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七十章 不速之客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如今的秦西省,可以说已经将包括西北、西南、中部地区的其他省份都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它的经济发展速度,完全可以与沿海地区的省份相媲美,而且经济总量也已经远远地超过了这些省份,成为了内陆地区经济发展最为活跃的省份。在这里,可以看到港资、日资、韩资、美资、欧资的企业,甚至于还有世界五百强这一级别的企业入驻。可以说,如今的秦西省已经成为了地处内陆诸省经济的龙头。

????鲁仲民,秦凤省人,上世纪九十年代在秦凤省省会兴庆市兴办了一家水泥厂,经过十几年的经营,如今已经成为了秦凤省境内水泥产业中的佼佼者。这一次,他前来奉元参加这一次的拍卖会,就是看中了秦西省未来经济发展,对于水泥这类建筑材料的强劲需求。而与他结伴而来的,还有秦凤省、陇西省的其他商人,都是看中了秦西省未来的经济发展前景,想要借此机会,进入秦西省这块大有发展前景的市场。尤其是未来潼宜新机场等项目开工,秦西省对于建筑材料的需求肯定会猛增,水泥做为工程建设不可或缺的重要材料,肯定也会迎接来产量的一个井喷。

????他所看中的项目是秦西省关中水泥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在上世纪的一九八五年由秦西省省政府投资开工建设,第二年投产,以生产“关中”牌、等普通硅酸盐水泥为主的现代化大型国有企业,年产量在三百五十万吨左右。秦西省关中水泥有限责任公司在二零零五年的时候,还是略有盈利的。

????鲁仲民认为以秦西省关中水泥有限责任公司的产能和市场,所产生的利润根本就不应当是这样的微薄,这说明有大量的应得利润,在秦西省关中水泥有限责任公司运营的过程中被莫名的消耗掉了。这种事情,在国企中,可以说是极其常见的现象。但是鲁仲民有信心将它收购到手之后,哪怕是不大量地裁员也能够迅速地令它实现可观的盈利。

????而且,最近有一个消息流传在业内——潼宜市政府打算关停潼宜水泥厂。以保证潼宜市区的环境,这对于春西省的水泥行业来说,无疑是一件大事。潼宜水泥厂和当时的潼宜酒厂是潼宜市从潼宜县时代仅存的两家有些规模的国有企业,是当时潼宜县财政的两大支柱。潼宜成为特区之后。潼宜市政府对潼宜酒厂实行了私有化,如今的潼宜酒厂已经发展成为了国内知名的潼宜春酒业集团公司,产品潼宜春行销国内外,虽然说称不上是潼宜的支柱产业吧,但是每年的利税也是相当地惊人的。宁德父女如今在潼宜市里也是颇有名气的企业家。

????而潼宜水泥厂,与它的姐妹就完全是另一种命运了,虽然说在潼宜建立之初,潼宜水泥厂得到了市政府的大笔投资,提高产能,加将了除尘降噪的设备,而潼宜的大规模基础建设,也给予了潼宜水泥厂发展壮大的机会,使其在短短的几年里,就成为了省内水泥行业中的一颗新星。也成为了潼宜市政府旗下唯一的一个上规模的市属国有企业。但是潼宜水泥厂的好景并不长。自从潼宜开始治理武亭河之后,它的产能就不再被允许扩大,而到了前一阵子,潼宜市政府更是提出了要关停潼宜水泥厂,以确保潼宜的老城区,不再受到污染。 对于这一消息,当初知道的人们都以为这是在开玩笑,潼宜水泥厂,虽然说肯定是远远不如国内的那些大型水泥生产集团公司,但是它却是背靠大树好乘凉。仅仅是奉潼地区每年对于水泥的需求,就足以让潼宜水泥厂开足马力生产了。

