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十章 狼要来了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九十章狼要来了

????“该死的!这样也不行!”方明远懊恼地将笔拍在了桌案上,发出了“砰”的一声闷响。与他一门之隔,正在汇总着从各个渠道收集而来的各种资料的林莲担忧地抬起头来,向屋里望了望,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又垂下头去。

????这已经是从平川回来的第三天了,整整三天时间里,方明远几乎是在绞尽脑汁地琢磨,如果说将潼川至奉元这条铁路线交给自己经营,如何才能达到铁道部和苏浣东的双重要求。这三天里,方明远几乎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坐在桌前,搜索枯肠,从前世里的记忆中,寻找可以破解这一难题的途径。

????令方明远感到无奈的是,一向可以帮助自己排除万难的前记忆里,关于华夏的铁路改革,除了失败就是更失败!长达十几年的改革中,真正能够拿得出手的改革方案,可以说是没有!

????前世里,铁路改革呼声已久,铁道部也曾出台不少举措,如“客货分离”、“主辅分离”、“撤销分局”等,然而业内业外却并不看好,归根结底,此类举措不过是在固有框架内的技术性调整,作用注定有限,有时还难以贯彻而出现“回潮”,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那些各路局所建立的客运公司无声无息地又消失在了民众的眼界外。

????余政民他们在车上所提到的“网运分离”之类铁路改革方案显然借鉴了国外铁路改革经验,但是华夏铁路面临的问题要比国外复杂得多!铁路改革,在国外仅仅是为了解决垄断问题,或者说解决企业亏损的问题。而华夏铁路除了垄断问题、亏损问题之外,更有产权制度问题和政企合一的问题。

????铁路的改革,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高层发现,铁路的发展已经远远跟不上经济的发展,成为了华夏经济腾飞的瓶颈,并因此而引来社会各界诸多的不满。如果说铁路车皮充裕,货运通畅,客运票价合理,能够充分地满足国民的需要,达到西方发达国家的铁路服务水平,那么你是不是垄断,都没有多少人会闲得蛋痛地来管你。

????正是因为铁路运力不足,造成货运不畅,客运拥挤,坐一次火车,不但要忍受高票价,还要承受买票难、坐车难、超载等一系列的令人难以忍受的困难,才能达成出行的目标,对于生活水准大为提升,有着强烈走出家门看看祖国山河的国民们来说,就是一种难以忽视的折磨。

????而运力不足,一方面固然有铁老大的自身种种问题因素,另一方面,也是主要的方面,就是铁路运营里程太短。一个国土面积接近千万平方公里的大国,铁路运营里程才不过区区的五万多公里,要满足数以亿计的国民出行需求,而且同时还要运输巨额的货物,别说铁道部了,就是全世界的任何一个国家的铁路管理者,来了也得愁肠百结。

????要知道,与华夏面积相差无已的美国,铁路原里程还达到了四十余万公里,就是这些年,不断地折除,还有二十多万公里,是华夏的四五倍。就连加拿大,一个国土面积虽然与华夏相差不多,但是人口却不到华夏十五分之一的国家,铁路里程也足有近五万公里。由此可见,如今的铁路运营里程,对于华夏来说,实在是太短了。

????但是要解决运力不足,那就需要加大社会投资,兴建新的铁路,从而缓解运输压力。但是铁道部每年只不过是微利运营,就如同余政民所说的那样,根本就积蓄不下多少钱。而兴建铁路,就如同养了一头吞金兽一般,每一公里的造价那都是要以数千万甚至于亿的资金投入,一条铁路线,哪怕只有百公里,那也是需要数十亿资金投入,建设周期又长,收回投资也难。

????华夏不是没有民间资金,但是不解决产权制度问题和政企合一的问题,集路网垄断者、主导运输商、价格制定者、运行总调度、行业管制者和行政性执法者多重角色于一身的铁道部,无论发出什么样的改革声音,都会令这些民间资本面对他时,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感。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被铁道部这个庞然大物连骨头带皮地全部吞掉,自己还哭诉无门。

????在私人资本应享有的定价权、收益权、退出机制仍无明晰的政策和法律保障。因为大家觉得铁道部本身就是一个全国统一调度、统一核算的巨型企业,铁路部门连最基本的财务信息仍不透明,即便它有再多“合理回报”的保证,在民间资本看来更像是一纸空文。

????方明远的苦恼正是在这里纠结。但是就目前来说,想要铁道部解决政企不分,多重角色集于一身这个问题,显然是又不现实,这个雷区,即便是在铁道部中拥有着无人可比声望的苏浣东,如今也是不敢轻易触碰。

????那么如何在这重重的困难中,闯出一条切实可行的生路来,又谈何容易!

