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零九章 我是来捐钱的(下)

月下的孤狼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百零九章 我是来捐钱的(下)

????阿卜杜拉王子的住所住于吉达港的中心地带,距离这里不远,就是沙特阿拉伯的外交机关,各国的使馆、领事馆也有不少在这一带,这里是沙特阿拉伯的达官贵人们的聚集区,一栋栋精美的住宅,座落在街道的两旁。平时这里就是吉达港警察部门巡察的重点地带,如今更是连军人都派了出来,几乎是三步一哨,六步一岗。街道的入口处,还设立了检查站,所有进出这里的非区内人员,都必须经过检查方可入内。

????杜德利威在路上就提前通知了阿卜杜拉王子,他们的到来,有了阿卜杜拉王子属下的迎接,杜德利威一行人倒是没有受到多少为难,顺利地进入了其中。杜德利威的豪华奔驰跟在引导车辆的后面,拐进了一间大宅院中。车子刚刚停稳,就有宅中的仆役上前打开了车门。众人下了车。

????“阿卜杜拉王子正在门前,恭迎几位贵客。”有仆役毕恭毕敬地用英语道。

????方明远几人向前没走几步,就远远地看到,阿卜杜拉王子果然如仆役所说的那样,正站在门前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方明远几人一出现,阿卜杜拉王子的目光就投注在了方明远的身上,因为只有他是和杜德利威并肩而行。显然,这就是杜德利威所说的,那位由香港航运界首富,香港的船王郭东诚介绍前来的华夏人。只是方明远的年轻,令阿卜杜拉王子也感到十分地惊诧。不过他终究是久经考验之人,心中的惊诧丝毫没有表现在脸上。

????“撤拉姆阿拉库姆”阿卜杜拉王子和杜德利威互相问候道。

????两人又伸手相握道:“凯伊夫哈拉夫”,接下来阿卜杜拉王子吻了杜德利威的双颊。当时方明远觉得自己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虽然说在来沙特阿拉伯时,卢正德就和他详细地说过阿拉伯人之间的礼节,但是说归说,做归做,这心里即便是再清楚,这只是阿拉伯人之间的礼节,但是一想到自己会被一个成年男子亲吻双颊,方明远还是觉得浑身上下说不出的不自然。

????“亲爱的阿卜杜拉王子,请容我向您介绍这一位来自东方华夏的贵客,明远方。方先生,这一位就是阿卜杜拉王子,科威特王室成员。”杜德利威为双方介绍道。

????于是方明远不得不硬着头皮与阿卜杜拉王子见礼。心中不由得哀叹,自己的付出之惨重。

????“来自遥远东方的贵宾啊,衷心地欢迎你光顾我的宅第。”阿卜杜拉王子满面笑容地道。

????对于一看就是方明远的陪同人员的卢正德和陈忠,阿卜杜拉王子自然就不必如此郑重其事的行事了,只是握了握手而已。

????一旁有仆人送上香水,阿卜杜拉王子在杜德利威和方明远摊开的手掌上滴了几滴,两人将香水涂到了脸上,立时身上满是浓香。阿卜杜拉王子这才满意地拉着两人的手并肩向室内走去。至于卢正德和陈忠,自有人将他们引到一旁的侧室里等待。卢正德看着方明远的背影,眼中满是忧虑,没有了自己在一旁的提点,希望这一位不要在阿卜杜拉王子这里闹出什么笑话来。

????方明远虽然知道,在阿拉伯人的民族习惯中,一般人总喜欢拉着朋友的手在路上走,认为这是对朋友友好的表示。但是自从他重生后,哪怕是小学时期,也很少会拉着家里人的手走路,更不要说一个大男人了。只能咬紧牙关忍受着。

????好在这一段路并不是很长,很快三人就进入了一个地上铺着厚厚地毯的宽敞厅堂。从摆设上来看,方明远觉得这里应当是客厅。阿卜杜拉王子一边招呼着仆人上来奉上咖啡,一边安排两人坐下道:“尊贵的客人,我们是一边用餐一边谈话,还是先专注于其中的一件事?哦,方先生,请原谅我对贵国的礼节并不是很清楚,如果说有什么慢怠贵客的地方,还请你不要生气。”虽然说,他并不知道方明远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能够通过香港船王的介绍来见自己,那么肯定也是非富即贵。

????富豪在他的眼中倒是算不得什么,他自己的个人财产,就已经超过了十亿美元,他担心的是,方明远会不会和华夏政府有什么瓜葛,在这个时候,科威特的未来固然很大程度是关系在美欧国家的手中,但是对于身为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的华夏,科威特人自然也是不敢怠慢。

