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四十八章 初见元淼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四十八章 初见元淼

????省委程书记,当然指着是秦西省的最高领导省委书记程得安了,虽然方明远记不清什么时候国家的那些高级官员的行政用车统统换成了奥迪,但是应当不是在近期。那么如今的华夏境内,除去了奥迪,能够成为政府用车的“国产”车也就余下了桑塔纳,最多是高级一些罢了。而且职位到了程得安那个地步的官员,反而不会出行乘坐什么宝马、奔驰一类的豪车。

????“这个……”周二少几人立时脸色微变,四人虽然狂傲,但是也明白,这话可是接不得,要是落到了程书记的耳朵里,就是程书记不怪罪下来,家里人也得打死自己。一省的最高领导啊,除非你不打算在秦西省混了,这还得有一定的背景实力,否则在华夏境内,都不会有好日子过。想要收拾他们以讨好这位封疆大吏的人如过河之鲫!

????方明远心中微叹,华夏人的官本位思想实在是根深蒂固,这些官员们也掌握了太多太多的权力,连批评他们都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否则前世里,又怎么会有哪么多的跨市追捕甚至于跨省追捕。自己也是不能免俗啊,要想压倒他们的嚣张气焰,还是这样最省力省心。

????“如果说哪位国家领导人微服私访,坐得马车,到了这长安会馆前,那是不是对你们的侮辱了?”方明远继续追问道。

????“哪有国家领导人坐马车的?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站在他旁边的年轻女子尖声地道,“你这纯粹是在胡搅蛮缠!”

????“英国女皇出行,常常会乘坐马车!难道说,在这位小姐的眼中,英国女皇不算是国家领导人了?”方明远冷笑道,“再说了,抗日战争时,别说马车了,就是驴车、马车,主席他们就没坐过?还是说你认为开国主席他们也不算国家领导人?”对付这种眼高于顶,蛮不讲理的主,和他们讲道理,那纯粹是自找没趣,这种紧抓一点扣大帽子、转移中心问题的手段,却是方明远在前世网络中见得最多的。用来收拾他们再合适不过了。

????周二少四人如今是瞠目结舌,这怎么七扯八扯地连英国女皇和开国主席都扯了进来,英国女皇还则罢了,但是开国主席他们几个可是不敢乱说,那可是比招惹了程得安还要可怕的。

????“方少说得好啊!”从长安会馆的大门里传来了一阵掌声,接着元淼带着两个男子大步地走了出来,“不用说主席他们了,就是这长安会馆的主人,要是哪天骑个自行车回来,周二少你们四人是不是要上去质问她为什么要给你们丢脸,还要打她个不能自理?”

????“元淼,这里没有你的事!”周二少气得眼睛都红了,这长安会馆的主人,那可是华夏军方的实力派人物后裔,自己几个人巴结都来不及,还敢打她个不能自理?那不是寿星公上吊——找死吗?

????“周二少这话就奇怪了,方少是我请来的客人,你在这大门口无缘无故地难为他,我岂能袖手旁观?”元淼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道。只是这笑容,落在周二少他们的眼里,却是说不出的可厌!

????周二少原名叫周宙,他有个大他三岁的哥哥叫周宇,所以认识他的人一般都叫他周二少,他的家族虽然在华夏的政坛上不值得一提,但是在这秦西省的一亩三分地上,还是有着很大的影响力的。这也就造成了他的狂傲。今天和方明远起冲突,其实主要倒不是针对方明远,虽然他看着方明远的那两辆破车心里就撇嘴,更确切地说,方明远是受了元淼的池鱼之殃。周宙和元淼不对付这在奉元的小圈子里并不是什么秘密,只不过方明远一直都游离于这个小圈子之外,所以并不知道。

????元淼此时心里简直都乐开了花了,想不到自己的这一次邀请,还能够得到这样的副收益——方明远那是什么人,虽然说在奉元的根基也许没有周家和自己强,但是却有着来自中央的援手,元淼通过诸多的调查确定,方明远在苏浣东的面前,那甚至于比苏浣东的几个孙子孙女还要吃香,还要受宠,苏浣东的手是不容易伸到奉元来,但是那也得看是针对谁。

????像他这样靠公路“运输”发家的人,自然是不怕苏家卡他的脖子,但是周家却是和铁路有着密切关系的,没有了铁路,他们的公司业务就要大打折扣!甚至于要陷入瘫痪。而这对于苏浣东来说,却不过是举手之劳。奉元铁路局的大佬,难不成还敢和铁道部部长别别腕子不成?自己碍于他背后的家族势力,不好下手收拾他,但是他这样无缘无故地去招惹方明远,名正言顺的苏老爷子的影响力那也不是吃素的!

????当然了,这些东西他是不告诉方明远的,而且他还暗暗地警告自己,即便是推波助澜也要把握好分寸,方明远小小年纪就能闯下这样一片基业来,那也绝非一般人,要是让他察觉到了自己在从中扇风点火的,反而会起反作用。

????方明远伸出手道:“看来你就是长安商贸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的元总了,承蒙元总的邀请,特地前来赴约。”

????“方少客气了,方少大驾光临,元淼是不胜荣幸。”元淼连忙伸手握住了方明远的手,热情洋溢地道,“里面都已经准备好了,方少请随我来。”几个人根本就无视已经气歪了鼻子的周宙四人,向会馆内走去。

????“真是可恶!”周宙恨恨地跺了跺脚。这元淼还有这个叫什么方少的年轻人简直是在成心地当众扫他的面子!可是他却完全没有想过,面子这东西是大家互相给予的,他方才又何偿给元淼和方明远面子?

