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三章 以毒攻毒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二十三章 以毒攻毒

????对于江浩的这一番话,方明远深表赞同。开国后所拍的那些战争电影估且不说,但是改革开放以后,华夏电视台所播放的那些关于抗日、关于解放战争时期的那些电视剧,可以说很大程度上,都有着江浩所说的这些弊病。主人公几乎可以都称之为高大全,不仅思想境界堪称高尚,而且像形高大、胸怀宽广,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没有缺点的形象,可以说就是一个完人。

????但是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深入,人们对于这种形象的电视电影人物,可以说是越来越反感。认为这是脱离了实际的虚的不能再虚的人物。不说别的,彭老总还拍过桌子骂过娘呢,你能说人家不是老一代的革命家?

????在方明远的前世里,这一弊病一直要到二千年后,《亮剑》的横空出世,才有所改变。当然了,也许在之前,也有过人试图塑造出一位另类的英雄,但是至少他没有成功,没有像李云龙那样得到普遍的认可。

????李云龙是一个铁血的战士,也是一个无畏的将军。他作战英勇,指挥战斗也是不拘一格,常常会用逆向思维来推演敌人的动向。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有着一种农民式的狡猾,是一种没有受过正规军事教育、文化教育自学成才的人,对待战争有着他自己的理解方式,为了达到目地常常会使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甚至是耍赖,这与华夏国内已经几乎形成定式的那些高大全英雄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令大众觉得这才是一位真正来自于草根阶层的英雄。

????尤其是它所表达的“亮剑精神”,也就是“明知是个死,也要宝剑出鞘”相搏的精神,与其他作品有本质区别。可以说这是和平时代人们对英雄的向往。《亮剑》朔造了一个有血有肉、来自于草莽,更符合普通大众心目中的英雄形象,而不是传统意义上伪君子似的“假英雄”。《亮剑》自从在华夏电视台首播之后,就一直处于热播的状态,并最终拿到了当年全国收视率第一的好成绩。也给方明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废话!我怎么能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军队!”施志辉没好气地道,“可是不那么拍,人家电视台不播,我有什么办法!”施家老爷子当年也是军人,他爹也是军人,只不过后来所在部队转为了铁道兵,后来就成为了铁道部的官员,对于当年的军中往事,他可是听着长大的,怎么能不明白那些电视剧都他娘的是扯淡!

????当年的军中,正经军事院校出身的指挥官经历了历年的风风雨雨真正能够坚持到秦省西北也就那么不多一小部分人,绝对多数都是在战火中,经过铁和血的考验,自学成才的。而且里面农民出身的占大多数,原先是胡子的都不少,哪有什么文化。可是文化部和电视台不准演,就卡死了任何在题材上想求新求变的导演设想。他施志辉又不是文化部的领导,哪有这本事。

????“再说了,现在谁能写出这样的剧本啊?”施志辉恨恨地道,“没有剧本你让我拿什么去拍。”

????江浩顺手从兜里拿出包烟来,弹给了施志辉一根,自己也点了一根,这才道:“这不应当来问我,我只是个军人,你才是影视公司的老板……”

????“就好比不能因为顾客对菜肴味道提出不满,厨师就跳出来连吼带叫的要人家自己做出更好的口味来一样。我要是行,还要你做什么?”方明远好笑地接口道,顺便拒绝了江浩递过来的烟。

????“说的好,说的好,就是这个道理。我要是行,还要你做什么?”江浩放声大笑道。

????就在他们闲聊的时候,两辆警车已经来到了路口,从车里跳下了几个人。方明远虽然对这交警的职阶不大明白,但是也看得出来,来人应当是警察系统里的官员——那两名交警看到他们连忙跑步上前敬礼。

????为首的是一个小个子的中年人,从相貌五官上来看,方明远觉得他应当是南方人。而与他只错了一步之差的中年人,却是个魁梧的北方汉子。

????几个人说了几句,随着那两个交警的指点,两人的目光落到了一旁的方明远几人身上。

????小个子的中年人叫宗程,是这昭阳区交警大队的队长,十几分钟前,他接到了市局罗副局长的电话,让他来这里处理一件交通事故。原本他还觉得有些小题大作,但是罗副局长电话里隐晦地提到了是受人所托,为了给领导一个交待,他也只能跑这一趟了。出了门之后,这才发现,大队政委蒙志中也开车出来,而且双方居然还是去的同一个方向。

????发现了这一点后,诧异的两人就聚集到了一辆车上,三言两语就发现,两人去的居然是一个地,为了同一个事故。只不过,双方所要支持的人却并不是一方。

????两人不由有些犯了愁。他们两个也是搭档了好几年了,平日里关系不错,不像有些局里,这正副手之间关系那么不洽,有时候还互相拆台。两人商量了一下,也只能是到了那里见机行事了。

