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一章 寻找未来盟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三十一章 寻找未来盟友

????与汤姆的谈判事宜,方明远都丢给了孙照伦和林莲,方明远相信,他们会做得比自己更好!

????自己有几斤几两,方明远还是心理很有数的,自己不过是占了个前世经历的便宜,说起对未来的眼光,孙照伦他们就是拍马也追不上自己,但是要论起实际操作经验来,自己这个前世里的半宅男,恐怕是开车也追不上他们。而且方明远心里很清楚,专业的事情自然要交给专业的人才去做,自己只要把握好大方向就行。如果说事事亲为的话,那不仅仅是可能事倍功半的问题,甚至于可能是帮倒忙,所以他将自己的思路和想法和孙照伦他们全盘托出后,只是看看林莲所交上来的谈判成果,对于谈判事宜就不再多问了。但是方明远也不能就此返回京城,毕竟谈判达成协议后,还需要他的亲自拍板签字,所以他还得留在奉元。

????不过呆在奉元也并不代表着他无所事事。方明远正好用这段时间来,好好地完善实施他的一个已经憋在心里很久的想法。

????奉元是华夏境内七大区域中心城市之一,新欧亚大陆桥华夏段和黄河流域最大的中心城市,华夏的重要飞机制造基地和未来大飞机的制造基地。而且奉元还是华夏重点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最为集中的城市之一,奉元现有普通高等院校三十一所,学科范围遍及所有一级学科,其中抱括了国家级重点学科和省部级重点学科数百个,可以培养硕士生和博士士,另外还有八所军事院校,在校大学生数十万人,在校学生人数仅次于京城和沪市,稳居全国第三位,是全国高校密度和受高等教育人数最多的城市,可以说奉元的教育资源非常地丰富,不但是在西部地区,既然在全国也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比如说苏爱军所在奉元交通大学,是国家教育部直属全国重点大学,其前身是1896年创建于沪市的南洋公学,后来内迁至奉元,并定名为奉元交通大学,被列为全国重点大学。

????再比如奉元科技大学的前身可追溯到民国时期成立的国立西北工学院,由当时的北洋大学工学院、东北大学工学院、北平大学工学院、焦作工学院组建而成。

????再比如奉元电子科技大学的前身可追溯到建国前的中央军委无线电学校,是开国那一代老一辈革命家亲手创建的第一所工程技术学校。曾先后多次迁址更名。如今是中央部属高校,教育部直属高等学校,首批20所全国重点大学,是国家列入“211工程”重点建设的高校之一,是全国60所设立研究生院的重点院校之一,也是未来全国20所设立国家级示范性软件学院的高校之一和华夏培养电子信息技术领域高层次人才和解决电子信息技术领域重大问题的重要基地。

????而且奉元的科研院所之多,也是全国少有。方明远记得,前世里的奉元是华夏中西部地区最大最重要的科研、高等教育、国防科技工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基地,电子信息产业基地,航空、航天工业的核心基地,是华夏科技实力最强,工业门类最齐全的特大型中心城市之一,是活力四射的内陆新特区,华夏中西部和北方内陆地区的金融中心、交通中心,综合科技实力居全国前列。

????华夏第一部气象雷达、第一台可编程雷达信号处理机、毫米波通信机等,都出自于奉元。

????而且奉元还是未来华夏公用计算机网络和多媒体信息网络在西北五省的网络核心中枢,同时,奉元又是西北五省和华夏公用计算机网络连接的必由之路,拥有最大的网络传输线路。奉元交通大学也是华夏教育科研网的西北总结点,是第二代互联网的西北中枢,因此,在奉元建立的面向国内、国际各类型企业、事业客户提供大规模、高质量、安全可靠的服务器托管、带宽租用以及灾备中心建设、应用服务外包的超大型互联网数据交换中心天然就拥有得天独厚的网络资源。

????总而言之,奉元可以说是华夏的三大教育、科研中心之一,也是未来华夏重要的网络核心之一和西北五省的网络中枢。

????但是这样优厚的条件,在方明远的前世里,却并没有得到极好的利用。虽然说,秦西省在西北地区五省中,经济的发展速度的确是名列榜首,但是放眼全国,秦西省的发展速度却是被沿海地区各省远远地甩在了身后!世界的未来是网络时代、是科技时代,但是秦西省却是坐拥宝库、错失良机。不能够及时地将科技成果转变成为了生产力,可以说是华夏在日后相当长时间里都难以避免的顽疾,而这一点,在秦西省的表现地尤其突出。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网络是世界的未来,对于这两点,华夏里理解地最为深刻的人应当是非方明远莫属,如今重活一世的他,自然是不会再坐看这一座宝库成空。如何利用好这一块资源,就成为了方明远自重生后就一直在想的问题。

????在之前,方明远是苦于没有足够的资金,为了满足家乐福超市和方家饭馆的扩张,可以说榨干了他手中所有的收入,而科技攻关,一方面是人才的攻关,另一方面也是金钱投入的无穷洞,国际上那些知名公司,每年仅仅研发的费用,就要高达数亿甚至于数十亿美元,这是如今的方明远完全承受不起的。所以他的很多想法都只能是搁置在心里。

????但是下半年爆发的海湾战争,给予了他腾飞的机会。到目前为止,从香港传回的消息来看,石油期货收购进行的很顺利,已经有近三分之一的资金投入,而且并未引起国际上其他利益集团的关注。如果说,一切都能够按照方明远最初的设想进行下去,仅此一项的收入,刨除掉预计中的支出,余额也足以让他将这些设想,在奉元初步地铺开。

