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章 我要杀鸡给猴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章 我要杀鸡给猴看

????“嘟嘟嘟……”马永福苦笑着放下了电话,看来这一次,这个小祖宗又急了,这才几天时间,居然连日本的记者都已经请来了,这不是成心要把事情捅到日本去吗。池田唯俊,这也是倒霉催的,你招惹谁不好,偏偏去招惹他。撞了人了,你就老老实实地赔个不是,那点赔偿款对于池田唯俊也算不了什么,这事不就完了。非要折腾到现在这个模样。

????说实话,对于池田唯俊,马永福心里也是没有半点的好感,一个撞倒孕妇却扬长而去,事后还死不认错的家伙,还是个日本人,正常点的华夏人,都对他不会有半点好感。方明远的态度虽然强硬,给马永福吃了闭门羹,马永福心中却是窃喜,对于像池田唯俊这种人渣,就应当狠狠地治他才对。反正自己也只不过是碍于同僚的脸面,不好意思完全推辞。要是真的想帮池田唯俊,他就会找时间上门当面求情了。

????“马主任,怎么着?”坐在马永福对面的中年人紧张地问道。这一位是省委宣传部的张高宣处长,池田唯俊交通肇事逃逸一事不准报导的命令就是发自他的手。如今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他也觉得棘手了,如果说京城和日本的媒体都报导了此事,秦西省内反而鸦雀无声,这样反常的结果必然会引起公众们强烈的不满,也会令领导们感到不快,到时候,他这个下令的人,自然是不会有好果子吃。无奈之下,只能求到马永福这里,希望马永福能够从中转圜几句,至少不要办得那么急。给他以时间来说服池田唯俊他们。

????“方少这回是真火了!已经将日本的《朝日新闻》记者都请了来。”马永福摇了摇头道,“张处长,你可是也看到了,我可是为你豁出了这张老脸了,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那个池田唯俊这回是真惹恼了方少了,看来不让他吃些苦头,方少是势不罢休了。”

????张高宣这心里立时一股凉气从头顶直落到脚下,《朝日新闻》在日本是什么报纸,他不知道,但是这已经表明了方明远的态度,这是要将此事在日本媒体上揭开啊。既然日本的记者都已经请来了,以方明远的能力,这京城的记者岂不是更好请?自己这一次可是捅马蜂窝了。

????“谢谢马主任了,日后兄弟必有厚报。”张高宣撂下了几句场面话,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厚报?”马永福看着他的背影,微微地摇了摇头……

????“什么?好好好,我知道了,好好好,张处长您多费心了,我这里马上就告诉池田君。好好,我明白,谢谢张处长了,您放心,我们肯定不能牵累您,是是是……”孙立口中一连串地回答道,脸色却已经变得铁青。

????“又怎么了?孙君?”在屋里转来转去的池田唯俊看他放下了电话,连忙问道。

????孙立咬牙切齿地道:“池田君,刚刚秦西省委宣传部的张处长来了电话,他刚刚得到的确切消息,方明远那个王八蛋居然已经从日本请了《朝日新闻》的记者来了,这显然是要对咱们斩尽杀绝啊。池田君……池田君?池田君!”

????这张高宣和孙立不清楚《朝日新闻》是一家什么样的媒体,池田唯俊还能不知道?《朝日新闻》创立于上个世纪,至今已有百年历史,是日本三大综合性日文对开报纸之一,而且朝日新闻不仅仅是报纸,它也是一家大型综合性媒体。朝日新闻的报道在日本国极具影响,拥有广大的读者群。

????池田唯俊记得自己今年初回国休假时,它的早报已经达到平均每天的发行量八百余万份,晚报为四百多万份。据说报社每天要用掉近二千吨的新闻纸、三十来吨印刷油墨,要用1600台卡车将这些报纸送至各销售店,各销售店要派出9万名送报员将报纸分送各家各户。为了更好地完成采访报导任务,朝日新闻甚至于还购买了两架喷气式飞机和四架直升机供采访报道使用。