????两人也是这一行的老手了,只听两交警的三言两语,就明白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事故责任很清楚,前车遇到红灯停车,后车因为酒后驾驶,反应迟钝,结果追尾。对于事故责任本身双方并没有什么异议,但是前车车主对于后车驾驶员一不赔礼道歉,二不受罚的结果十分不满意,而后车驾驶员又拒绝赔礼道歉,结果就僵持在了这里。

????“市交通局的那言处长?”宗程和蒙志中两人面面相觑,那不是交通部副部长的侄子吗,在市交通局里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难怪这两个交警没有处罚他,这也是人之常情吗。

????“前车的车主是什么人?”蒙志中急声问道,在看到市政府的车牌,还知道那言是处长的情况下,居然还能这样不依不饶的主,还能请动宗程出来处理,显然也不是一般人。

????“不知道,只知道那个车主很年轻,是个少年,有大哥大……”看到宗程和蒙志中流露出了迷惑不解的神情,那个年长的交警连忙又解释道,“就是那种跟砖头似的手提电话,香港电影里管那个叫大哥大。他的车上还有铁道部的通行证。”

????宗程和蒙志中,虽然脸上没有露出什么,但是这心里可是咯噔一下。能够拿着大哥大,还有铁道部的通行证,这也不是一般人啊。

????不过接下来的报告就令两人更是有点傻眼,那言酒口失言,被两个路过的年青人打了一拳,吐了一地的秽物,而且两人还认识那言!宗程和蒙志中这心里就更是砰砰地乱跳了。认识那言,还敢打他,这两位也不是一般人啊!京城的水深,没准哪个路人东扯西拉地就能够和市里或者国家部司里的那位大佬扯上关系,说是藏龙卧虎那不为过,自己两个不过是个交警支队的队长和政委,别大神打架,小鬼遭殃。

????可是两人已经来到了这里,就是硬着头皮也得上前,不然得话,这就更没法子交待了。两人默契地看了一眼,蒙志中向那言走去,宗程则是走向了方明远他们。

????“原来是他啊!不过也对,这里的确是该归他管。”施志辉若有所悟地道,“这是昭阳区交警大队的队长,宗程。”

????“你们好,请问哪一位是方明远方先生?”宗程满面堆笑地道,“我是昭阳区交警大队的负责人,受人所托前来帮您处理这起交通事故。”

????“宗队长,你好,我就是方明远。”方明远上前一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宗队长从您的属下那里也听到了吧,我只想问问,贵队处理这些交通事故时,是不是也要将人分为三六九等?那一位酒后驾车,给我们造成了无妄之灾,交警们对他一没有进行处罚,二没有批评教育,只是简简单单地一个事故全责,就没他事了?这样的处理结果,令我很不满。”

????宗程一边点头,一边苦笑道:“这个是我们执法过程中的错误,他们两人回到队里,我一定会进行批评教育,给予行政处分!啊……这个赔礼道歉……”

????宗程挠了挠头,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说。从社会常理来说,那言的确是应当赔礼道歉,毕竟是他撞了人家的车吗,给人家带来了不便,但是从交通警这边来说,却只是管事故认定,管处罚有过失者,这赔礼道歉与否并不是他们所管的。况且那言是交通局的处长,别说那两个交警了,平日里见面,自己也得客客气气地叫声那处长。要求他赔礼道歉还真是个麻烦。罗副局长交待自己的时候,恐怕也不知道这肇事人是交通局的那处长吧?

????“方老弟,交通警是管不到这一块的。”看他一脸为难的模样,施光辉笑道,“不过我说宗队长,这酒后驾车总得处罚吧?这也是对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负责任吧?”

????“是是是……那倒是!”宗程苦笑道。他也是从底层交警一步步地升上来的,自然明白,这话是这样,但是真到那时候,又有几个交警能够有那份底气给那些市府车或者说部委车开罚单的?就是开了那也是白开,人家不来交罚款你也没脾气,还可能会惹火烧身。不过现实是这样,他也不能揭穿了。只是想着怎么样能够把这事给解决掉。

????“您是……”江浩他不认识,看着施志辉倒是有点眼熟,“施老板吧?”

