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七十一章 难产的改革方案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七十一章 难产的改革方案

????不说别的,在美国的时候,米尔顿他可是听说过华夏每年春运时期,在短短的几十天里,要运送数以亿计人次的客流,当时他就傻哩,心里翻过来掉过去怎么盘算都觉得实在是难以置信。以太平洋铁路公司的客运能力,如果说遇到相同的情况,恐怕就是打死他们这些管理层人员,也绝对做不到。可是等来到了华夏,和苏爱军他们凑在一起,又考察了奉元铁路局的实际情况,他才发觉,自己想拧了。华夏铁路客运之所以取得这样惊人的成绩,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必担心,会有来自于广大社会民众的不满声音。

????在美国,哪家铁路公司要是敢超员运载旅客,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里被媒体挖掘出来,当新闻报导,引来无数人的声讨,更会让那些旅客们将公司告上法庭,赔偿巨额损失——原因很简单,每节客车车厢在出厂时肯定是标有载客的定额,超载那岂不是将这些旅客们置身于不安全的境地?更不用说,因为超载而给那些旅客们所带来的乘车不便!过道上是人,行李架上是人,座位下面是人,要是位于车厢的中间,上个厕所都是一场艰苦奋斗的战争!为了避免多上厕所,那些乘客们不得不少喝水。每个人不得局限在那狭小的座位上,连个活动的余地都没有!

????这在美国是绝对不可以想像的场面,除非是特殊时期,比如说战争疏散,或者说是救灾时,否则哪家铁路公司要是敢这样,那一定是会赔钱赔到死的,然后被钉死在铁路史的耻辱柱上。

????要知道,虽然说,乘客所购买的只是一个个座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乘客的权利就仅仅局限在这个座位上,像过道,厕所、行李架这些也都是乘客们附带的权利所在。乘客们掏钱购买你的服务,那么你就必须按照应有的规格为乘客们提供,规格高了没有关系,但是低规格,那就意味着违约的责任!不但会被告到法庭上,而且一旦传扬出去,对于公司的声誉来说,也是不可容忍的损失。是公司董事会绝不可能接受的。要是在太平洋铁路公司发生类似事件,那么公司的高级管理层肯定会有人要为此负责而辞职的。

????但是在华夏,所有的这一切都不用考虑,不用去考虑因此而增加的安全风险,不用去考虑多上人是不是侵犯了那些买了席位的乘客的合法权利,不用去考虑车厢里的舒适度,不用去想因此而引发的赔偿,不用去担心传出去会影响到公司的声誉,更不用操心是否会给公司的股票带来什么负面影响,只需要将人像货物一样塞进车厢里,巨大而光鲜的成绩背后,是对顾客们的安全和服务水准的降低,是运输风险的巨大化,在这种情况下,华夏的铁路居然还要涨价,这在米尔顿看来,简直是太不可思议的事情了。而华夏的民众们,居然还接受了这一结果,这令米尔顿感到更加的不可思议。

????方明远有些头痛地按着自己的太阳穴,米尔顿的这些感受,两世为人的他,可以说比任何人都能够理解这其中的苦涩。当初,他自己也是铁道系统这一政策的受害者。从京城回奉元的那几次,他可是吃足了苦头,令他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方明远自然是不会站在铁路系统的这一边,但是他也明白,与人口和国土面积并不相配的铁路线路长度才是这一结果的最主要原因,如果说要满足国人春运的需求,铁路系统除此而外,也没有其他的方法可供选择。高昂的飞机票价,有着各种先天缺陷,只适合进行短途运输的公路,都承担不起这份重任!

