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章 要求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二十章要求

????有了正事要做,两人的心神很容易就从暧昧的气氛里摆脱了出来,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工作中。米尔顿在京城呆得这些时日,除了偶尔会外出到京城的那些着名景点看看之外,几乎整天都呆在房间里,埋头于方明远带给他的那些资料中。令方明远不由得心中的感慨,这一位不愧是美国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的前高层管理人员,作为一位职业管理人员,他比起国企的那些花天酒地、祸害企业的领导们,可是敬业多了。/

????对于方明远的来访,米尔顿可是喜形于色。“亲爱的方,你的考试终于忙完了吗?我还以为临走前看不到你了。”

????“米尔顿先生,我们是来给您送机票,并且负责送行的。听莲姐说,您打算到秦西省去实地考察一番。”方明远笑道。

????“是啊是啊。经过这些天,我对你所提供的这些资料的分析研究,我觉得,贵国的钱路系统,与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八十年代时的状况有很多相似之处。这令我对解决那一条支线的盈利问题又多了几分信心。当然了,这一切还需要我在实地进行一番考察,才能够给予方你准确的报告。不过我不得不提醒你,要想解决这个问题,一来要有充足的资金,二来你必须要有大刀阔斧进行改革的思想准备。”一谈到铁路,米尔顿更是眉飞色舞地道。

????“米尔顿先生,我相信钞票会有的,权力也会有的。”方明远被他的心情所感采,也变得轻快了起来。

????“那就好,那就好!说实话,我是有些羡慕这些贵国的同行了,虽然说在整个世界上来说,铁路可以说是已经步入了夕阳产业,在与航空和公路争夺市场的战争中衰落了下来,这是不争的事实,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这几年来虽然是扭亏增盈,看起来整个公司又重新焕发了生机,但是从长远来说,如果说铁路运输技术不发生大的变革,或者说整个社会的出行选择不发生变化的话,铁路的衰败是一种趋势。嗯,也许高速铁路会是未来的铁路发展方向。”米尔顿有几分不确定地道

????“但是在贵国,可以说,铁路的发展还刚刚开始,近千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却只有区区的五万多公里运营里程,这可是与你们的人口和国土面积很不搭配的,而且以贵国的人口来说,大力发展私家车产业,对石油能源的要求,会远超美国,这个世界上的资源,恐怕经不起贵国这样的巨额消耗。所以我个人认为,虽然说在日后,货车运输业将得到大力的发展,但是贵国的铁路系统,仍然会是运输系统中不可缺少的一环。而且是大有可为啊!”

????方明远嗯嗯啊啊地点着头,米尔顿所说的这些,他自然知道都是金玉良言,前世里华夏铁路未来的发展已经印证了他的观点。

????“经过这些天来的研究,我觉得,贵国铁路即便是在不涉及到产权的前提下,仍然有改革的余地,虽然说赚取厚利不大可能,但是还是有很大的盈利空间的。”米尔顿话锋一转,从桌上的资料中抽出了几份,交给了方明远,“这是我的一些想法,方,你可以看看。”

????方明远认真而仔细地翻看着这些资料,他的口语虽然不错,但是想要以美语来看懂一篇专业性相当强的资料,还是有着一定的困难的,好在一旁有米尔顿,对于他的那些不懂之处,可以给予详尽的解释回答。

????在米尔顿看来,如今的华夏铁路系统,就如同一个凡事一板一眼、固守成规、成员官僚习气浓重、机构臃肿笨重、员工们死气沉沉的军队般的公司。每个人都“待在小盒子里”,每件事都得“循规蹈矩去做”。上下级公开的意见交流是“被诅咒的”也是被潜规则所严厉禁止的,非正式的功能整合等于零。就如同八十年代初期的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一样。

????“如果你谈的是营销计划或战略性计划,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谁愿意出面循着正常申请程序往上送,而不是这个计划的具体内容!”米尔顿深有感慨地道,“方,你能够相信吗?一位货运经理负责的业务规模高达两千多万美元,但是如果没有总部的书面批准,他连花两千美元的权力都没有。而要得到上面批准,竟然要等上二个月之久!这样的效率,对于如今快节奏的生产生活,如何能够适应?”

????方明远咧了咧嘴,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对米尔顿的这个看法,他是深表赞同。华夏的国企的确是有着米尔顿所说的这些弊端,而华夏的铁路系统,更是将这些弊端发展到了极端。整个铁路系统,在华夏就如同一个小的国中之国,进入铁路系统后,吃穿用住,各个方面,可以说都完全在铁路系统内解决,就连警察局、检察院、法院,铁路系统都有着自己独立出来的一套。

????“再比如,在以前的联合太平洋公司,假设有一位客户在货车上找不到自己发运的货物,这可能是他找的车厢不对,也有可能是货车在错误的地点卸货,于是客户就会去找他的业务代表,然后业务代表再向上请示地区货运经理,地区货运经理又向上请示区域货运经理。区域经理再把这个问题交给营运部总经理,这两者之间的鸿沟比美国的大峡谷还要宽。然后,这位营运部总经理再向下去找货运的监督员,监督员再去找随车人员,了解到底是什么地方出现了差错。然后,这个烦琐之极的机制再反向运转,将结果反馈回客户。”米尔顿点指着资料道,:就这样,客户急需解决的事情,在体制里迂回曲折地营运层级上爬,再往业务和营销层级下行。一堆充满了官僚习气的电话打来打去,光是查清这些事情就耗掉好几天。没有人在意那个客户是否已经急得跳脚。他们只在意怎么样能够推卸掉责任,以免惹麻烦上身。而贵国的铁路系统,同样有着这样的弊端。”

