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五章 铁路上的偶遇(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五章铁路上的偶遇(下)

????坐了这么久,他也有些累了。这种硬座,坐时间长了,无论是屁股还是后背,都是难受得很。

????不过他们就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因为有平川县火车站的安排,他们上车就有座,四个人,刚好占据了一个窗口,余下的几个人,则是分散在了他们的周围。否则的话,一般人上车根本就没有座,只有站着,等有人下车后才能有座。要是运气不好,就是一路站到奉元也不稀奇。

????“陈哥,带扑克了吗?我先去趟厕所。”方明远顺口问道。该看的,也都看过了,余下来的,就是耗时间了。

????好在这个时间并不是什么特殊时期,车上的人虽然多,但是还没有到春运期间的那么恐怖,方明远小心地避开了坐在过道上的人们,艰难地向厕所方向走去。厕所里倒是没有什么人,只是车上已经没有了存水,排泄口上还残留有不知道谁留下的粪便,气味相当地难闻。

????方明远屏住呼吸,匆匆忙忙地排清了腹内的存水,开门冲了出去。与厕所里相比起来,车厢里的那股异味反倒好承受一些。

????他这开门冲的过快,不小心就和门外走道里的人撞了一下。

????“哎呀!”被撞的人发出了一声响遏行云的尖叫,使得方明远两耳简直是嗡嗡作响,不由得双手捂住了耳朵。

????方明远这才看到了站在眼前的是一个穿着乘务员制服的中年妇女,一头的短发,脸上还化了妆,只是这妆画得,那就不用提了,白的吓人的大饼脸,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看起来就像是个人形熊猫一样,嘴唇抹得血红,年纪约在三十上下,一米五几的个头,这体重却不在一百五十斤以下。

????她的这一嗓子,惊得整个车厢里都静了下来,陈忠、林莲他们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来,陈忠立即站起身来,向这边挤了过来。

????“你长没长眼睛啊?”那中年妇女气势汹汹地指着方明远的鼻子道,“是赶孝帽子还是怎么着?撞了人你知不知道?”

????方明远原本还打算说声对不起,虽然撞得并不重,从那位当时身不摇腿不晃就可以看出,而且方明远个头比她略高一点,体重也就百来斤,两人站在一起,显然不是一个吨位的人。但是撞了就撞了,说一声对不住也没什么。

????可是她一说赶孝帽子,方明远这脸色就立时变了,这是变相地咒人家里死人啊,不过是火车上撞了一下,至于说话这么恶毒吗?

????“看什么看,还不赶紧给老娘赔礼道歉,不然老娘把你丢下车去!嘿嘿嘿,这是谁家不懂事的野孩子,过来认领一下!”那中年妇女不等方明远说话,又大声地叫道。又尖又细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车厢。

????方明远立时怒从心头起,这是车上的乘务员?还是乡下田间的农村泼妇?说起话来怎么句句都这么难听。陈忠也不禁是一脸的怒气,这人是怎么说话的?

????“陈哥,记下她的名字,回头找奉元铁路局……”方明远也不想和她在这里说什么,对于这种人,和她解释什么都是污辱自己的的智商。

????可是他话还没有说完,从背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明远,你怎么也在车上?”方明远回头一看,只见苏爱军站在了下一节车厢的门口,惊喜交集地看着自己。

????“苏叔,怎么是你?”方明远也有些蒙了,这时候苏爱军不在学校里教书,跑火车上干吗?

????“他是你叔?我说你们家是怎么管教孩子的?怎么做起事来毛手毛脚的,是赶孝帽子啊,撞了人……”那个乘务员一听,立即又扭过头来,张着那两片血红的厚嘴唇,如同机关枪一般地道。

????“关秀花,你给我闭嘴!”从苏爱军的身后传来了一个男子愤怒的声音。那个乘务员又尖又细的声音这才嘎然而止,那股嚣张飞扬的模样也立时收敛了起来,低眉顺眼又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了那里。

????只见从苏爱军的身后转出了一个中年男子,也穿了一身铁路上的制服,对苏爱军连声陪笑道:“苏主任,苏主任,她不知道这一位是您的亲戚,所以说话口无遮拦,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啊。关秀花,你还不赶紧过来向苏主任道歉,有你那么说话的吗?”

