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八十六章 准备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八十六章 准备

????当奔驰车开到宾馆的时候,马库斯的随行人员们,很奇怪地发现,自己的上司居然是满面笑容地和那个年轻人走在一起,而且那笑容里,怎么看都带着几分讨好的意味,这一点令众人都颇感惊讶。马库斯在阿尔贝德钢铁公司驻京办事处里,虽然说不是堪比冰山吧,但也是属于不苟言笑的那一类,平时总是比较严肃的,想要看到他的笑容,那可是相当地不容易的。

????“亲爱的方,不知道你都想要换取哪些技术?能不能列出一个清单来?不不不,还是这样吧,我立即通知公司的总部,让他们传来一份公司允许对外转让的技术清单来,供方你来挑选,你看怎么样?”马库斯此时已经完全地放弃了最初的矜持——正如宇田光璃在车里所说的,方明远只要矿址在手,这世界上,对于这个动心的钢铁企业大有人在,你阿尔贝德钢铁公司稍有迟疑,没准就落到了别人的手中。何况方明远所提出来的条件并不过份,也保证了公司一方的收益,那么拿那些已经成熟,甚至于要过时的技术来换取一座未开采过的矿山,对于总部那些高层们来说,其诱惑力之大,马库斯可是心知肚明的。

????对于马库斯的提议,方明远自然不会拒绝了,这样更好!虽然说,在提出这个提议之前,他已经通过苏爱军与奉元的几位大学教授,还有秦钢的总工程师,有过一些交流,也确定了换取技术的大概方向,但是由于国内钢铁业的技术水平与欧洲同行的差距较大,加上这国门开放到目前也没几年,对于欧洲这些大型钢铁公司的生产技术到底发展到了哪一步,还真不是很清楚。

????方明远也是抱着先和阿尔贝德钢铁公司搭上线,然后再具体地去确定换取某项或者说某几项技术。方明远也没有想奢求什么,毕竟那位小矿山还不属于自己,自己只不过是将发现权让给了阿尔贝德钢铁公司,而不是所有权转让。

????将马库斯等人送入宾馆之后,方明远他们就告辞离开了,马库斯也需要时间来和公司总部进行沟通交流。

????“哼!方君,你还瞒着我!”宇田光璃嘟着红唇嗔怪道,“今天我可是帮了你大忙了吧?要不是我,那个德国人肯定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谢谢,谢谢,谢谢了!”方明远的回答充满了糊弄的意味,令宇田光璃不满地嘟起了嘴,不过她很快就高兴了起来,“等这件事有了眉目后,我陪你去美国呆几天!”再过些日子,就要进入六月了,海湾的局势就要逐步开始变化,从香港传回来的消息来看,吸纳石油期货进行的相当顺利,已经购入了近半的资金。但是随着日期的逐步临近,自己还是要抽出很多时间去关注,甚至于要到香港坐镇一些时日。到时候,在期货市场尘埃落定之前,能不能抽出时间前往美国,都是两说。自己毕竟是《终结者2》的重要投资人,一直不露脸,也确实是有些不像话。

????“真的?”宇田光璃兴奋地从座上跳了起来,在脑袋瓜子与车顶发生了亲密接触后,又坐了回去。不过她完全顾不上这点疼痛,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凑到了方明远的面前道,“可不许说谎,你们华夏人可是有句老话,大丈夫一言既出……”

????“嗯,驷马难追!驷马难追!”方明远点着头道,“只是我不是大丈夫,我只是个初中生!没有过女人的男人,又怎么能称之为丈夫?”心情不错的方明远也开着宇田光璃的玩笑。

????宇田光璃的脸颊上立时多了两团红晕,忍不住啐道:“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方君,为什么不考虑我们日本的钢铁公司?我们可以给方君你更优惠的回报。”

????“你们日本的炼钢技术对于铁矿石的品位要求太高,而华夏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铁矿都是贫矿,铁矿石的品位常常只有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四十,这样的话,就得使用进口的铁矿石,我这里地处西北内陆,又不是海边,届时仅仅这运费就是很大的一块!我们国家的运力原本就很紧张,届时要是保证不了原材料的运输,钢厂就傻眼了。”方明远当然是不会告诉她,自己对日本没好印象,不想使用日本的技术,不想受制于日本。不过他倒也不是完全地说谎,欧美国家的炼钢技术,在这方面,对于铁矿石的品位要求,的确是比日本的炼钢技术标准要低一些。

????后世里,华夏之所以在铁矿石进口上,处于那么被动的地位,也是因为国内新建的那些大型炼钢厂,几乎百分之七八十以上都是采用的日本的炼钢技术,对铁矿石的品位要求过高,无法使用国内的铁矿石,不得不忍受三大矿企的一刀一刀又一刀,国内的钢价不断地上涨,国内企业叫苦不迭,但是大部分利润却都被三大矿企掠夺去,而日本的钢铁公司,则是因为早已参股三大矿企,可以堤内损失堤外补!

