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一章 险些成功的池田唯俊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一章险些成功的池田唯俊

????就在宇田仲和宇田光璃他们抵达奉元的第二天,应池田唯俊一方的强烈要求,奉元市未央区法院提前进行开庭前的调解。

????早上八点半,就提前赶到了奉元市未央区法院的池田唯俊和孙立二人,坐在调解室里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罗定等人。

????“池田君,一会儿您可是要尽最大努力表现出悔改来,只要能够说服罗家不再继续上诉,这事情就好办多了。这钱是身外之物,只要您还能保住这个职位,这点钱,也不过是您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收入罢了。”孙立仍然有些不放心地低声再次叮嘱池田唯俊道。自己的这位大主顾是什么德行,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对华夏人,那绝对是眼高于顶的,如今要他低声下气地来哀求几个普通的奉元市民,这难度可想而知。

????但是如今事情已经赶到了这里,他不这样做也不行了。昨天下午和晚上,孙立代表池田唯俊连访了数位领导,不是吃了闭门羹,就是见了面也是吱吱唔唔的,没人能够打个包票。由此更是可见方家在这秦西官场上的影响力还是相当大的。倒是有人出了个主意,让池田唯俊先来抚顺原告,只要罗家不再上诉,心平气和了,那么他们自然也就好说话一些了,如今这个模样,他们就是再想偏袒池田唯俊,也得考虑一下影响不是?所以孙立这才连夜联系奉元市法院系统的人,大晚上地通知罗定等人,于第二天一早前来法院进行调解。

????“嗯,我知道,你就不要唠叨了!”带着两个黑眼圈的池田唯俊心神不宁地道。这一夜他都没有睡好,总是梦见自己上了《朝日新闻》的头版头条,常盘商事因此而解雇了自己,回到日本,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找工作都很难。夜里他不止一次地懊悔自己当初怎么就不能说声对不起呢?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个可怜的地步。不但赔偿金额要大幅度的上调,还得低三下四地去求支那人!不过,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那个毛头小子别又出现。

????罗定和王标在八点五十左右来到了法院的调解室,令池田唯俊二人微微地松了口气。调解在池田唯俊一方的要求下,正式开始。调解员首先简明扼要地说了说案情,又讲述了一下调解的原则。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示意两方自由交涉。

????孙立清了清嗓子道:“罗先生,这一次我方要求提前调解,是因为池田唯俊先生主动提出来的,对于几天前的那一场交通事故,他现在深表歉意,愿意向贵方赔礼道歉,并且包赔贵方的一切损失。而且池田唯俊先生为了弥补自己不良行为给罗先生家庭所带来的伤痛,愿意给予罗先生一家五万元的精神损失赔偿!”

????调解室里立时一片哗然!不仅仅是罗定和王标两人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有些措手不及,就连法院里的这位调解员也是大惊失色,看着池田唯俊二人半晌说不出话来。

????五万元啊,在九十年代的奉元,这可是一笔惊人的巨款啊!顶着上一般家庭六七年的纯收入了。而且,这还是以精神损失赔偿的名义给予的!可以说很可能会在华夏的法院系统中,创造一个首例!

????要知道,在华夏的法律中,对于精神损失赔偿这一块,可以说在二千年之前,基本上可以说是空白,即便是有因为毁容之类案件,提出精神赔偿,很多时候法院也并不支持。但是按照欧美和日本的法律,一般民事赔偿案件中附带精神赔偿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之前,池田唯俊之所以对此压根不提,是因为孙立提醒过他,华夏的法律不支持,而现在提出来,则是一来这可以表示赔礼道歉的诚意,也是加大对罗家人的精神冲击力;二来,这种名义下,这笔钱也好给。要是算在一般民事赔偿里,还得再费一些手脚。

????看着罗定等人吃惊的模样,孙立心里得意地笑了,五万元人民币,对于池田唯俊来说,也算不了什么,不过是半个多月的收入罢了,这还没有算上各种福利和奖金,以及他在华夏工作公司给予的补贴费。五万元啊,孙立也有些心痛,但是《朝日新闻》的记者都已经到了奉元,他哪里还敢再拖拖拉拉,如果说这样就能搞定罗家,最好能够封罗家的口,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想到这里,孙立暗地里一捅池田唯俊。

????池田唯俊会意地连忙站起身来,来到罗定和王标的面前,扑通跪了下来,以生涩的汉语道:“对不起!”

????这一下子,更是大出罗家二人的意料之外,二人呆若木鸡地面面相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

????“罗先生,池田唯俊先生在此正式向你们赔罪,请你们原谅他之前对你们的伤害!你们能否接受?”孙立一边说一边连连地对调解员打眼色。

????调解员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职责,连忙问道:“罗定同志,对于这份调解方案,你们满意吗?如果说你们满意的话,那就在调解书上签字,相应的赔偿,今天你们就可以拿到手!哈哈,我在法院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个人的民事赔偿案件居然能够上万元的。”

????调解员充满了暗示的话语,令罗家二人清醒了几分,二人连忙站了起来。王标就想上前搀扶池田唯俊,但是池田唯俊说什么也不起来。

????“王先生,池田唯俊先生说了,你们若是不愿意原谅他,他就长跪不起!”孙立解释道。

????罗定和王标两人急得是抓耳挠腮的,两人都是普通的工人,什么时候遇上过这种事情,有心答应吧,却总觉得这其间似乎有什么不对,可是不答应吧,让个外国人就这么跪在自己的面前,这影响也不好啊。国家可是号召华日友好的,这样下去,日后会不会有其他的麻烦?

