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十八章 苏爱军的请求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八十八章苏爱军的请求

????ps:感谢书友我是什么狼 、千里№步留形的余额宝5红包怎么领取。感谢书友千里№步留形 的打赏。

????“龚处长的脸色好阴沉啊!那位苏主任的脸色也不好!”时列车长几次站在车厢的通道处,向车里探望,却根本不敢在这个时候进去,生怕触了几人的霉头,那样会更麻烦。对于这位关秀花,他现在简直都要恨死了。

????这铁路上的服务差,虽然是众所周知的,但是你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地和乘客们吵嚷吧。而且最重要的,是你得有眼力,对于那些带着活鸡上车的老农民们,你骂骂咧咧的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只要你不赶他下车,不抢他的鸡,一般情况下,他们也不敢还口。但是那个少年穿着并不华丽,但是从气质上看,怎么也和农民挂不上钩吧?她怎么就敢拿出一副泼妇骂街的劲头来?

????她怎么就敢!时列车长紧紧地握住了拳头。这一回肯定是闯祸了,看龚处长,苏主任,还有那个中年人的模样,对那个少年都是相当的客气,这个人到底是谁的?

????此时,他的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团麻,他不知道这件事究竟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也不清楚自己居然已经在奉元铁路局局长的面前丢乖露丑!如果说要知道,坐在那里的那个中年人就是余政民的话,他掐死关秀花的心都会有。

????这也是一来九零年的时候,奉元铁路局还没有那么多的会议,余政民又是个实干的,讨厌那些虚头麻脑的做秀,加上这位平日里也接触不到他的那个层次,更想不到堂堂铁路局长,居然会悄无声息地偷偷地视察这条在秦西省里根本就排不到前面的小支线来。而且还是坐这种慢得令人生厌,乱得让人头痛的慢车。当然了龚处长出现在这里,就已经令他感到相当地诧异了,所以一时间也想不到,还会有局里更大的头目也在车上。

????结果一直到这辆慢车如同老牛般地爬进了奉元车站,这位可怜的时列车长也没有找到任何进去解释的机会,只能眼睁睁地陪笑目送几人下车。

????苏爱军和余政民两人固然是面沉似水,与方明远的这一番交谈,让他们对试点改革的困难,无疑又多了几分认识。方明远所提到的一些难点,也是他们之前考虑不周的。那位龚处长,连多余的话都不敢说,只是跟在两人的身后。那些随行人员们自然也是一个个面无笑容。

????方明远此时亦是心情沉重,他不明白以苏浣东的智慧,难道说看不出如今进行铁路改革的风险有多大?如今苏浣东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未来的政治前途一片光明,虽然说常委的那几个位子还不好说,但是数人之下,亿人之上还是有可能的。但是一旦铁路改革失败,对于苏浣东的未来,势必会蒙上一层灰尘,甚至于可能会提前终结他的政治生命。

????和苏爱军一样,从理智上来说,他也明白铁路的改革是势在必行,而且早改比晚改的阻力还能更小一些,所涉及到的方方面面也能更少一些,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铁路的重要性会更加凸显,也就会有更多的利益集团将手伸进来,给日后的改革造成更大的阻碍。但是从感情上来说,他也同样不希望是由苏浣东来主持推动这一次改革行动。但是他同样也明白,如果说苏浣东下定这个决心,自己和苏爱军都是拦不住的,也无法张口去拦阻。

????但是铁路改革,既便是西方那些发达国家里,也是在国有化和私有化之间摇摆不定。这主要是因为铁路的特殊性质决定的,铁路系统是具有两大特性的一套体系:商业运营和不能达到商业标准的公共服务职能。铁路肩负着公共服务职能,主要包括向学生、军人和铁路员工提供特殊乘车待遇,以及低成本运输农业和救灾物资。而且铁道系统内还存在相当大一部分收支严重不平衡的支线,这些线路如果在市场化管理中将面临停运。

????比如说像在内陆省份、经济欠发达地区和少数民族聚居地区新建铁路以减少贫困,加强流通的那些支线,这些铁路的政治意义可以说远大于经济效益。不仅如此,在铁道部的管辖范围下,日后会有许多应政府“西部大开发”要求兴建的铁路,其中的大多数也无法收回建设成本。而这一部分的公共服务职能,原本是应当从政府得到财政补贴,但是在现行体制中,却被掩盖在了客运和货用的费用之下了。正因为以上原因,华夏的铁路可以说很难实现营利。