????“这倒也是!”宇田光璃虽然对炼钢业懂得不多,但是这一点常识还是知道的,“方君,要不我帮你找两家美国的钢铁公司,与阿尔贝德钢铁公司竞争?给他们施加一些压力。”得偿所愿的宇田光璃,现在的心情可是好得很。

????方明远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做得意图太明显了,也就没有意思了。相信马库斯先生,会把握好这其中的分寸的。”

????电话铃声在车内响起,这一次打来的却是马永福。

????“方少,听说阿尔贝德钢铁公司驻京办事处的马库斯先生受邀来到奉元了?”寒暄了两句,马永福就将话题扯到了马库斯的身上。

????“马秘书长还真是消息灵通啊,我们这才刚刚接到人送到宾馆,您居然就知道了。”方明远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惊奇。就在两个月前,马永福已经升为奉元市政府的秘书长。

????“哈哈哈哈,碰巧,纯粹是碰巧。”原来今天有邻省里的领导过来,省委省政府和市委市政府派人前去迎接,马永福也是其中之一,虽然看到了方明远一行人,但是却不合适上前打招呼。身为奉元市市政府秘书长的他,想要从航空公司那里打听一下乘客的名单,那还不是举手之劳。

????当然了,若不是马库斯他们几人太惹眼,又惊动了方明远亲自来机场出迎,马永福也不会多事,可是这一把就捉出来一条大鱼啊。阿尔贝德钢铁公司驻京办事处的大头目,突然跑到奉元来,令人不得不想,是不是方家又要有什么动作?借着方家这些时日来的一系列动作,奉元可是在国内出了一把风头,甚至于连大多数沿海开放城市的光芒都压制了下去,省委省政府为此在中央也是扬眉吐气,连带着奉元市委市政府也是受到了不少的表扬。马永福能够这样顺利地成为市政府秘书长,这其间他与方家的良好关系也是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马永福并没有在电话里多说什么,既然已经确定了马库斯的到来,那么方明远下来的行动,他就只需要在方明远需要配合的时候站出来就好了。反正方明远发展的越好,对于自己的仕途来说,也就越发的有利。

????马库斯在奉元由方明远陪同着,转了转附近的几个景点,第三天上午,就踏上了前往欧洲的航班,阿尔贝德钢铁公司总部对于他汇报上来的这个消息,十分地重视,要求他仍然按原计划返回总部,当面向公司高层汇报。而阿尔贝德钢铁公司总部也于第三天早上,发来了可转让技术的清单,足有二十余项。对这个并不是很了解的方明远自然是将它丢给了专业人士,去评估其的价值和在国内的实用性。

????在去美国之前,方明远还是先回了一趟京城,毕竟自己跑回奉元,一走就是半个多月,还带走了林莲,将京城的一摊子事全部都丢给了他人。这又要去美国,从美国没准直接就奔香港,虽然说有电话,但是很多事情,还是当面解决的好。

????出现在课堂上的方明远,可是着实令班级里的同学们惊讶了一番。这位整个上半年学期里,除了在期中考试的时候,来过几天之外,其余的时间里,来学校的时间加在一起也没有半个月。中午的下课铃声刚刚响起不久,梅元武四人组就已经出现在了教室门口。七个人来到校外,找了处干净的饭店,一边解决肚子问题,一边交换着近况。

????他们四个人如今已经从家里借也罢、“骗”也罢,凑出了六七十万元的本钱,注册了一家公司,又由梅东泽和卢明月给他们介绍了几个管理和财务人员,现在正在和龙潭中学进行食堂承包的谈判。

????“明远,我们家里人可是说了,这可是我们创业的第一炮,要是能够打响了,要是打不响,日后就得听家里的安排。”柴靖玉盯着方明远的双眼道,“你要是蒙我们,可就把我们害惨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自己创业,要说不紧张,那绝对是信口胡言。但是他们又觉得,以方明远的能力,和家里人都能够合资组建公司,自己这种小玩闹,那就更不在话下了。况且家里的那些长辈,虽然对此并没有给予什么赞扬之词,但是也没有人从中拦阻。这也令他们又多了几分信心。

????“这做生意哪里有稳赚不赔的,要是那样的话,还不是遍地都是商人了。”方明远微微一笑道,“只要你们的家里不为了磨砺你们而有意打压,你们四个人不胡乱指挥,亏是亏不了的!”以他们几个人的家境,这些学校的领导们巴结还来不及呢,而他们只要入主食堂,在管理和采购上把关严格,伙食做得出色一些,要想赢大利不易,但是一家食堂一年赚个几万元那还不是玩似的。

????“你这次回来,能够在京城呆多久?”梅元武看似随意地问道。

????“不会太久,几天后还要走!”方明远的话立时令柴靖玉几人的脸耷拉了下来,如今正是关键时刻,他们还想着能从方明远这里得到一些指点呢。

????方明远又岂能看不出来,他们的那点心思,只是他理论上眼光上都没有问题,要论起执行来,与那些精英人物相比起来,那差得就不是一星半点了,上一世的半宅男,即便是在这一世里努力地改变自己,也不是半年一载就能够轻松有效果的。就是方家饭馆和家乐福超市,能有今天的规模,很大程度上也是靠着方彬和孙照伦才发展起来的。

????“元武,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可能会很忙,长时间不在京城里,如果说小倩她们两个在学校里有什么事情,还得请你们帮把手。”方明远郑重其事地道,这才是他今天和梅元武几人见面的重点,虽然说有苏家照应着,还有卫兴国跟着,但是京城这里的水太深,意外也太多,自己接下来的日子里长时间不在京城,真出了什么事,那可是远水不解近渴。梅元武几个人有背景,又常在学校,柴靖玉和冯倩她们还在一个班里,自然是照顾她们的最佳人选。

????“这还用你说!小雅她们是我的好朋友,我不会让她们受欺负的!”柴靖玉拉着冯倩的手道,“你这纯粹是马后炮!”

????“明远,这个不用你说,她们在学校里不会有事的,真要是我们接不下来的麻烦,还有我姑姑他们不是,实在不行,我们也能够联系上苏老爷子,你就放心吧。”梅元武一口应了下来。自觉得这肩膀上的责任重了几分,但是与此同时,心里也不免有几分欣喜,这说明方明远和自己几人的关系因此而又近密了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