????就在两人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孙立、池田唯俊他们看中眼里,乐在心中的时候,调解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推了开来。

????“愿意跪就跪着!”外面传来了方明远带着几分怒气的声音。

????方明远昨晚接到了罗定他们传来的消息后,就决定今天要来看看池田唯俊他们玩什么花样,按理说,罗定的起诉书刚刚递上去没两天,华夏的法院系统可没有那么高的工作效率,而且若不是此事自己插手,恐怕立个案都能够立个半月三月的。这也是法院系统的老伎俩了,就是磨,磨得你实在是烦了,累了,没有精力了,到时候就只求个结果了,这案子自然也就好判了。这事出反常即为妖,八成池田唯俊他们又在动什么鬼主意。

????只是昨天他为宇田仲和宇田光璃接过风之后,又和那两名《朝日新闻》的记者谈话,晚上睡得有些晚,第二天早上有些赖床,加上路上又出了一点点小小的意外,这到的就晚了些。等他来到门前的时候,恰好是听到孙立说罗定他们要是不同意的话,池田唯俊就长跪不起。

????这简直是耍赖皮吗!仅此一点,方明远对于池田唯俊就更加地厌恶。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半点诚意,只不过是迫不得已而已!

????方明远早就想到了,自己既然告诉了马永福,已经有日本记者抵达奉元,那么池田唯俊很快就会得知这个消息,只要他还有几分人脑子,就会服软。但是他却没有想到,池田唯俊居然会无耻地用下跪来逼迫罗家。

????经历过了前世的方明远很清楚,许多在华夏人眼中被看作是严重有损自己尊严的事情,在日本人看来却没有什么,其中两个典型的现象——下跪和打耳光。

????首先说下跪。在日本,无论是家庭还是公司,下跪赔礼道歉这种事并不罕见,哪怕仅仅是做错一点小事情,比如说迟到之类的,竟然都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下跪,许多华夏人因此而认为日本人的道歉十分有诚意,这种想法显然是出现了一些偏差。因为在日本,很多场合,日本人是并不准备椅子的,而是席地而坐,而有一种坐法,就与我们眼中的跪礼十分地相近。而这一点,要是追溯起渊源来,则要上溯到华夏的古代。汉唐时期,胡椅胡凳还未流传开来,华夏的绝大多数人也是这样席地而坐的。但是在华夏,随着礼仪风俗的变化,跪拜成为了一种大礼。否则后来也不会有那句话——男儿膝下有黄金了。建国后,更是废除了跪礼。所以在如今的华夏人眼中,下跪是一件极其丢面子的事情,当然了,要是这样道歉或者说表示感谢,在国人的心目中也是极其有诚意的。

????正是因为在正常情况下,一个华夏人一辈子也不见得有几次下跪,所以跪拜赔罪才代表了诚意,但是对于日本人来说,这种事就如同家常便饭,隔三差五地就来一回,这根本就不代表诚意!

????至于打耳光,在日本的公司企业中,也并不罕见,上司对下司,前辈对晚辈,都可以。而且方明远前世里还听说过,在日本有这样一个人,只要是被他搧过巴掌,自己的愿望就一定会实现。日本演艺圈的许多明星大腕都主动找他搧巴掌。而他每次搧耳光都很认真,都着着实实搧在脸上。在日本人看来,被搧巴掌就要比在华夏被人敲了一下脑袋什么的,也没有什么太大不了。而且可能在那些人看来,与暂时的面子相比,今后的运气更重要。

????可是,在华夏,打一个人耳光可是对尊严的极大侮辱。众所周知,华夏人很重视面子,否则也就不会有那句老话——人活脸、树活皮了。而“面子”在很多时候就直接体现在了脸上。这么宝贵的东西,当然不能让人随便搧了,否则就是极为不给面子了。追根究底,这只不过是两国文化传统上的差异。

????这就好比在欧美国家,天体营和**海滩并不罕有,人们见到了这一幕,也是习以为常,没什么可值得大惊小怪的。但是以华夏的标准来说,那绝对是伤风败俗的行为,是要大批特批的。这也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但是你说欧美人是伤风败俗,那就有些过份了,因为这也是人家的老传统,可以一直上溯到古希腊和古罗马时代。

????再比如说,猪肉的问题,有的国家人或者说有的民族不吃猪肉,那是因为人家的信仰里认为猪肉不洁,你自己这样认为没关系,但是你不能说吃猪肉的民族就是不洁的吧?所以,方明远对于前世里日本人和高丽棒子的那些下跪道歉一向不感冒,那不过是他们日常生活中的普遍性礼节罢了。

????很多华夏人对此却是看得很重,在方明远看来,这就好比拿明清对待女性的标准来衡量唐朝女性一样可笑!他记得在前世里,还曾经有过一个笑话,有某位“叫兽”抨击朱自清先生的《背影》,说里面的父亲不遵守铁路交通规则,乱穿铁路。朱自清先生的《背影》到底写自哪一年,而文章中的背景又是哪一年,方明远都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绝不是建国后——因为方明远记得很清楚,朱自清先生应当是在一九四八年逝世。

????民国时期的小站铁路,恐怕一天也没有十几列火车通行,而且别说那个时期了,就是九十年代的秦西省,也有很多铁路小站并不具备穿过铁道的天桥或者地道。真不知道那位“叫兽”先生打算让当时的人怎么样穿过铁道,总不能直接飞过去吧?

????池田唯俊和孙立两人此时恨得牙根都直痒痒,恨不能咬方明远几口,他要是再晚来了十分钟,罗家在调解书上签了字,那该多好!可是他怎么不早不晚的,恰恰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