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三章 改变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三章改变

????转眼距离马晓东过生日那天已经过去了两三天,方明远无声无息地,仿佛他就没有回来过一样。

????厂子里如今已经传遍了,郭亮想承包炼钢车间,被方明远强行赶走了的消息,而且消息越传越离谱。

????从郭亮自罚三杯,主动退让变成了方明远喝令郭亮强灌三杯,然后一脚踢下楼来的版本。

????郭鲁生在厂里职工心中原本就没什么好形象,这一回更是传成了在他在方明远面前被吓得屎尿全出,恶心得方明远连处理他的心情都没有,所以才能全身而出。气得郭鲁生暗地里不知道骂了多少次娘,但是也没法子公开出来辟谣。

????与郭亮相比起来,秦西压延设备厂的职工们对于方明远自然更有感情,那可是本厂子弟,先天上就占着便宜,而且很多人可以说是看着方明远长大的,那种自豪感,就别提了。而郭亮是什么,是县里的大混混,虽然说这几年来,郭亮一直在至力于洗白自己,但是在民众心目中的恶名又岂是哪么容易就能忘记的?

????如果说让郭亮承包厂车间,这些职工们所要担心的就不仅仅是自己的收入了,他们更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厂领导最多能给你穿小鞋,郭亮可是敢动刀的!

????所以当方明远不准郭亮再把手伸入海庄镇的消息传出来后,不仅仅是炼钢车间的工人们松了一口气,其他车间的工人们也为之大为高兴。

????而与此同时,方胜向厂领导递交承包热处理车间的申请书一事也是在厂里传得沸沸扬扬。不知道有多少人关注着这一事情的后继发展。

????这些职工们的文凭不高,但是人却不傻。方胜虽然在厂里这么多年,不显山不露水,没看出有多大的能耐,但是架不住人家有个好儿子不是。方家产业的那些员工们,收入的多少如今也不是什么秘密,大家都知道。那数目绝对让人眼红耳热。

????方胜跳出来承包车间,背后方明远肯定得给予支持,这是任何人都不会怀疑的,人们纷纷猜测,日后热处理车间工人的收入会不会也达到象方家饭馆或者说家乐福超市员工他们的水平,要是那样的话,可就是太好了,一个月的收入至少能抵厂里开两个半月的工资!这年月,谁跟钱过意不去啊。

????于是方胜又一次成为了厂里人关注的焦点。那些往日里与方胜关系不错的,纷纷琢磨着,怎么样把自家的年青子弟塞过去,这活累不怕,就怕没钱得。哪怕最终方胜承包车间亏了,家大业大的方家,也肯定亏不了这些工人,可比在其他车间里这么不死不活地呆着要好得多。如果说,方胜要是再觉得过意不去,将这些人推荐到方家的家乐福超市里工作,那就更好了!

????海庄镇虽然距离县城不远,但是终究不能和县城相比,何况如今的县城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比海庄镇经济发展前景更好,能够进入县城,谁还在这里呆着!

????田娜仍然继续着她的学习生活,张国萍事后仍然和马晓东说了,而马晓东也答应了帮她们在父亲面前说些好话,但是效果却不敢保证。要知道,秦西压延设备厂的后勤部门,那可是个相对的肥差,虽然说收入也不高,但是这油水却不少,而且福利上也比其他部门多一些,活又不累,所以全厂人都盯着,一旦有空缺,这写条子说情的人,多得狠。而且马晓东他爸也只是个小头目,拍不了最终的板。

????田娜心里也明白,马晓东说得这是大实话。只能期盼着自家运气好,能够被调去吧。

????第三天下午放学回家,刚进门就发现家里的气氛大异往常,早回家的母亲坐在床边上,一个劲地抹眼泪。

????“妈,怎么了?”田娜赶紧扔下了书包,冲了过去。

????“没事,没事,娜娜,妈这是高兴的。”她母亲一边流着泪,一边笑道。

????“高兴的?出了什么喜事了?”田娜诧异地道。

????“妈下午刚刚接到通知,被调到厂里的后勤部门了,而且安排的工作很轻松。说是照顾我的身体。”她母亲擦去了脸上的泪水道。

????“真的?”田娜不敢相信地尖叫道。

????“真的!千真万确的!”田娜的母亲笑逐颜开地道,“正式的调令都下来了!”调到了后勤部门,没有那么劳累,想来自己也就不必要吃那么多的药,也能做一些家务了,虽然钱并没有多多少,但是家庭的压力却是小了不少。更重要的是,令这个家庭又看到了希望!

