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五十六章 奢侈有时候也是身份的象征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五十六章 奢侈有时候也是身份的象征

????胡处栽了!而且栽得很狠!

????因为警察系统接二连三在方明远这里出事,而令杨均义杨大厅长感到脸面无光,也令奉元市警察局局长孙一凡倍感危机——他可不像杨均义,和方家也算是有了深厚的交情,否则方明远一旦有事,怎么会直截了当地就找到了杨均义的头上?

????杨均义虽然是脸面无光,但是方家肯定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会打压杨均义,毕竟双方间的关系不错,而且他是省厅厅长,并不直接管辖奉元市区,很多事务也必须要通过奉元市警察局来执行,所以方家的不满肯定更多地会指向孙一凡自己。所以为了弥补自己的这一过失,孙一凡不用杨均义的言语敲打,也会主动地跳出来,想办法将自己从这一事件中摘出来。

????在孙一凡爆怒的质问下,被两大领导滔天怒火惊得失魂落魄的胡处,如同竹筒倒豆子般,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彻头彻尾地招供了出来。

????“你这个混帐!”孙一凡气得一脚将胡处踹翻在地。胡处所说的这些,在警察系统里,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也不是秦西省所独有的,杨均义和孙一凡也都明白。当前基层的一个突出问题,即警力被过度使用甚至滥用。一些地方政府违法行政和个别领导干部对司法权力的滥用,致使公安、司法机关沦为权贵的“家丁”、维护私利的“打手”和压制群众意见的“噤声器”。这其中,既有法制不健全的因素,也有执法不严格的因素,更有整个社会环境因素。

????华夏的官员升迁大权,皆在上级领导的手中,领导看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领导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

????这样一来,那些清正不阿,有能力却不会媚上的警员,自然也很难得到提升。所以面对那些自身不正的领导的压力,警察也很无奈,

????孙一凡心中这个气啊,但是还无法说出口来——做这种事也得有个分寸不是,你不能为了巴结领导,而得罪更有来头的人物,是不是?为了巴结个周院长,却得罪了方家,这笔买卖怎么算都不值当啊!而且他居然还耍小聪明,将事情栽赃给了交警,结果搅得整个奉元市的交警系统乱成了一锅粥!

????雁塔区分局局长严阵将已经软倒在地的胡处带了出去,余下来的事情,自然是不用两位大领导烦心了,他这个也间接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分局局长,自然也要努力自救了。

????“杨厅长,两辆车的钥匙我已经让他交了出来,您看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到方家去向人家赔个礼道个歉?”孙一凡低声下气地陪笑道。形势逼得他不得不向杨均义低头。

????“赔礼道歉?算上这一次,我已经是第三次了!孙局长,俗话说,可一可二不可三,你辖下的警员们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生事,我的这张老脸可是早就被你们丢尽了!我杨均义这个厅长不是专门负责给你们奉元市警察局擦屁股的!”杨均义阴沉着脸,冷若冰霜地道。早就看孙一凡不顺眼的他,在前两次事件中,就想给孙一凡点教训,只不过在领导的过问下,板子是高高地举起,却是轻轻地下落,能只是不痛不痒地对孙一凡给予了几句批评,结果就是孙一凡仍然我行我素。这一次,杨均义决定无论如何也必须要有个结果。

????孙一凡脸面发烫,他也算是秦西省里警察系统的高级官员了,被人这样直截了当地训斥,这心里就别提多恼怒了,可是对于杨均义的不给面子,他却说不出半个不是来。这固然有他还需要杨均义为自己说好话的原因,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这些属下们,也确实太有眼无珠了!怎么老和方家过意不去。

????“如果说方明远真的犯了法,那也罢了,好歹咱们秦西省警察还能落个公正执法的好名声;可是如今人家会怎么看?群众们会怎么看?领导们又会怎么看?他们只会说咱们是忘恩负义!”既然开了头,杨均义也不和他客气,继续怒斥道,“孙局长,你打算如何处理此事?”