????陈忠暗地里保护的方明远,此时正坐在奉元电子科技大学的校门外的一家牛羊肉泡馍馆里,看着窗外人流汹涌的大学校门。只是眼睛虽然看着那里,手里机械地掰着馍,心神却早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手机、芯片、计算机周边设备、vcd、dvd、微波炉、液晶电视为代表的家电产品、mp3、u盘、数码设备、游戏机……”方明远盘算着自己所知道的未来产业,可供方明远选择的发展方向实在是太多太多,但是所有的这一切,未来的专利都是在外国人的手中。如果说没有足够的研发力量支持,即便是建立起来生产公司,也不过是借助外国公司在华夏赚取暴利的工具罢了。

????国产化,这个令很多人都听得耳朵起茧的名词,是那些有志于华夏制造业的仁人志士们挥之不去的噩梦。在方明远的前世里,vcd、汽车、手机、计算机等等等等产业中的那些佼佼者,说难听了,都不过是一家家的组装公司罢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创新能力,所谓的国产,也只不过是从国外的各家公司里购买零件,到国内组装出售罢了。所赚取的利润中,超过百分之七八十都流入到了外国公司的钱包里。但是就是这样,这些公司仍然是恬不知耻地打着国产货的大旗,号召国民购买他们质次价高的产品。

????而且由于大量专利掌握在外国公司的手中,对于华夏国内产业的发展,极其不利。一台dvd,当时的售价不过百余美元,专利费却要上缴十美元,留在生产企业手中的利润已经是微不足道。由此可见,拥有自已的研发力量,掌握足够多的专利,才是一家公司长远发展的基本。

????所以方明远希望能够与奉元的大学达成协议,由大学提供研究人才,已方提供研究资金,共同完成研究项目,然后共同享受红利……

????“牛羊肉泡馍是西安市着名小吃。用优质牛羊肉加佐料入锅煮烂,汤汁备用。把烙好的坨坨馍,掰成碎块,加辅料煮制而成。做好的牛羊肉泡馍肉烂汤浓、香醇味美、粘绵韧滑。食后再饮一小碗高汤,更觉余香满口,回味悠长,如果说吃的时候再能配上一碟子特制的糖蒜,那口感会更好。”从身旁突然传来的混杂着汉语和英语的声音打断了方明远的思绪,方明远这才注意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邻桌上坐下了一对年青的白种人男女。说话的人正是其中的那个男性,他看起来年纪也不是很大,应当在二十七八岁上下,带着眼镜的他,倒是显得有几分文质彬彬。

????方明远微微地一笑,想不到在外国人中还有这样喜欢牛羊肉泡馍的。传说,牛羊肉泡是在公元前11世纪古代“牛羊羹”的基础上演化而来的。西周时曾将“牛羊羹”列为国王、诸侯的“礼馔”。据《宋书》记载,南北朝时,毛修之因向宋武帝献上牛羊羹这一绝味,宋武帝竟封他为太官史,后又升为尚书光禄大夫。北宋书海阁家苏东坡曾有“陇馔有熊腊,秦烹唯羊羹”的赞美诗句。

????“嗯……可是我还是觉得这个羊膻气很浓。”金发女青年微微皱眉道。

????“我和你说,这东西可是华夏的皇帝都爱吃的。传说,大宋皇帝匡胤赵,就是那个子孙后代灭亡于蒙古人的国家的开国皇帝,在他当皇帝前曾经受困于长安,终日里过着饱一顿、饥一顿的生活。有一天呢,他恰好来到了一家正在煮制牛羊肉的店铺前,掌柜见其可怜,遂让其把自带的干馍掰碎,然后给他浇了一勺滚热肉汤放在火上煮透。匡胤赵感到这是天下最好吃的美食。后来,他当上了华夏的皇帝,仍然不忘记当年在长安吃过的牛羊肉煮馍,于是有一次路过长安的时候,同文武大臣专门找到那家饭铺吃了牛羊肉泡馍,仍感鲜美无比,胜过山珍海味,于是重赏了这家店铺的掌柜。皇上吃泡馍的故事一经传开,牛羊肉泡馍就成了这里的着名小吃。”白人青年一本正经地道。

????“哈哈哈哈……”方明远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那白人男女诧异地看着方明远,方明远看了看自己碗里的镆,已经掰得很碎了,就递给了店里的服务员,这才对他们道:“那只是个传说,实际上谁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一回事。你们可以拿它当个奇闻异事来听听,但是别当真。如果说你去过河南的话,当地也有一种小吃叫浆面条。那东西也有一个传说,说是当年西汉灭亡,建立东汉的光武帝刘秀躲避王莽追杀,日夜逃亡,数日都没有吃饱饭。后来偶遇一户人家。就想讨些饭吃,可是兵荒马乱的,那家人也很贫穷,家里只有几把干面条和一些已经放酸的绿豆磨的浆水。这位未来的皇帝饥饿难耐也顾不了许多,于是这家人就用酸浆,把面条、菜叶、杂豆下入锅内烧熟,让刘秀饱餐了一顿。日后刘秀当了皇帝,却依然对当年落难中的浆面条念念不忘,以至于御宴中就有了浆面条这道菜。怎么样,听着熟悉吗?”

????华夏人,类似的故事肯定是听得太多太多了,仿佛什么东西一沾上皇家、贡品,就会立即身价百倍。

????“哎呀,原来你能够听得懂我们的话。”两个年青人从方明远开口时,就吃惊地张大了口,直到此时,才惊喜交加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