????“苹果,你帮我约一下马晓东,我要当面谢谢他。”第二天上学时,一见面田娜就喜形于色将事情告诉给了张国萍。

????张国萍却摇了摇头道:“马晓东昨晚上就告诉我了,那不是他爸爸的功劳,说是厂里看在厂食堂退体的赵老主任,也就是赵雅的爷爷面子上安排的。”

????赵雅的爷爷?赵雅和自己都没有什么来往,她爷爷又怎么会帮自己?田娜不由得愣住了。

????秦西压延设备厂子弟中学,这一天一早就迎来了一位老人。

????“哎哟,这不是鲁校长吗?他怎么来我们这了?”学校里的老师们对于这位厂子弟小学已经退学的老校长当然并不陌生,一个个诧异地问道。

????鲁山已经从小学校长的位子上退下来了,但是仍然关心厂职工子弟教育的他,仍然不要薪俸地忙碌在教育战线上。常常奔波于海庄镇和平川县之间。

????“老校长,这是哪股香风把你给吹来的?”子弟中学的魏明伦校长看到走入办公室的鲁山,连忙站起身来道。

????鲁山笑逐颜开地道:“当然是有好事了!大好事!”

????魏明伦给鲁山沏了一杯茶,笑道:“看老校长你这么高兴,什么好事,说出来也让我高兴高兴。”

????“你还记得厂里的那个方明远吗?”鲁山笑道。

????“方明远,当然记得了!他还在这里上过学,陈蓉老师就是他的班主任。那年还有几个日本人来学校里找过他。”魏明伦笑道。那么有个性的学生,就是想忘都忘不了。上学吊儿郎当、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却还能拿年级第一!

????“他昨天找我,和我说了一件事!”鲁山将茶杯放到了桌上,故作神秘的道,“一件大好事!”

????魏明伦立时有了兴趣,厂里的那些事,他这两天也有所耳闻。“什么好事情?您老就别卖关子了。”

????“嘿嘿,你别急,听我说。”鲁山得意地笑道,“这屋子里就咱们两人,咱们也别揣着藏着,你给我个实话,咱这厂子弟中学的教学质量,在整个潍南市里能排到什么位置?”

????魏明伦微微一怔,苦笑道:“老校长,这您还需要问我?您又不是不知道。咱厂的教师队伍这些年来没有什么新鲜血液补充,高考升学率一年不如一年。可是厂里如今这种状况,哪有多余的资金来吸引那些名牌师范院校出来的优秀教师。能保证现有教师的工资发放就不错了。要说位置,也就是中游,以前还能算是偏上,如今……”魏明伦摇了摇头,不做置评。

????“嘿嘿,那小子昨天也是这么说的。不过他觉得这样下去,他的那些同学们的未来就是星光黯淡。所以他和我说了几条打算,今天我找你来,就是想商量商量怎么配合这小子!”鲁山兴冲冲地道。

????魏明伦也立时精神为之一振,这可是好事情啊,难怪鲁山如此的高兴。

????“第一,他已经和奉元的交通大学联系过了,将通过他们出面,组织一批奉元市的从小学到高中的各课优秀教师,每周末到咱们镇来,给咱们的学生和老师上指导课。所有的接送过程,以及各种费用,均由家乐福超市承担,咱们到时候只需要负担组织学生和老师们前去听课,维持好听课秩序就是了。”

????“老校长,这是真的?那可是太好了!”魏明伦不禁脱口而出道。秦西省里,如果说要论师资力量最为雄厚的地方,那自然是非奉元莫属了。不说那些市属初高中,就是那些大学的附中,每年考上京城或者沪市大学的学生都不在少数。交通大学那是奉元的老大学了,要真是他们出面,这事肯定能成!

