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四章 投诚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六十四章 投诚

????不是来道歉的?周宇的这个回答,确实是有些出乎方明远的意料之外。

????“那么请问周局长是来做什么的?总不会是前来向我问罪或者说代表周家宣战的吧?”方明远皱起了眉头,看向周宇的目光中也带着几分冰冷地道。周宙虽然招惹到了他,但是方明远还没有想好究竟要如何处理此事。报复周家的办法不是没有,孙照伦已经查清楚周家公司的底细,给他们制造些麻烦对于方明远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区工商局副局长怎么了?法院的院长又怎么了,在铁路系统里,完全都可以不鸟你!而且还绝对可以做得让你无话可说!

????但是方明远却觉得,就这样折腾来折腾去,岂不是将自己的智商水平拉扯到和周宙一样的水平线上了?打蛇要打七寸,如果说打算收拾周家,那就要收拾个彻底,不再给周家以任何翻身的机会!所以他这几天里,并没有搭理周家。可是自己不搭理周家,周家人反而先找到了自己这里,还当着自己的面,说什么“今天前来,并不是来道歉的”狗屁话!顿时令方明远觉得,这周家人的脑袋瓜子都是怎么长的?

????宇田光璃也诧异地张开了小口,关于周家和方明远之间的这点事,她也并不是一无所知,而是有所耳闻。在她想来,以方家如今在秦西省经济中的地位,一个奉元市区工商局的副局长,居然还有胆量上门来挑衅!

????周宇看了一眼宇田光璃,有些欲言又止。“请问这一位是方少的秘书林莲女士吗?”

????方明远摇了摇头道:“周局长,你认错人了。这一位是日本宇田家族的宇田光璃小姐,是我的客人。你跟我来,到这边说话。”方明远看出来了,这个周宇似乎有话要和自己说,而且是不适合当着其他人讲的。

????两人在宇田光璃不满的目光下,走到了另一边。“周局长,现在你总可以说了吧,到底有什么事?”方明远冷冷地道。

????周宇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着方明远,直到方明远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才道:“方少,如果说我愿意投靠到你的麾下,那么我弟弟周宙得罪你一事,能不能一笔勾销?”

????“啊?”方明远吃了一惊,不由得有些诧异地看着一脸坦然的周宇,这样直截了当向自己表示臣服,这一位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只是这前后的反差未免有些太大了

????“如果说周局长是诚心诚意的,那么我不介意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抹销,当然了,前提是你的那位弟弟不要再做出什么招惹我的事情。”一个纨绔子弟和一个清华大学硕士学位的工商局副局长,哪一个更重要,这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至少在十年内,如果说不是凑巧的话,我想他是不会再和您有见面的机会了。我已经将他赶上了去澳大利亚的飞机!在没有达到我认可的标准前,十年之内,不准回华夏。”周宇如释重负地伸出了手,“至于我的诚意,相信以方少的眼力,很快就会看到。”

????方明远似笑非笑地招呼陈忠拿来了两把椅子,原本以为只是几句话的事情,看来自己倒是需要和这位好好地谈一谈了。“周局长,我很好奇,似乎我对周家还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敌意,更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你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

????周宇无奈地一摊手,满脸地苦笑道:“方少,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就不必说得太透了吧?”情势不由人,周家如今与方家相比起来,已经是大有不如,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即便是方家对周家没有做出任何打击,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也会越来越大,直到天壤之别。而到了那个时候,周家就没有半点资格来和方家讨价还价了。做为一名清华大学的硕士毕业生,又在区工商局工作了这么久,这点前瞻性的眼光要是都没有,周宇也可以找根面条把自己勒死了。而且周宇更担心的是,方明远虽然这些天来,对周家并没有任何动作,但是一旦发动打击,很可能就是以泰山压顶、雷霆万钧般的一击,打得周家无还手之力,届时再来求情告饶,那就为时已晚了。

