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不愉快的晚餐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不愉快的晚餐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好象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啊~~在梦里……”心情愉悦的吕芳一边开着车,一边轻声地哼唱着。中午她就忍不住到停车场看了看车,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车子虽然只是辆桑塔纳,但是车况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有**成新,车子的油箱里还有大半箱的汽油。吕芳就按纳不住自己的心情,开出去试了试车——两个字“满意”! 心中对于胡处的感谢就又多了几分。

????所以到了下午,吕芳就提前出来,开着车到市财政局接了自己的老公李军。今天是他们夫妻二人第一次“亲密接触”十年纪念日,决定出来吃一顿有格调的晚餐,为此她还把孩子交给了婆婆代管一晚上。

????“芳,记得在公共场所,少唱这种靡靡之音。”虽然吕芳唱得很好听,但是李军还是皱着眉头提醒道。虽然说社会上已经放开了对台湾歌曲的管制,不管怎么说,他们两个都是国家的公务人员,又在自己提升前的考察期内,他不想给任何人以任何可乘之机。要是错过了这次提升的机会,下一次提升又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这仕途上,一步慢,步步慢!容不得有半点闪失差错。

????吕芳白了他一眼,这些天来,为了应付那个考察,李军简直都有些神经质了。“知道了,知道了,我在车里唱一唱都不行啊,难不成他们还在这里安装窃听器不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算了算了,这车哪来的?”李军也知道自己现在实在是有些太敏感了,主动地转换了话题。

????“从同事那里借用的,开着练练手,再不摸摸车,我都怕学得那点全都丢回驾校去。”吕芳不无哀怨地道。

????李军有些头痛地晃了晃脑袋,他在财政局里虽然也是个中层干部,但是想要让局里给自己配车,也不是件容易事,他现在也只是隔三差五地蹭车而已。九零年的时候,华夏大地上,公车问题还没有那么严重,这主要是各地的官员们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大量购买公车。可要是自己买车,一来太惹眼,二来,这笔钱也的确不是小数。

????说话间,车已经来到了位于奉元市东大街的哈斯勒西餐厅,这里是奉元市里少有的几家面对普通国民的西餐厅,除了来吃个新鲜的市民们外,就以年轻夫妻和情侣为多。如果说再遇上个节假日,这里的客人会更多。吕芳将车停到了街旁,拉着李军笑逐颜开地走了进去。

????从街道的另一头,两名交警骑着自行车在车流里慢悠悠地顺着街道而行,目光却不离街道左右停放的车辆。现在正是奉元区的下班高峰期,不少骑车人都以相当不满的目光注视着他们。

????“唉,罗哥,你说这叫什么事!”年轻人哀叹道。这忙了一白天,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时间,却还不能赶紧回家,偏偏得在这街上找什么车,这不是让人蛋疼吗?今天是他女朋友的生日,早在一个月前就商量好两人要在外面庆祝一下,结果这事到临头了,怎么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得了,得了,别埋怨了,这叫领导动动嘴,下面跑断腿!我可是听说了,这事是省厅里的大人物派下来的,惊动了奉元市所有的交警,现在所有不在岗的交警都在干着同一件事,你小子就别埋怨了。你当我是闲得没事干啊,跟你说,我可是答应了今天晚上带女儿去看电影的,这一下子又泡汤了,回去还没准怎么着呢。”罗哥也不禁唉声叹气地道。交警这一行,本来工作就不轻松,下班后还要满世界的找车,谁不心烦。

????“不就是两辆桑塔纳吗,又不是宝马、奔驰那样的好车,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地吗?”年轻人没好气地道。

????“得了得了,我说亮子,你这牢骚怎么没完没了了。别说两辆桑塔纳了,就是市长家丢只猫,让你找你不也得去找吗?有本事你辞职不干了!”罗哥这一路上听他罗里罗嗦的,也是忍无可忍了。

????“吱……”年轻人突然双手一捏闸,自行车立时停了下来。促不及防的罗哥捏闸晚了一些,冲出了几米这才停了下来。

????“我说亮子,这又怎么了?咱们赶紧巡完这条街,没准还能早回去。”罗哥是真有些恼了。

????年轻人的目光却直直地看着马路对面,罗哥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正是一辆普通的桑塔纳轿车,只是他所在的这个角度,看不见车牌。这一路上,他们已经看到了数十辆桑塔纳,毕竟在华夏,这轿车里,不得不承认,桑塔纳是绝对的主流,占据了国内市场的百分之八十,甚至于更多。

????“芳,祝你青春永驻,永远这样年轻漂亮。”李军举起红酒,含情脉脉地道。

????“那岂不是成老妖婆了?”吕芳忍不住笑了起来,“听着真肉麻。”

????“老妖婆怎么了,要是到六十岁,你还像现在这样,叫老妖婆我也认了。”李军失笑道。男人没有不希望自己老婆青春永驻的,那样自己也养眼不是?

????“去去去,人家只会说你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吕芳的脸色立时红了几分。虽然结婚已经多年,但是对于丈夫的调笑,她仍然没有多少抵抗力,一想到自己若是到了六十岁仍然能够像现在这样青春美貌地和丈夫在一起,在他人的眼中那岂不像女儿和父亲在一起一样,立时一股异样的感觉令她浑身都发软。

????“说就说呗,他们那是嫉妒!嫉妒我的艳福!”看到妻子羞红了面颊,李军这心里别说多美了。吕芳当初那也至少是百里挑一的好姑娘,能够落在自己的手里,李军可是得意地很。

????“梆梆梆!”包厢的房门上传来了不紧不慢的几声。

????“进来!”李军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他刚才已经和侍者说过了,余下的甜品之类的,等他叫的时候再送来,就是不想有人打扰自己和妻子的独处,这餐厅的人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房门被推了开来,进来的人却并不是西餐厅的侍者,而是四名警察。

