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百九十五章 战争的脚步临近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百九十五章战争的脚步临近

????虽然说,在威江建港已经在方明远与郭家之间达成了共识,但是在八月来临之前,无论是方明远还是郭家核心成员,都没有心思去正式启动与威江政府的投资谈判,更不用说向京城的中央政府游说了——在方明远看来,就目前来说,威江建港除了没有能够让公有制占据控股地位之外,其余的方面皆不是什么大问题。威江虽然是好港,从近代北洋水师选择这里做为基地就可以看出。但是它却并不是这一带独一无二的,在它的周围二百海里以内,还有着诸多的港口,其中不乏日后发展成为世界前十,华夏顶级的大港口。从基础建设和交通运输来说,威江与周边的港口相比起来,也是有着一定的不足,所以这里的发展如今已经滞后于其他地区。所以,郭氏航运集团公司联手方家投资这里,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当地政府,都应当是持欢迎态度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方明远安安生生地呆在了香港,每天里不是忙于自己的写作,就是和于秋暇、方彬他们到电影公司或者说到各个合拍片的片场里视察工作。晚上则是浏览着东方明珠的美丽夜色。当然了,在这期间郭老爷子和于秋暇也请来了不少专家教授,为方明远讲解一些商业和期货方面的知识,于秋暇还为方明远和林莲办了两张香港大学的旁听证,方便他们不时地到香港大学里聆听一些感兴趣的讲座。这样的日子过得悠闲自在,也是极其地充实忙碌。

????香港大学,简称港大是一所于二十世纪初于香港岛成立的大学,其前身为香港西医书院,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大学。港大中文校训为“明德格物”。其校园本部校园本部坐落香港岛西部的薄扶林道以东、般咸道以南、罗便臣道以西、龙虎山以北,占地约16公顷。

????经过了这一段时间里在香港大学里的旁听,方明远对于香港大学的校史也有了一些知晓。比如说,香港大学的校徽由来。香港大学的校徽是根据英国纹章学院的建议而订立的,可惜的是,如今这个徽章的设计者为谁已不可考,但据推测应为一位当时大学中熟悉纹章学的欧洲人。从徽章的设计可以看出早期的香港大学兴办者对于香港大学未来的期望——他们希望能够将香港大学发展为一所中西文化合璧的大学。

????在香港大学七十周年的同时,香港大学向英国纹章学院申请一个完整的大学纹章,包括添加部分包括冠顶及扶持盾牌的兽形,此项申请后来获英国纹章学院审核批准。香港大学由此而成为香港唯一一所拥有完整纹章的大学,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香港大学历史之悠久。

????方明远还记得,前世里自2007年开始,香港大学连续三年被英国教育机构持续评为全球前三十名的顶尖大学,位列华夏所有大学第一!在二零一零年,在英国的《泰晤士报》2010年的大学排名亚洲区中,香港大学更位列全球第二十三位,超过了日本东京大学,跃居亚洲第一位。而同样是在这一年里,在国际高等教育研究机构最新公布的亚洲大学排名榜中,港校名列前茅,8所大学榜上有名。其中香港大学、科技大学、中文大学再次晋身五强,力压日本、韩国、新加坡一众名牌大学,可见港校质素广受认同。

????而与此同时的华夏的大学们,正在忙于花大钱建校门,建新楼,招学生,收大钱,至于学校的教育水平是否能够也跟着他们的收费水平一起水涨船高,那就不是他们这些当领导们的所需要操心的了。反正,华夏的人口众多,即便是再垃圾的野鸡大学,也不愁没有人上的。教育,对于这些学校的领导们来说,只是一种可以垄断的,可以源源不断地从国民身上榨取超额利润的工具,至于教育的其他功能,那不过是赚钱的附带品罢了。这样的教育环境下,所培养出来的学生,素质可想而知……

????“明远?”林莲拍了拍方明远的肩膀,带着几分担忧地轻声叫道。从刚才起,坐在台阶上的方明远,神情看起来就似乎有些恍惚。

????“嗯?”方明远由回忆中退了出来,这才注意到林莲凑近到了面前带着几分忧虑的俏脸,连忙道,“莲姐,我没事。”

