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零二章 米尔顿的到来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零二章 米尔顿的到来

????方明远对于自己身边的这些人的成长,可是寄予了莫大的期望。林莲若是能够成长为独当一面的人才,对于他这个手下人才匮乏的老板来说,无疑是件值得庆贺的大事。不过,方明远相信,过不了几年,随着国内就业形势的严峻,国内大学生毕业不再分配工作,会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进入方家的产业工作。而且,也会有越来越多的精英,因为不满足国有企业的僵化体制,而愤然下海。

????而国际上,也会因为金融危机的到来,而令大批的公司破产,大量的职业经理人失业,到了那个时候,只要方家种下金梧桐,还愁引不来金凤凰?

????但是外来引入的人才,终究是不如自家培养出来的人才,对企业和公司更有忠诚度。所以对于林莲的成长,方明远是打心眼里感到高兴。

????之后的日子里, 方家饭馆一方面有意地在京华大学校内贴一些广告,另一方面,也通过校方,向在校大学生提供一些勤工俭学的岗位。这在九零年的京城来说,还是很不多见的,但是对于京华大学中那些家境并不富裕的外地大学生来说,却是深受欢迎。

????而林蓉她们宿舍的这些位,更是将这里当成了改善生活、改善伙食待遇的首选地,隔三差五地就会到方家饭馆来饱餐一顿。

????而卡梅隆的那位影迷米尔顿先生,来得很快,就在方明远接到卡梅隆电话的第四天,就已经从美国飞抵华夏的京城。

????米尔顿道格拉斯,今年刚六十出头的他已是一头的银发,戴着一副金边眼镜,颇有几分学者风范,加上一米八几的个头,令他在人群中显得如同鹤立鸡群。方明远几乎一眼就从人群中看到了他。

????刚一上车,米尔顿就打开了话匣子。

????“其实我个人来说,对于华夏是很有好感的。方先生恐怕有所不知我所任职的美国联合太平洋公司,当年建设横穿美洲大陆,连接大西洋与太平洋铁路的时候,就使用了大量的华工,而这些华工总体来说吃苦耐劳、勤奋节俭,愿意虚心学习修建铁路的各种技能。当时,太平洋铁路修建要穿越位于加州东缘,是加州与内华达州的分界山脉雪山山脉,那里众峰顶长年积雪。当时横贯铁路的工程,必须沿着陡峭的山壁开出路基。在这几近垂直的峭壁上无从立足,遑论开山筑路。但是华工利用华夏传统的凿山法,自崖顶以绳索悬吊工人至半山,以手工在山壁上凿出小洞。随后置入火药,点燃引信后在爆炸前迅速将工人拉起。如此重复操作,先开出一条可容人行的狭径。然后再继续开凿到路基宽度,铺设铁轨。经过华工艰苦的努力,中央太平洋铁路终于排除万难,通过了雪山山脉。进入平原后,广大华工,更是日夜赶工,曾经创下了一日十二小时内铺设了十里铁路的纪录。事实上,如果没有华工的劳动和智慧,修建铁路所花的时间将远远不止四年!”米尔顿有些动情地道,“方先生日后若是有机会到旧金山,开车一出旧金山湾区,沿八十号州际公路向东奔驰,在经过接近州界的唐纳隘口时,你可以看到有一块1984年由当地历史学会所立的一块铜匾,上书:一万二千名华工艰苦开辟了穿越山脉的铁路…这些技艺精湛的亚裔师傅在加州及美西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方明远心里咧了咧嘴,虽然说华工在修建太平洋铁路时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美国人却并没有怎么善待这些华工,接着又引起了一个新的排华运动。横贯铁路修成后,这些华工们不但全部失业,且横遭残杀、驱逐。美国 的西部各州,“排华”成为民主、共和两党争取选票的口号。在这种情况下,幸存的华侨虽生犹死。当时的法律规定,华人不能归化为美国公民,不许拥有房地产,每人付人头税十元,头发不得超过1寸,死亡后遗骨不能出境 ,洗衣坊必须备有收货送货马车,只允许在砖房开业……专门控制华人的法令多如牛毛。 直到几年前,美国横贯铁路一百周年纪念 日,才加树了一块牌子,表彰华工的贡献。可是这又有什么用?那些当年辛辛苦苦建设铁路的华工们,早已经尸骨成灰。不过,这米尔顿毕竟是卡梅隆替自己邀请来解决华夏铁路试点的专家,所以他也不想双方这首次见面,就在这种事情上辩出个高低上下来。