????“当然是严肃处理,先停了胡处的职,然后对他进行全面的调查,如果说有徇私枉法的行为,就依法严办!”孙一凡咬着牙道,他不信胡处会是一清二白的,捅了这么大的娄子,就是不能将他送到监狱里呆两年,也得把他踢出警察行列去。就是为了杀鸡给猴看,也得这么做!孙一凡已经经受不起再出现一次类似的事件了。否则就是这一次保住了自己的职位,下一次也肯定会被调到闲职上去。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们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没完没了地发生的。

????如今的方家,已经成为了秦西省和奉元市经济增长的重要一点,无论是家乐福超市,还是方家饭馆,还有平川县的小商品批发中心,如今都已经成为了同类企业中的翘楚,为秦西省和当地的经济发展缴纳着巨额的税收。仅仅凭这一点,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们就绝不会允许,因为警察系统内的败类,而得罪方家的事情发生。别说胡处并不是他的亲信,就算是他的嫡系亲信,到了这个时候,孙一凡他也只能是弃卒保车了。

????“哼!”杨均义不置可否地直视着孙一凡。他想听的不是这个,这些都是废话,难不成孙一凡还想保住那个祸害不成?他要的是孙一凡的靠拢和效忠!

????如果说此时有市民偶然路过雁塔区警察分局,就会惊讶地发现,已是夜里十一时的这里,居然还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这种情形,一般情况下,只有在辖区内发生了什么大案要案,或者说有哪位高层领导一时心血来潮前来视察才可能会出现的,可是这些市民们就是再关注时事,也不会明白,这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虽然说分局里,几乎百分之百的人下班后都留了下来,即便是走了的,也都被要好的同事叫了回来——省厅厅长和市局局长一齐在这里坐镇,天知道一会儿会发生什么事,万一需要问到某些人某些事,要是自己不在,回头被人在领导面前下点眼药水,那岂不是一世的前程都毁于一旦?

????接着胡处被严阵从局长办公室里架了出来,看他那垂头丧气的模样,大家就知道胡处这一次算是完了,居然能惊动了杨均义和孙一凡,他的仕途从此可以终结了。而接下来,疤脸等人也被一一叫出来带走,更是令整个局里的人都为之心惊胆颤。谁都不知道这一次到底是因为什么,更不知道都涉及到了谁。因此,所有人的心情都忐忑不安。只有吕芳心中有数,但是在杨均义和孙一凡做出决定前,她就是长三个胆子,也绝不敢开口对此说半个字。

????“一凡啊,以后好好地约束一下你的属下们,就算某些事如同四害般难以清除,那也得在可容忍的范围内!那两辆车家乐福超市都已经买了几年了,要是你上点心,底下这些人还能记不住车号吗?非要看到豪车、跑车,这些人才知道不能惹啊?这世间固然有些人喜欢高调行事,但是也有人就喜欢低调做人,过去的封疆大吏们还有人玩什么微服私访呢,到时候闯了祸,他们固然没有好下场,你这个当领导也得跟着吃挂落。”杨均义此时的语气已经和缓了下来。孙一凡终究还是顶不住可能面临的压力,向杨均义服了软。

????他既然服了软,杨均义也就见好就收,毕竟孙一凡身为奉元市警察局局长,在秦西省的警察系统里也是有着很可观的影响力,逼得他狗急跳墙,对于杨均义来说,也并不是什么美事。而且两人之间也并没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不过是孙一凡桀骜不逊些,对杨均义有些阳奉阴违而已。孙一凡的服软,无疑会令杨均义在省警察厅的地位得到进一步的巩固。

????孙一凡苦涩地点了点头,心中暗骂方明远,这麻子不是麻子,分明是坑人啊!胡处他们“执法”的时候,只要他们中有一人说出,自己是家乐福超市的方家中人,就是给胡处八个胆子,他也不敢捏造事实强行将车扣下来啊!可是从胡处刚才的供述中,显然对方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只是杨均义说得也没有错,像记领导们车号这种事,在警察中也并不是什么希罕事,如今的方家也当得起这样的待遇了,自己怎么就没有强行推行下去,要这些家伙们把招子擦得更亮一些!“厅长您说得是,我回头就让他们将和方家有关的车号全部都记下来,还有方家和家乐福超市主要高级管理人员的照片全发给全系统警务人员牢记。可是我担心方少一向行事低调,这样做会不会也引得他感到不快?”

