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五十五章 胡处事发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五章 胡处事发

????可怜的胡处,由于上午临时因为一宗刑事案件的取证,带了几名属下,包括昨天夜里在国道边和他一起扣车的那些人,到奉元的郊区县里办事。临走时的他,将原本停在分局院里的车挪到了附近的学校操场里,自然也就不知道自己在国道边为了讨好周宙,为难方明远而使得这个小小的花招,给奉元市的整个交警系统带来了多少的麻烦,整个交警队上上下下所有人,对于这个假冒交警执法的警察败类,已经是恨之入骨,正是因为他的胡作非为,使得整个交警队整整一天的工作,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还影响到了这些交警们的休息。

????尤其是任相庆和皮国林,对于这个他更是恨不能剥了他的皮,煎了他的骨头!这两位差不多一整天,都没有干正事,除了面对李书平那张如同锅底般的黑脸外,就是四处打电话催问结果。这一身警服是湿了干,干了湿,后背都快结上盐碱了。特别是每次当李书平向杨均义汇报后,或者说他接完了杨均义的电话后,两人看着他的那张简直可以和包黑子媲美的黑脸,这汗水更是不由自主地如同小溪般地向下流淌。李书平虽然只是黑着脸,不时地催促任相庆和皮国林几句,但是这个模样,比大声咆哮还令任相庆和皮国林二人心怜胆战——这算后账可是比当时发作更可怕!宰相门前七品官,这厅长的秘书也是不好惹的,要是让李书平记恨上自己两人,那日后这小鞋可就一双双的能令两人哭死。可是两人招谁惹谁了?

????还好,杨均义杨厅长虽然在暴怒之下,但是还保持着清醒的头脑,认为任相庆和皮国林所说的,可能是其他警种的警察冒名执法这个理由也是情理之中,所以并没有对两人有什么苛责,但是厅长的通情达理,可并不意味着这位秘书大人也同样通情达理啊。整整一个白天都没有结果,令有心在杨均义面前表现一下的李书平,这一颗火热的心慢慢地沉到了北冰洋里。虽然杨均义并没有明确地说什么,但是李书平却听得出来,那每一次电话里浓浓的失望之情。

????在这个时候,其实惊动的已经不止是奉元市交警这一个系统了,原本就有所惊闻的奉元市警察局各个分局,这个时候也都被惊动了,大家都在查找一个姓胡的警官和一个疤脸的警察,只不过一时间还没有将此事和胡处联系上而已。此时,就连奉元市警察局局长孙一凡都已经被惊动了。

????“局里也真是的,都这点了,还非要咱们赶回来,也不体谅体谅人!”车里有人嘟囔道。在郊区县里忙忙碌碌了一天,总算是没白跑,有了可喜的收获。原本按照胡处的意思,大家就在下边休息一晚上,等到明天白天再启程返回市里。毕竟这晚上行车不安全,大家忙了一天,也有些累了。当然了,说不出口的原因也有——这市分局的警察到了下面县里,哪还不是好吃好喝好招待,大家可以打打秋风,吃顿白食,再捞点烟。可是没有想到,局里的回答居然是必须赶回市里来,回来的晚都没有关系,但是必须所有人都回来!

????这一路上,他们可是开得小心翼翼、提心吊胆地,虽然说奉元地处平原,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山区,九零年的时候,这公路也并不像后来那样齐整,有些地方还是土路,坑坑洼洼的。一行人坐得又是面包车,时间长了,就难免有些腰酸背痛的。自然大家伙也就牢骚满腹了。

????“行了,唠叨有什么用?局长亲自发话了,谁还敢不回来?胡队长就已经不错了,好歹让大家在底下还吃了个肚圆才上路,不然路上啃干馍就咸菜,你不也得撑着。行了行了,都少说几句吧。”有人劝慰道。

????胡处坐在副驾驶座上,倚重着椅背,看起来似乎有些昏昏欲睡的模样,其实他却是在怀念那辆桑塔纳,要是能够开那车下郊区县就好了,可比这面包车舒坦多了。

????车子拐了一个弯,眼看着雁塔区警察分局就要到了,众人这才打起了几分精神。纷纷琢磨着是在局里凑合一夜啊,还是这钟点再赶回家去。

????“同志们,今天大家都很劳累了,又连夜赶了回来,如果说没有什么通知的话,大家明天早上可以晚来一个小时,在家里多歇歇,保证明天有个好精神!”胡处大声地道,这点小小的权限他这个副队长还是有的。

????“那太好了!我还是回家睡去喽!”有人欢呼道。

????“还是胡队体谅我们这些基层的小兵啊!”众人笑逐颜开,纷纷马屁之。胡处自然是含笑一一笑纳,虽然说华夏的官场上,长官的意志是格外地重要,但是这好人缘,有时候也能够起来意想不到的作用。没有强硬后台的胡处,一直以来,还是很注意与自己的队员们打成一片的。有了底下人的呼声,再有上面人为自己说几句好话,自己的提升就将是板上钉钉的结果。只可惜,胡处的好心情只维持到了分局的门前!

????当他们的车子停在了分局的门口时,从分局里走出两人来,一看到胡处,就迫不及待地告诉他,局长正在办公室里等着他呢。

????胡处看了看表,已是晚上接近九时,到了这个时候,局长早就下班了,怎么今天直到此时还留在局里?不知道为什么,一种不祥的预感隐约地占据了他的心头,连忙轻声地问道:“局长有什么事,这么急的把我叫了回来?”

????两人摇了摇头道:“胡队,局长找您有事,我们哪敢多嘴问为什么?”