????“小打小闹的买卖,那当得上什么老板。”施志辉一脸无奈地道。旁边这位才是真正的老板,自己那点身家,还真不算什么。

????宗程这心里就是一激零,施老板,这也不是个普通人,据说家里也有人是官场的高官,在市里也是相当吃得开的。那要是这样的,能够和他站在一起的看起来平等对话的那个打人的主,肯定也是有背景的。

????此时的那言挨了江浩的那一拳,又吐了那么多的秽物,酒倒是醒了七八分,坐在路边一个劲的倒气。江浩的那一拳也够狠的,虽然不至于让他伤身子,但是这胸腹之间也是难受之极。可是他还偏偏奈何不得江浩,对于方才所发生的一切,他还有些印象,知道自己刚才失言了,所以挨江浩这一拳也不冤,就是扯到长辈面前,自己也没什么道理可讲。反倒是有些担心,这话要是传开了,对于自己的仕途肯定是有些不利的。

????“真他娘的点背!”那言一边倒气,一边心里暗叹倒霉。今天真是不顺,开个车怎么就和人追尾了,不就是说了两句铁道部,还惹来了一拳头。这哑巴亏,还只能咽了。

????“那处长,给!”蒙志中将声音放缓和,递过去个手帕。

????那言顺手接了过来,擦了擦嘴角的污秽,这嘴里还不是味。蒙志中又递过去一杯水,他漱漱口,这才觉得舒服了一些。

????“蒙政委,麻烦你了。”那言倒是认得蒙志中。

????“那处长,这事怎么办?对方非要你赔礼道歉,赔偿损失!”蒙志中低声地道,“那位看来也不是善茬,不知道通过谁,把我们宗队长给叫来了。”

????其实就是蒙志中不说,酒醒了的他也明白,今天遇上的肯定不是普通人。要是一般的公司单位,像这种追尾事故,看到自己的车牌,自己又答应全赔,早就美的屁颠屁颠的了,哪还有精神为个赔礼道歉和自己纠缠不清,为这个还把昭阳区交警大队的队长给叫来,那人情也得还不是?

????“那处,你今天怎么没带个司机啊,这酒后驾车,对你自己的安全也不利啊。”蒙志中大个头,却这样低声细气地说话,也是有些憋闷。

????“行了行了,蒙政委,你就别教训我了。不就是赔礼道歉吗,道歉别想,我赔他钱就是了!”那言没好气地道。今天算是丢面子了,还让圈里人看到了。日后还不知道怎么传呢。

????“不道歉,只赔钱?”方明远这心里就更恼火了,这位那言处长还真是一条道跑到黑了!“我听听你怎么赔?”

????“我倒要听听你想要我怎么赔,合情合理的我给,想要讹诈没门!别和我扯什么损失费,”那言冷笑道,“按照我国的交通法规,这种交通事故,赔了你的车维修费就行了,我倒要看看你还要什么赔偿?咱这可是法治国家!”

????一句话给方明远噎了个歪脖。这话听着让人窝火,但是你还不能说他错。交通法规关于这一块的规定中,还确实不严谨,对于因为车祸事故所引发的其他的后果,没有具体的赔偿条件。什么时间损失费,什么精神损失费,通通地没有。就是告到法院去,法院一般也不支持。而且那样耗费的时间更多。

????“你小子是不是还皮痒痒?”江浩摩拳擦掌地站了出来道。

????那言不由得退了半步,江浩方才的那一拳,直到现在,他的胸腹间还隐隐做痛。他色厉内荏地叫道:“江浩,刚才是我酒后胡言乱语,所以你打我一拳,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你要是再出手伤人,我就到法院告你故意伤人,剥了你的军装!”

????“那言,你是酒后驾车吧?你不在局里呆着,跑机场来做什么?”施志辉一拦江浩,冷笑道,“酒后胡言乱语?喝多了不是借口,出了事你一样要负责。还剥了江浩的军装?就凭你?”

????“我是酒后驾车,怎么了?不就是追尾吗?又没撞到人。酒后驾车不应该,那也是交警部门来处罚我,我认了,但是你们两人要是想以此为借口生事,那可是越了界了。施光辉,你不是公安局的,江浩,你也不是市组织部的,你们管不到我!”那言硬邦邦地回应道。

????方明远眼珠一转,对于这种人,说这些都没有什么用,纯粹是嘴皮子,打他一顿也没什么意思,他伸手把陈忠叫了过来,说了几句,又把林莲从车里叫了出来。

????看到林莲,在场的几人都不由得一愣,随即流露出了几分恍然的神色——他们都认为,方明远这样不依不饶地,显然是觉得自己在女人的面前丢了份了。这么漂亮的女人,护着宠着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算了,施大哥,江大哥,和他这种人说这些都没有用。宗队长,你们也听到了,他已经承认酒后驾车了,这该怎么处罚不用我们提醒吧?开了罚单让他走!“方明远拦住了江浩二人。

????蒙志中连忙上来打圆场,立即给那言开了罚单。如果说这样就能解决问题,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那言拿着罚单,趾高气扬地回到了自己的车上。

????“便宜这个混帐了!”江浩气呼呼地道,“要没这身皮,我真想打他个满脸桃花开!”

????施志辉却是若有所思地看着方明远。

????就在那言关好车门,打火启动的时候,方明远的车子突然动了,车屁股一下子就撞到了那言的车头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