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六十七章 愤怒的赵绪安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六十七章愤怒的赵绪安

????“赵书记好!”离山区委办里年轻漂亮刚进来没两年的小姑娘汤皓琳乖巧地道。

????“哈!”脸色发青的赵绪安微微地点了点头,脚下却没有半点停留地直接进入了自己的办公室。

????“咦?书记这是怎么了?”小姑娘有些诧异,赵绪安虽然是离山区里的一把手,但是平时里却是很少摆长官架子,就是和她们这些进入机关没几年的小年青们,也常是说说笑笑的,所以区委里的这些年青人都对赵绪安很亲近。所以今天赵绪安这个模样,令人才份外地感到奇怪。

????“没事,没事,小汤,书记今天心情有些不好。”赵绪安的秘书石骆苦笑道。这个小汤虽然是刚进来没两年的新人,但是她的爷爷汤元武却是奉元市的人大副主任,这故旧满奉元市,赵绪安心情不好,可以点头而过,自己为了日后的仕途发展,还是稍稍解释一下比较好。

????“早上出去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了?德光电子厂那边没有谈好?”汤皓琳轻声地道。

????石骆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经过了雁塔区的两位大佬这么一闹,加上德光电子厂的出现的新情况,赵绪安要是还能有好情,那是怪了去的。只是这种事即便是知道,也不适合由他的口中说出来。这当领导的,没有人喜欢长舌头的秘书的。

????汤皓琳一看石骆的模样,立时就会意地点了点头,不再多问了。反正这一次跟随赵绪安出去的人不少,自己要是想知道,怎么也能打探地出来,就没有必要在这里难为石骆了。

????“哗啦啦”从书记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一阵声响,汤皓琳一吐小舌头,赵绪安看来现在心情确实是不好,和石骆无声地摆了摆手,扭头回了区委办公室。石骆低声地叹了口气,这时候,他也不适合进去。赵绪安就是这脾气,一般压不住火气,但是他也从来不迁怒于无关的人,就是你得让他自己静静,等这股火气过去,有什么话才能说,现在去,那纯粹是自找霉头。

????此时的书记办公室里,地上已经是一片狼藉,桌上的文件已经被赵绪全部扫到了地上。

????**裸地打脸!这就是**裸地打脸!赵绪安此时心里就这一个念头,从德光电子厂一直压抑到了现在的怒气,一股脑地全部喷发了出来。

????潘援军和闵明华,丝毫不掩饰他们前去的目地,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就和方明远、宇田光璃大谈雁塔区对这一项目的渴望,还带来了那家濒临破产的电子管厂的详尽书面材料,摆出了不少优惠条件来。还再三地承诺,如果说方明远决定将项目落户在雁塔区,雁塔区的区委区政府一定尽最大努力,为项目的建设、投产、正常运营提供所有应有的方便等等等等。

????两人简直对自己的存在视若无睹。可是他当时还不好说什么。

????一来,潘援军和闵明华虽然也是近两年才提升上来的干部,与他差不多是前后脚,但是两人都是奉元本地的干部,在奉元市里人脉多,面子熟,根基却是比自己稳,在奉元市委市政府里还有着后援,不是他这个外地干部所能相比的。

????二来,德光电子厂的意外情况,也令赵绪安当时在方明远的面前,腰杆子实在是难以硬起来。方明远对于自己可以说已经是相当照顾了,在与世嘉株式会社签署协议对外公布前,就已经提前给自己打招呼,让自己寻找合适的厂地,自己选来选去,却拿出了一份并不合格的答卷,令赵绪安也是脸上无光。

????三来,潘援军和闵明华所提到的那些优惠条件,也确实是比离山区委区政府事先所拟定的条件优厚。赵绪安在没有与区长季长江,以及区里其他常委沟通协商前,也不好再给方明远更好的优惠条件,既然一时间拿不出来,那不如索性不说。

????可是赵绪安心里虽然想得明白,但是这一口气却是憋得他够呛。强压着怒火回到办公室的他,这才痛快淋漓地发泄了出来。火气发泄得差不多了,赵绪安的心思也恢复了清明。

????其实也难怪潘援军和闵明华如此迫不及待地拉拢方明远,这个合资厂虽然说初期工程,只招收三百名工人,投资据说就已经接近千万。这样大的项目,即便是国有企业,在秦西省和奉元市里近几年来也是相当罕见的,投资千万,所带起的连锁反应,就有可能上亿元,对于如今国有企业苟延残喘的离山区来说,其重要性自然是不言而喻。而且这个项目,肯定还要有二期、三期甚至于更多的工程,否则宇田光璃也不会提出来,德光电子厂的厂区面积过小的问题。这些陆续到来的投资,届时又能带动离山区的经济进一步地发展,这样大的一块肥肉,又得税收又捞政绩的,谁不想咬?谁又能忍住不咬?

