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三十六章 嚣张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三十六章 嚣张

????有了林唯提供的车牌照号码,加上交警在事发现场的询问,肇事车辆很快就找到了。那是一辆日本丰田车,车主是个日本人,名为池田唯俊,是一家日本贸易公司常盘商事的驻华代表。警察很快就证实了,当天正是池田唯俊驾驶汽车擦刮到了孕妇,而且肇事后逃逸,造成了该孕妇流产。在大量的事实面前,池田唯俊虽然再三地狡辩,最终也只能承认是自己交通肇事。

????由于孕妇得到了及时的抢救,并没有出什么大问题,只是孩子没有保住,依据《交通法》的规定,警察局认为还构不上交通肇事罪,只是要求池田唯俊赔偿受害者损失,赔礼道歉。但是池田唯俊态度十分恶劣,一口咬定,当时路口已经变为绿灯,可以通行,那孕妇在过马路时,突然后退了半步,才造成这样的结果,所以应当是双方都负有责任。鉴于人道主义,他赔钱可以,但是赔礼道歉不行。如今,双方正在警察局里进行调解。

????方明远他们赶到警察局,听说他们是为了前两天孕妇被撞一事前来,警察局里的一位姓赵的副科长先接待了他们。

????“赵科长,听说前两天奉元电子科技大学门前孕妇被撞一事已经找到了肇事者,但是肇事者拒绝向受害者赔礼道歉?”还未落座,方明远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方……同志!看来你的消息很灵通吗,确实是这样。”看着方明远,赵科长觉得自己叫同学不大好,叫同志又是很别扭。但是人家是开车带着司机来的,显然不是一般家庭中人,加上方明远他们当时应算是见义勇为者,所以他还不敢怠慢。

????“他凭什么不赔礼道歉?”方明远这火气立时就窜了起来。前世里,他可没少看类似的报道,日本人、韩国人、美国人、俄罗斯人……哪一个在华夏大地上没有干过类似的事情,做下了这般丑事,居然连向受害人赔个不是都不愿意,性质无疑是更为恶劣!

????“方同志,那个池田唯俊一口咬定,当时那个孕妇本来已经过了他的车,不知道为什么又后退了一步,才会被他的后视镜挂到,所以发生这样的结果,双方都有责任。所以赔钱可以,但是他不认为自己有错!”赵科长苦笑道。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说不是个孕妇,其实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大的交通事故。而且从事故的结果来看,孕妇除了流产之外,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要不是池田唯俊逃逸,这只能是件民事案件,甚至于根本就捅不到警察局来。

????“孩子都丢了,他还没有错?那可是一条小生命!他这是犯罪!”方明远愤愤然道。

????“方同志,话不能这样说,依据我国法律的规定,只有脱离了母体分娩出来的婴儿才是法律上所承认的自然人,未出世的孩子是不能算为法律意义的自然人。由于你们及时将受害者送到医院,那个孕妇并没有生命危险,也没有什么大的外伤,所以还构成不了犯罪。”赵科长解释道。

????原来,依据华夏的法律,公民的民事权利始于出生,终于死亡。而只有人才有权利,死人和胎儿只有利益没有权利。比如:华夏的继承法对遗腹子的继承份额利益保留在出生时候确定,如果出生的时候是**,即使马上死亡,也有权继承遗产,因为出生的时候是**就是人,就有继承权,反之,如果说出生的时候胎儿就已经死去,那就没有继承权。

????正是因为法律上并不承认胎儿是自然人,不用说这种交通事故导致流产的,就是故意殴打孕妇腹部导致流产的,也只属于对孕妇的故意伤害行为,而不是故意杀人罪。除非说这种行为对孕妇本身造成了严重的身体伤害,才有可能触犯法律,追究刑事责任。

????“靠!”听完了赵科长的解释,方明远也只有无奈地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方同志,对于这样的结果,大家都感到十分地遗憾,也十分地愤怒,但是我们必须要依法办事!依据法律,池田唯俊并没有刑事责任,只有民事责任,我们也只能要求他赔偿受害者的损失!”赵科长劝慰道,“受害者家属现在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是事情总不能这样一直拖下去吧?”