????“时列车长,你这话说得可是不对,是我的亲戚,不可以这样肆意污辱,那要不是我的亲戚,就可以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这般污辱了?”苏爱军眉头一挑,不悦地道。刚才那个女乘务员说的话,他也都听在耳朵里了,虽然没有看到方明远究竟是怎么撞着她了,但是以他对方明远的了解,相信他做不出什么丑事来。而且就这女人的长相,让人看之生厌。

????这位苏爱军口中的时列车长,被苏爱军说得有些尴尬,虽然大家都明白,他的原意就是这样,但是当着这么多的乘客,要是承认了,那可是会引来了众怒的。“苏主任,您说笑了,我怎么能是这个意思,不管怎么说,这一位都是我们的顾客,怎么能那样呢。关秀花、小关,还不赶紧道歉!”他一边说,一边给那个女乘务员打眼色。眼前的这一位苏主任,虽然好像只是个大学里的官,管不到铁路系统上来,但是和他在一起的,却是自己的上司。到时候吹点阴风,给自己穿穿小鞋,那可就麻烦了。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居然碰到了上司的暗访!也没个人通知自己,要不是刚才自己恰好到车尾去办点事,一眼看到了……还不如没看到呢。

????“这个笨蛋女人,这一次可是被你害惨了!”时列车长心里不住口地叫苦。这个关秀花,是他情人的嫂子,在他一手安排下才进入的铁路系统,当上了列车乘务员,平日里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稍有不满意就是如同农村老娘们撒泼般地对人破口大骂。不过以前一般都是对那些骂不还口的老农们,今天是吃错了药了,还是怎么着,怎么和个少年撒起泼来了,居然还是这位苏主任的亲戚。这不是倒霉催的?

????“时列车长,这不是道不道歉的问题,我乘车买票,也同时买了你们铁路上的服务,就算是我出门时不小心撞了她一下吧,她也没有资格这样来指责我,还辱及我的家人。陈哥,记下她的名字,回头向奉元铁路局投诉去。要是奉元铁路局不给个说法,回头咱找于姐去,我想她这个记者肯定会感兴趣。前一阵子,李刚那事没让她报导,她正郁闷着呢。”方明远看都不看那个关秀花,还秀花呢,人和名字根本就不搭边。

????时列车长这脸色立时是红里透白,听得出来,眼前这位火气不小。不过刚才关秀花说话也是着实太难听了,也怪不得人家。

????“这位小……”他本来是想叫小兄弟,可是转念一想,方明远管苏爱军叫叔,自己这也一把年纪,不比苏爱军年轻,叫小兄弟也有些太掉架了。好歹自己也是个列车长,当着这么多的外人,也得要点脸面不是?

????“这位小朋友,投诉就不要了吧,我让她给你道歉,回头我们一定严肃处理她,成不成?关秀花,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过来……”时列车长陪笑道。

????“如果道歉就能够有用的话,哪还要警察做什么?”方明远冷笑道。这种不痛不痒的道歉,就想把此事揭了过去,这位列车长想得也太好了吧?事后一定严肃处理她?罚个把月的奖金?那也能叫严肃处理?如果说仅仅是涉及到方明远自己,也许就一笑了之,但是关秀花方才的态度已经激怒了方明远。而且方明远也不认为这是关秀花的一时激动,看她方才那副德行,恐怕类似的事情平日里也没少做。

????苏爱军也不满地看了列车长一眼,他也觉得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地道歉就能够解决的问题。关秀花方才的言语,已经严重地辱及方明远的家人。而且在这种公众场合里,其影响无疑是很恶劣,给铁路系统的形象抹了黑。“明远,跟我来,我给你引见一个人。”

????方明远随着苏爱军来到了相邻的车厢里,这个车厢里的人倒是不多,几乎没几个站着的。在距离过道不远的一个四人座上,坐着两个年纪大约在四十余岁的中年人。

????“明远,这位是奉元铁路局的余局长,这一位是龚处长,他在局里主要负责从潼川到奉元的这一条铁路。”苏爱军低声地方明远耳边给他介绍后,又亲热地拉着方明远给两人低声介绍道,“余叔,龚处,这个是我家老爷子的心头肉,方明远。”

????“余伯伯,龚伯伯,您好。”方明远从称呼中就可以听出,显然苏爱军和那位余局长更熟悉一些。

????“方明远?”余局长的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一拍脑门道,“我想起来了。”

????“苏主任,刚才这是怎么了?”龚处长扫了一眼,仍然在车厢过道处的列车长和关秀花,奇怪地问道。

????“没大事,乘务员被他撞了一下,就在那里骂大街了!”苏爱军淡淡地道。

????“骂大街了?”龚处长立时站了起来,这还了得!

????“龚处,回头再说吧,咱们接着谈!”苏爱军伸手虚拦了一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