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一章 乱成一团的周家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六十一章乱成一团的周家

????对于这个结果,杨均义还能有什么不满意?能够进入一家合资企业,虽然说日本世嘉株式会社只在总股份中占有百分之十的股份,那也是名符其实的合资企业。九零年时候的合资企业,那可是年轻人梦寐以求的好去处。不但收入高,而且说出去这脸上也平添几分光彩。儿子杨昆原本就是这个专业,进入工厂后,虽然不见得很快就成为干部,但是有自己和方明远的这一层关系,只要工作努力,提升起来,肯定比其他人快。

????而且方明远考虑得十分周到,不但安排了自己的儿子进入工厂,还答应给自己一些名额,省厅里这些领导们,哪一个家里没有个三姑六姨七叔九舅的,家里需要安排工作的年青人多了去了,如今的国有企业又不景气,能够进入合资企业,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那么掌握着名额的自己,一旦消息传了出去,肯定会成为厅里人们的目光焦点。这样的安排,对于杨均义进一步加强他在省警察厅里的地位可以说有着十分显着的效果。

????对于方明远,杨均义心里可以说是感激不尽,这些年来,方明远可以说是帮助他的时候多,真正用得着他的时候少,一步步地令他在省警察厅里站稳了脚跟。如今的省警察厅里,虽然不能说杨均义是一言九鼎,但是随着孙一凡的靠拢,也相差无已了。

????杨均义暗下决心,这一次这些名额,他一定要把好关,纵然不能保证给方明远送去的都是人才,但是也绝对不能送去一些混蛋东西,让方明远白养活着。

????胡处及其的党羽被省警察厅拘留,而且未来将被奉元市检察院正式立案的消息,可以说当天就传遍了奉元全市。消息相当灵通的周宙自然也知道了。通过其在警察局里的关系,周宙这才知晓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出现在长安会馆门前的那个年轻人,居然是家乐福超市大股东,方家的人,而陪行的那个中年人,就是家乐福超市的总经理孙照伦。受周宙指使的胡处几人,由于捏造罪名,被省警察厅下令拘留。这个消息,就如同晴天霹雳般,将周宙可是吓得不清。

????他虽然纨绔,但却不是不知道凶吉祸福的傻子。胡处几人既然被拘留起来,那么肯定不会为幕后指使者的自己保密,也就是说,现在方家肯定已经知道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自己!

????一想到这一点,周宙就浑身上下发冷。家乐福超市在秦西省里是什么地位,他也不是不知道,那可是能够和省委省政府领导们搭上话的!周家虽然在秦西省,在奉元市里也算是有着不小的势力,但是距离一手遮天还差得十万八千里。别说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了,就是省警察厅厅长的杨均义,还有奉元市警察局长孙一凡,都够自家喝一壶了。

????尤其是这几天,家乐福超市和美国沃而玛集团的合作协议,还有方家与日本世嘉株式会社建立合资企业的消息,都令周宙的小心肝为之震颤。俗话说,一等洋人二等官,如今在华夏,什么东西一旦和外国人扯上关系,政府所需要考虑的东西可就多了,何况方家这一次抱上的粗腿又是美国人和日本人,对省里市城的影响力更是可怕。万一方家要是通过美国人和日本人向政府施加压力,要求惩治自己,哪可怎么办?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他自然不会认为,方明远有了这样的凭仗会空置着不用,而且他也明白,自已比不得哥哥周宇,已经被家族认定为下一代的培养重点,一旦方家追究下来,很有可能家里人为了平息方家的怒火,而放弃了自己。如今他唯一能够指望上的,就是自己与哥哥之间的兄弟之情,以及母亲对自己的庇护。

????周宙越想越是害怕,这时候,开着的电视里突然响起了警笛声,吓得他浑身都为之一哆嗦,更是出了一身的冷汗。连忙将电视关上的他再也不敢在楼上停留,三步并做两步下了楼……

????周宇,年仅二十七岁的他,如今已经是奉元市中心区区政府工商局里的副局长,在奉元官场上,也算是年青一代中,耀眼的一颗政坛新秀。

????虽然说,这一切固然有周家在背后为他使力,扫清障碍,但是也有他自身能力出色的缘故。毕业于京城清华大学工商管理系硕士的他,没有留在了京城,却是回到了奉元。有着这样个人资本的他,自然倍受领导的关注,没几年就升到了副局长。而且很多人都相当地看好他的未来,认为他在三十岁上下,就完全可以成为正处级的干部。可以说,和周宙相比起来,优秀的不是一点半点。不过二十七岁的他,至今还没有结婚。所以仍然和父母住在一起。