????米尔顿看出了方明远似乎有些不以为然,轻叹了一口气道:“我想,方先生,肯定是觉得我言不由衷。当年的那些可敬的华工们,后来的遭遇的确是值得人们同情,我的同胞们也确实做得太过份了。当时的这一排华风潮,其实是牵涉到了当时美国的内部经济矛盾,横贯铁路修成之后,西部的很多企业就受到了东部财阀势力的控制,当时我的那些同胞因为不满而迁怒于修路的华工们。我这样说,并不是想解释什么,错误就是错误,这是不容置疑,找什么借口都没有意义。但是错误的原因,我们却要搞清楚。”

????方明远不由得有些动容,难道说,这一位米尔顿先生,还真是位美国白求恩不成?

????“其实,我之所以愿意前来华夏,一方面是因为,我是卡梅隆导演的影迷,他的承诺,对于我还是有着极大的吸引力的;另一方面,则是我想为当年的那些华工们的同胞们做一些事情。原本我以为,我只能做一些两国间文化交流的事务,想不到还能够有机会重操旧业。”米尔顿向方明远伸出了手道,“我很希望能够在方先生这里找到发挥我余热的机会,也圆了我一直以来心愿。”

????方明远连忙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虽然说,米尔顿所说的这一番话,到底是不是全部都可信,还需要时间来证明,但是做为一个美国人,能够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已经令方明远感到颇为感动了。“米尔顿先生,十分感谢您前来帮助我和我的朋友们解决这一难题,希望我们日后能够合作愉快。”

????米尔顿很快就转入了正题。“方先生,在来之前,对于贵国的铁路状况,我也进入了一番了解。虽然由于资料可能有些不准确,还有两国国情的不同,我们在理解上有些偏差,但是我想先说说我的一些想法。”

????“贵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我国是资本主义国家,两国的国情有很大的差别,这一点,会给我们的工作造成很大的不便。首先,我要承认,贵国的铁路系统无论是客运还是货运的能力上来说,成绩都是相当地惊人。对此,我个人是相当地钦佩,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就没有再改进的余地。就我个人来看,如果说贵国的铁路改革,是真正想要将贵国的铁路系统改造成一个自负盈亏的企业的话,那么就铁路改革次序而言,首先应解决政企不分,将铁道部改造成为一个纯粹的监管部门,与下面的铁路局脱勾。再下来,才是将下面的各铁路局、铁路公司引入社会资本,改造为多元主体共同出资的股份有限公司或有限责任公司,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最后,“横拆”还是“竖切”,“网运分离”还是“网运合一”,只有在前两步改革已经完成之后才有意义,如果不能斩断政府与企业之间的联系,不能将国有企业改造为真正的市场主体,就不可能存在平等交易和公平竞争。”米尔顿郑重其事地道。

????方明远点了点头,米尔顿的这个观点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米尔顿先生,这一次邀请您前来,是我个人所为。就目前来说,铁道部门恐怕还无意进行产权制度方面的改革,因为那是涉及到了根本的问题。如今,是打算在部分地区进入改革试点,从而进行一步步地改革,直至最后的产权制度的改革。所以,我个人来说,虽然对您的观点表示赞同,但是实际上却不能这样做。”

????米尔顿笑了起来道:“方先生,这一点,我很清楚,否则的话,就应当是贵国的铁道部出面邀请了。如果说不能改革产权归属的问题,其实贵国铁道部目前是想要解决收支平衡和再发展的问题。而方先生,似乎也是打算由此入手?”

????“国情如此,不得不这样做。”方明远一摊手苦笑道。

????“哈哈,这并没有关系,关于铁路到底是应当国有,还是私有的问题,在我国,还有欧洲的很多国家里,都曾经争论过多年,而且在实际运作中,也有过多次的反复。”米尔顿眨了眨眼睛笑道,“其实我还有一种想法,那就是铁路运营的好坏,其实产权制度并不是最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