????胡处看不能从两人的口中问出什么,也不敢在门口多做耽搁,连忙快步地向楼上的局长办公室走去。

????这两名警察看着胡处的背影,无声地微微叹息,这才又对其余人等道:“你们还不能解散,先去办公室等着,一会儿局长要来慰问诸位。”

????原本就要解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这些警察们,虽然有些诧异局长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还要来搞什么慰问,但是既然局长发话了,就是再急着回家,也只能乖乖地先回办公室里等着了。

????胡处一进局长办公室,就被办公室里的情况吓了一跳。只见局长的座位上,厅长杨均义正黑着脸端然稳坐,侧面的沙发上,奉元市警察局局长孙一凡脸色铁青地坐在那里,分局局长严阵陪笑着拿了把椅子坐到了另一边。办公室里是烟雾弥漫,也不知道这几位究竟抽了多少烟,令他这个老烟枪一进门,居然也有了呛的感觉。

????他也是十来年的老警察,对于省里市里的这几位主要警察系统里的领导,又怎么可能不认识,所以一看到杨均义和孙一凡,胡处这心里立时多了几分惊慌失措,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会惊动了这两位市里和省里的大佬?而且看这架式,似乎是……针对着自己而来的?胡处有些不敢相信。

????“胡处,你总算是回来了!”杨均义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平淡无常,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一位越是恼怒的时候,倒是越镇静,就如同一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大规模喷发的火山一般。一件小事,整整地折腾了一天,最后才好不容易有了结果,等待了一天的杨均义,这火气可不是一般的大。

????胡处只觉得自己手足酸软,若不是心中还抱有一丝希望——这不过是一个误会,他早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在场的三位,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可是都充满了不善。他结结巴巴地道:“杨……杨厅长,孙……局长,严局,您……您们这是?”

????“啪!”孙一凡拍案而起,大吼道:“胡处,到现在你还想狡辩吗?我们可是在这里等了你一晚上了!”此时孙一凡的心里也是怒火熊熊燃烧。

????下午,当他得知了市局里的异动后,立即打电话给杨均义,虽然婉转,但是却明确地对杨均义插手市局工作的不满——虽然说杨均义做为省厅厅长,有权力指挥奉元市的警务工作,但是那也得遵循一定的规则,不能肆无忌惮地胡乱伸手。尤其是孙一凡做为省会城市警察局局长,在秦西省的警察系统中,也是有着相当高的地位和巨大影响力,可以说是杨均义最有力的接班人之一。所以孙一凡当时很不满,就算杨均义比自己高一级吧,那也应当先通知自己一声,这才符合官场的潜规则。

????只是他电话里没说两句,就被杨均义劈头盖脸地数落了一番,在搞清楚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之后,孙一凡也不由得出了一身地冷汗!

????家乐福超市在省里的地位,对于他这个省会城市的警察局局长来说,自然是一清二楚,而方明远在家乐福超市中的地位,他也是知道的。尤其是在如今的这个敏感时期,家乐福超市可谓是给省里市里争了光,添了彩的时候,却爆发出了这样的警界丑闻,其后果可想而知。

????特别是,方明远这两年来,在奉元市辖区里接二连三地出事,先有离山派出所碰瓷事件,后有机场分局偏袒黎铭事件,如今又闹出了刑警假冒交警扣车事件,这一连串的事件,无疑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尤其是,身为警察,却一再发生对大力支持警务工作热心方家执法犯法的事件,这更是令人感到极其难堪。前两次的事件,由于市里的运作,还有方家没有为难,都压了下去,但是谁都明白,可一可二不能再三,再好脾气的人也禁不住他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

????如果说方家这一次被真的激怒了,那么后果会是什么?会不会对警察系统的遗属们彻底地关闭招工的大门?会不会将这三件事一口气全捅了出去?会不会向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们投诉?甚至于,会不会将此事捅到京城中去?

????这一连串的疑问,令孙一凡当时就心焦如焚,虽然说这些事都是下面分局惹出来的,但是做为奉元市警察系统的最高官员,他绝对是难辞其疚!对此要付主要责任的,至不济也要问他个管理不善的失职!若是家乐福超市因此而关闭了面向警察系统遗属们的招工,那自己就肯定会成为千夫所指,万众唾骂的对象!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们,又会怎么看待自己?会不会认为自己是条喂不熟,忘恩负义的白眼狼?这对于还想再高升一步的孙一凡来说,无疑是个绝对不能接受的结果。所以孙一凡在得知已经找到了线索后,立即就赶到了雁塔区分局来。如今看到了这个罪魁祸首,孙一凡心里这火气就不打一处来!

????胡处浑身不由得为之一颤,双腿一软,险些跪了下来。这到底出了什么事啊?自己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错事,居然能够让省厅厅长和市局局长两人如此的暴怒?

????胡处绞尽脑汁地回想,却想不出自己所做过的那些私事里,会有哪一件会令这两位大佬亲自出马问罪。他自认为虽然自己并不是一清二白的廉正楷模,但是所作所为也没有什么格外过份的。

????“严阵,去把吕芳给我叫来!”他的这副模样,却令孙一凡误以为是死不悔改,这心里就更是火苗子蹭蹭地向上窜。

????“吕芳?难道说是那哪两辆车?”胡处不由得脱口而出道。能和吕芳扯得上边的,除了自己借出去的那辆桑塔纳,再不可能有别的了。

????“原来胡队长你知道啊!”杨均义怒极反笑道。只是他如今的笑容,在胡处的眼里,却仿佛阎王驾前催命的牛头马面一般,令他不寒而栗。

????“厅长,局长,你们听我说啊……”局长办公室里传来了胡处带着哭音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