????但是随后潼宜水泥厂要出售生产线的消息令人们都相信了,潼宜市政府确实是要放弃潼宜水泥厂了。这也令潼宜水泥厂的同行们,为之欣喜若狂。潼宜水泥厂的年产量超过了三百万吨。它要是退出了市场,对于其他水泥厂来说,这一块市场空白无疑就是一块肥肉。

????鲁仲民环视会场,他不知道在场有多少人是像他一样,对秦西省关中水泥有限责任公司感兴趣,其实他不仅仅打算收购秦西省关中水泥有限责任公司。还打算将潼宜水泥厂的生产线也一并收购下来。

????解兴华也在环视整个会场,陪同着他前来的,还有田中平、刘东来和郭岳桐几人。

????“今天前来参加拍卖会的人数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啊。”田中平嘟囔道,他不喜欢人员过于密集的地方。

????“苏省长这一次可是放出了几家还能保持收支平衡的企业,嘿嘿,在省国资委的手里还能够保持收支平衡,你就可以想象有多少人会对它们感兴趣了。”刘东来皱眉道,“看来消息传出去了。”来得人越多,他们想要低价收购那些企业的希望就越低。

????“这根本就不用问,肯定的。”解兴华淡淡地道。苏爱军转让这一批省属国有企业,一来是甩包袱,二来也是为弥补省财政赤字,从苏爱军的角度来看,这些企业当然是价钱卖得越高越好。当然是来得人越多,越有可能卖出高价。

????“来得再多有个屁用,我倒是想看看谁那么不开眼,敢和我们大秦建筑集团公司抢!”田中平一脸不屑地道。他们几人投资建立的建筑公司,如今也已经逐步地成了气候,虽然说和龙兴建设集团还不能够相比较,但是在秦西省境内,也算是小有名气了。这一次他们几人前来参加这个拍卖会,就是想要将几家企业收购到旗下,从而使得大秦建筑集团公司的实力获得进一步增强。

????要是前些年,这种事情哪里需要他们亲自出现在拍卖会上,下面人有得是方法和途径,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这些企业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卖给他们。但是如今却是不行了,苏爱军为首的一群人都在盯着此事,所以即便是解兴华,也不得不收敛一些。虽然说解兴华的伯父解泽阳如今是贵为部长,但是苏爱军如今也同样是省部级的一方大员了!就是不倚仗苏浣东的权势,地方上的这些人又有几个敢于和他对着干?

????当然了,不敢对着干并不意味着这些人就老老实实地按着苏爱军划下的道走。总有些漏洞可供他们利用,而又不至于一举激怒苏爱军的。而且他们也摸准了苏爱军不会滥用二把手的权力。而且他们几人的家人中又有高官,虽然说有几人是副省级的,但是整体上来说。也是一支不容回避的势力,这也就是田中平的底气所在。

????解兴华横眼看了田中平一眼,淡淡地道:“李东星已经来了,我听说方明远也会出席这次拍卖会,你觉得他们会在意我们吗?”坐在解兴华身旁的郭岳桐闻言眼睛里闪过了一抹恨意。他当然是不会忘记,方明远从自己的手中生生地抢走了于蕊一事。而且他也听说了,于蕊已经嫁给了方明远,连孩子都有了。于蕊之所以辞去了潼宜电视台台长一职,留在香港,就是因为她未婚有子。而每当郭岳桐想起于蕊那娇俏的容颜和凹凸有致的身材时,他对方明远的恨意就又多了一重,要不是他当初从中伸手作梗,即便是于蕊和苏爱军有师生一层关系,也不见得能够摆脱自己的追求。

????田中平不由自主地缩了缩头。他父亲田拥军当年是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到了如今仍然是在那个位子上,母亲虽然出身京城军方的大家族,但是舅舅如今在总后勤保障部的军交运输部的部长罢了。可以说这几年都没有太大的进步。但是反观李东星和方明远就不同了,两人的未来显然比田家更有希望。

