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二章 打的就是你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二十二章 打的就是你

????远处收起了电话的方明远听着简直是有些哭笑不得,跟这种浑人较劲,是真没意思,但是就这样放过他,自己也是真不甘心!酒后驾车追尾,如果说自己不提出异议的话,这一位居然是零成本违规。车是公家的车,修车钱自然也不是他掏,交警一不进行安全教育,二不进行处罚,反而是自己这个受害者,得赔时间去定损修车,就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纵容了他,不说对不起因为追尾被磕了的林莲,也对不住自己!

????可是这位都喝成了这个德行,居然还想着开车去自家饭馆吃饭去,方明远是真不知道是否应当对他表示一下感谢呢。这样的广告,倒也是罕见。

????那年长的交警一脸的尴尬,这位说就说吧,还偏偏说得这么大声,唯恐天下不乱似的。您是交通局的,就是您不在意铁道部,可也别拉着我们这当交警地一起垫背啊。

????可是他越是这么想,这事情就越往他所不想看来的趋势里发展。

????发生追尾事件的路口,距离首都机场并不远,由于两辆车占据了一个车道,这双车道的路口自然就变得拥挤起来,从首都机场方向过来的车辆,不得不挤入另一个车道中才能通过路口。所以在后面排了长长的一条车队。有些不耐烦的司机,已经在频频地按喇叭。

????按道理说,交警看完了现场,这第一时间就应当让这两辆车让到路边,腾出这个道口供其他车辆通行。但是现在一辆是交通局的车,上面坐着一位喝多了的处长,一辆又挂着铁道部的通行证,车主显然也不是软柿子,这两个交警还真拿双方没有办法。

????其实方明远不是没有想过,先让开车道,但是他却得提防着后面的这位,趁机开车逃窜,虽然说追尾不是什么大事情,自己也记住了车牌,但是要让这位跑了,日后再拉个人来顶罪,手头没有照片,这还真一时半会地扯不清。前世里,那些当官的或者说他们的家人撞了人,这一手可是屡见不鲜。虽然对方只是个处长,但是架不住这京城水深啊,没准背后站着什么大佬,要是有人出来当中间人,自己要是执意追究,反倒显得自己不会做人了。

????而且更重要是,这位显然是酒后驾车,要是就这样放他走,要是出个什么事,他撞个半死自己是不会心痛的,但是那些无辜的人们岂不是无妄之灾?所以方明远也不开口让陈忠挪车,就那么堵着它。

????“我干吗要小声,别说铁道部的通行证了,铁道部算个屁~~啊!”那处长挥舞着手臂道,“快叫他们让开,我还要赶紧去方家饭馆赴宴呢!”

????那处长的余音未绝,只见从旁边的车道上,一辆原本就要通过路口的车辆突然停了下来,接着从后座上下来了两个年青人,脸色不善地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从车头处绕了过来,个头足有一米八的那位一脚就踹在了车门上。“我倒要看看是市政府的哪位大领导,居然能够在这大马路上,随意地口出狂言!”

????还没等这交警和那处长反应过来,个头稍低的那个青年,比他的同伴还猛,已经一把抓住了那处长伸在窗外的胳膊,另一只手揪着他的脖领子,就那么直截了当地将他从车窗里给扯了出来。

????“你要干什么?”那处长惊慌失措地叫道,他虽然有心反抗,但是一来喝了酒,二来胳膊上传来的那如同铁箍般的力量,也让他那没完全被酒精占据的脑袋明白,自己和对方的武力绝对是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不要打人!”年长的交警叫的声音虽大,但是却没有上前拦阻。这位也不傻,这两位显然已经知道了车里人的身份,仍然是这样肆无忌惮的,那肯定也是有背景的主,自己一个小小的交警,掺和进去,他们最终不见得会怎么着,自己却是肯定没好果子吃,所以中立是最好的。等他们打完了,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来解决。

????个头稍低的那个青年,提着那处长的脖子,仔细地看了两眼,那刺鼻的酒气,令他皱了皱眉头。“原来是你啊,那言。我说呢,是谁这样狂啊!”

????那处长的个头虽然比他高,但是被他提着脖子,就是有劲也使不上,不过他还是认出了面前的人。“江……江浩!”

