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一击致命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一击致命

????只是他们还没来得及说话,调解室的门口又出现了宇田伸和宇田光璃,以及约瑟夫、阿加纱四人。

????“唉……这里是调解室,不相干的人员不得进来!”那个调解员连声地叫道。

????“不相干人员?我们和这件事都有关!”方明远没好气地道,幸好自己来得快,否则罗定二人一个心志不坚定,在调解书上签了字,他后面的计划就又得变了。

????“方同志!你来了!”罗定二人看到方明远,这才如释重负地叫道。刚才的那一幕,对于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那个调解员看到有金发白肤的约瑟夫二人,不敢再多说什么,走出门找人去了。他一个小小的科员,若不是院里人谁都不想参和到这事里来,哪轮得到他来负责调解。如今又出来两个外国人,他这小小的肩膀可是承担不起。

????“池田唯俊,起来吧,现在不是过年,跪着也没有人给你压岁钱!”方明远坐到了罗定二人方才的座位上,看着已经惊呆了的池田唯俊冷冷地道。这个人渣,见风转舵的本事倒是不小啊,居然还想到了这一手。用下跪来博取罗家的同情心,要是罗家人以已心度他心,就被这个日本鬼子给骗了!这日本鬼子果然是狡猾狡猾的。

????由于约瑟夫和阿加纱出现,池田唯俊此时心中大乱,他几乎立即就想到了孙立之前所说的那番话,看来这就是那两个恰逢其事的英国人了,他们怎么也来了?

????看到方明远他们的到来,池田唯俊二人也明白,这感情攻势算是泡汤了,在孙立的搀扶下,池田唯俊也站了起来。

????“方先生,池田唯俊先生已经向罗家正式赔礼道歉,并且同意赔偿罗家的损失,并且附带五万元的精神赔偿!我相信,以我国的国情来说,池田唯俊先生已经表达出了足够的诚意了,您为什么还要死缠着此事不放!”孙立的口气此时比起在警察局时也软化了很多。

????“五万元的精神赔偿?”这倒是方明远不知晓的,他不由得回头看了罗家二人一眼。此话要是当真的话,为了了结此事,这个池田唯俊也算是大手笔啊!

????罗定点了点头道:“他们是这样说的,但是我们还没有表示同意。”

????“罗先生,王先生,这件事情能不能交给我来处理?”方明远淡淡地道。五万元的精神赔偿,在这个时候,也是笔巨款了,他不敢保证,罗家还能够坚定信心。虽然说,这笔钱,他同样能够出得起,但是那样一来,这个案件就完全地变了味,成了自己和池田唯俊赌气地结果。

????王标微微地迟疑了一下,罗定却是立即答道:“行,我信得过你!”王标还要再说什么,却被罗定扯了一把。

????罗定心里很清楚,那五万元虽好,却是因为方明远,池田唯俊才会说给的。没见着他在警察局里那副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样子吗?当时除了那区区的几百元赔偿之外,他可是什么都不给,就连说声对不起都不乐意。这人不能忘本!更何况,虽然说他们至今也不知道方明远的真正身份,但是出门就有小车司机的主,那也不是他们这些普通劳动者能够得罪地起的。为了池田唯俊而得罪了方明远,那可是不智。

????此时,那个调解员又带回了两个法院中人,经介绍,一个是法院的办公室主任姓张名望,另一个则是位姓李的副院长。

????张望看了看大马金刀坐在那里的方明远,又看了看面有惊色的池田唯俊二人,这心里别说多头痛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也知道,这两方他可是都不想得罪,好在他现在不是院里在场职位最高的一个。“李院长,当然是您来主持这一次的调解。”

????李副院长这也是赶鸭子上架,无可奈何,毕竟受人所托,也逃避不得,只能坐了上去道:“现在开始调解,方同志,你这边与本案无关的人员是不是可以先退出去?”此时方明远这边的人,已经是越来越多,除了宇田仲他们四人外,又进来两个中年男子,还有于蕊?

????“于姐,你怎么来了?”方明远也有些诧异,不是说市里不让媒体报导此事吗?

