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二十四章 以毒攻毒(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二十四章以毒攻毒(下)

????今天脑袋瓜子有些进入不了状态,写得不满意的让我给删了!抱歉,只有这些了。

????这一下子倒也不猛,就是事发突然!

????别说车里的那言了,就是刚刚松了口气,还打算再和方明远他们扯扯近乎的宗程和蒙志中,也给吓了一跳!

????那言的车子整个向后退了足有近十厘米,车胎在路面上留下了一溜的黑印。车头更是明显的变了形,但是车内的气囊却并没有弹出来,将那言吓了一身的冷汗,余下的那一点点酒劲,也全给吓醒了!不仅是握着方向盘的手,整个身子都在微微地发颤。

????“靠!陈哥,你怎么搞的,倒追尾了!”方明远一脸懊恼地大叫道。

????陈忠连忙从车里跳了出来,蹿到了车尾,看了看车况,也是一脸懊悔地对方明远道:“方少,我是想给他让开点路,结果不知道怎么就挂错档了。”

????“算了算了,反正修一次也是修,修两次还是修,陈哥,咱下次可不能这么大意了!”方明远连连摇头道。

????方明远看了看宗程和蒙志中,提高声音道:“宗队长,蒙政委,我的司机挂错档了,操作失误,倒追尾!你们给看看现场,那处长损失多少我赔就是了!”

????“哈哈哈哈……”江浩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方明远这一手实在是太绝了,简直就是以毒攻毒。你不是不道歉吗?你不是说是法治国家,依法赔了修车钱就行了吗?方明远也不和你废话,直截了当让你也体验一把被撞的感觉,你是追尾,我是倒追尾,大家这回扯平了!

????施志辉也是愣了半晌,接着也不由得笑了起来,不得不说,对于像那言这种人,这样的结果更令他印象深刻!

????宗程和蒙志中是相对无言,心中泪两行。这位,看来也是不差钱的主,为了争口气,这种事都做得出来!可是,他们还说不出什么,倒追尾,在交通事故中,也不是什么罕有的事情,而且从结果来看,也没有造成什么严重损失,方明远只要承担那言的修车费,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那言哆里哆嗦地走下车来,指着方明远颤声道:“你你你这是蓄意报复!”

????方明远还没有说话,施志辉已经冷若冰霜地道:“那言,你也是政府工作人员,说什么话都要讲个证据,倒追尾这种事情,简直太常见了,一时操作失误吗。你要是有证据,就到法院里告吧,要是没证据,胡言乱语的,别说我们到时候告你诽谤!”

????“就是,就是,我们还没告你蓄意伤害呢,这么大的红绿灯,你都看不见,长着两眼睛是用来出气啊?让你这种人开车上路,那就是对其他人的生命不负责任!一马路杀手,你还有理了!”江浩也毫不示弱地道。

????那言气得混身直颤,这两人简直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刚才的那一幕明明是对方在报复自己,他们却睁着眼睛说瞎话。他喝得醉熏熏的时候,虽然开车撞上了方明远,但是心里却并没有恐惧感,但是酒醒了之后的他,刚才却是着实地吓了一跳,那一瞬间,甚至于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惧。这心里自然是对方明远他们恨之入骨。对于他这种人,别人的死活那都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自己不能受到一丝半点的威胁。

????最后,那言撩下了几句场面话,愤愤然地坐上了蒙志中的车离开了现场,至于他的车,自然会有交警将它送到修理厂去。这也是领导的特权!

????宗程又陪着方明远他们说了几句话,方明远他们婉拒了他同车返回的邀请后,这才上车离去。

????好在方明远的车只是后备箱变形,对于行驶和乘坐并没有什么影响,不过方明远还是在施志辉和江浩的再三邀请下,与林莲陈忠一起上了施志辉的车,而施志辉的司机,刚被赶过去,将方明远的车开去修理厂。

????“方老弟,你今天这一下可是真给劲,出了一口恶气!那小子肯定忍不下这口气,私下里肯定还会想办法报复,但是咱也不怕他!就是我不在京城了,还有志辉呢,咱铁道部的什么怕他们交通部了,只要不闹出大麻烦来,有人帮你兜着。哼哼,交通部这几年也狂起来了,每年的建设预算都给他们划出一大块来,再看看他们干的事!京城这街道是挖了埋,埋了挖的,唯恐大家不知道他们钱多人傻似的。”江浩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道。

????“这也就是没办法,否则就应当给公路按拉锁,以方便他们的工作。”方明远对于这公路挖挖埋埋的,也是深恶痛绝。政府的很多部门做事,没有丝毫的前瞻性,总是推一推,动一动,不推就不动。这地下管线就不能一次性埋完了?总是今天挖开埋点,明天填上,后天再挖开埋点,大后天再填上!不但给市民的出行带来了极大的不便,还浪费了大量的资源和劳动力。在医疗卫生、教育、养老等诸多领域国家投入不足的前提下,这种浪费更招人憎恨。

????“哈哈哈……”车里众人笑成了一团。

????“笑话归笑话,但是方老弟这些天还是注意一下安全,不过,我想那言也不敢闹大了,这件事上他终究不占理。这里是京城,不是山高皇帝远,猴子称霸王的地方。但是暗地里的小动作却是不得不防。”施志辉还是提醒道,“方老弟的车子送修去了,还有代步工具吗?要不这车你先用着。”

????“谢谢施大哥了,一辆车而已,还不至于。”方明远一笑道。不过他的心里却是在琢磨,为了避免日后类似问题的发生,自己是不是应当考虑换辆好车了,或者想办法搞个好车牌,比如说军牌,或者说政府车牌,也免得再有人狗眼看人低,看车下菜碟。这种事,玩个一次两次倒也没什么,但是次数多了,也烦人不是?自己哪有那么多的闲功夫,陪这些人玩这种“游戏”!

????算算京城的第一届国际车展也该开幕了,不如给自己换一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