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章 又见郭大头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章 又见郭大头

????陈军所说的旁边包厢里坐的那三个外地人,其实不是别人,正是林莲和那两个随同着方明远一齐来海庄镇的保镖。他们两个都是奉元人,同样是从部队里退了下来的军人,后来被方彬招入了方家,免责保安事务。这一次,由于卫兴国要留在京城照顾赵雅他们三人,而陈忠到了平川就是回家,自然不能再总留在方明远的身边,所以方彬才将他们两个派出来负责陈忠不在时,方明远的安全。

????来到海庄镇后,方明远就将三人安排到了厂招待所里。厂招待所里虽然也有食堂,但是林莲他们三人又怎么看得上——这一个月里,三人中就是收入最低的,也有个七八百元的收入,财大自然气粗,在伙食上自然不能亏待自己。反正三人在招待所里也是闲来无事,索性在招待所里收拾了收拾就出来吃饭。这镇上最有名的饭馆就是方家饭馆了,所以三人也来了这里。林莲不喜欢在仍有不少人的楼下大堂里吃饭,于是三人就要了个包厢。

????可是吃到中间的时候,林莲不小心弄了一手的油,出来找洗手间洗洗手,路过旁边的包间时,恰好包间里的人也是推门而出,两边撞了一下,林莲手上的油就蹭到了对方的身上。对方立即不依不饶地闹了起来,非要林莲赔偿他的衣服,还说什么这是从奉元买的名牌西服,价值上万元。这种如同讹诈般的手段林莲哪会吃他这一套。甩手就回了自己的包厢,对方还带着同伙追了过来。

????“这位小姐,你弄脏了郭主任的西服,也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地就拉倒了吧?”说话人站在挺着个大肚子,显得脑满肠肥的那位郭主任旁边,正是方明远曾经见过的那个郭亮的手下,光头老三。

????“这里是海庄,你要不给我赔礼道歉,赔偿我的衣服,我就报警了!”郭主任暴跳如雷道。

????那两个保镖已经站起身来,将林莲护在了身后,林莲一边用纸擦着手,一边冷笑道:“一个巴掌拍不响,我是蹭上了他的衣服,但是他要是不撞上来,能蹭上吗?况且,就他那件破西服,也能值上万元?当我们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土豹子啊?报警吧,刚好我也顺便报个讹诈!”经过了这两年在方明远身边的磨练,又有过出国的经历,林莲也不再是原来那个被人骂了就委屈地直哭的小姑娘了。

????光头老三,看了看林莲的穿着,又看了看那两个保镖的模样,这心里也有些犯嘀咕。这两个看起来就是相当精悍的男的,看起来倒像是这个漂亮女人的属下,而且看这个女人的穿着打扮,也不像是普通人,那套合体的衣裤,虽然没有牌子,但是看得出来,做工相当地精良。这一念及此,光头老三说话上就谨慎了三分,虽然这一次郭哥要办的事,还需要这个郭主任鼎力相助,但是为他惹上一个自己的都拿不准的对手,就有些犯不上了。

????“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刚一打开包厢门,人还在门里呢,怎么能够撞上你!三哥,你说是不是?”郭主任咆哮如雷道。他身边的这位可是鼎鼎大名的光头老三,那边还坐着郭大头,手底下不知道有多少弟兄,还能怕这个漂亮得简直能够捏出水来的小妞!这妞可是真漂亮啊,郭主任自认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可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看到如此漂亮的女人。

????这样漂亮的女人,别说有事撞到了自己的的手里,就是没事,他也要找事搭讪的。

????“那倒是奇怪了,既然你人还在门里呢,难道说是我的秘书伸手到屋里抹你身上了?”从门外传来了方明远的声音。

????“方少!”林莲三人一怔,随即喜形于色地叫道。

????方明远从门外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光头老三,上下地打量了他几眼,诧异地道:“我们似乎在哪里见过?不知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一声“方少”可是将这位吨位不下二百斤的郭主任和光头老三都吓了一跳,都到嘴边的喝斥又都咽了回去。

????光头老三强扯出一个笑脸道:“方少您是贵人多忘事,我们两年前在平川县见过。”一看到是他,光头老三这心里立时凉了半截,方明远没有认出来他,他可是认出来方明远了。这个岁数,就能够横着走的少年,在平川县并不多。虽然说县里的那些小衙内也蛮横的,但是李东星打得也狠,这两年大家都收敛了一些。而这一位,却是比那些小衙内更狠,直接就可以和县委书记李东星搭上腔的。

????自从原来的郭书记被调到了其他县里,李东星上位后,郭亮的日子就不好过。好在他虽然恶名在外,但是以往所做下的绝大多数的事情,都拿不到确凿的证据来指证他,加上郭书记是调职,不是下台,这县里的方方面面的,还认两分老书记的面子,对于郭亮倒也没有穷追猛打。这样一来,连带着他手下的这些人也收敛了很多。毕竟这些位都知道,当初郭亮可是在方家这里挂号了的,虽然这两年来方家似乎也没有什么针对性的动作——方家饭馆可是抢了不少郭亮名下酒楼的客源,但那也是正常的商业竞争不是。但是这并不代表着郭亮就可以高枕无忧了,郭亮甚至于想过,要不要将自己的买卖全盘挪出平川,但是终究还是舍不得。

????这一次他们来海庄镇,就是商榷承包秦西压延设备厂车间来的。秦西压延设备厂虽然已经连着亏损两年,工人的工资都快要发不出来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里面油水还是很大的。况且郭亮和他心里都明白,这秦西压延设备厂虽然近几年来,并没有购进什么新机器,技工队伍也有些薄弱,但是要说亏损,很大程度上,还是厂子里的管理制度上出了问题。工人们干多干少一个样,干好干坏一个样,工人们在厂吃厂,加上领导层昏庸,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如果说能够把车间承包到手,以他们的能力,用不了多久就肯定能够赚钱。