????方明远警惕地看了他一眼,这人话里似乎有话啊。

????在方明远的要求下,他见到了正在调解中的双方。孕妇的家属有三人,分别是孕妇的丈夫罗定,哥哥王标和姐夫阮东山,从穿着打扮和气质来看,应当是普通的奉元市民,而另一方则是池田唯俊和他的律师两人。

????当得知方明远他们是当时送孕妇入院的人时,满脸激动的罗定三人是再三地道谢——大夫可是说了,若不是及时送到医院救治,那就不是仅仅胎儿流产的问题了,孕妇本人也可能有生命危险。所以三人是不住口的感谢,王标还要给方明远钱,都被方明远婉言谢绝了。

????好不容易算是将罗定三人劝说地坐了下来,方明远这才看了看池田唯俊,这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日本人,狭长的眼睛,唇上留着仁丹胡,头发顶端已经秃了,看起来就不像是个良善之辈。

????“你们还没有商谈出结果吗?”看了看坐在中间一脸无奈的警员,赵科长皱着眉头问道。

????“赵科长,他们简直是无礼取闹!我的当事人已经答应给予赔偿,他们仍然死揪着不放!”律师一脸不满地道,“如果说他们仍然抱着这样的恶劣的态度的话,那么我想大家只有法庭上见。相信法官会依据我国法律给予本案一个公正的判决!”

????“放屁!”罗定愤怒地道,“你撞了我的媳妇,害了我的孩子,连车停都不停,要不是好心人将我媳妇送到医院,没准命都没了。还在想赔区区的几百元钱就完了?我要他必须当面向我媳妇赔礼道歉!就是上法庭他也得当面赔礼道歉!”

????“怎么才赔这么点?”方明远奇怪地问道,在他想来,这么大的一件事,就算依据法律,不算伤了人命,也不可能才赔几百元钱啊。

????律师冷冷地一笑道:“那咱们就法庭上见,不过我要提醒你们一句,池田先生是外国友人,来到我国是为了帮助我们发展经济的,你们这种不顾全大局的行为,会受到……”

????“住口!”方明远拍案而起道,“你虽然是律师,但是也不能随意颠倒黑白!外国友人?他也配称外国友人?再说了,就算是外国友人撞了人还逃逸就没有责任吗?”方明远最厌恶的就是那些动不动就要国人顾全大局的狗屁话,顾全了几十年,外国人在华夏大地上,行事越来越猖狂!还不都是被这种人给惯的!

????还帮助我们发展经济呢,要不是能赚钱,有几个外国人愿意来白做工?方明远不否认也有外国人来华夏就是为了帮助华夏进步,但是做为一名商人,那绝对是无利不起早。

????那律师上上下下地看了方明远几眼,这才轻蔑地道:“你今年几岁了?我怀疑你还未成年,一个小毛孩子,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叫你家大人来!”

????陈忠冷冷地道:“有志不在年高,当年红军里面还有红小兵呢。就是没上学的孩子也知道做了错事要道歉!年纪大怎么了,年纪大不也做不出人事来!”

????“八嘎!”池田唯俊一拍桌子,愤然而起道,“你的,骂我!我的,告你!”看来这个鬼子汉语听力不错,说起来就差些意思了。

????“不做人事,就得挨骂!活该!”方明远又岂能怕他,日本鬼子他可是见多了,一个小小的公司驻华代表算什么,比大更大牌的自己也见过。

????“就是,不做人事的东西!”罗定三人也纷纷附合道。

????赵科长连忙将方明远和陈忠两人拉了出去。

????“方同志,你怎么比那三个还火气冲啊?我和你说,这案子就是交到法院去,也不会有别的结果。搞不好,他们三人钱也花了,最后也是两手空空。”赵科长埋怨道,他原本还想着让方明远他们劝劝罗定三人,拿了钱了事吧,赔礼道歉什么的就算了。好家伙,这两人比受害者家属火气还爆,几句话双方间这就剑拔弩张了,再下去,看这样子能打起来。

????“有他那么说话的吗?还外国友人呢,我呸!”方明远愤愤不平地道,“陈哥,把这事告诉于姐,让她在《秦西日报》上写篇新闻,让这小鬼子再狂!”