????这样一家报纸,所刊发的新闻,可以说会在一天之内,至少让超过千万的日本国民得知此事,而且至今,朝日新闻仍在日本报纸中保持一种“精英新闻”的定位——即从读者学历、收入来看,朝日新闻都领先于其他报纸。据有关调查机构的调查,朝日新闻读者户主学历为大学以上的占总客户的%,;而朝日新闻读者一户年收入超过1000万日元的占%!可以说,一旦此事被《朝日新闻》报导,也就意味着自己的丑闻将被日本的精英阶层所知悉,那……

????放下电话的方明远这才注意到了宇田仲和宇田光璃诧异的神情,这一转念才明白,显然是自己刚才那一句“我简直要以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是战胜国了!”刺激到了这两位了。虽然从接触这几次来看,宇田家似乎还算不上右翼分子,但是人要脸、树要皮,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战败,那也是日本人几十年来的心底之痛,如今让方明远这样当众又给揭开,心里自然是不好受。

????“方君,我国人在奉元得罪你了?”宇田光璃轻声地问道,她可是听到了池田唯俊这个名字,这显然是个日本名字,华夏人是绝不会起这样的名字。而且看来得罪地还不轻,居然为此还请动了《朝日新闻》的记者。

????“哼,他没有得罪我,他只是没有了良心二字!”方明远的脸色立时沉了下来。陈忠一边开车,一边大致地向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宇田仲两人解释了一下。

????宇田仲和宇田光璃两人也是越听越是心惊,撞伤孕妇,不但不下车救治,还肇事逃逸,这性质就已经是很恶劣了,居然被警察找到后,还拒不向伤者赔礼道歉,这实在是令他们二人也感到脸上无光,心中暗骂池田唯俊,即便是看不起华夏人,也不能做得如此露骨啊。

????“方君,对不起!”如果说不是在空间狭窄的车里,宇田仲肯定是要深施一礼,“对于我国的同胞,在贵国做出了这样人神共愤的行为,我深感惭愧!请问方君,他是哪家公司的驻华代表?”

????“常盘商事株式会社。”方明远冷笑道。

????宇田仲和宇田光璃惊诧地互视了一眼,常盘商事株式会社,两人并不陌生,它的社长,与宇田家还有一些来往。常盘商事之所以开拓奉元市场,从奉元收购农产品,很大程度还是受到了宇田光璃进口平川柿饼的影响。想不到正是它的驻华代表做出了这种可耻的事情,《朝日新闻》,那可是日本着名的三大报纸之一,每日销量数以千万计啊。要是一旦登报,势必会对常盘商事的声誉造成严重的不良影响。自己二人要是不知道,还罢了,这既然知道了,袖手旁观似乎是不大合适。

????“这个……方君,不瞒你说,这个常盘商事株式会社的社长,与我宇田家,还有着那么几分关系,能不能向方君求个情,能不能不要让此事在《朝日新闻》上给予曝光?这个池田唯俊,我会请常盘商事对他严加处理,并对伤者赔礼道歉。”宇田仲试探着问道,如今的方明远,可是不比以往,马上就要踏入世嘉株式会社董事会,又和卡梅隆有着良好的关系,未来还要成为沃而玛集团在华夏的合作伙伴,宇田仲说话就更客气了。

????“按常理来说,既然宇田先生开口,我怎么也得给你几分面子。但是这个池田唯俊的所作所为,性质实在是过于恶劣。虽然说,孕妇由于送医及时,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孩子还是流产了,给伤者家庭带来了无尽的伤痛。可是他,拒不道歉的行为,无异于在伤者原本就已经撕心裂肺的伤口上,又无情地撒下了一把盐!在调解过程中,他还对伤者家属咆哮,没有半丝悔改的模样,这样不知廉耻的人,要是就这样轻轻地放过,岂不成了助纣为虐?”方明远摇了摇头道,“宇田君,我记得贵国也曾经有过类似的事件,当时贵国国民可是为此上街游行,要求严惩凶手的。我觉得你应当能够理解我们的心情。”

????宇田仲被他说的是哑口无言,方明远指的是八十年代中期,日本曾经发生过因为美军士兵开车撞死妇人,最终却只能交由美**事法庭审判,造成日本国民极其不满,上万人游行示威的事情。

????宇田光璃向宇田仲打了个眼色,她算是看出来了,池田唯俊这一次不仅仅是将方明远得罪狠了的问题,恐怕方明远还打算着要杀鸡给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