????杨均义皱了皱眉,孙一凡说的这一点倒是他忽略了,方明远确实一直行事低调,总是喜欢隐匿在幕后。否则以他在方家的地位和影响力,早就成为了媒体们追逐的对象了。可是方明远却偏偏不声不响地,还混迹于中学学校里。他肯定是不喜欢自己的身份人尽皆知的。

????“而且厅长您也是知道的。这十指伸出来还不是一边齐呢,整个奉元市里警察系统的人员算起来得数以千计,我就是再小心谨慎,也架不住就有那不开眼的啊?”孙一凡无奈地道,“以方少如今的财力,别说宝马、奔驰这样的名车了,就是开辆跑车上路,还有谁能说他不成?您说这市里这么多的车,轿车又差不多都是桑塔纳,想要分出来也不容易啊。”

????杨均义也不禁有些头痛,孙一凡说得也不无道理。华夏的人这么多,一座城市里常常有数百万,甚至于上千万,自然连带着警察也多,特别是像奉元这样的省会城市,省里和市里混杂在一起,警察的数量那真是要数以千计,里面出现些败类,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想要让这些警察们一个个清如水,明如镜,杨均义觉得那还不如要一枪嘣了自己。可是除了名车豪车这种可以让人一目了然,就知道对方不是好惹的手段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方法?

????杨均义突然眼睛一亮,有了主意。

????第二天的中午,在离山脚下的方家宅院里,方明远正与宇田仲和宇田光璃两人聊天,闲谈间提到了此事。

????“哈哈,这种事那还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宇田仲笑得前仰后合地道。真是没有想到,方明远他也会遇到这种不开眼的家伙。其实这种事情,警察沦为权势富家子弟的打手,在日本也是寻常惯见的,只不过更多的时候,他们有更好的选择——黑社会。只是华夏一向标榜自己是公正廉明的社会,是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官员们是人民的公仆,从某种程度上,令很多外国人产生误解。

????但是对于那些了解华夏的人来说,他们会深深地感慨,在华夏当官,那简直就如同进入了天堂。权大,钱多,责任少,稍稍用心一些,手段再隐蔽一些,根本就不会有人察觉,哪像在国外当官,不但有媒体天天盯着,有在野党虎视眈眈,工作稍有闪失,就可能引起选民们的不满。就是当上了国家高官,也不能明目张胆地为自已捞好处。就连一国的总理、总统也是如此,哪像在华夏这样,悠闲自在,居然连个人财产的明细状况都不用上报。

????“方君,我不得不说,你的座驾实在是太次了!与你如今的身份地位根本就不协调!”宇田光璃也好笑地道。

????“嗯,光璃说得不错,方君,你现在的坐驾也罢,宅第也罢,说实话,都与你如今的财力不符。”宇田仲郑重其事地道,“如果说在日本国内,能够拥有你现在这样的社会地位的人,会在东京的东京湾购置地产,而且是那种占地广阔的大宅院。出入不是劳斯莱斯,也会是美国的凯迪拉克。”

????方明远知道,东京的东京湾是世界上几大富人区之一,那里的豪宅与香港的浅水湾豪宅群一样知名。日本的填海造田可以说是闻名于世,而东京湾区作为世界上第一个主要依靠人工规划而缔造的湾区,成为日本人工规划富人区的典范。东京湾富人区建设于20世纪80年代,这里的突出特色是注重生态和可持续发展,营造了国际一流的海湾生态圈。东京湾的景观设计以人为本,人们不仅可以享受东京湾的美景,还可以参与其中。由于东京湾富人区的业主以东京都市区的商界富豪为主,这里的交通、商业、教育等等硬件配套设施都十分优秀,在建筑设计、建筑风格、建设品质和居住文化等方面都引导世界的潮流。

????“方君,其实并不是每一个富人都喜欢炫耀自己的财富,据我所知,日本的很多富人也不愿意。但是你不得不承认,奢侈有时候也是身份的象征。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我要是开一辆面包车前去贵国秦西省省委拜见省委书记,门卫会让我进去吗?”宇田仲继续道。

????方明远摇了摇头,开什么国际玩笑,除非你里面坐着官员,还得是门卫认识的,有一定级别的;要不就你挡风玻璃上贴有省委省政府的通行证,否则那些门卫肯定是拦下没商量的。而且连传话都没有可能。省委书记日理万机,哪有时间来见个普通的司机。