????周家的公司,货物运输对于铁路的依赖性相当地大,若是改为公路运输,运输的成本就要至少提高将近五成到八成,而且很有可能无法按时到货,一旦方明远动手,无异于卡住了周家的脖子。为此,周氏家族中在公司有股份的各家,商榷再三,但是仍然没有解决的办法。

????于是周宙这个惹祸精,就成为了家族中其他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虽然说,大家还勉强念着亲戚之情,没有彻底地撕破脸皮,但是冷嘲热讽却是避免不了。一旦方家动手,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那么交出周宙来平息方家的怒火的提议,肯定会有人提将出来。

????周宇和周宙兄弟两人的感情从小就很好,周宙虽然是个纨绔子弟,是个惹祸精,是个屡教不改的混帐,但是他终究是自己的弟弟,要自己就这样袖手旁观地看着他走上绝路,周宇做不到。

????“不不不,我不是指周宙这件事,说实话,要想抹平这件事,方法很多。我这个人不是个不讲人情世故的人,也不是心狠手辣的人,周宙这事,说大很大,说小很小,以你们周氏家族在奉元市里的人脉,找几个帮帮腔,说说好话的人应当不难。而且你们家也不缺钱,为什么没有想过,或者说试过其他的办法,而是直接采用了这种办法?”方明远晃了晃脑袋道。

????周家告饶并不令他感到多意外,在经过carefour集团收购,以及与沃而玛集团合作,与世嘉株式会社合资建厂这三件事后,可以说,方家在奉元市私营企业中的地位已经稳如泰山。也许还有人比方家露出的财富更财大气粗,但是腰杆子却肯定没有方家这般坚硬。如今的方家,可以说与香港、美国、日本的商家都有着相当密切的商贸往来,这在秦西省的私营企业中,绝对是蝎子尾巴——独一份。

????仅仅凭借着这一点,若是有人想违规违法地动用政府力量来对付方家,其后果可以说是不堪设想——这三家企业可是都有能力直达天听的。

????所以周家人若是稍有头脑,也会想到,这件事上,由于周宙完全不占道理,就是要博取领导们的同情心都无从说起。

????但是周宇如此果断地投靠,却是令方明远感到了十分地惊奇。

????周宇心里暗叫一声厉害,确实如方明远所说那样,周宙指使人为难方明远,这件事可大可小,全看方明远的心情。但是从以往方明远处事为人来看,也并不是那种不懂人情世故之人,这种事情若是有人从中转圜,也未必没有和解的可能。

????“方少,首先,我们不敢冒那个险,您可以说我们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周宇耸耸肩道,“其次,我个人认为,借此机会与方少结识,对我们双方来说,都是一件有益的事情。我想,方少对于加强自己在奉元市乃至秦西省政坛上的影响力,肯定是有着需求的,投其所好的我,又有着一定能力的我,应当能够得到方少的认可。而我,有了方少的扶持,不但可以在短时间内得到有力的政绩,从而加速我的升迁,也可以令我自己的政治抱负有了可能。”

????方明远的表情虽然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但是如果说有人注意到了他的眼睛,那就会发现,其间蕴涵着几分喜意。周宇说得不错,堪称奉元市政坛新星的他,若是能够靠向方明远,也许短时间内起不到什么决定作用,但是十年八年后,谁又敢保证,周宇一定不会成为市里的重要实权干部。方家在奉元市官场里的势力还是过于薄弱,与他们的经济实力相差过大。真正说起来,就认得一个马永福,大姑和二姑夫妻,现在还指望不上。周宇在此时投将过来,无疑会得到方明远的重视。这样一来,不但对于周宇日后的仕途发展大有好处,方明远也只能看在他的面子上,放过了周宙。

????“那么你的政治抱负是?”方明远好奇地问道。有报负的人好啊,那样才不容易被金钱和权力所腐蚀。之所以很多官员到了老年大贪特贪,仕途上进无望,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

????“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而且我也不能确定,方少你届时一定会是我的助力。”周宇显然不愿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道,“其三,这样也可以让我弟弟明白,这世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家族和我这个哥哥,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护住他的。相信经过这一件事,他的思想也能够有所成熟。”

????方明远微微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