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四章 铁路上的偶遇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四章 铁路上的偶遇

????就在鲁山老校长与魏明伦二人喜不自禁的时候,方明远已经踏上了前往奉元的火车。

????既然要打算让平川县进一步发展成为秦西省,乃至西北地区的商品集散地,那么改善平川县的交通条件就是其中的重中之重。公路建设,平川县这两年来倒是没有中断过,但是距离方明远心目中的标准还有很大的距离。短期内,能够大幅度提高平川县运输能力的,也就余下了铁路。而且,在方明远看来,即便是到了日后,建设有平川通向奉元的高速公路了,铁路的重要性仍然是不可忽视。

????所以方明远要对现在的铁路运输状况有一个具体的了解。而最直接的方法自然是亲身坐一次从平川县到奉元市的列车。方明远自重生之后,还真没有坐过这种短途的列车,对它的一切还都停留在了前世的印象里。前世里,他可是连铁路上的闷罐车都坐过,当时自然是苦不堪言,如今回想起来,却又是另一种别样的感受。

????“方少今天看起来兴致不错啊?”跟在方明远身后的陈忠低声地对林莲道。

????林莲微微地点了点头,的确如陈忠所说的那样,方明远这两天的心情似乎是相当地不错,不但是谈笑风生,而且还时不时地开两人和其他陪同人员的玩笑。

????方明远的心情自然好,一来,父亲终于也开始走上了创业的道路,这样日后也能够帮自己分去一些重担;二来,自己虽然说不能将这些昔日里的同学们全部都转学到大城市去,但是却改善了他们教学质量,日后每周都会有奉元市内的省级、市级优秀教师前来讲课,这对于厂子弟中小学的学生和教师们来说,无疑是个极其难得的机会。要知道,这帮子老师可不是那么好请的,自己通过苏爱军,借助着交通大学的影响力,又请马永福、杨均义给省教育厅的厅长打了招呼,双方一齐向奉元市内的各个高中施加影响,然后家乐福超市还为这些老师们开出了高额的讲课费,这才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促成了此事。要是换个人来,哪怕是潍南市的教育局长,也绝不可能这样快就达到目的。

????而且他有意地将此事泄露给了李东星,李东星自然是希望县里的教师们也能够借此东风,这样一来,县教育局就欠下了厂子弟中学的人情,日后相信在方方面面地都会照顾一些厂子弟中小学。鲁山老校长,日后这肩膀上也可以轻松一些。

????而促成此事,却又有两个好处。一来,方明远这两天也打听出来了,炼钢车间的对外承包,虽然表面上是郭鲁生那个人形肥猪在办理,但是实质上在背后推动的却是这两年由部里调过来的副厂长司马云,自己不准郭亮伸手到厂子里来,他的计划也就落空了,那么肯定会对自己怀恨在心。这一点是当时方明远所不知道的,但是即便知道,他仍然不会允许郭亮伸手进来。

????秦西压延设备厂,可以说就是他另一个意义的家,这里有着他两世的童年记忆,如今自己有了这份保护它的能力,自然是不会允许有坏人去祸害它。郭亮承包炼钢车间,也许一开始会给厂子里带来一些良性的改变,但是方明远却始终担心,郭亮会不会将他在地下的那一套作风拿到厂子里来。如今的秦西压延设备厂中,管理制度就已经是相当的混乱,郭亮若是和厂里的那些掌握实权的人内外勾结,会迅速地掏空这个厂子的。所以即便方明远当时知道这样会得罪一位副厂长,他也会毫不迟疑地那么做。

????得罪了司马云,无疑会给父亲方胜的承包计划带来一些变数,不管怎么说,司马云终究是部里调到厂子里一位掌握着实权的副厂长,在决定很多厂里的事务时,他的意见不容忽视,如果说他铁了心要给父亲制造麻烦,那也是很棘手的。就是其他的厂领导有心回护方家,也碍着面子不好说话,而且方家还要因此欠人情。这人情债,可是最难还的。

????所以方明远索性将给父亲方胜造势和帮助这些同学的两件事一起来办!

