偏上世纪从九十年代末期以来,全球多次爆发经济危机,韩国自然也不能够幸免,为了保证经济的发展,社会的稳定,韩国政府对于国内的这些财阀企业也只能给予支持和小范围的打压,以避免引起国内经济和社会的大幅度震荡。

????结果就是韩国国内的这些财阀,获得了比当初军政府时代更大的自由活动空间和社会影响力,并且通过诸多的手段和方式牵制和影响政府的政策,营造对自己有利的社会舆论,对抗政府限制打压财阀的政策。

????“李会长,我个人来说是很钦佩你的经营能力,也感谢三星集团公司在国际上的强大竞争力为国家所带来的荣耀,但是你应当明白,财阀把持国家经济发展,从长远来看,并非一件好事……”卢总统叹息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