????李军这心里不由得就是咯噔一下,手一颤,将桌上的红酒打翻了。华夏官场上,清正廉洁的官员不是没有,但是屁股上有屎的官员更多,李军虽然没干过什么天怒人愤的事情,但要是说他是一清二白的,估计孔庙门前的石狮子都会笑了。这心里有鬼的人,突然看到四名警察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心里不异样才是奇了怪了。

????倒是吕芳,毕竟是警察系统里的人,一眼就看出了,这四个人都是交警,不过为首的这位,看警衔应当是位支队的副队级。

????吕芳看得不错,来人确实都是交警,为首的是奉元市中心区交警支队的副队长白景丰。白景丰现在心里可是美得简直都要冒泡了。今天整个奉元的交警大队,上至总队,下至各个支队,全都被翻了个底朝天,为的就是查处昨天谁在长安会馆附近扣了两辆桑塔纳,队里凡是脸上带疤和姓胡的警员,都被重点询问过。

????长安会馆,白景丰可是听说过,那是奉元市里大人物私下里聚会的所在,别说像自己这样的小人物了,就是一般机关的头头脑脑都不见得有资格进去。显然这是谁在那里,惹到了哪个大人物了,人家这是回头算帐来了。罗哥两人算是他的嫡系,在哈斯勒西餐厅外发现车之后,就立即向他上报。白景丰也不敢怠慢,闻讯就带着人立即赶了过来。这要是能够捉到肇事者,自己在队里可是就露了脸!没准借此机会,能够到别的区支队当个队长呢。

????“请问外面车号为xxxxxx的那辆桑塔纳是你们的车吗?”白景丰看着手忙脚乱,脸色发青擦拭着桌面红酒的李军,冷冷地问道。

????“我是雁塔区警察分局的吕芳,你们是交警哪个大队的?他是我的丈夫,在市财政局工作。”吕芳站起身来,一边递过去自己的证件,一边问道,“车是我的,有什么事吗?”

????“雁塔区警察分局的吕芳?”听到是同行,又是个美女,男的还是市财政局的公务人员,白景丰这脸色倒是缓和了几分,看了看证件,果然如吕芳所说的那样。

????“这车真的是你个人所有的?”白景丰将证件交还给了吕芳,郑重其事地追问道。

????听锣听声,听话听音,吕芳也是在机关里混迹多年的人了,立时察觉到这其中的重点。“啊,那倒不是,是我从同事那里借来的,怎么着?有什么问题吗?”

????“吕同志,麻烦你将你那个借车的同事名字告诉我,他这一次有大麻烦了!还有,虽然你只是从他那里借的车,但还是得立即和我们到总队走一趟,面对面和省厅杨均义厅长的秘书将这事说清楚。”白景丰同情地看着两人道。

????“现在就去?”吕芳有些为难地道。胡处的死活她并不怎么在意,身为女人,又是一个漂亮成熟的女人,还能察觉不到胡处的那点小心思?再说了,大家不过是普通的同事,又不是什么亲密朋友,借辆车这种小事,还不值当她为胡处说什么好话,通个风报个信的,何况还因此搅了自己和丈夫的情调晚餐!

????只是白景丰的这要求也太煞风景了吧?自己和丈夫这才吃了没几口,还要跑到交警总队去。不但白花冤枉钱,还破坏了夫妻俩之间的情调,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不得不说,女人就是一种感性动物,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没有充分地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

????稳下心来的李军却是抓住了事情的关键——省厅杨均义厅长的秘书!这个交警居然自已都做不了主,还得将自己两人带到总队去,当面和那个秘书解释,这说明什么?他虽然是市财政局的人,但是也知道杨均义是省警察厅的厅长。那可是吕芳在秦西省内警察系统里最大的上司!

????李军立即站起身来,拉着吕芳道:“先去交警总队把事情说清楚吧,回头咱们回来重新吃,就别让这位同志为难了。”钱不是问题,问题是绝不能卷进这件事去,最好还能从中捞取一些好处。要是能够和省警察厅厅长杨均义的秘书结识,走一趟也不亏,也许没准什么时候就有用了。

????白景丰略带几分意外地看了李军一眼,这个男人刚才的慌乱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镇定自若令他看起来倒是多了几分领导的气质。他能够这样主动,对于白景丰来说,自然是件好事,当得知吕芳同是警察系统中人,又不是直接肇事者,白景丰自然也就不愿意太过份,以免伤了同事的和气。“您怎么称呼?我是中心区交警支队的白景丰。”

????李军微微一笑,握住了白景丰的手道:“李军,在市财政局人事科工作。”

????“科长?”白景丰试探着问道,这位看模样看气派不象是底层职员。要是个官的话,结识下来认个朋友也不错。不管怎么说,是握着市里钱袋子的地方吗,有个人能说上话,对自己对队里都不是什么坏事。

????“好眼力!科长,副处级。”李军一竖大拇指道。

????白景丰微微地吸了口凉气,暗中庆幸自己刚才进来时,态度并没有什么过份之处。否则的话,要是这位真的和这事没什么关系的话,日后也许自己就要穿小鞋了。“李科长,小弟多有得罪了,今天晚上您就多担待担待了,这可是杨厅长直接派下来的差事,厅长的秘书在总队那里可是坐镇了一天了,把我们交警大队翻了个底朝天,无论如何也要找出这车来。既然这车不是嫂子的,那最好还是到总队和厅秘说个清楚,这样大家都好是不是?别兄弟报上去了,回头厅长觉得……啊哈,您也明白,是不是这个理?”

????李军心里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到底是什么事啊,居然杨均义的秘书亲自出马坐镇,看来杨均义是真火了!

????“芳,咱们赶紧走,快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