????“二少,刚才的那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我看元淼对他还是挺客气地。车子虽然破了点,但是带得人可是不少啊?”旁边的另一人若有所思地问道,“方少?在这奉元或者说秦西省里,有哪一家姓方啊?”

????“天水的市委副书记,奉元军区的二十六师师长,省教育厅的副厅长……”周宙几人很快就数出了七八个,但是盘算来盘算去,不是这年龄不对,就是身份地位不值得元淼这样客客气气。这倒不是他们孤陋寡闻,不知道家乐福超市所有人方家,而是方家人从来不掺和到他们的这个小圈子里。而且如今的方家,真正掌握家乐福超市的几个人,方明远常在京城,方彬跑到了香港,方老爷子很少露面,一般都是归孙照伦打理,而孙照伦和这个小圈子更是不搭边,所以一时想不到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查!我就不信查不出来!他能够带着那么漂亮的秘书,还有保镖,怎么也是个有身份的人了,我就不信咱们查不出来!”周宙恨恨地道。他还很少被人当众说得哑口无言,这一口气他可是忍不下去!只要能查出来,他就不信,凭自己家在秦西省的影响力,他收拾不了方明远!

????“周宙,你那双眼睛就不能老瞄着女人吗?”一直站在他旁边的年轻女子立时不干了,嗔怪道。

????走入会馆大门的元淼等人,坐上了会馆内部提供的类似于高尔夫球场的那种小车,向会馆的东面驶去。

????“方少是第一次来这长安会馆吧?”元淼笑眯眯地道,“真是对不住方少,刚来就遇上这种事,几个害群之马罢了,希望不要因此而打扰了方少的好心情。这个周宙啊,实在是太胡闹了,家里人对他过于宠爱了。”

????“元总这话客气了,我不过是城门失火被波及的那条鱼罢了!”方明远微微一笑道,他也不是傻子,一看就明白,这元淼和周宙不对付,虽然说元淼到目前的做为还谈不上利用自己,但是提前打个预防针也没错,省得元淼再动那个心思。如果说那个周宙还不识趣地往前凑,自己当然也不会当他的垫脚石!这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老祖宗们可是早就有着老话的。

????元淼不动声色地哈哈地一笑道:“方少果然是慧眼如炬啊,我和他确实是有些小摩擦,方少今天可是帮我出了一口恶气啊!不过,恕我交浅言深,方少还是换辆座驾吧,这世间俗话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很多人还是狗眼看人低的,方少这样低调,日后同样的麻烦恐怕也少不了。而且以方少的资产,区区几辆豪车,那还不是手指缝里漏点,就绰绰有余了。”

????对他的这番话,方明远倒是颇为认可,这世间有的时候不是你找事,是事找你。今天这两档子事,就是莫明其妙地找上头来,实在是令人没个好心情。只是他如今常常是两地、甚至于是三地、四地地奔波,对于用车这一块,还真没怎么上心。而且,这两辆桑塔纳,也确实与如今的家乐福超市地位有些不符。“莲姐,回头和小叔联系一下,让他在香港购置两辆好车送进来,一辆给孙叔代步,一辆给公司作为接送客人用车。”

????元淼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表面上看,方明远是从善如流啊,立即就认同了自己的说法,但是实质上,却不给自己拉近双方关系的机会。元淼才不信,这两天时间里,以方家在奉元的影响力,会不知道自己是靠什么发家的?但是方明远却完全没有考虑从自己这里买车,反而要通过香港购车。

????“元总别介意,我家老爷子对……啊啊……很敏感,要是知道我为省钱,而买了不是……啊哈的车,那会火冒三丈的。老爷子年纪大了,我可不敢招惹他老人家生气。”方明远随口道,也算是给元淼一个理由。这孝字当先,是个人都提不出什么不是,元淼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自己可以帮忙购车之类的话。这要是方明远回头非说因为从他这里购车,惹恼了老爷子,自己岂不是主动给他送借口呢。

????林莲和孙照伦两人板着脸,憋着气,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笑了出来,方明远这纯粹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别说买几辆走私车了,就是方明远给天捅个窟窿,方老爷子那也是肯定全力支持孙儿,绝不会有二话。

????“啊,对了,元淼今天约我到这里来,可是让我大开眼界啊,想不到在咱们奉元,还有这样一处美景所在。只是这进来,实在是麻烦了些。”方明远话题一转道。

????元淼哑然失笑道:“这里是私人俱乐部,只针对内部会员开放,不对外营业。不过我想以方少的资产,想要一个会员资格,我想还是不难的,要不要我帮方少申请一个?a级会员费每年五百万元。可以在这会馆里享受一切服务。”

????五百万元!不仅林莲,方明远和孙照伦也是吃了一惊,如果说仅仅从会员费用来说,这个数额并不算高,在欧美,那些面对成功人士的稍好一些的私人俱乐部,一年收个七八十万美元,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对于经济并不发达的秦西省来说,这个费用可就是十分惊人了。要知道,家乐福超市在秦西省境内,一年所花费的广告费用,也不过是这个数目再多一些。这样一家私人俱乐部能够出现在奉元郊区,这背景可是不简单。

????“如果说方少只是想能够进来,并且参加部分的活动,那么一年交纳个五十万元,就可以成为d级会员。不过这d级会员乱七八糟的规定较多,享受的服务也有限,也配不上方少如今的身份啊。”元淼微笑道,少年人吗,总是贪新鲜爱玩的。他就不信方明远会对这个不动心!

????“不知道元总是几级会员?”方明远若有所思地道。

????“我啊,勉勉强强算是个b级的会员,一年要缴纳三百万元啊。”元淼露出了几分肉痛的模样道,“啊呀,这就到了!”

????说着,车子转过一座假山,露出了两栋灯火通明的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