????相信这件事今天之后就会在秦西压延设备厂里传扬开来,引起喧然大波,那是必然的。如今的华夏人,可以说最看重下一代的发展前途,而努力学习,考上大学,走出海庄镇,可以说是目前海庄镇的青少年改变自己命运最现实的一条道路。自己这样的安排,相信不管是谁也得承认,这对于厂子弟中学日后的高考升学率肯定会有极大的帮助,可以让更多的厂子弟中学的学生有了鲤鱼跳龙门的机会!

????也许那些厂领导们并不在意这些,他们的子弟即便送不进奉元,也至少能够到潍南市里的中学上学。但是秦西压延设备厂的那数以万计的在职的、退休的职工在意!这一股民心,就是方明远所想要利用的!有了这股民心,别说只有司马云有意阻挠方胜的承包,就是所有的厂领导都联合起来,也绝对不敢轻易否决方胜的承包申请。

????而且,方明远希望借此进一步减少方家日后收购秦西压延设备厂的阻力。

????其实,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出乎方明远的意料之外,司马云到了中午,就已经从匆匆忙忙赶到厂子里向厂领导们汇报这个好消息的魏明伦校长那里得到了这个消息,在其他领导们喜形于色的时候,司马云却是暗暗地叹了一口气,将自己已经盘算了两天的念头彻底地打消了。下午,在厂长办公会上,方胜所提出的承包申请毫无阻碍地通过了首轮审核。

????而到了下午,这个消息就传遍了全厂,所有家里还有人上中小学的家庭,都为之沸腾了,人们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不知道,有多少原本打算孩子初中毕业就进厂技校学习的家庭,在这一刻,动摇了自己的心思。

????不过这些,都是后来方明远才知道的,如今的他,正在阳光下直奔奉元而去的列车里。

????他们所做的这一趟列车,车厢是过去的那种老式绿色的,座位也是方明远前世很熟悉的那种绿皮硬座,坐起来可以说是梆梆硬,很不舒服。由于这一路上需要停靠的小站太多,所以车速并不快,虽然现在秦西大地上,冬天的痕迹还没有完全消退,但是由于人多,没有暖气的车厢里仍然是相当地热,而且车厢里的人不仅仅是像方明远他们这样的,还有不少带着粮食、鸡蛋、甚至于是活鸡的农民,各种气味混杂起来,形成了一股十分怪异的味道,方明远不得不将车窗开启了一线,放进来一些清凉新鲜的冷空气。

????路过平川前往奉元的列车在一天里只有两趟,一趟在上午,一趟在下午,都是慢车,一路上要摇摇晃晃几个小时才能抵达奉元车站。这还是提速之后,如果说是在以前,这时间还会更长。而且方明远还注意到,这条线上的列车,居然还是用着蒸汽火车头,行进中喷吐着滚滚黑烟。

????方明远不由得暗暗摇头,以这样的客运条件,肯定是不能满足日后平川县的需要,但是想要改变这种状况,其难度却是可想而知。

????在华夏,铁路被称之为“铁老大”是由来已久,这不仅仅是因为它在华夏社会中的重要地位,也是因为它的顽固不化和守旧。

????一纸一九七九年出台的《暂行规定》,在方明远的前世里一直延续到了二千年以后,按照《暂行规定》,火车如果撞死了人,铁路部门可“酌情给予一次性救济费50至150元,或者80元至150元火葬费或埋葬费。”而且《暂行规定》说的很清楚,那100元左右的钱是“救济费”或“丧葬费”,哪里有“赔偿”二字,又何曾“赔偿”过?“救济”是出于道义,可给可不给;“赔偿”是缘于过错,是必须给的——这两个概念完全不一样。因此,“火车撞死人”的问题首先是“赔与不赔”而不是“赔多赔少”。 对此规定,反对之声不绝于耳。人们用“铁路上一个人还不如一头牛”等对比来表达不满。

????由此可见,想要让铁路部门顺从自己的心意,向平川县给予一定程度的政策倾斜,难度也是很大的。虽然有苏浣东这尊大佛,但是实际操作的时候,肯定会牵扯到相关部门的利益,自然就会有数不胜数的麻烦。平川县委县政府想来未来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有得忙了。

????方明远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在石油期货上大捞一笔后,在交通领域里,比如说铁路建设上投资,改善从平川到奉元这一段铁路的条件,这样对于海庄镇的发展,还有潼川的煤矿外运,都有着巨大的利益,但是前世里的记忆却让他把这个念头深深地压在了心底。

????“唉……”方明远长叹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