????“嘿!方仔!林姐,你们怎么躲到这里来了?”一个长着一头自来卷的年轻人站在台阶的最上面,大声地叫道,“天气太热,大家一会儿打算去浅水湾游泳,你们去不去啊?”他嘴里虽然是喊着方明远两人,可是这眼睛却只在林莲的身上转。

????方明远和林莲这些日子里常来香港大学听几位教授的讲座,两人男俊女靓的,穿戴谈吐也是相当地不俗,自然也就认识了几个朋友。这个年轻人叫罗健中,香港大学工商管理系大二的学生。家境相当地富裕,听说家里有人开了一家小工厂,为人也算是不错,就是谁都看得出来,他对林莲有几分意思。

????其实又何止是他一个人,走在香港大学校区里的林莲,可是着实吸引着男性的目光,每一次她陪同方明远来香港大学听讲座,都会有人上来搭讪请客,送花的人都不止一个,只是林莲从来也没有答应过任何人的邀请,更不用说接下任何人送的鲜花了。

????当然了,方明远在香港大学里,也是颇受女性的注目,就是他与秦西省正常十七八岁青年相比稍低的个头,也没有影响到那些热情的女生们。若不是他们两人总是走在一起,恐怕大着胆子凑上来的异性,数量还要更多。

????方明远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道:“莲姐,反正今天回去了也没有什么事,天气又这怎么热,到海边走走怎么样?”

????方明远都这样说了,林莲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

????“健中,都有谁啊?我可是先声明,不认识的不要啊。”方明远一边向上走,一边叫道。总是和别人介绍自己,还不能说出真实的情况,方明远也有些烦了。

????“全是自己人!”罗健中兴奋地挥舞着手向下叫道。以往他也约过两人,但是都被两人婉拒了,这一次说白了也不过是撞撞运气,想不到,两人居然同意了。在他的身后,停着两辆普通的轿车,轿车上有男有女,算上他共是五人,也一个个地流露出了喜色。

????“方仔可是难得地答应一起出来玩,罗健中、伍嘉文、李志成,你们三个到时候可别坏了大家的兴致!”一个留着短发的俏丽女孩子兴奋地挥臂道。

????“秀玲,这话得我们提醒你,别到时候又把方仔吓跑了,还连带着把林姐也一起带走了!”另一个青年反驳道,“女孩子要矜持一些的,要等着人家去追才行的。”众人不禁都笑了起来。这个叫秀玲的女孩子,第一次见到方明远时,就如同一个好奇宝宝一样,围着他什么问题都问,结果下了课后,方明远是立即落荒而逃,于是就留下了这个笑料了。

????“得了吧,方仔和林姐他们只会在香港呆些日子,到了九月没准就回大陆内地了,以后什么时候还能见面,谁也不知道。要是等着他来追我,没准黄花菜都败了!”秀玲嗤之以鼻道,“这年月,好男人就像那古董一样稀有!当然要主动地争取了!”

????“就是方仔喜欢你了,你难不成还要嫁到内地去吗?”另一个女孩子有些难以置信地道,“我可是听说了,内地的经济还很不发达,那里的人,衣食住行,就像咱们六七十年代的水平,你过去,能适应得了吗?”众人纷纷附和道。

????“你们这才是糊涂了!”秀玲得意地笑道,“方仔和林姐既然能够到学校里听课,就说明他们也不是普通的内地人。而且以我家的条件,还需要在意方仔家的经济条件吗?只要他有能力,就一定能在香港闯出一片天地来!”