????“不行!”陈忠还未接话,赵科长已经厉声道,“这件事不能登报!”

????“为什么不能?”方明远心中已经有了几分预感。

????“反正就是不能!”赵科长也不给他解释,只是一再地强调道。其实此事早在事发当天,就已经为媒体所知晓,当时虽然还不知道肇事人,但是已经引起了记者们的关注,只是后来查出是池田唯俊后,市里下来的命令,不准各大媒体报导此事。

????常盘商事在日本也只能算是一家中型的贸易公司,从奉元进口农产品为主。每年的进口量约有数千万元人民币,就是在秦西省里也算是个出口贸易的大户了。所以作为它的驻华代表池田唯俊,在奉元也是个人物,认识很多的领导。尤其是那些想要个日本货,或者说家里有人想要到日本留学的领导,更是视其为座上宾。这件事要是出了人命,那自然是不好限制媒体的报导,但是如今只不过是个流产,孕妇本身没有大碍,这种小小的帮助,大家自然也不会吝啬了。而且这一作法,还可以美其名曰为维护华日良好关系,保证秦西出口贸易秩序,顾全大局,有大局观等等等等。

????“秦西的报纸都不能登?”方明远沉下脸道。这个日本人能量不小啊,居然能够让媒体都闭口不言。

????“方同志,说白了吧,你就是去告诉那些媒体,别说报纸了,就是电视台,都没有用!大家都已经接到了命令,这事不准对外宣扬!方同志,这个……上头说了,这毕竟不是件大事,不能因此而影响到了省里的经济发展啊。”赵科长苦口婆心地劝道。这一位年纪不大,这气势可不弱,这脸一沉,还真有几分领导的气势,再联想到他有车接车送,肯定是哪一家的官员子弟!自己官小言轻,可别让这位记恨上自己。

????“那我找京城的报纸电视台,我就不信你们还能管到京城去!”听他这样一说,方明远更是发狠道。又是这一套话,经济发展固然重要,但是也不能因此就丢弃掉国人的尊严啊。

????不等赵科长说话,扭身他推开了门,又走了进去。赵科长还想拦住他说什么,却被一旁的陈忠拦了下来。

????“罗先生,不用和他们说了!不就几百元钱的赔偿吗?不要了!和他打官司打到底!律师费,诉讼费,我全包了!我要让他在华夏和日本都声名扫地!”门里传来了方明远的声音。赵科长一下子愣住了。这是什么人?居然敢说这样的话?

????“八嘎!”池田唯俊气得大骂道。他在奉元这么久,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别说个小小的少年了,就是那些市里的,省里的干部,哪一个见了他,不也得客客气气的。一个华夏的少年,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叫嚣着要让他在华夏和日本都声名扫地,实在是太狂妄了!

????那个律师也吃了一惊,呆呆地看着方明远,虽然理智上他不认为方明远有那个本事,但是潜意识里,却有着一种危险的感觉。

????罗定三人倒也硬气,立即站起身来就向外走。

????“小兄弟,不用你出钱,我们三家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这场官司打下去!”罗定咬牙切齿地道,“我就不信了,省里管不了,我到京城告他去!”

????“等等,等等!”赵科长连忙大声地叫道。

????“赵科长,既然这是民事案件,那么就不需要麻烦你们警察了!”陈忠手一伸,拦住了他,冷若冰霜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