????“这么好的消息,怎么能不来?”于蕊俏脸笑得和一朵花似的道,“李院长,我是《秦西日报》的记者,这次交通肇事逃逸案件,我们已经关注很久了。如果说当事人双方没有提出来秘密调解的要求的话,我们有权旁听。”

????李院长把余下的话又咽了下去,《秦西日报》那是省里的大报,影响力巨大,于蕊说得又在理,他不过是个区法院的副院长,强行把人赶出去的后果,他也得多思量思量。在华夏,就是这样,越是大城市里,这些官员们倒是顾忌越多,反倒是那些小县城、或者乡镇里,那些官员们才是肆无忌惮,如同土皇帝一般。

????“那么这几位呢?”他指了指宇田仲他们。

????“我们……当时……送妇女去的医院!我们……要知道……知道结果!”约瑟夫一脸地理直气壮道,只是这磕磕巴巴的言语,令他少了几分气势。

????李副院长一听,得,这是当时见义勇为的外国人,更是两家欧洲公司驻京城办事处的成员,也惹不起,又将目光转向了那两个中年男子。

????“我们是日本《朝日新闻》驻华夏京城分社的记者,得知我国人在贵市交通肇事逃逸,深感惭愧,所以特意前来采访事件的进展。这是我们的证件。”说着,两人亮出了自己的护照和记者证,李副院长接过来仔细地看了看,果然是这样,上面还有京城相关部门的印章。虽然说《朝日新闻》在日本究竟是家什么样的媒体,他并不清楚,但是能够在京城有分社,想来也不会是一般的媒体。这是两位日本记者,得,这也是惹不起的!而且人家日本记者采访本国人,自己有什么权利禁止?

????池田唯俊和孙立的脸色都绿了,他们也没有想到,不但秦西省境内的媒体出现在了这里,居然《朝日新闻》的记者也这样光明正大地来采访,这不是**裸地打脸吗?

????李副院长他又将目光转向了宇田仲和宇田光璃,这么漂亮的女人还真是少见,而且看两人的衣着打扮和气质,显然是成功人士,他就更不敢怠慢,客气地问道:“那么您两位是?”

????宇田仲淡淡地一笑以日语说了几句话,听得李副院长满头的雾水,但是他经过那么多年的抗日战争影片教育,还能听得出来,对方说得是日语,而且他的眼角余光也注意到,如果说刚才池田唯俊二人是脸色发绿,那么在眼前的这个中年人开口后,池田唯俊二人就是脸色发黑,如果说不是坐在椅子上,也许就瘫软到了地上。李副院长这心里更是一颤,方明远这都带来的什么人啊?

????宇田光璃清了清嗓子,以清脆的声音道:“我伯父说,他受到常盘商事株式会社社长永川三郎的委托,前来探望和慰问交通事故中的受害者家属,并且对于本会社驻华夏奉元市的商务代表池田唯俊,在这一交通事故中的表现深表遗憾。常盘商事株式会社社长永川三郎先生委托我转告贵国的官员,请秉公处理这一事件,并且希望贵我双方不要因为这一不愉快事件而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

????“你胡说!常盘商事株式会社中的中高层干部我都认识,你是什么人?”池田唯俊强撑着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声嘶力竭地叫道,“为什么我并没有收到社长的消息。”

????宇田光璃面带几分怜悯地从衣服里取出了两张纸,先递给李副院长看了看,“这是常盘商事株式会社社长永川三郎先生的授权委托书传真件,两国文字各一份。”

????李副院长日文的那一份是看不懂,但是中文的那一份却是看得分明,正如宇田光璃方才所说的那样,是常盘商事株式会社社长永川三郎的授权委托。“那么说,您就是常盘商事株式会社社长永川三郎授权委托人宇田仲先生了?”

????宇田仲随手拿出了护照,递给了李副院长。李副院长翻了翻,确认与授权委托书上的人名完全一致。

????宇田光璃又将授权委托书递给了池田唯俊,冷笑道:“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是不是永川三郎先生的授权委托书!”这个蠢材,狂妄自大也要找个合适的对像,当初老老实实的赔礼道歉,不就什么事都没了,非要和方明远摆这个谱,你不是自取其辱吗!以方明远在日本的影响力,就是没有宇田仲的帮助,常盘商事株式会社社长永川三郎也是别无选择。真是给日本人丢脸!

????池田唯俊颤抖着双手接过了授权委托书,上面熟悉的公司和社长的印章,击碎了他最后的一丝侥幸心理!

????“扑通!”池田唯俊瘫坐到了椅子上,两眼发直,再也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