????方明远连忙客气道:“尊贵的阿卜杜拉王子,其实这话应当由我来说,初来贵地,来得又是比较仓促,对于阿拉伯民族的风俗习惯,我了解地并不充分,如果说一会有什么地方不符合贵国的风俗习惯,还请王子及时指正。”

????这时候,一旁的仆人们用小盅为三人送上了咖啡,方明远接过了咖啡尝了一下温度,然后一饮而尽,一旁的仆人立即又给他续满了。阿卜杜拉王子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欣赏的神采。

????方明远将第二杯咖啡又是一饮而尽,这才将咖啡盅左右摇了一摇,放到了面前的小桌上。“阿卜杜拉王子,贵国的咖啡很不错,但是请原谅在我的这个年纪,在晚上喝不了太多的咖啡,否则的话,晚上我会很难入睡的。如果说可以的话,能不能给我换成贵国的红茶。”

????阿卜杜拉王子大笑道:“这倒是我疏忽了。”方才方明远接过咖啡一饮而尽的举动,令阿卜杜拉王子很高兴,依照阿拉伯人的传统,如果说客人不肯喝,或者说不愿意喝主人所提供的茶或咖啡,那是代表着客人对于主人的一种不信任。

????自有仆役立即为方明远换了一杯红茶,只是阿拉伯人的红茶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他们在每杯红茶里都要放进半杯甚至大半杯的白糖,然后再放几片鲜嫩的薄荷叶,饮起来倒也是清凉幽香。

????杜德利威看了看方明远,微笑道:“方先生可感到饥饿?我倒是不急于一时。”

????方明远看了看微笑的阿卜杜拉王子“那么我提议,咱们不妨先商榷完正事,再享受王子殿下所准备的盛宴。”参加阿拉伯人的宴会,适当地饿一饿自己的肠胃,并不是坏事,这样的话,你就会有很好的胃口,而在阿拉伯人的风俗习惯中,客人吃得越多就越能表示你对主人的款待的赞赏之情。这一点,倒是于华夏一些地区的风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到了那里的男性,如果说没有喝醉的话,那就是主人家招待不周。

????方明远这样说,阿卜杜拉王子和杜德利威自然都不会有异议,关于方明远的来意,他们可是好奇地很。

????方明远先是要仆人到陈忠那里将那柄藏刀取了来,由仆役双手奉献给了阿卜杜拉王子。阿卜杜拉王子也郑重地双手接了过来,打开了外匣,这才看清楚里面居然是一把一米长的剑,脸上立时露出了欣喜之色。坐在方明远对面的杜德利威也不禁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他可是知道,这位阿卜杜拉王子在科威特王室中,可是有了名的喜欢收集各国古兵器的,不管是日本刀、大马士革弯刀、还是英国的剑,都是他收藏的目标。甚至于就连华夏人的大刀,他的收藏室里也有。只可惜,这一次突发战争,他的藏品也不知道带出来多少。看这把刀的刀鞘上做工精美,还镶嵌有不少宝石,仅此一项,就是价值不匪。

????“王子殿下,这是我国有名的藏刀,虽然说一直以来,在世界上名声不响,不能和贵民族的大马士革弯刀相比,但是在东亚也是小有名气,区区的薄礼,不成敬意,还望王子殿下笑纳。”方明远笑道。看阿卜杜拉王子的脸色,他就知道,这礼物显然是送对了。

????阿卜杜拉王子抽出刀来,借着室内的灯光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又试了试刀锋,点了点头道:“好刀啊,好刀!我以前也曾经收藏过两把藏刀,似乎质量都比不上你这一把。”

????“这把刀曾经是一位土司所有,后来归郭东诚郭老爷子收藏。”方明远解释道。阿卜杜拉王子点了点头,能够被香港收藏,这也证明了它的价值。

????阿卜杜拉王子将藏刀收回鞘中,放到了面前的小桌上,这才肃容道:“方先生,你们华夏人有一句老话,我也是偶然听说过,叫没有功劳就不能接受国王的赏赐。这样珍贵的礼物,我不能就这样收下。方先生不远万里,从华夏来到沙特阿拉伯,约见我这个失国的王子,请问是为何而来?”

????方明远好整以暇地饮了一口红茶道:“贵国遭受意外的灾难,对此我和郭老爷子是深感同情,这一次我前来沙特阿拉伯,求见阿卜杜拉王子,其实是为了一件事而来。”

????“什么事?”阿卜杜拉王子问道。

????看着他那严肃的面容,方明远不由得失笑道:“其实我是来捐款的!”