????“嘭!”周宇顺手关上了门,保姆周妈连忙给他递过来拖鞋,周宇接了过来,轻声地道:“谢谢。”

????周妈微笑道:“大少,您一路上肯定是渴了,要不要喝点什么?”周妈周妈,自然也是姓周,与周家来说,其实还有着远亲关系。周家这也是为了找个知根知底信得过的保姆,所以才回老家找得她,已经在周家工作了近十年了。也算是称得上,看着周宇周宙他们长大的,周家的这两个儿子,从性格品质上来说,简直是天壤之别。周宇可以说是温文尔雅,一副知识分子的模样,面对自己这个保姆,也是谢不离口。而周宙,对自己就是截然不同的另一副面孔,整日里呼来唤去的,指使得自己的团团转,和对待其他人没什么两样。所以周妈她自然也是更喜欢周宇。

????她看了看四下,轻声地对周宇道:“大少,太太和二少在那边屋子里,好像正在为什么事情生气。”

????“呃?”周宇心里有些微微地诧异。虽然说,他这个老大如今显得更出色,但是在母亲那里,却是周宙更受宠爱。母亲对周宙,那可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连他这个老大有时候都有些实在是看不过眼去。如今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却只是在母亲的公司里挂了一个职,整日里招猫惹狗的,不干什么正事。还花费巨额的会员费,到长安会馆里玩耍。可是就是这样,有着母亲的庇护,自己和父亲拿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所以当他听说,母亲和周宙似乎在为什么事情而生气,这可是有些太新鲜了。

????“周妈,谢谢您了!我这就去看看。”周宇微笑地点了点头,将手中的公文包递给了周妈,直接走了过去。

????一进屋,只见母亲冯远珍斜倚在沙发上,右手扶着额头,脸色相当地不好,弟弟周宙,畏畏缩缩地坐在了一旁,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看到他进来,周宙这眼圈立时就红了。“哥!”

????“小宇,你回来了。”冯远珍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来,有气无力地道。

????“妈,你们这是怎么了?宙宙他又惹是生非了?”周宇在另一侧坐了下来,握住了冯远珍冰凉的手,轻声地问道。看来事情很严重,否则的话,母亲不会是这个模样。

????“哎,别提了,这个混小子,这一次算是闯了大祸了!”冯远珍恨恨地道,“你问问他,他都做了什么!这不是成心要把公司往火坑里推吗?方明远那是什么人?那是苏部长都看重的人,你没事吃饱了去招惹他,是不是非要把公司搞垮了你才高兴?小宇啊,你说这可如何是好啊?”

????冯远珍她就是再宠爱儿子,也明白这公司对于周家的重要性,没有这公司,整个周氏家族的收入至少就要减少一多半!可是周宙却去招惹了方明远,指使人为难人家,如今事情已经完全暴露,这要是惹恼了方明远,人家不需要做什么,只要从铁路运输上为难自己,使得自己不能及时交货,赔偿金就足以令公司上上下下所有人哭死。同样在公司里有股份的家族中其他人,又岂能轻饶了周宙?

????如果说换做别人,冯远珍还会想怎么找人通融通融,说不通奉元铁路局的领导,看看能不能联系上铁道部的领导,或者说通过秦西省里的领导说说情。可是撞上方明远,铁道部这边就完全可以不用指望了,以苏浣东在铁道部的声望,这件事里自己儿子又完全不占理,想要让人为自己家出头,难啊!哪个人会傻的为了那点利益而毁去了自己的前途!

????而苏浣东在铁路部门里,完全可以无视地方领导对其的影响。何况,周家就是再有能力,也不可能说服省委书记或者说省长出面为自家说好话吧?要真有那本事,周家又岂是现在的这个模样。一时间,既心痛儿子,又担心公司未来的冯远珍,立时乱了阵脚,训斥了周宙一番后,心乱如麻地她仍然是找不到任何解决问题的头绪。

????越想越是心慌的她,如今看到大儿子,就如同落水的人儿看到了救生圈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