????“方明远也要来?”刘东来诧异地道,“他来做什么,这些企业他又看不上!”对于方明远,刘东来也是没好感,他们刘家可是被方家挤出的秦西省,否则的话。他父亲刘起航恐怕现在都是秦西省一把手了,而他堂哥刘峙,怎么也可以在奉元当个副市长。而他刘东来,自然也就水涨船高。成为省里官二代里的顶尖人物。但是这一切都因为方家,化为了泡影。所以,对于方明远,他又怎么可能有好脸色。

????“也许是来看看,谁更让他不顺眼吧。”解兴华耸耸肩膀,故做轻松地道。他们这几人里。要说关系,倒是解兴华与方明远以往并没有什么冲突,而且他的伯父解泽阳,也算是托方家的福,成功地由秦西省一把手的位子上,跳到京城担任了部长。而到了京城,解泽阳可是没少打电话提醒还留在秦西省的解家人,不要与方家起冲突——到了更高的位子上,眼界更为开阔宽广,自然也就更清楚方家的实力有多么地雄厚。解泽阳的再三叮嘱,使得解兴华对于方明远和方家是敬而远之,从不站到方家的对立面上去。

????“就是,这些企业全部都加起来,最终价格够不够家乐福集团在韩国收购沃尔玛公司的店面?”田中平也附和道。

????“他来了,你们还能够赶他走吗?说这些有什么用?”郭岳桐没好气地道。

????“咦?你们看那边,那是明仕成吗?”田中平突然指着门口道,众人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晋西省忠昌市市长的儿子明仕成,他跟在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身后。

????“那个中年男人就是叶俊松吧?”解兴华抚摸着下颌,若有所思地道。叶俊松是晋西省五老市最大的民营企业青松集团公司的大股东兼董事长。青松集团公司就是在五老市崛起,如今旗下有公司二十几个,涉及到了服务、销售、工业制造、房地产、餐饮、矿产开采等十几个行业。在晋西省境内,也算是一家比较上规模的民营企业。而且五老市与秦西省相邻,两地之间的贸易往来密切,所以解兴华对于叶俊松也算是了解。

????“不错,就是叶俊松。听说他的女儿叫什么叶忆妍,上个月和明仕成正式订婚了。”田中平撇撇嘴不屑地道,“青松集团这两年可是赚大发了。”他也听说了,由于国内外市场上煤炭的价格一路走高, 加上青松集团颇有眼光,抢在晋西省煤炭价格出现明显上浮之前,收购了不少煤矿,如今一下子就令他的资产翻了数倍之多,如今叶俊松的身家,在晋西省境内恐怕也是名列前茅。在他看来,明仕成之所以会与叶俊松的女儿订婚,恐怕也是看中叶俊松的身家财富。

????他脸上虽然表现地相当不屑,但是实质上却是心中嫉妒羡慕恨,这种美事怎么就落不到自己的头,听说那个叫叶忆妍的女人还挺好看,虽然算不上倾城倾国,但也算得上是个美人。明仕成这小子分明是人财两得!自己要是也能有这样的机会,那该多好啊!

????想到这里,田中平心中不由得一动,如今秦西省里,像这样的女人也不少啊,周大福珠宝金行掌门人郑老爷子的亲孙女郑嘉仪,三星集团的小公主李馨彤、欧洲韦尔夫家族的成员安洁莉娜、郭氏航运集团公司的小公主郭晴儿、还有方明远的小妹冯曦婷,这些女人,只要能够得到其中一人,自己的社会地位和身家财产,都会翻着番地上涨。

????“咳咳!”脸色有几分怪异的解兴华轻咳嗽了两声,他周围思绪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的几人这才清醒了过来。

????“青松集团跑过来是看中了哪些企业?”解兴华有些恼火地问道,“怎么之前一点点风声都没有听到?”他可不想和那些煤老板们比钱谁更多,那实在是太掉份了。

????其实想要知道叶俊松来意的人,并不仅仅是解兴华他们,拍卖会上的很多人都在琢磨着这一位的来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