????铁路改革,可以说是华夏所有改革中一项极其艰巨的工作,若不是有苏家的这一层近密的关系,若不是方明远希望重生一世,能够令某些事情有所改变,方明远说什么也不会主动跳出来,帮助苏爱军搞什么铁路改革试点。有这笔钱,有这精力,不如投入到高速公路的建设中去,那样无疑可以获取更大的利润。

????“米尔顿先生,我可以理解您对我国铁路系统运输水平过低的心情,但是这种情况的出现,却是由于很多的因素共同造成的。并不是某个人轻而易举地就能改变的。就是我国的总理,面对这个难题,恐怕短期内也只有无可奈何。我想这一点苏叔叔他肯定也和你解释过了。我在这里就不再多说了,现在我所想知道的,不管怎么着,只要不涉及到铁路所有权,哪怕是这条铁路上的现有其他一切全盘推倒,你有没有一个改革的想法?”方明远决定不再听米尔顿的牢骚,直截了当地问道。

????米尔顿沉吟不语了良久,一旁的苏爱军也有些紧张地看着他,方明远一脸真诚地道:“米尔顿先生,如果说您有什么好的想法,那么不妨开诚布公地说出来,我需要您为铁路贡献毕生精力所获得的宝贵经验来指引我国的铁路改革,改变这一现实。而一旦改革成功,那么我国的铁路史上,必然会留下米尔顿先生您的大名!”

????名留青史,并不仅仅是对于国人有着莫大的诱惑力,对于外国人而言,同样是如此。米尔顿一想到,能够在世界国土面积第三,人口第一的华夏铁路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并一直流传下去,这心里的激动,委实是难以用语言来表达。好半晌,他才沉声道:“方少,不涉及到铁路路权的改革,又怎么可能是真正的改革?”

????想要真正改变华夏铁路的现状,那就必须要破除如今铁道部对整个铁路系统的垄断,而只有引入竞争意识,才能够从根本上激发铁路系统员工们的工作积极性,社会资本也才能够真正放心大胆地进入铁路建设领域。令铁道部领导们头痛已久的铁路建设投资不足的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而随着铁路里程的大幅提升,铁路运输能力不足的问题自然也就不是问题。所以在米尔顿看来,铁路路权的归属确定,是铁路系统改革中的重中之重。

????方明远无奈地长出了一口气,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不涉及到铁路路权,也就意味着铁道部永远把握着铁路系统的根基命脉,那些依附于铁路路权之上的权利,虽然不能说是无根之萍吧,但是也好不到哪去。这个国家有着太多太多不能尽如人意的地方,而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信用问题。不但国人们对于信用二字,早已经失去了如当年那些响彻大江南北的老字号掌柜们般的敬畏,就连很多政府的官员们,也不明白,没有了信用二字,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就连当年的天子,也明白,什么叫金口玉言,什么叫一言即出、驷马难追,可是如今的政府,却在很多事情上,对民众遮遮掩掩,玩一些文字游戏,或者做一些出尔反尔的事情。虽然方明远也明白,华夏历朝历代,还有世界各国的政府,肯定都干过类似的事情,但是干这样的事情不要紧,但是干得这么拙劣,令人一眼就能看穿,让民众觉得自己被当成傻子戏耍,而且是一做再做的,毫不知羞耻的,恐怕除了那些还在动荡不安的国家外,全世界也没有多少个了。

????“如果说要涉及到路权改革,那么目前来说,无论怎么设计改革方案,恐怕都难以获得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也许,等我到了米尔顿先生这个年纪的时候,会有机会。”方明远淡淡地道。他这话可不是危言耸听,上一世里,他都年过三十的人了,铁路改革,不还是光听楼梯响,未见人下来。想要让一个垄断企业放弃自己的既得利益,又岂是那么的容易。一旁的苏爱军张了张口,但是最终还是垂头丧气地低下了头去。方明远说得虽然有些极端,但是即便是熟悉体制内情况的苏爱军,也拿不出什么确凿的证据来反驳他的话。

????“那……我有想法,但是目前来说,还不完善!”米尔顿沉默了片刻道,这一辈子,他钱挣得已经不少,到了这个年纪,也没有什么更高的追求了,青史留名的诱惑力终究还是压倒了一切。

????方明远点了点头,有想法就好,就怕连个思路都没有,闭门造车,那才是麻烦事。既然看米尔顿没有要说的意思,方明远自然也不会勉强。事关铁路改革方案的试点,这事自然是要慎之又慎,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周全了方可着手。所以压根就急不得。而且如今方家的资金还都在香港的石油期货上,也根本无力启动这么大的项目,所以还有着充足的时间供米尔顿和苏爱军他们去认真思考。策划出一个万全的方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