????“平川见过?”方明远迟疑了一下,终于想起了这位,这不是当初第一次见陈忠的时候,郭亮手下的那个讨债的人吗。

????“你们的郭大头如今可好?又抢了几家他人的产业?还放不放高利贷了?”方明远的话不由得令光头老三这心就悬了起来,敢情这位还记着当初的事呢。听说这位不是到京城去上学了,怎么这时候又跑回来了?自己怎么就这样点背,居然又撞上他了。

????“方少说笑了!郭哥如今可是做正经买卖,不再沾手高利贷了。”光头老三苦着脸道。郭书记已经被调走了,李东星上位,郭亮要是还不知进退,在县里放高利贷,一旦有事,那就直接进局子了。郭亮虽然路子野,但是面对人民专政,就他那两下子,还不够瞧,所以早就洗手了。

????“哦……”方明远将目光又转向了那位郭主任,好家伙,这位吨位真的是二百斤向上,一张大肥脸,挺着个大肚子,如果说不是看清楚了性别,方明远真以为这是位九个月或者十个月的孕妇呢。他都怀疑,这一位自己能够看到自己的脚面吗?当他的老婆,那可是会死人的!

????“哈……方少!”郭主任一边擦着脸上的汗,一边点头哈腰地,只是这肚子太大,想哈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位郭主任怎么称呼?哪个车间的?”方明远眉头一挑道。

????“我是郭鲁生,厂子炼钢车间的车间主任。”郭主任低声下气地道。

????炼钢车间?那正是方明远他妈白萍当初所在的车间,方明远小时候可没少在那里玩,车间里可全是大家伙,一出钢水,危险大大的。不过如今白萍已经调到厂办公室里,自然是不会再吃那份苦去了。不过这个郭鲁生,他看着面好生啊,以前似乎没在车间里见过。就以这家伙的身条,要是见过不应当没印象啊。

????郭鲁生此时已经是浑身是汗,做为秦西压延设备厂中人,他比光头老三还明白,方家在海庄镇的影响力。不说别的,就方胜夫妻俩,在厂子里,虽然不是什么大干部,但是就连厂委书记,厂长见了他们都是客客气气的,平等相待。县里若是下来什么部门检查,或者说有哪位领导下来视察工作,方胜夫妻那都是可以上桌坐陪的。而且那些县里的领导们,对人家也是客客气气的。

????这没办法,谁让人家在平川县吃得开呢,县委书记李东星、警察局长朱大军那都是人家的熟人,而且人家也有钱,方家饭馆和家乐福超市,这两项产业在平川县里,那可是两块响当当的招牌,人家也有民心,直到现在,县里的那些居民还常常提起当年抢购风潮时,就是因为家乐福超市顶住了涨价风,结果广大县里的民众,虽然买了一大堆东西存在家里很长时间都用不完,但是却没花什么冤枉钱。

????不像其他地方的民众,花高价买了一大堆东西,结果后来才发现,买的都是高价货。就这一项,平川县的居民们对家乐福超市,以及方家就大有好感。

????自己怎么稀里糊涂地招惹上他了?郭鲁生现在可是真后悔了。要真是给方家惹恼了,自己在厂子里的靠山恐怕也要好好地惦量惦量吧。

????“郭主任,既然你认为我的秘书弄脏了你的衣服,应当赔偿,而我的秘书认为你是讹诈,这你说你有理,她说她有理,也没谁看到刚才的那一幕,这事情就难办了。你报警吧,让警察来做个决断。”方明远看了看一脸怒意的林莲道。他倒是同意林莲的看法,就郭鲁生穿的这身西服,一看就是粗制滥造的量产货色,还价值上万元,能值一千元,那都是顶了天的。

????“不用了,不用了!”郭鲁生这一下子汗毛都竖起来了。我的老天爷啊,知道是方家的人,他哪里还敢再叫警察。不说县里警察大头就是朱大军,方明远家的老邻居,镇里的镇书记是方明远同学的老妈,就是镇派出所里的所长,哪个不知道方明远,不知道方家啊——那可都是朱大军手下的老人。

????如果说没有方明远,也许他们会看在自己是秦西压延设备厂炼钢车间主任的面子上,偏袒一些自己,但是方明远出来了,自己就是占着理,到了他们那里也得打三分折,更何况他也明白,自己刚才就是看林莲漂亮有意借机生事。

????“既然是方少的秘书,那么大家就都是一家人,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我回去洗洗就是了。”郭鲁山陪着笑连声道。

????“谁和你一家人,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和一头直立行走的猪一样!”林莲心中暗骂,但是口里却什么也没说。

????“那怎么行呢,价值上万元的衣服,就是洗也要花不少钱的,而且还得送到县里甚至于奉元去洗,恐怕咱这镇上没有人敢接吧。”方明远一脸惊诧地道,“我听说厂子里这两年不景色,亏损挺严重的,郭主任的这件衣服买下来也是积蓄了好久,哪能就这么算了呢?报警吧,让他们派个人来鉴定一下,我们也好知道应当赔郭主任多少钱不是?哪能让郭主任自己掏这笔钱呢。”

????一听这话,光头老三暗地里咧了咧嘴,方明远这哪里是帮郭鲁生说话啊,分明是想要把他讹诈林莲的罪名给敲实了!

????郭鲁生的那件西服要是能值万元,自己就不他妈的是混混,怎么也是个跨县公司的老总了!不,怎么也得是个跨省公司的老总了!

????这时候,就听外面的楼梯响,接着一个声音道:“哎?这人呢,郭主任和老三都跑哪儿去了?咱们约好的是在这里吧?”说话的人正是郭大头郭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