????“林秘,方少在里面?”孙照伦夹着一个公文包,走了进来,轻声地问林莲道。

????“孙经理!”林莲连忙站起身来,孙照伦如今是家乐福连锁超市的总经理,可以说是方家产业在国内,目前最大一块资产的主要管理者。对于他,林莲当然是不敢怠慢。

????“不用这么客气!”孙照伦连连摆手,示意林莲不必这样。方明远身边的贴身秘书,林莲已经当了有一年多了,可以说在某些时候,某种角度来说,她也可以代表了方明远,孙照伦也不是那种倚老卖老的人,自然明白,与林莲打好关系的重要性。况且在他看来,方明远正是情怀初开的年纪,林莲的姿色和能力又皆是上上之选,这老板和秘书之间发生点不可不说的事情,对于他这个香港人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所以对于林莲,他更是不会轻视。

????“方少这两天正为一件事烦恼呢,您有什么急事?”林莲轻声地问道。

????“确实是有急事,嗯……”孙照伦沉吟了片刻道,“算了,既然是这样,那过几天再说也没什么。”

????他的声音未落,屋门已经由内被人打开,方明远从里面走了出来,“莲姐,你……孙经理,你怎么在这里,有事?”

????“啊?啊,有事!”孙照伦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道。

????“那进来说吧。”方明远让开了门道,“莲姐,给我来一瓶冰冻的饮料!”

????“冰冻的?”林莲吃了一惊,虽然说现在已是四月,但是奉元的天气还并不暖和,喝冰冻饮料,是不是太早了一些?那可是会伤胃的。

????“冰冻的,我的脑袋想得都要炸了!”方明远回手关上了门。

????待方明远回到了办公桌后,孙照伦从公文包里取出了几张纸,递给了方明远道:“方少,这是刚刚从香港那边传来的消息,狼要来了!”

????“孙叔,您请坐。狼要来了?”顺手将纸张接了过来的方明远眨了眨眼,有些不明所以然地重复了一遍。

????“是,狼要来了!而且是很可能是两只饿狼!”孙照伦面色沉重地低声道。

????方明远这才将目光转到了手中的纸上,没看几行,方明远也不禁失声惊呼道:“carefour和沃而玛集团有意在近期内进入华夏投资!靠!丫个姥姥的!”

????也不怪方明远这样失态,做连锁超市这一块的,只见目光长远一些的,没有人不关注carefour和沃而玛集团动向的,这可是零售连锁企业里的两个庞然大物,它们资产的零头,就是目前的家乐福超市总资产的几十倍以上。更何况,像方明远这样经历过前世的人都知道,直到二千年之后,在华夏大地上,那些一线城市中,说起超市来,还是carefour和沃而玛集团最脍炙人口。人们可能不知道华普,可能不知道迪亚天天,可能不知道美廉美,但是又有多少人不知道家乐福和沃而玛?何况方明远就是将carefour集团进入华夏后的招牌直接注册了过来,成为了自己的店名。

????后面的东西是孙照伦搜罗的一些关于carefour和沃而玛集团的资料,这些东西,方明远看都不看地顺手就放到了一边。“孙经理,这个消息确切吗?”

????孙照伦扫了一眼那些资料,不动声色地道:“确切,是郭夫人传过来的,已经经过了证实。虽然现在两家还没有具体的行动,但是在管理层,已经将如何进入华夏市场列入了今年的计划中。其实这并不是两家集团高层一时的心血来潮,华夏这个巨大的市场,他们自始至终就没有忘记过。只不过前些年,华夏的政策面不明朗,而且华夏国民的收入也不高,所以他们即便有心,也不到时候。”

????方明远烦恼地坐到了窗台上,口唇微动,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当然了,如果说这时候有懂得唇语的人在场,就会知道方明远在反复地说:“他姥姥的,怎么提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