????“真的不知羞的丫头……”车里的众人们又是笑又是叫的,充满了活力……

????下午的浅水湾沙滩,已经被一天的烈日晒得有些发烫,不过即便是这样,这里也涌来了大量的游客和香港人,好在还没有达到内地海滨浴场那种下饺子的程度。罗健中他们,已经换上了泳衣泳裤,噢噢叫着冲进了大海里,令他们感到失望的是,林莲和方明远居然都以没有带泳衣为理由,无意下海,只是在海滩上遮阳伞下的沙滩椅上躺着,还把他们五人统统都给轰下海来。

????林莲拢了拢自己被海风吹散了的长发,微笑道:“明远,你不觉得梅秀玲那个姑娘对你……”

????“嘘……”方明远却打断了她的话,示意她静静地去听。

????“今年的七月十九日,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在庆祝伊拉克复兴社会党执政22周年集会上,少有地也是极其严厉指责海湾国家的石油政策。他说:‘从1980年以来,由于海湾国家不遵守欧佩克的生产配额,肆意超产,致使世界石油市场的油价暴跌。仅从1989年下半年以来,伊拉克就因此蒙受了高达140亿美元的损失。’而且他还声称,在伊拉克同伊朗的8年战争取得胜利后,海湾国家企图削弱伊拉克的基础!”从不远处的商店里,传来了香港电视台主持人清晰的声音。“‘超定额生产石油使油价下跌,好让美国用廉价的石油补充它的库存,这是美国策划的,由海湾统治者执行的阴谋,是用抹了毒药的匕首从背后刺杀伊拉克’。萨达姆总统还郑重警告说:‘如果邪恶继续存在,大声疾呼抗议并不是最终采取的手段,而应采取某些有效的措施使事情恢复正常状态。伊拉克人决不会忘记一句老话,即砍断一个人的脖子总要比砍掉一个民族的生存手段好些。”

????林莲可以看到,电视上的画面跳了几下,接着又传来了声音。“而就在今天,伊拉克诸多媒体大肆渲染伊拉克外长阿齐兹于七月十八日正式致阿拉伯联盟秘书长卡利比的公开信,在信中,阿齐兹明确点名抨击科威特和阿联酋等国不顾欧佩克的协议,大量超额出口石油,严重地损害了伊拉克的正常经济利益。该公开信还提供了伊拉克官方计构所计算出的因世界石油产量过剩、油价大幅度下跌给伊拉克国民所造成的损失,即阿拉伯国家在此事**计损失达五千多亿美元,其中伊拉克就占了近九百亿美元。公开信中指责科威特为首恶,指责科威特十年前就偷偷开采两国接壤地区的鲁迈拉油田,偷采的石油价值高达数十亿美元。这一封公开信还出人意料地谴责科威特在两伊战争的第一年将军事设施修到了伊拉克领土上,并说这是一种对伊拉克进行军事侵略的行为……据美国电视台报导,美国的卫星已经确认,在伊科边境地区,伊拉克约五万人的大军正在集结!”

????方明远的心激动地简直都要从嗓子里跳了出来,这些日子以来,虽然说海湾的局势确如前世那样,伊科关系日趋恶化,海湾形势剑拔弩张。这场突如其来的阿拉伯国家内部纠纷,不仅引起了美国的‘极大关注‘,更使海湾的其他阿拉伯国家感到十分忧虑。为了迅速结束这场兄弟可能阋墙的危机,埃及、沙特、约旦、叙利亚、也门、利比亚等国领导人进行了频繁的紧急联系,磋商对策,并且各国的外交部长频繁地出访。

????但是方明远仍然不敢确定,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会不会还按前世里的时间表进行。如果说时间继续这样拖延下去,那么于东风他们在八月初的那一批期货合同,恐怕就要在高于目前石油市场价的情况下接手了。好在他记得很清楚,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后的近三个月时间里,石油价格一直都是在较高位运行,只要有地方储藏,这一批原油还是有高价售出的可能。只是那样一来,恐怕届时还要再筹集一笔钱,无疑成本就提高了很多。所以方明远表面上虽然是十分地镇定,但是在无人看到的时候,他也会为此而感到忧心忡忡。

????七月十八日和十九的消息,他已经从各个渠道里有所了解,但是今天美国卫星确定伊拉克的军队正在向伊科边境集结的消息,却是令方明远彻底地放下心来。看来这一场入侵战争,至此已经是无可避免!而且时间看来就是在七月底八月初了。

????战争的脚步声已经隐约可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