????“认得我就好!记住了,我打得你!”江浩冷笑道。说着一拳就擂到了那言那处长的小腹上。

????只这一拳,那言就觉得小腹里如同那翻江倒海一般,身子蜷缩地如同虾米一般,口一张,一堆秽物就喷薄而出,不但车身上沾染了不少,还弄了一地。江浩显然是早有准备,一拳打完,人就退出了几米之外,另一个青年人也随着江浩退了开来。只有那个交警,一时间躲避不及,裤腿上溅了不少,一股酸臭的气味立时散发了开来。

????好在这里是开阔地,空中还有微风,离得稍远一些,也就闻不到,不过看那个那言蹲在地上,眼泪鼻涕齐出的模样,显然是不好受。

????“志辉,让他先醒醒酒,咱们再找他……嘿,你看什么呢?”江浩这才注意到同伴的目光落到了一边的方明远身上。

????“你好,我叫施志辉,他叫江浩。请问你是方明远吗?”施志辉走到近前主动地向方明远伸出手道。

????“啊?你好,我是方明远。”方明远一怔,他是怎么认出自己的。

????“你就是方明远?”江浩好奇地凑过来仔细看了看,“比照片显得成熟啊。”

????“废话,那照片是两年前的了,他还是少年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当是你自己啊,就是吃再多,也长不了个!”施志辉毫不客气地道。

????“志辉,不带你这样的,哪有说话老揭人短的?”江浩不满地道。

????原来,两人也算是铁道部大院里的子弟,江浩还在当兵,施志辉却是自己出来开了家公司当个小老板,今天是施志辉去机场接江浩回家,路上刚好听到了那言的那一番话,江浩立时炸了刺,所以才有了接下来的这一幕。

????至于为什么认识方明远,铁道部京城总部里,那些厅级以上头头脑脑们还真没有几个不认识方明远了,苏老爷子的办公室里玻璃板下,就压着几张方明远和苏家人在一起的照片。而两家的老爷子,也没少用方明远为例来敲打他们。这大家都算是铁道部大院的子弟,这言语上自然就亲近了起来。

????“你这是和他……”施志辉看了看方明远,又看了看了那言。

????“追尾!”方明远一摊手道,“我这才是无妄之灾!追尾了倒也不算什么,他的态度太可恶了,连句道歉都没有,交警说管不了他,我就只能找能管的人来了。”

????“你别看他长得像个中年人,他今年也就二十六七,从小他就长得老相!”江浩一指刚刚缓过气来的那言那处长道,“那言,京城交通局的处长,哼哼,他只是根小葱罢了,他家大伯,是交通部的副部长那宇。交通部和铁道部这两年为了争国家的建设预算,闹得很不愉快。估计是酒喝多了,才敢在这里口出狂言。交警,哪管得到他啊。”

????“真要是个平民百姓了,他说什么我们其实倒不怎么在意。拿起筷子吃肉,放下筷子骂娘,这大家都习惯了。人家没准在铁路上受到了什么不公了,这也难免,生气了骂几句,也是人之常情,我们也不是不通人情的。但是这主一看就是体制中人,这坐车买票,铁路系统哪回不优先保证他们的需求,他们的正当要求,我们哪回又没有满足?有什么事情,还要优先照顾,他有什么资格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胡说八道?没想到居然是他,这倒是那言的一向风格。”施志辉冷笑道。

????“就是,他一个小小的局里的干部,也敢骂铁道部,这上下级别,全然不放在眼里,不打他打谁!不过这小子也太废物了,才一拳就这德行了,害得我都不好意思再出手了。”江浩也没好气地道,全然没有把那言放在眼里。

????方明远看了看困坐在路边的那言,耸了耸肩,这小子这一顿打挨的不冤。施志辉和江浩的想法他可以理解,这就好比,一艘客轮上,那些乘客们,可以对客轮上的某个部门公开地发表不满,甚至于对船长的工作发表不满,只要没有影响到轮船的正常运行,不涉及到私人名誉,这船上的保安们也不能将人家怎么样。但是要是客轮工作人员的某个部门中人,公开地当众地对另一部门的工作进行攻击,那就是另一回事。就是说得有道理,体制内部也有自己的处理规则,也不会轻易允许这种将矛盾公开化的做法。

????那言这岂止是对另一部门的工作进行攻击了,私下里说说还算了,在这种公共场合里,说出这种话来,估计他要是有点头脑,这顿打就认了,不然捅上去,他日子更不好过。就是他家人是交通部的副部长,也庇护不了他。至少这明面上的惩罚,是跑不了的。不过这施志辉和江浩,家里恐怕也不是一般人家,好歹是打了一位副部长的侄子,看两人的模样,根本就是满不在乎。京城里果然是水深啊。自己就是个追尾事故,也能遇上。

????交通部和铁道部之争,方明远自然也知道,这国家每年的预算就那么多钱,分给这个部门多了,其他部门自然就少了。这公路和铁路的建设费用均是数以亿计,其中的油水更是格外的丰厚。否则,方明远的前世里,国内的各省交通厅厅长,也不会成为高危职位,每年都得有几个黯然落马,涉及到的金额更是年年攀升,由此可见一斑。