????“但是我要是坐上一辆劳斯莱斯房车,有专职司机开车,前后再带上两辆给随从人员准备的奔驰车,然后前往贵国秦西省省委求见省委书记,门卫虽然还八成会拦我,但是他肯定会通知里面的官员,让能拿主意的人出来见我,至少要了解一下我的身份和目地,对不对?所以说,奢侈在很多时候也就代表着你有身份,有社会地位,那些不开眼的人再想招惹你之前,就会三思。也会为你的社交活动减少很多的麻烦,节省你很多的时间。”宇田仲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道。

????方明远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会儿,不得不说,宇田仲举的例子虽然极端了一些,但是却很说明问题。自方明远重生后一直以来,虽然说方家的家境与前世相比起来了,有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但是在个人享受上,方明远却并没有与时俱进,反而有意地控制自己在奢侈品上的消费。无论是他的穿戴用品,还是车子,房子,可以说都与他的实际财力并不相符。

????当然了,这其中固然有方明远自己的原因,也有方老爷子夫妻的因素,二位老人辛苦了半辈子,一直都过着朴实无华的生活,即便是如今富了起来,两位老人也并没有因此而露出暴发户的模样。正是因为二老如此,所以以方胜为代表的方家二代们,也没好意思过于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倒是方彬,因为前往香港,离开了二老的目光范围,听说,倒是买了一辆宝马代步。

????如今方家,除了离山脚下的这几栋房子外,还真没有什么真正称得上奢侈品的东西。不过就这几栋房子,真要现在算起价值来,恐怕也抵不上宇田仲和宇田光璃两人的这一身行头。宇田仲倒还罢了,主要是手上的表和戒指,宇田光璃可就不同了,头上的头花,耳朵上的耳环,脖子上的项链,手上的手表、手链,哪一件也是价值不菲的精品。在华夏的房地产业没有热得发烫之前,这几栋房子还真换不来这些东西。

????“这样吧,方君,等我们签署了合同后,我回到东京,一定送一辆顶级跑车给方君!”宇田仲笑眯眯地道。这一次前来华夏,他可是大有收获!这几天来,他认真地考察了华夏市场,发现这里的劳动力便宜地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在日本,一般产业工人的月薪,就可以在这里雇佣十个工人干一年,就这样在奉元居然还算是高薪了。而且奉元的电子厂虽然机器都比较落后,但是却并不缺乏有经验的产业工人,这些人只需要经过一段培训,就完全可以胜任未来的工作。

????仅此一项,世嘉株式会社的md生产成本,就要下降三成到四成,再算上两国的税收差异,即便是算上运费,也要比在日本国内生产减少三成成本。有了这三成成本,宇田仲相信,md的未来将是无限光明。他甚至于在盘算,能不能在华夏建立软件培训中心,从华夏人中招收对编程有天赋的人才,将游戏制作中心也迁到华夏沿海地区来,那样的话,游戏制作成本将大幅下降!低得会令日本的同行们欲哭无泪!

????方明远不禁笑了起来道:“宇田先生,如果说你诚心要送的话,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我有一个要求,欧洲车和美国车都没有关系,就是不要送我日本车,可以吗?”

????宇田仲的脸色微微一沉,这话是很不中听啊。

????“相比美国车和欧洲车,贵国的车实在是不够大气。说实话吧,我这人比较怕死,总觉得欧美车要比贵国的人要结实几分,这样的话,一旦发生事故,车内人员的安全性更高。”方明远当然不会直截了当地说,自己对日本车不感冒。

????前世里他曾经看过一篇笑话,是关于日本车和德国车质量的比较,至今记忆犹新。

????日本车和德国车以同样的速度进行撞墙实验,50公里的时候,日本解说员会对驾驶员说:“你看,这是最新科技:发动机下陷技术,保证不会进入驾驶室造成对驾驶员的伤害;这是利用塌缩吸能原理制造的三级吸能结构,确保其通过充分变形来吸碰撞能量以保障驾驶员的安全。”不管他说得多么天花乱坠,总而言之,车辆已经可以列入报废行列。

????而德国的解说员只对驾驶员说了一句话:“看,没什么问题,只需要做轻微的车头修整。”

????下来是时速100公里,撞完之后德国解说员很不好意思地对驾驶员说:“对不起,车速过高,您的车报废了!”

????日本解说员则大声对血流满面昏迷不醒的驾驶员骂道:“活该你死,开这么快,你还敢撞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