????是潘援军他们两人不跳出来,届时也会有李援军、赵援军跳出来。自己只不过是沾了个事先得知此事的光,雁塔区则是刚好有这么一家濒临破产的电子管厂,其他几个区恐怕如今也是在虎视眈眈,随时可能跳出来搅局。

????赵绪安心里很清楚,虽然说一开始的时候,这里只不过是个组装厂,所有的零配件都要从国外进口,但是方家与世嘉株式会社已经达成协议,随着这个合资厂的生产运营,最终要实件大部分部件国产化。那么这无疑又是一块极大的蛋糕,虽然届时肯定会是全省甚至于全国采购,但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离山区境内的那些工厂,若是能够达到枝术生产标准,方家自然会首先照应当地厂家的商品。

????对于这一点,赵绪安心里还是有着几分把握的,秦西省内有一大特点,那就是军工企业多,而奉元市里百分之六十的军工企业都在离山区或者其周边,这几年来,军工企业由于没有足够的国防订单,也是连年亏损,职工拿不到满额的工资,生活遇到困难,对当地的社会稳定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对此不仅仅是军队方面对此相当地焦虑,政府这一边也是相当地头痛。

????而军工企业,由于生产军用品,生产精度要求较高,所生产出的零配件,比起一般工厂企业来,质量都要好,技术也比较先进,在赵绪安的计划里,就是打算未来让这些吃不饱的军工企业去争取合资厂这一部分的订单。虽然说,军工企业的利润不会上缴给区政府,但是有了订单,工人有了工作,拿到了工资,终究还是要在当地进行消费的,这样一来,对于离山区的经济发展也会起到促进作用。更重要的是,这些工人稳定了,当地的治安环境自然也就会随之好转。

????可是他计划得不错,但是这执行起来,显然底下人所做的工作不够。居然连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事先调查出来,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石骆!”赵绪安打开了办公室大门,叫了一声,在一旁屋里的石骆连忙冲了出来。赵绪安示意他跟着自己进了办公室。

????“石骆,先把这里收拾收拾,然后去给我查查,德光电子厂的资料是谁给我准备出来的,为什么那块土地的租赁情况只字未提!”赵绪安话虽然说得平淡无波,但是收拢着文件的石骆,这心里不由地一跳,书记这是打算倒算账啊。

????不过这也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了,负责这件事的那帮人工作也确实太不仔细了,固然是书记要求调查过程中要保守秘密,不要提前泄露出风声,但是这样大的一件事情,在交上来的资料中居然没有一星半点的反映,这么大的工作失误,令书记当着方明远和日本世嘉株式会社的代表,还有潘援军和闵明华,丢了那么大的一个脸,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这可是关系到一个大项目落户哪个区的大事,也难怪赵绪安怒火这么大了。

????“书记,也怪我,太相信他们了,没有将这些资料再进一步的核实。”石骆将文件放到了赵绪安的桌角上,轻声地道。虽然说赵绪安没有怪到自己,但还是主动承认错误为好。

????赵绪安摆了摆手,沉声道:“是你的错误,你想跑也跑不了;不是你的错误,你也不用主动去承担。这件事上,主要是我对他们太放心了。也低估了市里其他区对这个项目的关注程度。你这两天有几件事要办,一,立即给我准备第二套方案,在区里再找一块合适的土地,供方家挑选;二,与德光电子厂的那个厂长一起去找那个租赁土地的人商榷一下,能不能提前完成租期,政府可以给予他合理的补偿,最好还是能够说服他。嗯,还有一件事,通知一下各位区里的常委,二个小时后开会,讨论一下今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