????如今的华夏,更是基础设施建设的高峰期,无论是铁路还是公路,总里程,在国际上的排名都与我们这个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国地位所不相衬。大家都想加快自己部门的建设速度,得到更多的政绩,也无可厚非。不过两个部门都缺钱,交通部要不是后来出了“贷款修路,收费还贷”特别政策,华夏的高速公路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有那么大的发展。只是这好政策,最终却被念歪了,倒成了政府向民众敛财的工具。

????“对了,你找谁了?要不要我帮你?京城交警大队里,我可是认得几个。”施志辉笑道,“放心,他们是肯定能秉公执法的。交通局牛,可也不是所有人都在意他们的。”

????“我对这交警大队,还真是两眼一抹黑,谁也不认识。不过我给柴嫣柴姑姑打电话了,她说会帮我解决的。”方明远看了看京城方向,“她说最多二十分钟,就会有人来处理。”

????“柴嫣?柴家的那个在外交部干部司工作的女强人?你强啊!”江浩怪叫道,“她老公可是京城市政府最年轻的副秘书长,眼看着就能进入市常委的人啊,交通局再牛,也在市政府的管理下!嘿嘿,这回有好戏看了。你怎么认识她的?”

????“她的侄女是我的同学,就这么认识的。”方明远还真不知道柴嫣是在外交部的干部司,更不知道她老公就是京城市政府的副秘书长,不过转念一想,这倒也正常。在华夏,一般家庭里都是男子要比妻子的社会地位高,柴家的联姻对象自然也不会是一般人,有这个结果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是柴靖玉那个黄毛丫头吧?”江浩啧啧有声地道,“和你站在一起真是有压力,一想到你才是个初中生,我就觉得我这些年都白混了!”

????“拉倒吧,你好歹是在军里,和他毕竟不是在一个领域里,我才是那个有压力的。”施志辉笑骂道,“忙活了几年,我还是个不入流的公司,人家明远的公司如今可是被欧洲来的零售业巨鳄看上了,要高价收购呢。和你相比起来,我觉得自己的人生才是个悲剧呢。”

????“杯具不要紧,说什么也不能当茶几。”方明远微笑道。

????“茶几?客厅里摆得那个?和它有什么关系?”江浩奇怪地道。他当然是不会明白后世里的网络用语了。

????“茶几上摆的全是杯具啊。”方明远的话,让回过味来的江浩和施志辉放声大笑。

????“小老弟,你真幽默。”江浩连连拍着方明远的肩膀笑道。方明远微微咧了咧嘴,这位的手劲不小,看来那言刚才挨的那一拳,苦头吃的不少。

????三人越聊是越投机,尤其是江浩,越侃越觉得方明远投脾气。

????“施大哥开了家什么公司,做什么买卖?”方明远随口地问道。

????“拍点电视剧,拍点广告,乱七八糟地什么都做,和京城电视台有点关系,小打小闹地,和你可是比不了。”施志辉笑道,“你今天可是亏了,没误什么正事吧?”

????“正事倒是没有,就是生气,我这也算是分分钟几百元的人了,被人撞了,居然连个道歉声都听不到,这要是有什么正事耽误了,损失可能更大,他倒是跟个没事人似的,公家出钱修车,酒后驾车也不受追究,有没有驾驶证也不知道,对我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也不赔偿,连个批评教育都没有,哼!”方明远愤愤地道。

????“活该!我看他就是欠揍,打他一点也不冤!”江浩朝那言的方向吐了口唾味,恨恨地道。

????“现在拍电视剧这行业也不错,随着老百姓们的生活条件逐步改善,电视机走入千家万户,施大哥的公司日后可是前景光明啊。”方明远笑道。

????“怎么?小老弟也有兴趣?”施志辉立即问道。

????“你就别把方老弟往火坑里拉了,就你那公司,辛辛苦苦干一年,捞个几百万的,对方老弟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有那精神头,不如想想怎么样把他那个什么家什么福超市开到京城来,那更有赚钱的把握。再说了,就你拍的那电视剧,我看过,看得我都不敢说,这是我哥们公司出资投拍的电视剧。不说别的,抗日战争时期,咱们八路军里面,有多少人是正式军事院校出来的?又有多少人是识字的?这别人不知道,咱们还能不知道?一个小连长,也动不动就是‘乱弹琴’,他知道过去的琴什么样,怎么弹吗?是个领导说起话来就是一套一套的,就算是电视台不允许电视剧里出现脏话,你也得考虑现实吧,军队里拍桌子骂娘那才是常事!”江浩一脸不屑地道,“一个个都是高大全的人物,军队里哪有那么多的完人啊。要我说,就是这人平日里喝酒打架骂娘,就是违反一些纪律,也没什么,只要是到了战场上,能够勇往直前地杀敌,那就是个好军人!总比那些循规蹈矩的小白脸,一上靶场、演习场就两腿发软的强!军人没点血性,没点脾气,和那些外交人员似的,就是看到敌人,也是脸笑心不笑的,那他娘的不是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