????方明远面色阴沉,脚步沉重,跟着他的林莲、陈忠等人自然也就受他的影响,默默无言地跟在他的身后,一行人顺着月台向站外走去。

????但是,并非所有人都不想介入铁路系统,铁路紧张的运力,已经对国民经济的发展形成了瓶颈,谁能够在这个时候掌握铁路,谁就获取了比其他人更好的发展权!方明远心里很清楚这一点,但是“铁老大”实行的是政企合一、管办不分的垄断体制,在这种体制下,铁道部既制定规则,又负责审批,既充当裁判,又下场踢球,“外来户”的权益很难得到保护。任何新建铁路,必须与现有路网连通,实现跨线运营,否则其功能将大打折扣,而一旦社会投资者与铁路部门存在竞争关系,发生利益冲突时势必处于下风:对方既是企业,又是政府,甚至还自有一套公检法系统。这个体与国家政府叫板,在华夏还没有几个成功的先例。在这种情形下,谁又愿意去当那第一个吃螃蟹而被“毒”死的人呢?

????“棘手啊!”方明远心里暗叹道,这东西是你想得越深就越觉得困难重重,苏老爷子,主动地选择了这样的一个目标,还真是需要有大勇气啊。

????有余政民和龚处长他们,方明远他们这些人自然是不用跟随着人流走那艰难的出票口,而是顺着铁路工作人员的出口走出了月台。

????苏爱军突然停住了脚步,扭头对方明远道:“明远,如果说这条线路交给你来试点,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改革方案是什么?”

????“我的改革方案是什么?”方明远诧异地重复道。

????“对,以一个商人,一个投资者的角度来看,你所希望的改革方案是什么?”苏爱军两眼直视着方明远道,“你这些天能不能想一想,给我一个答案。”

????苏爱军只是交通大学里的一位系主任,虽然说,他对铁路有着多年的研究,但是从职权和能力上来说,与余政民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这样的提议,由他向方明远提了出来,显然是有些不合适。

????但是余政民却没有一丝半点的不悦,因为他知道,苏爱军是老上司的儿子,一个没有尊从老上司为他安排的人生发展轨迹,毅然跑到了秦西省交通大学自己扎根发展的儿子,虽然苏浣东这些年来,并没有为此表现出什么,但是身为嫡系部下的他,却知道,苏浣东对于这个儿子,还是极其欣赏的,而且这几年来,这种欣赏,似乎还在不断地加强。所以,苏爱军要参加到这一场改革攻坚战中来,他没有拒绝,也无从拒绝!

????他知道,这是一个儿子在无奈之下所能做出的最好的选择!

????所以当苏爱军向方明远提出了这个有些匪夷所思的问题时,余政民也只是静静地站立在一旁听着。

????也许有些人觉得苏爱军向一个少年发出了这样的请求,纯粹是病急乱投医,就算他是秦西省最大的民营企业家乐福超市的创始人,就算是他小小年纪就家财亿万,但是铁路改革,这是一个关系到有着数以千亿计的巨大资产,有着数以百万计职工的巨型垄断企业的未来,一个小小的少年,他就是超人,也肩负不起这样的重任来!

????但是他们又哪里知道,做为这个世界上,对方明远最了解的几个非方家之人,苏爱军可以说是从方明远还未踏入富人行列前就认识了他,而且眼看着他一天天地创造出了那些令同龄人,甚至于是那些成年人们也为之震惊的奇迹来。

????一个上小学的未成年人,就能够提出来铁路提速这样的提议;一个上初中的未成年人,就能够成为日本有名的漫画家,游戏角本的创作人,几部作品,无一不是取得了极其耀眼的成绩,令日本人也为之叹为观止;他还是一个有名的电影剧本创作人,香港去年的电影票房排行榜就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他的影响力甚至于扩展到了美国,别的人不明白翡翠鸟电影公司为什么会和一家刚刚创立的香港电影公司合作拍摄像《终结者2》这样受到万众期待的大片,但是他又怎么可能想不到?

????已经创造出了这么多奇迹的他,为什么就不能在铁路改革这一块再有什么奇思妙想?为什么?

????“我努力!我保证我会尽最大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