????方明远点了点头,这一点,家乐福超市也是深受其害。由于进货的商品来自四面八方,而且为了节省成本,超市的进货人口向来都是直奔生产商家,以减少中间的层层剥皮,而且随着家乐福超市的店面越来越多,这进货量自然也是水涨船高,所以铁路仍然是他们进货运输的主要途径。这其间,没少发生过类似的事件。只不过由于苏爱军这一层关系,奉元铁路局里的那些头头脑脑们,自己都认识,所以即便是出了什么差错,也能够很快得到纠正。

????但是这种好待遇,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享受到的,很多人对于铁路系统的货运,那可是怨声载道,延误时间不说,还常常会送错了地点,去货运站领取货物时还得上下打点,陪尽了笑脸,否则麻烦事更多。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货车运输业迅速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事实上,铁路相对于卡车的主要问题,不在于速度。铁路运输速度也许比卡车慢,却拥有很大的成本优势,可惜就是因为铁路系统人员的狂傲自大和不可靠,把自己的优势给丢了。货车运输业者是到客户处取货和送货,而非看自己高兴就在哪里取货或送货,仅此一点,就令很多人会选择货车,而不是铁路。

????“方,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过去常为了节省金钱,改变对客户的服务,看看客户能不能忍受。我们的想法是看自己能摆脱多少限制。比如说,拿准时运货一事来说吧,底下公司的人送上来的报表会说,准时交货率会高达百分之九十到九十几,但是实际的情况却完全不是这样。他们居然是用实际时间相对于标准运输时间来算出来的。”米尔顿看到方明远有些迷惑不解,又解释道,“方,你是不是觉得这样算并没有什么问题?嘿嘿,他们是从货物起运的那一刻起算的,如果说这路上本应当是用二十四小时运输,但是他们用了二十三小时就运到了,这在他们看来就是准时交货了。但是之前在货运站里延误的三天时间,是不被计算在内的。也就是说,这是客户所期望的时间表的三天后,货物经过漫长的运输,准时到达!”

????“啊?”方明远吃惊地张大了口,这样也行?如果说这样也能算是准时交货的话,那么华夏邮政所干得一封信跑遍全国的那些破事,也算不了什么了。

????“很多时候,公司会想着怎么样更有效率地经营铁路,但是却忽略了那些客户们的需求。日久天长下来,客户们对铁路失去了信心,那些有着迫切时效性的货物就会转向公路运输业,留给铁路的都会是那些笨重、粗大、没有多少利润的货物,然后公司却会埋怨铁路运输利润年年下降,形成了一个死循环。”谈起了这些往事,米尔顿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神情,“好在公司的董事会意识到这样下去,公司只会走向末路,于是决定改革。虽然说改革的成效到如今还没有完全显现出来,但是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已经止住了颓势,开始向好的方向转变。在如今的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中,有这样的一句话,我觉得也很适合贵国。‘我们的服务中,信息所占比重越来越大,光运送产品是不够的,顾客需要信息:他们的产品是在什么地方打包或拆卸、什么时候会到达什么地方、价格和海关信息,都是他们关心的。我们是靠信息推动的行业。’”

????方明远不由得鼓起掌来,米尔顿果然是名不虚传,虽然不知道他的管理能力究竟如何,但是就目前来说,方明远认为他的眼光已经远超了目前华夏国内的那些铁路专家们,他已经意识到了信息,在未来社会中的重要性。

????“米尔顿先生,您这一次下去考察,有几个重点问题,我希望您能够多加关注。一,目前的铁路系统已经是人浮于事,机构臃肿笨重,从普通的铁路职工,到管理层之间,有着太多的中间层,也就是说,管理人员太多,官太多!我希望您能够以一位专业人士的眼光,来给予我一份可行性报告,那一条线路,究竟需要多少员工,就可以正常运转起来。我的要求是优先淘汰那些文职人员,压缩管理机构;二,目前的铁路系统并没有完美地利用它所有的资源,至少我认为,铁路系统完全可以做到比公路运输更好,我打算在铁路系统里成立一家物流运输公司,从而完成门到门的运输模式……”

????“物流运输公司又恰好可以用来吸纳那些多余出来的人员,是不是?”米尔顿笑眯眯地接口道,“联合太平洋铁路也是这样做的,它有一家子公司,是美国最大的卡车运输公司之一。”方明远怔了一下,这个还真是他不知道的。

????“三,请您以一位专业人士的身份,对目前那条支线的客运情况进行考察,看看还有什么改进的余地,当然了,是在符合华夏国情的前提下。”方明远可不希望米尔顿将美国火车上的待遇全盘转到华夏来,那样的话,如今的客运票价,只会令铁路亏损地更加厉害。

????米尔顿认真地聆听着方明远的言语,心中却不由得想起了来之前卡梅隆所对他说的话“千万千万不要因为他的年龄而轻视了他,只要你与他交谈,你就会发现,在那个还充满稚气的身躯里,是一个成熟的灵魂,也许他的言语表达并不那么准确,用词不那么专业,很多时候听着就像一个外行人在对你指手划脚,但是只要你仔细地去听,认真地去想,你就会发现,他的目光也许已经放到了下个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