????“第二,县里如今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县教育局强烈要求将授课地点改到县中……”鲁山继续道。

????“不行!这绝对不行!”魏明伦大叫道。那怎么可以,就是用屁股想也能明白,要是改到县中了,自已学校的教师又能分到几个听课的名额?还不全让县里的中学教师霸占了那些名额。

????“……但是那小子没同意!”鲁山的眼中透出了几分狡黠之色,“经过李东星书记和他的磋商,授课地点仍然是你这里,但是县里也会组织教师前来听课。到时候,咱们组织时得把这部分人算进去,大概有三四十人吧,也许会更多。你最好做好思想准备,没准人会更多。”鲁山那可是干了多年的教育工作了,对于平川县的教育现状清楚得很,这样难得的提高自己教学水平的机会,那些教师们肯定是不愿意放过的。

????“三四十人!还可能更多!我说老校长,您又不是不知道,咱们现在哪还有那么多的招待费用!”魏明伦苦着脸道。刚才他就说过了,厂子里拨得那些钱,能够教师们发工资就不错了,根本余不下什么,这好几十人的招待费从哪里出?而且听鲁山的意思,这种指导课恐怕要持续相当长的时间,那费用他更承担不起。他总不能将教师们的工资挪用了吧?

????“谁说要咱们承担招待费用了?”鲁山嘿嘿笑道,“县教育局得给咱们拨款!要知道,他们才是那加塞的!方明远说了,按照每人每次一百元的标准向教育局收费,要是有什么行政上的难处,也要抓机会一并提出来。”

????“一百元?”魏明伦瞠目结舌地道,“这么高?”要知道,学校里的教师们虽然比工人要好一些,但是每个月的薪水,他这个校长才四百来元,一般的教职工,也就三百出头。这来听一次课,就收这么多钱!那教育局的头头脑脑们还不急了?

????“县里如今有钱了,又是他们主动凑上来,不宰他们宰谁!”鲁山不以为然地道,“再说了,要不是方明远那小子牵头,他们就是想出钱到那些学校里旁听,恐怕人家都懒得搭理他们。何况这一次来的,可全是省级和奉元市级的优秀教师,牌子响当当的。出一些培训费也是应当的。”

????鲁山这话倒是不假,平川县虽然邻接着奉元市的离山区,但是两地政府级别可是差了不止一级,平川县教育局,到了奉元,别说市教育局了,就是个像样的中学校长,都敢给你吃闭门羹,就是想出钱培养本地的人才,那都没处拜庙门去。

????要是能够搭上秦西压延设备厂子弟中学这一次的顺风车,不但可以提高本地教师的教学水平,日后也是一项重要的政绩不是?一位一百元,就是一位二百元,他们也绝不能错过!

????“这些钱,家乐福超市他们一分钱也不要,就当做对学校的补贴!不过魏校长,咱丑话可是说在前边,虽然主要是在你这里授课,但是这笔补贴咱可是要二一添做五,中学小学平分!”鲁山正色道,“这个没得商量,要是你不答应,我就让方明远将地方改小学去。”

????“这么多的人,您那里哪有大教室啊?”魏明伦哭笑不得道,“好好好,我答应我答应。”

????“这事从什么时候开始?”魏明伦连忙问道,这可是得提前筹备,组织好学生和教师。

????“急什么,我这还没有说完呢!”鲁山一摆手道。

????“还有?”魏明伦诧异地问道。

????“当然还有了,还有最重要的一条!”鲁山笑眯眯地道,“方明远那小子说了,他准备通过交通大学联系奉元的师范院校,组织咱厂子弟中小学的年青教师去脱产学习,而且他还打算聘请一些奉元市中小学退休的老教师,前来咱们这里代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